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6 小侯爷的决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啊,欣欣!”曹秉文心中一阵酸楚,忙上前去把陈思晴搂在了怀里:“欣欣,欣欣,爹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可怜的女儿!你不知道,自从你失踪了,爹派了多少人去寻找你,可是都一无所获,爹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还好,天见可怜,让小侯爷又找到你了!要不然,爹真是愧对你那死去的娘亲啊!”

    曹秉文思女心切,真情流露的样子,让陈思晴心中升起了一丝感动。

    在曹欣欣的记忆之中,曹秉文对她还是不错的,从小就很疼爱她。就算是一开始崔氏刚进门,对她颇多挑剔的时候,曹秉文也是向着她的,一直以来都很维护她。正是这样,也让崔氏逐渐明白了曹欣欣在曹秉文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虐待她、为难她,在人前的时候,一直都装作对曹欣欣很关心的样子。也正是因为曹秉文对曹欣欣的爱护,才让崔氏在心底更加憎恨曹欣欣,最终下了毒手。

    不过,崔氏虽然狠毒,但是那些事情都是崔氏和曹蓉蓉干的,曹秉文完全都被蒙在鼓中,他对曹欣欣是真心爱护的。

    想到这,陈思晴抬起了头,小声地叫了一声:“爹!”

    “诶!”曹秉文立刻答道:“欣欣,我的好女儿,来,让爹好好看看你!”

    曹秉文凝视着陈思晴,十分自责地说道:“欣欣,你瘦了,一定是在外面受苦了!都怪爹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这样的大苦。”

    “爹......”陈思晴的心中,觉得有些温暖。

    是啊。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和小侯爷一样,是真心真意地关心她、爱护她的。

    “欣欣,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就连爹也不记得了?”曹秉文看着陈思晴,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陈思晴只能再次地摇了摇头,事到如今她只能装失忆,要不然。她已经不是曹欣欣了。行为举止都跟曹欣欣不同,总会被人发现异常的。

    而现在她可以推说自己脑袋受了伤,得了失魂症。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那么,即使自己的行为举止跟曹欣欣不一样,也可以有理由推脱过去了。

    “没事的。欣欣。”曹秉文想了想,拍了拍陈思晴的肩膀。甚是怜爱地说道:“只要你回来了就好,就算得了那失魂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爹明天就去请最好的大夫来给你医治。”

    “谢谢爹!”面对着对她充满了慈爱可亲的曹秉文,陈思晴心中有些感动。

    “傻孩子。跟爹客气什么?”曹秉文笑着安慰道:“就算爹请遍全天下的名医,也要给你治好这失魂症!”。

    “嗯哼!”在一旁的吉峰见陈思晴只顾着和曹秉文父女相认,将他冷落在了一旁。故意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话:“曹丞相。欣欣的病,不用你操心,我自然会替她医治。她的失魂症,我已经请了太医院周院判看过了,他说不碍事的,除了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其他影响。”

    吉峰可不想让曹秉文去请什么大夫,治好了陈思晴的失魂症,因为正是这个失魂症,才让他有机会将陈思晴留在他的身边。

    如果陈思晴的记忆一旦恢复了,她就会记起之前的事情,记起她的相公,记起她的回春馆,还有之前他对她做的种种伤害她的事情,那样的话,她就一定会再次离他而去了,这样的结果是吉峰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所以,吉峰赶忙转移了话题:“曹丞相,你也看到了,欣欣她受了很多的苦,被箭射伤了,九死一生,还得了失魂症。”

    “是啊,都怪我不好,唉!”曹秉文满是怜惜,叹了一口气,对于曹欣欣,他心中充满了自责,欣欣的娘临时之前,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恳请他一定要好好对待欣欣,当时他含泪答应了。

    原以为给欣欣找到了最好的归宿,她一定能够幸福美满地度过此生,可是现在事情却变成了这样,曹秉文看着陈思晴,心中又怜又爱。

    “所以,我要尽我一切的能力来补偿欣欣。”吉峰上前去握住了陈思晴的手,微微笑着对曹秉文说:“我想曹丞相也不会反对吧?”

    “这个,当然......”曹秉文有些犹豫地说道,他心中突然闪现了一丝不安的感觉,因为他想起了刚才在侯爷门口听见的话,难道他刚才说要休了蓉蓉,正是为了欣欣吗?难怪刚才看见蓉蓉的时候,她是那样地失魂落魄,莫非蓉蓉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了?

    果然,吉峰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曹秉文的猜想。

    吉峰拉着陈思晴的手,很郑重地说道:“为了补偿欣欣,我决定休妻,然后娶欣欣为正妻。”

    不是吧!陈思晴闻言,很惊讶地看着吉峰,吉峰笑着对她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她,他娶她的决心。

    吉峰的这个决定,着实是出乎陈思晴的意料的。

    虽然她知道吉峰对她很好,可是,她只认为他会收了她做姨娘,没想到他居然提出要休妻再娶她为正妻。

    可见,他对她真的是情深意重了,但是陈思晴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是啊,休妻,谈何容易?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吧!

    果然,曹秉文第一个不同意:“休妻?不行!你这样做的话,要置蓉蓉于何地?”

    虽然,他此刻对陈思晴心中充满了愧疚和怜爱,但是,曹蓉蓉也是他的宝贝女儿,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他怎么能厚此薄彼?

    当初,欣欣留书出走,置曹府的名誉不顾,虽然后来想起来,此事疑点颇多。但是,当时确实是蓉蓉毅然替嫁,一力挽回了曹府的颜面。

    如果现在为了欣欣,而让蓉蓉被一纸休书休回家,那叫她以后还怎么见人呢?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同样不允许这样事情发生的,还有侯爷和夫人。

    “曹丞相说得对。定远侯府绝对不允许出现休妻这样的丑事!”曹秉文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侯爷那坚定的声音。

    “爹,娘,你们怎么过来了?”吉峰看着因为不放心而匆匆赶过来的侯爷和王氏。问道。

    “再不来,你就要造反了!”侯爷厉声说道,随后他那犀利的眼光落在了陈思晴的身上。

    “锋儿,你太糊涂了!”王氏见侯爷动怒。忙说道:“还不赶快收回你刚才的话。”

    “不,爹。娘,欣欣是孩儿一生所爱,之前经历了那么多波折,让孩儿错失欣欣。如今孩儿好不容易找到了欣欣,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吉峰紧紧握着陈思晴的手,坚定地说道。

    这样的场面。让陈思晴感到很尴尬,一切似乎都是因她而起。曹丞相虽然是疼爱她的,可是他也同样疼爱曹蓉蓉,他不可能因为她而去伤害曹蓉蓉。

    而侯爷和夫人更是对她怒目相视,那冰冷的眼神,不由让陈思晴的心底没由来的感到寒冷。

    王氏往前一步,鄙视着陈思晴,说道:“曹欣欣,既然当初你不屑嫁入定远侯府,不惜逃婚,跟人私奔,如今怎么倒吃起了回头草来了?你把侯府当成什么地方了?定远侯府岂是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吗?”

    王氏的气场如此之强大,陈思晴不由心头一紧,这就是她未来的婆婆吗?

    “我没有!”陈思晴很想说,当初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当初曹欣欣根本就是被人给谋害了。

    可是,虽然这是事实,她却不能说。因为如果她说曹欣欣被曹蓉蓉给害死了,那么,她又是谁呢?

    “没有?”王氏脸上挂着嘲笑:“如果你没有,当初你爹又何必巴巴地上门来负荆请罪,恳请让你妹妹替嫁?那个时候,你又上哪去了?曹丞相,你说是不是?”

    曹秉文一脸尴尬,他拉了拉陈思晴,说道:“欣欣,爹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但是,当初是你自己选择放弃的。如今蓉蓉已经是侯府的少夫人了,如果她被休回了家,你想让全天下的人看曹府的笑话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曹欣欣她没有放弃,她是被人陷害的!

    陈思晴在心中呐喊道,可是,她却不能说,这样的场面,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如果她面对的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她自然是不会畏惧,据理力争,可是,她面对的,却是他的爹和娘,她只能用求救的眼光看着吉峰。

    吉峰收到陈思晴那求救的眼光,心中一阵心疼,他后悔了,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把欣欣安顿在别苑的,不应该这么早就把她带回府中,应该等他把一切事情都搞定了,再把她接过来的。

    “爹,娘,我相信,当初的事情并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欣欣一定是有苦衷的。”吉峰把陈思晴护在他的身后,说道:“既然现在欣欣把以前的事情都给忘了,也就无从追究了。我已经决定之前的事情都一笔勾销,我要和欣欣重新开始!”

    “就算小侯爷你要和欣欣重新开始,也不用休了蓉蓉啊!”曹秉文苦口婆心地说道:“虽然之前欣欣跟你有婚约在先,但是如今蓉蓉已经嫁给你了,不管怎么说,蓉蓉都是你们侯府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全京城的达官贵族都来喝过喜酒的,怎么能够说休就休呢?我想,欣欣也一定不愿意看见你为了她,而休了她的亲妹妹吧!”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其实我并不在乎什么名分的,你不必休了蓉蓉。”陈思晴见曹秉文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她,想了想,对吉峰说道:“或者,你们不用管我,让我......”

    陈思晴刚想说,或者直接就给她一点生活费,让她自己到外面去生活,却立刻被吉峰打断了,他急切地说道:“不行!欣欣,我说过。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怎么可以不管你!你已经答应要嫁给我的了,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锋儿!”还没等陈思晴来得及说话,王氏便紧绷著脸,皱着眉,严厉的说道:“锋儿。你已经完全被她迷住了。你看看你,都已经分不清是非黑白了!”

    “这就是你迷惑锋儿的手段吗?玩欲擒故纵?”王氏又转向陈思晴,冷冷地道:“哼。你这一套,只能迷惑像锋儿那样的男子,别想骗过我,这种争宠的手段。我见得多了!”

    “夫人,你误会了。我没有!”陈思晴低声分辨道,她哪里有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她是真的想出去了,她今天才第一天到侯府,便见识到了豪门之中无形的斗争。她怕了,真的怕了,她以前把这一切想象得太简单了。以为只要淡泊名利、不去争不去抢就可以了。

    “夫人,欣欣她不是那样的人!”曹秉文见王氏对陈思晴出言指责而陈思晴又无力辩解。又开始心疼她,便忍不住出言维护。

    “哦?那曹丞相的意思,是答应让锋儿休了蓉蓉再娶她吗?”王氏极为不满地瞪了曹秉文一眼:“就算你们丞相府能丢得起这个人,我们侯府还丢不起呢!”

    “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曹秉文真是左右为难,他既不想让曹欣欣受到伤害,又不想让曹蓉蓉受到伤害,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这世间哪有那样可以两全的美事呢?

    “好了,好了,别再吵了,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侯爷见场面混乱作一团,咳嗽了一声。

    侯爷言语之中自有一股威严,顿时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吉远光用锐利的扫了陈思晴一眼,然后目光有落在了吉峰身上,厉声道:“锋儿,你这次太不像话了,你以往的沉稳和冷静上哪去了?我再最后强调一次,定远侯府绝不休妻!”

    “爹!”吉峰高声叫道,却被侯爷打断了:“你听我把话说完!”

    “锋儿,你应该明白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爹年岁已大,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了。光大吉家门楣的重担,早晚就要落在你的身上。如果你执意孤行的话,让爹如何能放心地将侯府交给你?你对欣欣的情意,爹不是不明白。平心而论,欣欣确实是个明艳动人的女子,你又年轻,血气方刚,喜欢上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更何况,你在两年前就已经对她一见钟情,如果,如果不是当初她留书逃婚的话,你们现在早就已经成亲了。既然现在你又把她带了回来,又铁了心肠要娶她,那以前的事情就算了,让你娘挑个好日子,让欣欣进门做姨娘吧!”

    “侯爷?”王氏听了侯爷的话,惊讶道:“曹欣欣之前不知廉耻与人私奔,差点让侯府蒙羞,侯爷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侯府又怎么能让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进门?”

    “别说了,这一切都是看在锋儿的面上。”吉远光说道,其实吉峰跟他很像,都是一个专情的人,吉峰有多么地爱曹欣欣,他不是看不出来,既然这样,他这个做父亲的,就成全了他这份心思。

    他不能让锋儿像他那样,为情所伤,以至于后悔、伤心一辈子......

    吉远光又转向陈思晴,严厉地说道:“欣欣,你也是大家闺秀出身,应该明白事理。以前的事情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不过进门以后,你定要循规蹈矩,遵守侯府的规矩,安安分分地做好姨娘应尽的本分,不能再做出有辱侯府门楣的事情,要不然,我决不饶你!”

    “爹,我不能这么委屈欣欣!我要给欣欣名分,我要娶欣欣为正妻!”吉峰显然不能同意吉远光这样的安排,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爹和他娘这么对待陈思晴,不由大声说道。

    “锋儿!难道,你真的打算为了这个女子,置侯府的名声、置你爹娘的颜面不顾吗?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子,让你成为全天下的笑话,毁了你自己的大好前程吗?”吉远光沉著脸,望着吉峰说道:“锋儿,让曹欣欣进门做姨娘,这已经是爹和娘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不,爹!我不能这么委屈了欣欣!”吉峰铁了心要给陈思晴正妻的名分。

    “锋儿!”吉远光有些痛心地说道:“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跟你娘,只能当没有你这个儿子了!”

    “别,侯爷!”王氏听了这话,急了,她不能看着她最喜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跟他爹闹翻。忙一个劲地对吉峰使眼色。急切地说道:“锋儿,别糊涂了,你快答应你爹吧!”

    吉峰正要再拒绝。却被陈思晴一把按住,她对他摇了摇头,让他别再说话了。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陈思晴没有想到。吉峰会当众提出休妻,并因此而惹怒了侯爷和夫人。侯爷和夫人本来就对她的印象不好,这样一来,就更加是对她充满了敌意了。他们一定以为,是她教唆吉峰休妻的。而吉峰的妻子,恰恰是她的亲妹妹,他们定然认为她蛇蝎心肠。连自己亲妹妹的相公都要抢去。

    难得侯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答应让吉峰娶他。这正是如他所说,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如果吉峰一味坚持要休妻,只会让他和他爹娘的关系恶化,这不是她想看见的。

    虽然她对吉峰并不是那刻骨铭心的爱,但是,她也不想看见他因为她而跟他爹娘闹翻了。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个正妻的名分好不好?正妻又如何,就想曹蓉蓉那样,费劲心机,倒是得到了名分,可事实上呢,吉峰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这样的正妻的名分,又有何用?

    “你不说话,我便当你默认了。”吉远光又转向曹秉文道:“曹丞相,你觉得呢?”

    曹秉文看着陈思晴,缓缓地点了点头。于他来说,侯爷这样的安排,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蓉蓉不会被休出门,而欣欣也能够嫁给小侯爷,虽然让欣欣做姨娘确实是有点委屈了,可是,小侯爷对欣欣一片真心,将来的日子,他一定会竭尽所能爱护她、保护她的。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吉远光当机立断地说道。

    沉寂了片刻,吉远光轻轻地叹了口气,对王氏说道:“尽快挑个好日子,让欣欣早日进门吧!”

    “是,侯爷!”王氏咬咬牙,答应道。依着她的意思,实在是不能让曹欣欣这个与人私奔不知廉耻的女子进门的,可是,侯爷此刻已经下了决定,她也不敢再劝。

    “曹丞相,今日之事让你笑话了,本侯代锋儿向你说一声抱歉!”吉远光对曹秉文说道。

    “不,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是我没有尽到做爹的责任,委屈了欣欣,也委屈了蓉蓉,更连累了侯府。”曹秉文有些自责地说道,在这件事情上面,原本就是他们曹府理亏。

    只是,在他看来,如今曹欣欣已经失忆了,当日她逃婚的真相已经无从得知,而她现在又受了这么多的苦,就算当初真的是她做错了,也受到了惩罚,正如吉峰所说的那样,往事,就一笔勾销吧!

    既然上天让吉峰找到了她,又把她带到了定远侯府,那就说明他们两个人的缘分未尽,是上天让他们再续前缘的,能够有这样的结局,曹秉文心中已经是很满意了。

    至少,他能知道,欣欣就在这里,有吉峰的爱护,她会很安全,会很幸福,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整天派人去寻找她,替她担忧、操心。

    而蓉蓉,不管怎么说,也是小侯爷的正房妻子,名分在这边,也不会受太大的委屈。

    欣欣进了门,姐妹两人还能有个照应。虽然,吉峰对欣欣的爱远远地超过了蓉蓉,可是,就算没有欣欣,也会有别人。

    小侯爷三妻四妾实在是太正常了,哪个男子不是这样呢?蓉蓉应该能想得明白的,如果是别人的话,还不如是欣欣,至少,欣欣是她的亲姐姐。

    当然,这些只是曹秉文一厢情愿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他便会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