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他们之间,开始陌生疏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901久年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喊了张婶的名字。看着周围一片陌生的场景,才后知后觉此刻她并非身处碧玉园。

    眼瞳骤然清醒了几分,踩着柔软的地毯,顺着香气的味道靠近了厨房里。

    江楚尧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正朝着她端着过来。

    “醒了?”江楚尧看着她惺忪的眼眸,显然刚醒过来没有多久。目光示意盥洗台处为她准备好的用品,将早餐放在了餐桌上。

    久年眼瞳泛着一抹讶异,他已经贴心到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

    洗漱过后,坐在椅上,鼻尖满是早餐you人的味道。

    “昨天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你今天回去不用担心那些记者。”江楚尧替她夹着菜肴,眼底的情绪深沉。

    久年抬眸,错愕看着他。他只是淡然一笑,看着她满是吃惊的小脸道:“再不吃就凉了。”

    久年往唇中送着餐食,思考着他话语里的意思。

    他似乎考虑着她的口味,做了这些早餐。但久年近日来,偏爱酸的口味。葱白纤细的手指不断夹着酸菜送入唇中。

    江楚尧微微蹙眉,有些不解。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年年,你不是不喜欢吃酸的?”

    久年眸光闪烁一下,讪讪笑着:“最近口味有些想吃不同于以往的味道。”

    将米饭送入唇中更多,眼底是一片慌乱的情绪。

    江楚尧颔首,似乎没有怀疑她的措辞。

    用完餐后,江楚尧贴心将她的外套替她穿了上来。修长的手指泛着温柔,没有半分逾越。

    绅士的推开门,将她纤细柔美的身子送入车内,才坐在了驾驶位处。

    车速很快,久年觉得仿佛一瞬间他们就逐渐朝着碧玉园出发着。看着窗外飞快逝去的景色,逐渐抵达了碧玉园。

    看着江楚尧,面露谢意。小手小心翼翼推开车门:“谢谢你送我回来……”

    江楚尧薄唇微勾,看着她安全无恙下了车,才缓缓撤离。

    久年推开了碧玉园内别墅的铁门,看着张婶逐渐迎来的身影,讶异她脸色的变化,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太太您怎么才回来……先生正在里面,等了您整整一/夜。先生看起来,很不高兴。”张婶小心翼翼在久年耳边说道,胆颤看着别墅内一眼。

    久年浑然不觉危险,小脸倏然泛着一抹喜色。

    “他回来了?”久年洋溢着激动,步伐轻快而小心翼翼朝着别墅内走着。

    他昨晚就回来了,她彻夜未归,定是会惹恼他。一会儿进去的时候,她就主动认错。

    可是步伐刚踏入别墅里,还来不及换上拖鞋。就被面前颀长健硕的身形骤然逼近,顿时愣怔迷离看着他紧绷着的俊容……

    不明白他为何此刻看起来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那阴鸷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扒开来,狠狠地惩罚一番。

    “阿彦……”久年惧怕出声,小脸骤然漾出一股恐慌来。不安的对上他鹰隼的黑眸,觉得呼吸陡然都慢了半拍!

    “你昨晚去哪了?”他字句间透着极致的森冷,顷刻将她严严实实包裹。仿佛被看穿一般,无处可躲。

    “我……”久年局促着,不敢说出她在江楚尧的家度过了一/夜。无论怎么解释都像是她和江楚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发生,她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诉说。

    “怎么不回答?还是你在想用什么方法敷衍我。”关庭彦骤然笑了出来,笑意却是根本不达眼底。

    修长的指节骤然将她小巧的下颚攫着,眼底迸出森冷的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般!

    久年长长的睫毛止不住打颤着,眼瞳漾着楚楚可怜的光泽。无辜的看着他,紧绷的身子泄露了她真实的情绪……

    “岑久年,说话。”他的嗓音低哑,听不出情绪波动。简单的五个字,却是生生敲击着她的心尖,带着巨大的压力袭来。

    久年觉得被他迫人的视线盯得难熬,修长的睫毛不安闪烁着。嗓音哽在喉中许久,最后声若蚊呐道:“阿彦……对不起……我昨晚在……江楚尧家。”

    “可是我们……没有做什么。”久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无力极了。

    关庭彦骤然冷笑出来,眼底满是阴鸷的光泽:“你告诉你在江楚尧的家,孤男寡女之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觉得我想不到还是我对你g过头了,你才会再三挑战我的底线?!!”

    “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妻子?不仅是身心,而且法律意义上,你都是我的人。你却在别的男人家度过一/夜……岑久年,你当真是觉得我是死的?还是觉得你能耐了?”关庭彦一向是沉默寡言,难得对她说了极多的话语,字字句句间都如同锋利的刀刃戳进她的心底。

    “阿彦,我没有……”久年的黑瞳满是委屈,她没有像他的话语那般。她不要这样被白白误会……

    手指骤然紧紧缠绕上他的衣衫,大大的眼瞳泛着氤氲的雾气:“阿彦,你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让我如何相信?嗯?”毫不留情将那报纸摊开在她的面前,里面的内容,让她霎时呆愣傻眼!

    “还是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关庭彦骤然凶狠逼近了她,看着报纸上的内容,黑眸的猩红迸出更多,毫不遮掩眼底的盛怒。

    久年目光飞快扫视了一遍报纸的内容,里面的图片确确实实是她和江楚尧一起时发生过得。可是因为角度的原因,看起来像极了他们在甜蜜约会……

    甚至有些角度,看起来他们就像是情浓时刻,亲密拥吻。

    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呼吸都猝然像被人陡然掐住,脸色骤然苍白几分,失去了血色!

    她和江楚尧之间不是报纸写的那般龌.蹉!

    “阿彦,不是这样……我和他,只是朋友。这都是胡写的……”久年狠狠摇着头,无力替自己辩解。

    “你告诉我这些照片是真的还是假的?”关庭彦冷冽出声,紧绷的俊容看不出是喜还是怒。却能感受到散发出来的肃杀,顷刻将人冻结。

    “是……虽然是真的,可是我们不是他们写的那般。我和江楚尧只当对方是朋友。你要相信我,阿彦……”久年眼瞳满是疼痛,无力感不断朝着她袭来。

    尤其看见他眼底那抹迅速袭来的嘲讽,不安如同汹涌的潮水不断拍打,席卷过来。

    将她彻底淹没,声线如同哑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剩下一片空白!

    “你告诉我,这些照片都是真的,你昨天在他家里度过一/夜。还要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岑久年,你当真是觉得我这般好戏弄?”关庭彦压着怒意,咬牙切齿着。修长的手指狠狠敲打在墙上,看着她一片惧色,薄唇的森冷勾出更多。

    照片是真的,她昨晚在那个男人家里度过一/夜。他清晰看出那个男人对她并非是朋友间的情谊……

    越想那个可能性,越觉得恼怒不断袭来,恨不得将她彻底撕碎!

    所有细胞都是盛怒,都是因她而起。她当真是好极了,一次次的挑战着他。这一次,当真让他痛到了极致。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这般,轻而易举让他最痛。她,做到了……

    久年不安揪着他的衣衫,眼底满是酸楚的泪水凝聚着。尤其是看见他的不信任,霎时慌了神:“阿彦,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我和江楚尧之间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我……”

    “我不想再听!”关庭彦难得泄露一抹极致的崩溃,猩红的眼底满是厌恶。森冷看向她,如同看着一个陌生的人。

    凄凉的无助感将久年包裹,仿佛是堕入了深渊,明明听得见他的声音,他却听不见自己的求救!这种绝望,令久年脸色苍白几分,手指也无力垂下。

    “庭彦,你吓到了久年……这些八卦报纸写的不一定都是真的,你可能真的误会久年了。”乔景妮忙不迭过来打着圆场。

    “闭嘴,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关庭彦狭长的眼眸满是阴鸷,顷刻间就让乔景妮噤声。

    乔景妮美眸泛着一抹心惊,看着他“砰”的声响关上了门,大步离开了碧玉园内。

    久年的纤细身子早已瘫软,无力的坐在柔软的地毯。眼泪簌簌不断从小脸滑落,绝望早已写满了眼底。

    他走了……

    甚至不愿意再看她一眼,不听着她的解释。浑身散发着戾气,最后看见的是他失望扫来的眼神……

    久年觉得心底霎时空了一块,有什么塌陷的声音骤然响起。

    他们之间,显然出现了重大的危机。

    乔景妮看着久年失落愣怔的小脸,纤细的手指利落将她娇小如鸽的身形扶起,叹了口气:“庭彦不知道从哪看见这个消息了,昨晚突然回来。阴沉着脸,哪怕是我这么了解他,都吓得不行。我试着给你打电/话,但你没有接……庭彦在这里等了你一整夜。”

    久年愣怔看着面前的乔景妮,心底那汩汩流动的绝望,顷刻迅速蔓延身体每一处。

    拉扯着她的神经,痛到了极致……

    明明她和江楚尧之间根本什么也没有发生,却如同发生过了过分的事情一般。

    脑海忽地骤然响起险些要被她遗忘的那一晚,她和江楚尧……

    小脸骤然失去了血色,虽然报纸上没有登出那个事情,但如同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将她炸的粉身碎骨……

    她惧怕,若是这个事情被挖掘出来。恐怕,她和关庭彦会真的走到尽头……

    “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既然这是假的,一旦澄清,庭彦会回来的。他现在需要冷静,你和他解释他都听不进去的。”乔景妮“好意”开导着久年。

    “真的吗?”久年哭过的眼瞳楚楚动人,闪着潋滟的光泽。

    乔景妮愤恨看着她动人的模样,红唇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当然了,你不了解他。我和他相处了这么久,他的脾气我是了解一些的。若是他认定的事情,除非他看见了扭转!否则别人再怎么做都是徒劳的!”

    看着那张迷离的小脸,就觉得愤怒的火焰熊熊燃起。恨不得将她彻底折磨,从天堂推下地狱……

    “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久年清澈的眼底泛着一丝感激,无措看着乔景妮。

    她现在当真是慌乱的找不到阵势,不知道该如何挽留他。

    “没什么,作为朋友,我自然不能看着你们关系僵化……”乔景妮体贴说道,白希的手指搭在她的肩上,安慰着她。

    ***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而他根本没有回来的迹象。

    抵不住心底的不安,拨打了魏理的电/话:“请问,阿彦现在在哪里?”

    魏理僵硬着身子听着电/话这端传来小心翼翼的女声,微蹙着俊眉:“关先生现在在凯旋门……”

    久年眼瞳一愣,缓缓应道:“我知道了,谢谢……”

    慌乱间披上了保暖的外套,踩着柔软的平底鞋。眼瞳满是局促不安,朝着凯旋门出发了。

    他此刻没有回来,竟然在凯旋门。难道,他已经不想看见她了?

    胡思乱想间,车子已经飞快抵达了凯旋门。

    久年看着上面闪烁着的凯旋门名称,停止了步伐,有些胆颤,不敢进去。

    已经十二点,她大胆的一个人来到这里。着实不理智,也不安全。可是抵不过心尖的惧怕,她最终鼓起勇气,踏了进去……

    阿彦在里面,她不能不进去。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僵化下去!

    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但凯旋门里面热情不减,依旧人潮拥挤。

    久年小心翼翼避让这拥挤的人群,躲避着趁着人多肆意耍流.氓的大手……

    心惊肉跳挤过了舞池里,迷茫看着眼前的包房。她忘记问魏理,他此刻在哪一个包房里面。

    而她着急见到他,也没有带手机。只剩下一片空白和不安,看着面前一片的包房。

    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拍她的肩头,久年讶然转身。

    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容,小脸满是困惑:“你……?”

    顾弦看着面前对他一头不止的纤细娇小女人,面露一抹了然的笑意:“这不是嫂子?怎么在这?庭彦他在这个包房里……”

    久年霎时松懈,她还在发愁什么办才好,就来了一个有用的人。

    “正好嫂子也管管庭彦,他今天可是往死喝着酒。他胃不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顾弦紧蹙着好看的剑眉,想着里面那个阵势的男人,着实头疼。

    他们几个男人劝不住,也不敢劝。只得看着他玩命般,什么酒劲狠,他便凶猛的喝……

    这样下去,他的胃迟早是吃不消。要出事情的……

    “他在哪里,你马上带我去!”久年眉心重重一跳,不敢想象他话语里的意思。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了嗓子,呼吸都是急速了几分。

    顾弦步伐放慢,看着她跟随上自己。才带着她来到了所处的包房里。

    “这里面,嫂子可得好好劝劝。我们几个可不敢多言,庭彦恨不得把酒瓶都拿来砸我们了……”顾弦英挺的俊容透着一丝委屈,看着久年。

    久年小心翼翼推开包房门,入目间是满地的酒瓶。有的是英文,有的是她看不懂的语言。但显然酒度都是疯狂的……

    颤抖的走过,眼瞳不敢置信看着地上一片狼藉。

    桌上还放着许多未打开的酒,目光落在那道压迫性十足的身躯上。显然他还在往薄唇里送着酒……

    眉心重重一跳,想也不想就大步上前,阻止着他的自我伤害行为!

    “阿彦,你这是做什么?”久年眼瞳满是疼痛,不可思议看着他的肆意放纵。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眸,面前的男人露出的一片颓然更是让她满是受伤。手指颤抖夺过他紧握着的酒杯!

    “拿过来。”关庭彦冷冽出声,冷鸷的眸光幽深朝她扫来,透着一丝将她撕碎的可怖。

    “你喝这么多了,我不允许你再喝了!”久年骤然将杯子摔碎在他的面前,决然出声。

    关庭彦骤然冷笑出来,将精致的酒径直对着削薄的唇,大口大口饮着那些麻痹神经的酒液……

    “关庭彦,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久年倏地搂住他的劲腰,眼底一片疼痛。他这样,她也不会觉得好过!

    关庭彦健硕修长的身形一僵,狭长的眼底透着一抹难测。

    久年忙不迭夺下他手心的酒瓶,低声祈求在他耳边轻声道:“阿彦,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关庭彦狭长的眼底骤然迸出一丝冷光,看着周围的发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