关灯
护眼
字体:

445:归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澈攻城和守城战都打的多,其中守城战顾澈在世人眼里看起来拖泥带水,征个席臻整整拖了好几年。然而若说到攻城的话,那几乎没有人敢于质疑顾澈。

    起山土,挖地下通道,投石车,破城车。

    弩炮,霹雳车,只要能够用上的,顾澈全都用了。一时间矢石如雨,襄平城的守城士兵四处都是惨叫,一排排剪雨巨势砸向城池,士卒纷纷滚下城楼,鲜血涂满了城头。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更让人觉得恐怖的事情在襄平城内出现了。

    在经过了很久的进攻和围困,如今的襄平城内已经是尸体遍地,到处都是腐尸散发的腥臭味。疫病开始在城中蔓延。

    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襄平城断粮了。

    连士兵的军粮都不够吃了,百姓更是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在这样遍布瘟疫的城市里,连易子而食都不敢轻易尝试。

    无论什么时候,战争中最倒霉的一定是百姓,公孙亦为了自己的野心发动了战争,然而最终陪下了所有身家性命,以及满城的百姓。

    在无论怎样都是错误的选择选择下,人总是会选择看起来错的小一点的事情。

    比起来饿死,瘟疫看起来似乎便没有那么可怕了。

    没有粮食,饿疯了的百姓扑到尸体上抓起死人的尸体便开始吃了起来,当等到死人都吃光了之后,便只有开始杀活人了。没有反抗能力的弱者被纷纷杀死,他们的肉被当做了美食,血被当做汤料。

    面对着这般惨绝人寰的场景,公孙亦终于要崩溃了。

    到了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能力。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野心可以有,以小博大也可以有。然而一旦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内所带来的,只会是灾难。

    此时的公孙亦不想称王了,他想要和从前一样,甚至做为平民或者奴隶也没有关系。

    在生死面前,有时候人就只想着能够活下去编号了。

    公孙亦派人向顾澈乞求投降了。

    公孙亦乞求投降的使者还没有到,襄平城内便已经有人开始叛逃了。

    一开始便葬送了燕军的陈双在雨停之后。看到大师已去便立马乘夜逃出城来要投靠顾澈。

    比起襄平城里的惨状。顾澈此时可以说是再闲适不过了。

    每日都饮饮茶,看看山川异志,甚至还时不时弄弄琴让赵鸢烦不胜烦。

    听到敌军来降的事情。顾澈只是笑了一下,拨弄了一下琴弦,没有回应。

    现在在前线的是公仪然,马末正好在休息。听到有人投降便跟了过来。

    赵鸢看着顾澈,“有敌人来降是好事。现在应当接受这部分人,从而让里面更多的人认清情况,来降。”

    赵鸢这一招怀柔政策可以说是兵不血刃,顾澈拨弄了两下琴弦。没有说话。

    马末看了看顾澈,又看了看赵鸢,然后笑了一下。“先生的想法挺好的,不过……”

    赵鸢看过去。顾澈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拨弄了两下琴弦。

    赵鸢皱眉,马未看着顾澈没说话。他和顾澈也相处很久了,顾澈没说话自然就是让他说下去。

    马末想了想,然后笑起来,“如今襄平城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必要用怀柔政策,反而是……”

    之后的话不适合马未说了,而顾澈果然没有再摆弄琴了,往一边放下之后才开口,“嗯,反而是杀光他们,以示警告,让以后的战役更好打比较好吧。”

    马末笑了一下,没有说话。顾澈想了想没有回应。

    那些过来投奔的人顾澈没有直接杀掉,而是先囚禁了起来。过了几日,公孙亦派来求和的使臣终于到了,对于燕国来说这两个人的位置还蛮厉害的,一个是相国,一个御史大夫。

    这两个人到了之后立马和顾澈说了公孙亦的想法,“请都督现在立刻解围退兵,之后我们君臣便会把自己绑起来投降。”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派的官职都不比顾澈低。怎么说顾澈也得给他们留一条活路了。

    然而对此顾澈只是笑了一下。

    燕国和大越不一样,燕国这些官僚不过是临时提起来充数的。这些人的大越面前什么都不算。顾澈之前的意思很明显了,这些人她指挥杀一儆百,绝对不会宽恕。

    即使是愿意宽恕也是她愿意而已,谈判?

    如今的燕国有什么资格同她谈判?

    顾澈笑了起来,然后直接杀了这两个人,接着将之前投降的人抓了出来,给了一封信函,连着被杀的人头让他们送回去。

    他们本就背叛了公孙亦,此时顾澈再让他们回去无异于让他们送死。

    然而若是回去传话,说不定还有一线可活,若是不去,便只有为顾澈所杀。

    陈双颤抖着手,一步步回了襄平。

    顾澈的信函上写的东西也很短,“楚、郑列国,而郑伯犹肉袒牵羊迎之。孤天子上公,而建等欲孤解围退舍,岂得礼邪!二人老耄,传言失指,已相为斩之。若意有未已,可更遣年少有明决者来!”

    过去楚国和郑过都知道牵着牛羊来投降,你公孙亦算是什么货色?也配合我们平起平座谈投降?你派来的人已经被我啥了,你找两个年轻一点的来吧。

    顾澈这句话的暗示很明显了,公孙亦知道顾澈不会接受投降了,然而凭着求生的本能公孙亦还是做了最后一次努力。

    他派人找到顾澈,打算送出人质。

    而顾澈却只是笑了笑,如今连公孙亦的命都在她手中,人质有什么用?

    顾澈只是看着派来的人,简简单单的说了几点,“能战当战。不能战当守。不能守当走,不能走当降。”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澈停了一下,然后看着来人,“当投降都不能的时候……就只有死了。”

    望着已经吓的失神不知改做何回答的使者顾澈看了看四周的其他将领,然后便笑了一下,“我给了公孙亦刴机会,然而如今我不打算给他机会了……我不会接受公孙亦的投降。”

    顾澈说完这句话往后退了一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来使本是惨白的一张脸。失神了很久,然而突然又两眼放出了亮光,“都督……”

    顾澈笑了一下。眼中的神色晦暗不明。她只是拢了拢披风,然后直接转了身,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然而这一刻使者知道了顾澈话里的意思,使者回了襄平城。

    而此时的公孙亦走到了楼阁之上。站在这样的顶端,他能够看到满街的事故和痛苦哀嚎的子民。

    他终于感到了无力。也终于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能力,若是他明白自己的处境。

    若是他没有这般大的野心,若是他能够同江东联合,甚至就这样明哲保身的做一方诸侯。

    都不会是如今这般的场景。

    然而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因为自己的野心。平州惨遭战火,就这样一个襄平城,城中的百姓几乎已经全都要饿死了。

    襄平。在曾经的几十年里,已经成为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最繁华的大都会。往来商旅络绎不绝。然而如今,却成了一片尸体遍布恶臭盈天的人间地狱。

    最后去的使者终于回来了,而跟着他前来的还有燕国的其他朝臣,他们跪在了公孙亦面前,“王上,顾都督说……”

    只这一句,公孙亦便知道了结果。

    顾澈不会接受公孙亦和燕国的投降,然而若是部下能够将公孙亦的头颅送过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能投则死。

    公孙亦抽出了身边的长剑,然后随着自己的护卫一路向外冲出去。

    此刻的公孙亦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左右不过一条命而已。

    在城外的顾澈要他的命,城中曾经臣服过他的臣子也要他的命。

    不过一条命罢了,还有何惧?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公孙亦同数十护卫毫无畏惧的直接向城外冲杀了出去。

    公孙亦只想用他最后的命来证明自己不是懦夫。

    数十的护卫一个个倒了下去,最终公孙亦也没有能够冲出城,而杀死他的并不是顾澈,并不是大越的军队。

    是燕国的将士,也是他自己的野心。

    一日之后,顾澈走进了襄平城。

    此时的襄平城已经是一座活生生的地狱了,白骨遍地,腐臭难闻。城中百姓已经饿死了大半,尚且没有饿死的百姓都庸伏在了顾澈面前,他们张着双眼,只想要能够有一口吃的。

    顾澈看着这满城的惨烈模样,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

    而其他除开顾曦和马未神色稍微正常一些,其他将领已经忍不住掩面侧目了,承受能力略低一些的已经在一边干呕了起来。

    而顾澈只是静静的看着,半晌之后一个跪的比较近的妇人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到顾澈面前哭了起来,“求求都督了,我的爷爷和父亲已经好几日没有吃食了,快要饿死了,求求你了……这是我的孩子……”她一把拉住旁边一个已经没有力气站立的四五岁孩童,“求求你了,他还这么小,给他一口吃的吧。”

    顾澈攻城和守城战都打的多,其中守城战顾澈在世人眼里看起来拖泥带水,征个席臻整整拖了好几年。然而若说到攻城的话,那几乎没有人敢于质疑顾澈。

    起山土,挖地下通道,投石车,破城车。

    弩炮,霹雳车,只要能够用上的,顾澈全都用了。一时间矢石如雨,襄平城的守城士兵四处都是惨叫,一排排剪雨巨势砸向城池,士卒纷纷滚下城楼,鲜血涂满了城头。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更让人觉得恐怖的事情在襄平城内出现了。

    在经过了很久的进攻和围困,如今的襄平城内已经是尸体遍地。到处都是腐尸散发的腥臭味。疫病开始在城中蔓延。

    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襄平城断粮了。

    连士兵的军粮都不够吃了,百姓更是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在这样遍布瘟疫的城市里,连易子而食都不敢轻易尝试。

    无论什么时候,战争中最倒霉的一定是百姓,公孙亦为了自己的野心发动了战争,然而最终陪下了所有身家性命。以及满城的百姓。

    在无论怎样都是错误的选择选择下。人总是会选择看起来错的小一点的事情。

    比起来饿死,瘟疫看起来似乎便没有那么可怕了。

    没有粮食,饿疯了的百姓扑到尸体上抓起死人的尸体便开始吃了起来。当等到死人都吃光了之后,便只有开始杀活人了。没有反抗能力的弱者被纷纷杀死,他们的肉被当做了美食,血被当做汤料。

    面对着这般惨绝人寰的场景。公孙亦终于要崩溃了。

    到了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能力,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野心可以有。以小博大也可以有。然而一旦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内所带来的,只会是灾难。

    此时的公孙亦不想称王了,他想要和从前一样,甚至做为平民或者奴隶也没有关系。

    在生死面前。有时候人就只想着能够活下去编号了。

    公孙亦派人向顾澈乞求投降了。

    公孙亦乞求投降的使者还没有到,襄平城内便已经有人开始叛逃了。

    一开始便葬送了燕军的陈双在雨停之后,看到大师已去便立马乘夜逃出城来要投靠顾澈。

    比起襄平城里的惨状。顾澈此时可以说是再闲适不过了。

    每日都饮饮茶,看看山川异志。甚至还时不时弄弄琴让赵鸢烦不胜烦。

    听到敌军来降的事情,顾澈只是笑了一下,拨弄了一下琴弦,没有回应。

    现在在前线的是公仪然,马末正好在休息,听到有人投降便跟了过来。

    赵鸢看着顾澈,“有敌人来降是好事,现在应当接受这部分人,从而让里面更多的人认清情况,来降。”

    赵鸢这一招怀柔政策可以说是兵不血刃,顾澈拨弄了两下琴弦,没有说话。

    马末看了看顾澈,又看了看赵鸢,然后笑了一下,“先生的想法挺好的,不过……”

    赵鸢看过去,顾澈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拨弄了两下琴弦。

    赵鸢皱眉,马未看着顾澈没说话。他和顾澈也相处很久了,顾澈没说话自然就是让他说下去。

    马末想了想,然后笑起来,“如今襄平城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必要用怀柔政策,反而是……”

    之后的话不适合马未说了,而顾澈果然没有再摆弄琴了,往一边放下之后才开口,“嗯,反而是杀光他们,以示警告,让以后的战役更好打比较好吧。”

    马末笑了一下,没有说话。顾澈想了想没有回应。

    那些过来投奔的人顾澈没有直接杀掉,而是先囚禁了起来。过了几日,公孙亦派来求和的使臣终于到了,对于燕国来说这两个人的位置还蛮厉害的,一个是相国,一个御史大夫。

    这两个人到了之后立马和顾澈说了公孙亦的想法,“请都督现在立刻解围退兵,之后我们君臣便会把自己绑起来投降。”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派的官职都不比顾澈低。怎么说顾澈也得给他们留一条活路了。

    然而对此顾澈只是笑了一下。

    燕国和大越不一样,燕国这些官僚不过是临时提起来充数的。这些人的大越面前什么都不算。顾澈之前的意思很明显了,这些人她指挥杀一儆百,绝对不会宽恕。

    即使是愿意宽恕也是她愿意而已,谈判?

    如今的燕国有什么资格同她谈判?

    顾澈笑了起来,然后直接杀了这两个人,接着将之前投降的人抓了出来,给了一封信函,连着被杀的人头让他们送回去。

    他们本就背叛了公孙亦,此时顾澈再让他们回去无异于让他们送死。

    然而若是回去传话,说不定还有一线可活。若是不去,便只有为顾澈所杀。

    陈双颤抖着手,一步步回了襄平。

    顾澈的信函上写的东西也很短,“楚、郑列国,而郑伯犹肉袒牵羊迎之。孤天子上公,而建等欲孤解围退舍,岂得礼邪!二人老耄。传言失指。已相为斩之。若意有未已,可更遣年少有明决者来!”

    过去楚国和郑过都知道牵着牛羊来投降,你公孙亦算是什么货色?也配合我们平起平座谈投降?你派来的人已经被我啥了。你找两个年轻一点的来吧。

    顾澈这句话的暗示很明显了,公孙亦知道顾澈不会接受投降了,然而凭着求生的本能公孙亦还是做了最后一次努力。

    他派人找到顾澈,打算送出人质。

    而顾澈却只是笑了笑。如今连公孙亦的命都在她手中,人质有什么用?

    顾澈只是看着派来的人。简简单单的说了几点,“能战当战,不能战当守。不能守当走,不能走当降。”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澈停了一下。然后看着来人,“当投降都不能的时候……就只有死了。”

    望着已经吓的失神不知改做何回答的使者顾澈看了看四周的其他将领,然后便笑了一下。“我给了公孙亦刴机会,然而如今我不打算给他机会了……我不会接受公孙亦的投降。”

    顾澈说完这句话往后退了一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来使本是惨白的一张脸,失神了很久,然而突然又两眼放出了亮光,“都督……”

    顾澈笑了一下,眼中的神色晦暗不明。她只是拢了拢披风,然后直接转了身,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然而这一刻使者知道了顾澈话里的意思,使者回了襄平城。

    而此时的公孙亦走到了楼阁之上,站在这样的顶端,他能够看到满街的事故和痛苦哀嚎的子民。

    他终于感到了无力,也终于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能力,若是他明白自己的处境。

    若是他没有这般大的野心,若是他能够同江东联合,甚至就这样明哲保身的做一方诸侯。

    都不会是如今这般的场景。

    然而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因为自己的野心,平州惨遭战火,就这样一个襄平城,城中的百姓几乎已经全都要饿死了。

    襄平,在曾经的几十年里,已经成为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最繁华的大都会,往来商旅络绎不绝。然而如今,却成了一片尸体遍布恶臭盈天的人间地狱。

    最后去的使者终于回来了,而跟着他前来的还有燕国的其他朝臣,他们跪在了公孙亦面前,“王上,顾都督说……”

    只这一句,公孙亦便知道了结果。

    顾澈不会接受公孙亦和燕国的投降,然而若是部下能够将公孙亦的头颅送过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能投则死。

    公孙亦抽出了身边的长剑,然后随着自己的护卫一路向外冲出去。

    此刻的公孙亦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左右不过一条命而已。

    在城外的顾澈要他的命,城中曾经臣服过他的臣子也要他的命。

    不过一条命罢了,还有何惧?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公孙亦同数十护卫毫无畏惧的直接向城外冲杀了出去。

    公孙亦只想用他最后的命来证明自己不是懦夫。

    数十的护卫一个个倒了下去,最终公孙亦也没有能够冲出城,而杀死他的并不是顾澈,并不是大越的军队。

    是燕国的将士,也是他自己的野心。

    一日之后,顾澈走进了襄平城。

    此时的襄平城已经是一座活生生的地狱了,白骨遍地,腐臭难闻。城中百姓已经饿死了大半,尚且没有饿死的百姓都庸伏在了顾澈面前,他们张着双眼,只想要能够有一口吃的。

    顾澈看着这满城的惨烈模样,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

    而其他除开顾曦和马未神色稍微正常一些,其他将领已经忍不住掩面侧目了,承受能力略低一些的已经在一边干呕了起来。

    而顾澈只是静静的看着,半晌之后一个跪的比较近的妇人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到顾澈面前哭了起来。“求求都督了,我的爷爷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