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7 赐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可是......”吉峰依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他要的是只娶欣欣一个人。

    “就这么说定了!”皇上恢复了严肃的神情:“朕的话,一言九鼎,要么就由朕赐婚,让你娶曹欣欣为平妻,要么你现在就给朕滚出去!”

    皇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吉峰知道已经再没有转还的余地了,虽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但是怎么也算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了。

    不管怎么说,平妻总比姨娘地位要高多了,而且有皇上的亲口赐婚,以后也不敢有人再说三道四,欣欣脸上也有光彩。

    “臣,谢主隆恩!”吉峰知

    “小姐,听说,夫人把大小姐给挪到了云湘院了。”小菊兴冲冲地向曹蓉蓉禀告道。

    “云湘院?”曹蓉蓉皱眉。

    “是啊,云湘院是侯府最偏僻最差的一个院落了,听说都十几年没有人住过了。”小菊笑着说道:“看来夫人果然是偏向小姐的。”

    “哼,那是自然。”曹蓉蓉冷哼了一声,她这大半年的心思总算没有白费,费尽了心机,终于讨得了王氏的欢心。

    曹蓉蓉想了想,对小菊说道:“小菊,走,我们这就去云湘院看看她去!”

    “小姐的意思是......?”

    “曹欣欣都来了好几天了,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不去看看她呢?”曹蓉蓉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冷冷地说道。

    她当然没有那么好心,去关心陈思晴,她之所以要去云湘院,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去确认下,曹欣欣是不是真的如传说的那样,得了失魂症,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云湘院中因为许久没有人烟,所以杂草丛生,虽然昨日里吉峰已经吩咐了天机让下人过来清理了,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多太乱了。昨天清理了一天。还是没有来得及弄干净,还遗留了一些。

    陈思晴看了看天色还早,清理杂草的下人还没有过来。便拿起了镰刀,想自己动手干点活。

    “哎呀,小姐,危险。别碰,快放下!”翠儿见状。忙阻拦道:“小姐是千金之躯,怎么能干这些粗重的活?还是等工人们过来了再做好了!”

    “没事,翠儿。”陈思晴笑了笑:“反正闲着也是够无聊的,干点活运动一下。正好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这段时间,陈思晴真的是无聊透顶了,整天呆在侯府。哪也不能去,她感觉自己都快生锈了。

    “可是......”翠儿跟陈思晴相处了几天。觉得小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变了好多,可是眼前的明明就是小姐,也许是碰坏了脑袋的缘故吧。

    “来吧,翠儿,你过来教我呀!”陈思晴坚持道,她真的是太需要运动运动了,而她又不想走出云湘院,免得到外面被人指指点点的。

    “是,小姐!”翠儿无奈,只好听从陈思晴的。

    对于除草,陈思晴真的是不太在行,翠儿虽然是丫鬟,可是从小便是在曹欣欣身旁贴身伺候的,也没怎么除草这样的粗活,所以两人只好一边摸索着,一边干活。

    正当陈思晴和翠儿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口传来了一声清咳之声。

    陈思晴回头一看,只见曹蓉蓉带着小菊正站在门口。

    “二小姐!”翠儿忙起身,恭敬地叫道。

    陈思晴微微蹙眉,曹蓉蓉她来干什么?自从曹蓉蓉上次气势汹汹地杀到吉峰房中,被她吓跑之后,陈思晴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今天她怎么过来了?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曹蓉蓉此番过来,恐怕没按什么好心吧!陈思晴打定了主意,她不想去招惹谁,只管静观其变,见招拆招就是了。

    “什么二小姐,我家小姐如今是少夫人!”小菊瞪了翠儿一眼,骄傲地说道。

    “是,见过少夫人!”翠儿在心里不以为然,但是也不得不再次行礼道。

    “呦,姐姐,好久不见,如今怎么干起下人的粗活来了?真是自降身份。”曹蓉蓉不理会翠儿,上前一步,看着一脸汗水,脸上沾着泥土的陈思晴,讥讽道:“姐姐,小侯爷也真是的,怎么也不叫下人过来替姐姐整理整理呢?看来我得好好跟他提一下了。”

    “你,是我妹妹?”陈思晴装作失忆的样子,满脸疑惑地看着曹蓉蓉,不确定地问道。

    “姐姐,我是蓉蓉啊!”

    “蓉蓉?”陈思晴故作迷糊状:“你就是蓉蓉?”

    “是啊,姐姐,你连蓉蓉都不认识了?”曹蓉蓉把脸凑近,挤出一丝笑容:“姐姐,你当真得了失魂症,什么都不记得了?”

    陈思晴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是失忆了。

    “真是可怜!”曹蓉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曹欣欣真的得了什么失魂症了,她总算可以放心了,要不然她还真担心曹欣欣是来找她报仇的。

    “妹妹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陈思晴对曹蓉蓉没有丝毫好感,但是既然她来过了,也不得不在场面上招呼一下。

    “瞧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姐姐到侯府这么久了,又得了那什么失魂症,我这个做妹妹的当然放心不下,早就应该过来瞧瞧了,只不过之前妹妹身子不爽,这才拖了这么久才来看姐姐。”曹蓉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也幸亏妹妹今日过来了,要不然,妹妹还不知道姐姐的日子过得这么苦,还要亲自干下人的活呢!”

    “如此,妹妹有心了。”陈思晴不想跟她争辩什么,心道,她如何能不知道曹蓉蓉是什么心思呢?曹蓉蓉哪有什么好心真心来关心她,恐怕是来打探一下,她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果然,曹蓉蓉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瞧我。光顾着关心姐姐,怎么就忘了,如今姐姐自降身份进侯府来做姨娘,按这一层面来说,妹妹应该称姐姐为妹妹才对!”

    曹蓉蓉此话一出,只见小菊在旁捂嘴轻笑:“小姐说得是,如今大小姐做了姨娘。这辈分呀全乱了。”

    翠儿在旁边脸色一变。刚要出言帮陈思晴说话,陈思晴却抢先道:“称呼而已,妹妹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无所谓的,只要妹妹高兴就好。”

    曹蓉蓉讨了个没趣,便心生一计,说道:“对了。我马上要去给夫人请安了,不如一起去吧!”

    陈思晴想拒绝:“这。不好吧......”

    陈思晴想说,她还没有正式进门,还不算是侯府正式成员,更何况。夫人本来就对她印象不好。

    可是曹蓉蓉却不由分说,她上前拉着陈思晴就要往外去:“没什么不好的,见到了夫人。顺便也好让我跟她提一提,让夫人多拨些下人给姐姐。要不然姐姐一个姨娘,还要亲自干粗活,让人看见了,还以为咱们侯府没人了呢!”

    “少夫人,不如请您稍等一下,让奴婢替小姐梳洗一下,然后再去。”翠儿见状,忙上前去说道。

    “少夫人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小菊又拦着翠儿,她平时在丞相府就欺负翠儿欺负惯了。

    陈思晴没想到这个曹蓉蓉居然如此霸道,明目张胆地就这么欺负她,看来,以前曹欣欣的日子真是不好过。

    想都不用想,她肯定不能就这样去见王氏啊,她刚才在院子中劳动,搞得身上脏不拉几的,要是让王氏看见了,岂不是对她的印象就更差了?

    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的曹欣欣了,她哪能就这样乖乖地给曹蓉蓉欺负呢?当然不会了!

    想到这儿,陈思晴忙一使劲,重重地把曹蓉蓉甩开,摇头道:“多谢妹妹关心,不过我这样蓬头垢面地去向夫人请安,岂不是对夫人的大不敬?没的让夫人看着生气,妹妹执意要拉着我过去,该不会是想让夫人生气吧?”

    “怎么会......”曹蓉蓉让陈思晴这话一堵,一时半会反驳不了,正想着再出言讽刺,却听得外面一阵喧哗声。

    陈思晴也听见了,奇怪,哪来的声音呢?她好奇地往外一看,只见一大群人正向着云湘院前来。

    陈思晴不由有些纳闷,这云湘院地处侯府偏僻之处,平日里鲜有人来。

    待得众人走近了,陈思晴才瞧清楚了,为首的居然是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而吉峰和侯爷还有夫人都跟在他的后面,正一起走过来。

    他们都过来干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思晴不明就里,不由地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吉峰,只见他微笑着冲她微微点头。而跟着后面的侯爷和夫人则都铁青着脸,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

    那个太监模样的上前一步,用公鸭般的嗓子说道:“请定远侯小侯爷吉峰、府曹府大小姐曹欣欣上前接旨!”

    吉峰忙上前,恭敬地跪了下来。

    这是要干什么?陈思晴一愣,翠儿忙在她身后轻轻地推了一把,小声提醒道:“小姐,公公在叫你呢,快去接旨呀。”

    陈思晴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是不习惯自己现在已经是曹欣欣了。

    她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但还是缓缓地走上前去,在吉峰旁边,像他那样,恭敬地跪了下来。

    其余众人也都跟着跪下,准备听太监宣读圣旨。

    那个太监打开圣旨,开始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定远侯府小侯爷吉峰,文武双全,屡次为朕立下大功,曹府小姐曹欣欣,容貌端正,品性纯良,现由朕赐婚于定远侯府小侯爷吉峰,赐曹欣欣为吉峰的平妻,钦此!”

    平妻?什么意思?

    陈思晴惊讶地抬头,只见吉峰正用他那迷人的眼光,微笑着冲自己点头,然后毕恭毕敬地磕头道:“臣谢主隆恩!”

    身后众人也跟着道:“谢主隆恩!”

    就这样,由皇上下旨,亲自为陈思晴和吉峰赐婚,让陈思晴嫁给吉峰做平妻。

    皇上的赐婚,就犹如一块大石扔进了原本就不平静的湖面。在定远侯府掀起了轩然大波。

    反应最大,最为不甘的,当然非吉峰的原配夫人曹蓉蓉莫属了。

    曹蓉蓉那天去云湘院,原本是打算摆一摆正房大奶奶的架子,好好羞辱陈思晴一番的,没想到事情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首先曹欣欣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然她的模样没有变。但是行为举止却与以前完全不同了。

    第一眼看见她。曹蓉蓉就觉得非常地不可思议,曹欣欣她居然会亲自在院子中除草,要知道她可是曹府大小姐啊!

    以前在丞相府的时候。爹有多疼她,根本就不可能让她干这样的粗活的,而现在,虽然侯府大部分人都不待见她。可是小侯爷却是很宠爱她啊,怎么可能会让她亲自去干粗活呢?

    除非。是她自己想干的,还干得那么带劲,把衣服和脸都弄脏了。

    可是,这根本就不像是曹欣欣的性子好不好?曹欣欣以前可是很爱干净的。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脸上沾到那样的泥巴,弄得满身污泥呢?

    而且,当曹蓉蓉要拉着她去见王氏的时候。曹欣欣居然把她甩到了一边,非但不肯去。还用话堵她,这也根本不是曹欣欣的性子好不好?

    可是,看那张脸,没有错,分明就是曹欣欣啊,曹蓉蓉想不明白,难不成脑袋摔坏了,就连性子也跟着摔变了吗?

    如果说就这样也就罢了,最让曹蓉蓉无法忍受的是,皇上居然会亲自赐婚,让曹欣欣进门做小侯爷的平妻。

    平妻,也就是说,曹欣欣的地位和她是一样的,都是小侯爷的正经妻子,这可比之前侯爷定的姨娘身份地位要高多了,而且是由皇上亲自赐婚,那是何等的风光!

    不用说,侯爷和夫人根本不喜欢曹欣欣,是不可能为她去求情的,所以,这一定是小侯爷去皇上面前求来的。

    曹蓉蓉心中有些凄凉,真没想到,曹欣欣在小侯爷心目中的地位,居然是这样的高,他真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给曹欣欣一个名分,要让她名正言顺地成为侯府的女主人。

    小侯爷待曹欣欣这样的好,等于是狠狠地扇了她曹蓉蓉一个响亮的耳光,他要将她曹蓉蓉摆到什么位置呢?

    他这样待曹欣欣,让她情何以堪?

    凄凉之余,涌上曹蓉蓉心头的,便是无穷无尽的愤恨。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吉峰明明已经是她的夫君了,为什么曹欣欣这个讨厌的女人,又冤魂不散地冒了出来?

    不行,她绝不能忍受,让曹欣欣夺走她的爱,她一定要把她除掉,抢回小侯爷!

    同样心有不甘的,还有水玥水姨娘。

    水玥可所谓是费尽了心思,凭着腹中的孩子,才能做上姨娘的位置。

    可是,纵然她已经是水姨娘了,小侯爷对她除了偶尔去她房中关心一下她的腹中的胎儿之外,对她便再无其他了。

    水玥明白,小侯爷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她的心上,她也知道,一直以来小侯爷心中喜欢的,只要曹大小姐,就连那天晚上,也是他喝醉了酒,把她当成了曹欣欣,才让她抓住了机会,一举有孕,从而成为了水姨娘的。

    原本,她还心存侥幸,因为有传闻,曹欣欣其实并不是病重,而是逃婚了,不管曹欣欣是病重还是逃婚,只要小侯爷见不到她,时间长了就能渐渐地把她给淡忘了。

    而水玥如果能够一举诞下男孩,那可就是侯爷的长孙,小侯爷的长子,虽然是庶出的,但是侯爷和夫人也一定会欣喜万分的吧?

    到时候小侯爷一定会经常来看他的吧,母凭子贵,到时候肯定也能对她刮目相看。

    只可惜,自己的出身摆在这边,这辈子也就是做个姨娘了。

    自己没有曹欣欣那样生来命好,纵然之前做出了逃婚那样对侯府大不敬的事情,纵然侯爷和夫人对她再不喜欢,可是小侯爷却是费尽了心思,甚至不惜去恳请皇上亲自下旨赐婚,也要娶她做了平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