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什么都变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玄成朝 建和三年 正月

    比冰川还冷清,比墓穴还孤寂,破败陈旧的冷宫里。

    迟到了的冬雪变为春雪,将本该春暖花香的日子变的比冬日更加寒冷异常,雪花下的如花瓣般大朵,像是要将一整个冬日聚集起来的雪花一口气下完一般越下越猛。

    着一粗糙素衣的女子跪在冰凉的地上,怀中抱着越渐冰冷的尸体,眼神空朦的不知看向何处,毫无半分活气,雪花罩着她的周身,换了他人,或许都化了开,可落在她身上时,却渐渐积了起来,两人本都是身着白衣,这落雪一积,整个融在了一起。

    怀中人身着一袭月光白衣,像是落入凡间精灵般脱俗,可是他胸前插满箭羽,流淌的鲜血染红那似雪白衣,一片触目惊心的红,刺的人眼睛生疼,本该苍白恐怖的脸上却挂着满足的表情,与白衣艳血一比照,讽刺却异常和谐的存在着,他在她怀中安静沉睡,不被任何人打扰。

    旁边所有兵将手持弓箭呆呆站与一旁,没有人敢有任何行动,没有人再拉弓或是去询问皇后的意思,只是静静看着眼前一切。

    这样的局面身为兵士的他们或许见惯,就算没有上过战场的,也早就预见过,但是,此刻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一个是当朝贵妃,就算被关在这冷宫里,但是她的名位却没有被废,只要那圣旨一日没下,她都是当朝贵妃,官职要比他们的来得要高。

    而她怀里的人,是原本的户部尚书,前朝状元郎,虽然因为办事不力,被贬至了御药房,成了个给内宫妇人看病的御医,可他仍旧是玄成的官员,就算是御医那也是八品官,比起他们这些没有品级的兵将,自然也要高出不少。

    当然,一个是后宫的名位,一个是宫里的职位,没有兵符和军令的驱使,是不用听他们命令的。

    而他们是兵将,听的是皇命,守的也是军规,这两人不仅管不到他们,若是他们想要他们的命,那也是必须要做的。

    若是他们真领的是军令来要他们的命,那么他们必须要做,只是此刻他们这领的命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就不能不让他们可以自己思考了。

    是的,他们受了的命,暗中护着昭仪娘娘的命令,也要听从她的一切安排,但是原本一切相安的局面,却被昭仪娘娘自己打破,他们既然领了命,就不能拒绝昭仪娘娘下的领,她要他们听从皇后娘娘的一切旨意,他们就必须遵从。

    没错,皇后娘娘的名分也是比他们高,若是领皇命或是兵符之令,他们也是要听从的。

    可他们现在干的是什么事?别说杀的是贵妃娘娘和一个御医,就是一个平民,他也是一个人啊,何况他们还是玄成的人,是一国同胞,去战场杀敌,那是光宗耀祖,勇猛无畏的表现,可此刻这般算是什么?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证明的是什么?

    不是他们要逆皇后娘娘的命令,而是,这么做真不是一个战士,一个人该做出来的事。

    见兵将们有的缓了弓弦,有的箭尖也不再指向莫知言,棠倪燕有些慌,冷轻然死了,她自然高兴,但是,莫知言没死就会在顷刻间有了变数,今日的事已经安排妥当,草原军队两日后便会抵达帝都,凌霁如今想法子对敌都来不及,哪里会有时间来管莫知言的事。

    莫知遥早安排静忠给莫知言下了毒,她身上已经没有功力,莫知遥又给了她这些弓箭手,莫知言是不可能避开的,天时地利人和到了这么完美的地步,若是还不能一击即中,那么她将再不会有机会对抗莫知言,而自己也将没有命能活。

    这么想着,棠倪燕有些害怕起来,她不能让莫知言活下来,她要快些结束这些。

    腰间的环佩是当初大婚凌霁送给她的,当初的甜言蜜语,如今想来是莫大讽刺,她当初傻傻的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他,不管他之前有多少女人,可只有她一人是名正言顺的,他是个帝王,她以为她有了这名分就够了,可直到他纳了这南诏公主,她就知道,他是个帝王,本该没有心,没有爱,可他居然给了她。

    他给了心,给了爱,那么她有名分又有何用,她情愿不要名分,她也要得到他这个人,就是空壳也好,所以,当她那生父来找她时,她狠心答应了,就算夺了他的江山,他会恨她一辈子也好,她只要将他囚在身边一辈子就好。

    脸上带着一丝愤恨,棠倪燕上前一步,将身边一个兵将往前推了推,腰间环佩声叮咚响起“你们愣着干什么,放箭啊!”

    兵将被她一推,有些无措的愣了愣,虽然他们不是直接听命与她的,但是,却又不能不听。

    狠心毒辣的女人,这次是要真的要致她于死地了。

    莫知言始终低着头,就算面对这如此境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