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如果他知道这样的你,恐怕会离婚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901时间逐渐的过去,久年觉得每一天都度日如年。也不过是他不在身边两天,便觉得难熬。

    有的时候,习惯真的是种可怕的事情。适应了他的存在,还有他的温柔,每一处都替她细想过安排的体贴入微……

    看着窗外又要阴沉下来的天色,眼底有一抹黯淡绕了上来。

    手指无措的覆上已经开始微微鼓起的小腹,依旧不是太明显。久年却能感受到这里的一些变化,长长的睫毛透着孤独,满是迷离看向窗外。

    啪嗒啪嗒的雨声降落在窗边,如同她此刻低落的心情,沉闷无力。

    手指不自觉抚上了口袋里的手机,下意识翻阅到他的联系方式。眼瞳满是无措,手指已经拨打了出去。

    电/话那端正在拨打的声音,骤然将她的心弦紧绷起来。纤细葱白的手指几乎是僵硬着,生生看着手机的画面,甚至不敢眨眼睛。

    直到听见传来的忙音,久年眼瞳失落更多,缓缓松开了手机,放回了口袋。

    手机忽然传来一阵震动,久年黯淡的眼眸骤然闪烁一抹亮光。几乎颤抖着掏着手机,生怕错过了这个来电。

    看着来电闪烁的那个名字,骤然身形一僵,眼底所有希翼顷刻熄灭。

    所有力气都被抽干,连呼吸都是痛的。久年缄默许久,最终接通了电/话。听着那端传来的声音,长长的睫毛垂下,掩盖眼底那抹浓烈的伤感。

    “年年,你还好吗?报纸上的事情我很抱歉……”江楚尧低沉的嗓音含着显而易见的歉意,却不是她最想听见的那个声音。

    “没关系……”久年嗓音缥缈的仿佛一阵风便可吹走,他已经不相信她了,所有现在什么对她而言,都不重要了。

    “年年……”江楚尧泛着疼痛的嗓音喊着她,清晰的透露一丝关心的情绪来。

    “我不舒服,先挂了。”久年骤然挂断电/话,心尖那处窒息,险些把她扑灭。

    葱白的手指痛苦捂住了小脸,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感到更加的绝望。

    仿佛是坠入了大海里,眼睁睁看着救命的船只从她眼前过去,却听不见她的呼救声……

    所有的希望,都消失殆尽。只剩下一望无尽的暗黑绝望,将她席卷进来。

    ***

    关庭彦冷漠看着手机这端的未接来电,最近的日期,是她的名字。

    他狠下心,没有接也没有将她隔离。只是短短几日,伤了她,也重创了自己。

    只是禁不住心底那抹异样,惯例询问着张婶她的近况。得知她胃口明显不如从前,进餐都是极少。显然虚弱了不少……

    英挺的眉头微蹙,明知道不该再去关心她会是何情况,还是止不住的逾越。

    和她刻意分离的这些日子,每一场饭局他都喝得极多。不似以往的克制,而是生生折磨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

    醒来的时候,面前浮现是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凄楚模样。心脏那处汩汩蔓延的疼痛,让他不得已。

    修长的指节翻出许久之前曾录下的她的身影,幽深的眼眸灼热的看着手机的画面,缓解着心底那抹思念。

    往日的甜蜜逐渐浮现,如同世间最毒的药。明明是该拒绝,却心甘情愿饮了干净!

    ***

    久年心不在焉在超市逛着,浑然不觉自己都买了些什么东西。提着大包小包的走出了超市内……

    没有让司机来接她,选择了独自一人走回碧玉园。

    过马路的时候,久年迷离的眼神浑然没有看见骤然变红的信号灯,还在向前走着!

    当那辆急速而来的车距离她极近的时候,久年才慢半拍的感觉到,危险的降临。

    身后忽然有股力量骤然将她向前推离许多,才避免那辆车撞了上来!

    鼻尖是浓烈的男性气息味道,她长长的睫毛一颤,霎时抬眸印上了那张满是担忧的面容。

    “年年,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江楚尧低哑的嗓音透着一丝无奈,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却又拿她没有办法。

    若是他不是也恰好出现在这里,又刚好看见她。怕是,就要出大事了……

    久年缄默对着他,眼底的失落明显不过。揪紧了手心的购物袋,脸色一片黯淡。

    “关庭彦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江楚尧拿过她手心沉重的购物袋,俊逸的剑眉紧紧蹙着。

    她竟然只身一人来,难道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安危,任凭她纤细柔弱的身姿在街上独自一人走着。

    久年被戳中难过的情绪,眼眸闪烁着,咬着绯红的唇瓣:“报纸的事情,他不相信我。”

    所有委屈都在此刻倾泻出来,这些天的难熬,她找不到一个人诉说这种苦楚。早已憋得难受,黑瞳泛着一片委屈的红。

    “报纸的事情是假的,他看不出来?”江楚尧紧蹙着眉,心疼的目光落在她骤然消瘦不少的身躯。

    本就纤细娇小,这下更是虚弱了更多。这个人都散发出黯淡的光泽,没有以往的活力动人。

    能清楚感受到她明显的变化,显然都是因为那个男人……

    江楚尧深沉的黑眸骤然染上一层失落,果然她心底还是只有那个男人,甚至看不见他的存在。

    削薄的唇露出一抹无可奈何地笑意,妖冶的黑眸里都满是一片黯淡。

    当真是犯贱极了,明知道她不会爱上他,还是心甘情愿的飞蛾赴火。只是因为喜欢的人是她,便觉得只是守护在她身边也是快乐。

    修长的手臂想要拥住她此刻脆弱的身子,却又碍于报纸上被曝光的照片,生生忍耐了下来。

    “我送你回去,你这样走回去吃不消。”江楚尧蹙眉看着她懵懂愣怔的小脸,心脏像是被人重重敲击过,不断流淌着痛苦的感觉。

    “我不想回去……”久年摇了摇头,回到那个冰冷的家里,没有他,只剩下孤寂的她一个人。当真觉得无望,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可不可以陪我说说话,我感觉太孤独了。”久年黑瞳泛着一丝凄楚的水光,揪紧了衣裙的一角。

    心脏那处不断溢出的疼痛,将呼吸都哽住。

    江楚尧眼底的心疼也沸腾着,将她纤细的身子小心翼翼护上了车。看着她空洞的眼瞳,更是不是滋味:“我们先去用餐,你最近都没有好好用餐。这身体怎么受得住……”

    久年麻木颔首,她现在讨厌回到碧玉园。只剩下她一个人去面对没有他的孤寂,她真的受不了。

    车子缓慢行驶着,不多时来到一家精致浙菜餐厅。

    江楚尧绅士的扶着她下车,看着热情迎来的服务人员,特地订了安静的包房,不被吵闹所打扰。

    看着乖巧坐在餐椅上的纤细柔美身影,眼底一片炙热。却是刻意压抑着,怕又把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摧毁……

    点菜期间,特意询问着她的口味。记得她近日来喜欢吃酸菜,专门为她点了几样。

    久年目光迷离,喃喃道:“江楚尧,你说,我该怎么挽回我们之间的关系?”

    江楚尧一愣,妖冶的桃花眸掩去那一抹迅速萦绕着的疼痛:“这种事情,我说不好。但我会托关系让那些报纸澄清这些误会……”

    他所能做的只有这些,痛到极致。但只要她觉得开心,就算是要他的心脏,他也毫不犹豫挖出来,献给她。

    明知道此刻是侵占她的心扉好机会,但他不愿意做这种小人。情愿忍着剧烈的痛楚,将她推回那个男人的身边。

    久年缄默,看着逐渐上着的菜肴。尤其目光落在那道东坡肉时,觉得喉间的恶心感迅速蔓延出来,忍不住捂着唇瓣跑向了卫生间的位置。

    吐了个痛快之后,看着镜子中苍白的脸色,霎时被自己的模样也吓了一跳……

    不仅透着颓废,还有一股放弃的凄惨。看的她自己都觉得厌恶这样的模样!

    步伐缓慢回了包房,还未来及用餐几次,又是接着而来的干呕!什么东西也吐不出来,更是折磨。

    江楚尧暗沉的视线扫向了她的小腹那里,僵硬着将心底的困惑问了出来:“年年……你怀孕了?”

    虽然不了解这些事情,但也明白一些基础的。她现在的反应,极其像是孕吐……

    想到这个可能性,觉得眉心重重一跳。大脑骤然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反应。

    却又存在着侥幸心理,希望不过是自己多想了。而不是她真的……有孕在身了。

    久年长长的睫毛一颤,却是瞒不下去了。低低应了一声,承认了自己有孕的事实。

    江楚尧颀长的身形骤然一僵,削薄的唇黯淡,硬生生扯出一抹苦涩的弧度:“他,知道吗?”

    久年夹着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