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章 扎你的‘小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年后。

    祀风谷的山风,永远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站在山头眺望便是绵延不绝的陡峭山脉。

    不得不说,当神医的多少都有点病。

    能在这么个地界安营扎寨,当真需要勇于探索和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伟大气魄。

    封涔的师祖,祀风谷的立派祖师爷风竹公子言传身教的告诉后世子孙。

    神医这种职业,就是要在这种外人看着坑爹,自己住着坑娘的地方住着,才能显得飘渺而神秘。

    没几个人能在祀风谷奇怪的阵法里找到正路。

    也没几个人,能相安无事的走出祀风谷。

    这是个极易守难攻的要道。

    两年来,朝廷几次派兵进行围剿,最终都在山涧间被逼的寸步难行。

    八十万禁军铁骑的存在让刘凌害怕,多次强攻除之不得,便想到了招安。

    前来洽谈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都被揍的鼻青脸肿。闹得朝中人心惶惶,皆称病在家。

    如是反复,没有办分用处。

    刘凌脑子迟钝,但也能感受到皇位岌岌可危,但关外又像是在观摩着什么,一直没有异动。

    甚至除了知道山谷之中有这样一支军队以外,领头之人是谁,带兵将领何人都无从得知。

    蓄势待发的一战,最终在天启三十七年彻底爆发。

    那是临近关外漠北的十番县迎来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干旱。

    老百姓颗粒无收,每日端着盆子立在裂着巨大裂痕的土地上跪拜,徒劳无功的想要祈求神明多一点怜悯,能够给他们多一点生的希望。

    然而,天上的神祗并没有宽厚的对待他们,只是让冉冉烈日继续烘烤着这片贫瘠而荒凉的土地。

    凡人不能够逆转‘天意’。

    无知的平头百姓也只能在这时,将希望寄托在他们的真龙天子身上。

    他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能够帮助到他们的人。

    但是天子似乎总是很忙,也为这此事掉落了许多长发,只因纠结于,是花点银子给老百姓吃饭,还是将后殿再修的大气一些。

    天子以为,大堰的经济状况之所以不好,就是人太多了。

    一个碗里的大米,两个人分和二十个人分肯定是不一样的。若是死上那么几个,剩下的人不就都能吃饱饭了。

    如今大旱之年,老天爷不肯开恩,足可见也是这么个意思。只要有女人在,还愁缺了人口不成。

    所以他抠着残留在牙上的肉末,下了一道圣旨。

    ‘天降旱灾,乃横祸,朕虽痛心,却碍于天命难为,不可乱改。四方龙王不肯降雨,尔等便该虔心祈祷,需知心诚则灵。

    羽环殿闲置多年,内里早已腐朽。此乃我大堰门面,更改精修。着三日后礼正司进宫重修,务必华美,壮我国威。‘

    大灾之年,拿着国库的银子去新修殿宇,却不肯拿出半两银子救济百姓。

    虔心祈祷?这是让老百姓跪在土地上等雨来吗?

    作为一国之主,这等圣旨实在让人愤怒而寒心。

    这期间朝中文臣所有劝谏悉数被驳回,多少大臣磕破了脑袋也没能转变上位者的心意。

    一时之间,真可谓朱门酒肉,不问路旁冻骨。

    骨瘦如柴的百姓这时才醒悟,这等朝廷,这等昏庸无道的君王早已不能撑起他们的天下。

    起义,顺理成章。

    漠北的大旱,也适时冠上了君主无道,天降横灾的名号。

    关外揭竿而起,有志之士皆投到宁初一麾下。

    一场战事就此拉开。

    *

    宁初二端着做好的白面馍馍走到军帐时,帐内的几个副将尚在同宁初一讨论着什么。

    行军布阵的图纸在他们手中画出许多路线,精细而缜密,看见她进来都和善的笑笑。

    她逐一回以微笑,然后安静的坐在帐内一角,帮将士们缝补破损的衣物。

    这些人都是自己父亲当年的旧部,年长一些的,都已经年过五旬。

    然而那一身精壮的肌肉和矍铄的精气神,却是年轻小伙子都自叹不如的。

    他们跟着岳深一起出生入死,打心里膜拜这位深谋远虑的将军。

    宁初二对他们亦然是尊敬的。

    过惯了京城脚下简朴到安逸的生活,真正到了关外,真正感受到金戈铁马以及苦难百姓的拥戴时她才发现,什么才是一个军队该有的样子。

    在这两年间。

    她没有见过连十九一面,甚至连一封简短的书信也没有一封。唯一知道的消息也只是在探子回报时,听到一些连家的近况。

    他们还是朝中首屈一指的重臣,刘凌对他们的态度也越发倚重。

    只是连家同皇室的婚讯一直没有传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