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进击的白莲花(一万字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视线猝然落在她已经空了出来的一片位置,异样的感觉源源不断袭来,凝聚成将他压得透不过气的窒息。

    “手术做的很成功,不过病人这次其实落下了病根。除了截肢手术,肾脏也有些问题。摘除了坏死的一颗肾脏……”医生惋惜的对着面前颀长的男人说道,误以为他们是夫妻。

    关庭彦僵硬颔首,看着她昏迷的面容,吩咐了医生将VIP最好的病房提供给她。

    独自坐在椅上,眼眸满是一片冷色。手指骤然夹着烟,源源不断溢出郁结的云雾。

    当真是觉得难熬,深邃的黑眸落在手术室的标志上,愈发暗沉了几分……

    时间一分一秒从指尖倾泻,他如同磐石般,一动不动。

    倏然有小护/士从VIP病房焦灼跑了出来,看着面前英挺俊容的男人。饶是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也是大着胆子凑了过去。

    “您是乔景妮的家属吧?她现在醒了,但是情绪很激动。她一直说要马上见到您,您快些去。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医生都无法替她医治,观察手术的情况……”小护/士紧张对上关庭彦冷冽扫来的眼神,心尖一阵止不住的砰砰乱跳。

    虽然面前这个男人很俊美,可当真也是太可怕了……

    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小心翼翼带着给她压力极大的男人抵达VIP病房。看着里面骤然一片凌乱的阵势,忍不住蹙了蹙眉。

    里面的病人正是情绪癫狂的时刻,当真是吓死人了。

    瞥着身边倨傲身形的男人丝毫没有犹豫,径直走了进去,小脸一片钦佩。

    关庭彦眸光落在VIP病房一片狼藉,英挺的眉头止不住微蹙。看着乔景妮已然崩溃,身子狼狈倒在一片碎渣之中。哪怕鲜血已经染红了,她也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

    乔景妮惊慌失措的眼神对上关庭彦看不出是何情绪的眼眸,眼底泛着绝望,字字句句带着显而易见的崩溃:“庭彦,我的腿呢……我的右腿,为什么没有了?你告诉我……为什么?!!”

    关庭彦瞥着她簌簌落下,满是泪痕的脸。心尖一揪,有股歉意汩汩而来。

    “医生说需要做截肢手术……”护/士在一边好听的提醒,眼眸满是惧怕。

    “你闭嘴!”乔景妮骤然将碎片扔了过去,浑然不顾会伤及护/士。

    护/士心惊肉跳避开她的袭击,眼底满是浓重的后怕。

    关庭彦俊眉蹙的更深,瞥着她满是质问疼痛的眼眸,霎时嗓音有些哽咽:“是我签的手术同意书……”

    “庭彦,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才二十七岁,我还没有结婚。我的未来还没有铺展开!而我现在却成了一个废人。这是我的腿,你为什么要替我下决定……”乔景妮哭成了泪水,美眸满是痛心疾首,手指颤抖放在右腿已经空了的位置。

    似乎不敢相信她看见的这一幕,生生不断摸索着那只剩下一小半的残缺。

    关庭彦身形一僵,缓缓靠近了她。将她身边的碎片都推开了来,看着她美眸里的绝望,黑眸透着不忍:“对不起……”

    “庭彦,对不起有用吗?我的右腿已经没有了……我是一个废人了,不会再有人要我了!”乔景妮美眸泛着一抹控诉,紧紧揪住了他的衬衫。

    “我会负责你以后,需要什么都和我提,只要我做得到。”关庭彦向她许了承诺。

    他知道对她而言这样是巨大的打击,也是因为保护他,才出了这种事情。他自然也承担起对她未来的生活负责的事情,首要的事情帮她走出这场心理阴影。

    “我要你娶我,你愿意吗?”乔景妮美眸灼热,紧紧盯着关庭彦,一片希翼铺展开来,泛着浓烈的爱意。

    “我不会答应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关庭彦深沉的眼眸扫来,看着她倏然失望的面容,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乔景妮骤然冷笑出来,眼眸一片淡漠:“既然你做不到,又给我说什么需要什么都和你提……”

    “我会负责你的生活,而不是你的情感。”关庭彦薄凉的嗓音说道,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不起那个小东西,他只会给予她物质的生活。并非感情!

    乔景妮低垂下了眼眸,缄默着。

    关庭彦看着她骤然安静的面容,修长的手指将她小心翼翼抱起。得到她的抵触后,蹙眉:“你不配合,医生怎么检查你恢复的情况?乔景妮,你自己都不爱惜你的身体,我有何必多管你……”

    乔景妮眼眸骤然萦绕一层水雾,看着他对待自己没有耐心的英俊面容,一阵苦笑:“庭彦,我难道就不可以悲伤吗?我接受不了,我醒来的时候看见这个画面,我简直要疯了。我宁愿死,也不要看见这个残破的身体!”

    “说什么胡话,好好地在这里休养。”将她利落抱了起来,小心翼翼放在柔软的chuang上,眼底一片深沉。

    乔景妮沉默看着他的脸,美眸满是苦涩心酸……

    哪怕是她替他挡下那致命一击,失去了一条腿。他对待她的态度,依旧还是这么的冷淡。仿佛他只是履行他说过的承诺,再无其他多余的。

    美眸里满是不甘心,却很快泛着一抹释然。既然她已经和他关系有一些靠近,那么拆散他们两人,也只是时间问题。

    眼前重要的事情,就是绑定他,要他不能脱离她的身边。再而,慢慢阻碍他和岑久年之间的情感。

    “庭彦,我的手好疼。这里,也疼……浑身都疼。尤其是右腿……”乔景妮眼眸满是委屈,楚楚可怜看着关庭彦。

    她要开启示弱的阵势,让他慢慢放下警惕心。以前的招式都太过锋芒,自然引得他的厌恶……

    首要之际,是讨好他……

    关庭彦看着她小心翼翼将手掌摊开在自己的面前,里面遍布着破碎的碎渣。鲜血染红了她的手掌……

    她的眼眸泛着一丝惧怕,像是怕极了会惹得他烦躁。嗓音都刻意压低了一些。

    心底滑过一抹不是滋味,她虽然以前骄纵肆意,但终究还是个女人。

    只是他一直忽略了这个事实,俊眉微蹙,示意护/士过来给她上药。

    “庭彦,我不要她们给我上药。你给我上药好不好,我好怕她们……我讨厌这里的味道,讨厌这里的一切!”乔景妮眸光落在骤然要上前的护/士,忙不迭拒绝。

    关庭彦眼底滑过一抹无奈,最终是应了她的要求。

    狭长的黑眸示意护/士将医药箱递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有条不紊拿出医用镊子将陷入她掌心的碎渣,一点一点极有耐心的夹了出来。

    乔景妮时不时发出压抑的抽气,精致的面容满是忍耐疼痛的表情。

    关庭彦感受到她憋着疼痛,骤然动作放了轻柔。缓缓将她身上剩余的碎片以极慢的时间夹了出来。

    然后是上药,她骤然眼泪簌簌落下,嗓音满是委屈:“庭彦,好疼……”

    关庭彦眼眸丝毫微抬,只是淡然道:“那就忍着……”

    乔景妮美眸不可思议看着他,只得生生咬着红唇,甚是可怜看着他上完药,替自己包扎好。

    关庭彦利落进行完这一切,看着等待已久的医生,微挑俊眉道:“替她检查一下情况如何……”

    医生忙不迭上前,认真的一番诊断过后。

    “病人现在情况已经好了一些,不过还是要注意,不要让病人太过激动。她的身体情况现在受不得刺激……腿也要慢慢恢复。”医生恭敬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关庭彦颔首,示意他知道了。

    “我会给病人开一些药调理身子,以助于她的恢复。”医生忙不迭带着护/士离去,生怕打扰了他们。

    乔景妮看着关庭彦也要离去的身形,倏然小心翼翼揪住他的衣衫一角。美眸满是可怜:“庭彦,你不要走。我好怕……”

    关庭彦俊眉微蹙,抵不过她这般。终是选择在她身边一侧坐着。

    乔景妮眼眸泛着一抹喜色,很快被她掩去。小心翼翼看着关庭彦道:“庭彦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久年有你这样的老公,我承认一开始我嫉妒她。现在我释然了,虽然我还是喜欢你。但我会选择祝福你们……毕竟,我现在这样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和你在一起。我也知道,你不会喜欢我……”

    关庭彦英挺的眉微蹙,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她开始的浓烈的阵势,他自然也是明白她的真实想法。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把她真正看入眼底过。他们之间不过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工作上的联系。

    若不是她的工作能力优异,他找不到第二个这般合适的人。他定会毫不犹豫让她无法呆在关式……

    在他的眼底,没有用处又带着目的性的男人,绝不能留。

    若不是小东西太过特别,他又怎么会把她留在这般,chong到了极致。

    “所以庭彦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讨厌我?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我只想当你的朋友。替你分担忧愁,我保证不会让我的情感逾越。”乔景妮美眸满是祈求,将身段放到了最低。

    有时候以退为进,才是最好的方法。若逼得他太紧,像他这般警惕的人,自然是愈发觉得烦。

    反正,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再久一点又如何!她已经等了十几年,又何惧多一些时间?

    关庭彦深沉的黑眸对上她的,看着她眼底一片清澈。没有以往的浓烈爱意,和毫不遮掩的占有,似乎在打量她话语里的真假。

    “庭彦,既然你不愿意。就当我太贪心了,我们还是工作上的关系……”乔景妮低垂下眼眸,一片失落萦绕在她的周身。

    关庭彦久久看着她,最终妥协:“朋友无妨,但你说的话,都要记清。”

    乔景妮眼眸霎时一片喜色,红唇忍不住勾出一抹欣喜的笑意:“庭彦,我会的。”

    ***

    久年迷迷糊糊从楼下走了下来,看着张婶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诧异。

    “张婶,你有什么事情要说?”久年眼眸还泛着一丝未睡醒的迷离,小手时不时揉着眼眸。

    “太太,大门前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非要说是来找您的,我也没见过。不敢轻易放进来……”张婶恭敬答道。

    久年眼瞳霎时清醒了过来,骤然想起了一张面容。

    “那他还在吗?”久年似乎为了确认心底的想法,问道。

    “在呢,一直都没走。非说等太太您来……”张婶面色满是无奈,似乎被为难的不轻。

    久年颔首,步伐朝着门外走着。

    “太太,您?”张婶眼底满是异色,难不成真的是太太的朋友来了,这若是真的,那她可就是失礼了!

    “我去看看。”久年应道,不缓不急踩着脚下白玉石铺垫的路程。

    逐渐抵达了精致花纹的铁门面前,看着门外坐着的身影。虽然背对着她,隐约可以猜得出来大概是谁。

    久年眼眸不禁绕上一抹诧异,他还当真是说到做到,难不成真要她和他一起去找住的房子?

    “你怎么来了?”久年小脸满是无奈,瞥着那道修长泛着委屈坐在地上的男人。

    江楚尧骤然转身,迷人的桃花眸泛着质问,直勾勾扫来过来。可怜如同走失的精致*物般,黑眸满是莹润的光泽。

    “我没地方住了,来找你,还险些被人轰走。年年,你好狠的心……怪不得人说最毒女人心。”江楚尧黑眸泛着一丝控诉,生生对上久年郁结的面容。

    她还真是无情,他等了几个小时才等到她的到来。

    “你不是在那宾馆住?怎么也能熬个几天……”久年抬眸看着他,一脸不相信。

    “我下去买早餐时,钱也被偷了。真是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江楚尧眼底一片愤愤,似无奈又懊恼。

    “小没良心的,还不陪我去个房子?我爸还真把我的卡都冻结了!”江楚尧直勾勾看着她,意味再明显不过。

    久年忍不住斜他一眼,这个人脸皮当真是厚。没有办法,只得换上一身运动装,随着他一同去寻找了房子。

    走在C城最为盛行的租住区,久年跟在江楚尧身后。看着一栋栋高蜓伫立的大楼,眼底一片感叹。

    只是走在她前面的男人似乎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纤细的眉头倏然一蹙。他不是来找房子的吗,怎么根本都不停下脚步去看看。

    似是感应到她的念头一般,江楚尧骤然停下了步伐。

    “这一片的租金,你觉得我有吗?年年。”江楚尧声线泛着一抹无奈,似乎已然打量清楚。

    久年霎时后知后觉明白,这一片的租金其实当真是昂贵的。对于资金已经被冻结的江楚尧,恐怕是个负担。

    小脸泛着一抹尴尬的酡红,迅速跟上了他的步伐。

    看着他错过了这一片,接着又是错过中等价位的,最后连便宜的也不看一眼就走了过去。

    “江楚尧,你到底是不是来找房子的?”久年彻底恼怒,停下步伐。眼底满是不满,纤细的手臂傲娇教缠在一起。

    江楚尧薄唇勾出一抹笑意,骤然牵住了她纤细葱白的手指:“来,哥带你去玩好玩的。找房子的事情顺便可以一起解决了……”

    久年想要挣扎,已经被他牵得太紧,怎么也无法挣脱开。

    甚至被迫的随着他一同快速跑了起来,直到抵达了C城最为知名的凯旋门……

    小脸泛着一抹因跑动而氤氲的酡红,眼神诧异看着这里。

    这就是他所说的好玩的地方?眼瞳泛着一丝不明所以,有些懊恼。

    她看来又被这个男人戏耍了,每次说是来做正经事,结果最后都带着她开始跑偏了。当真是可恶至极!

    转身欲走,却被他骤然搂住纤细的腰肢……

    眼瞳受了惊慌,倏然瞪大了几分,不可置信看着他妖冶泛着戏谑的黑眸:“都来了,还想去哪?”

    久年小嘴儿欲吐出拒绝的话语,却被他硬生生拥进了凯旋门里面。

    看着里面一片旖.旎迷乱的气氛,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她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地方,更为抵触和眼前这个男人来到这里……

    “别露出这么明显的不开心,我是来找一个人,大概可以叫他长期饭票了。”江楚尧薄唇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

    久年懒得理会他,只希望他别又打着幌子来欺骗逗弄她就行……

    江楚尧带着她辗转来到VIP包房周围,看着一个金色的包房门骤然搂住了久年,一起进去。

    久年忙不迭打着他不老实的手,小脸一片抵触。恨不得赶紧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