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奖的卫初阳,心塞的无以复加。

    ——老爷子您这是在夸人吗?这是在阻挠孙儿的婚事!

    只要教唆着卫初阳一门心思朝着帝位努力,还有他什么事儿啊?

    卫初阳见过了老爷子,又被他夸的心满意足,离开的时候,章回之特意骑马要送她。

    她也不客气,笑道:“大师兄去送我,不知道的还当我是被押解的人质呢,到时候可别被我的属下给抓起来了!”

    章回之只作不懂,待得二人并绺而行,章回之便问起别后之事。

    其实卫初阳这些年的事迹各处亦有传唱,只不过内容半真半假。关于她的战绩,泰半是真的,但关于她的绯闻,则是假的。

    一个女子要想在这乱世立足,哪怕她本领再高强,总会有人心怀恶意,万般猜测。好些的便说她早已经上了来弘图的床,这般拼死拼活也只是为了个男子,说到底只是个痴情女子。不好些的便会说她这一路功绩,也与入幕之宾甚众有关。

    更有人说起她帐下美男子,诸如施同和宁湛等人,他们的身份直接从幕僚转为了面首,将她形容成了个行军打仗亦不忘豢养面首取乐的女子。

    至于最接近事实的,卫初阳只是为了手诛仇人才投入造反大业,乃是当世的奇女子这等正常的故事,则只有她帐下将士相信。

    她与他们袍泽多年,大家有目共睹,她又御下有术,倒极得属下信赖。

    各种传闻,她不过一笑置之,此刻还拿来给章回之当笑话讲。

    章回之听到她被诽谤,只有气的要死,哪里会觉得这是笑话了?

    女孩儿家的名声多重要,偏偏当事人不当一回事。

    到底也还是将她送回了营门口。

    ***********************************

    来弘图今日颇有点焦心,自卫初阳走后,史采玉便来向他吹风。

    “听说萧衍与姓章的都与卫帅有旧情,卫帅今日是去叙旧吗?”见来弘图面色沉了下来,她立刻用一种从来不用脑子,关键时刻就没脑子,凡事只听天王调遣的可怜巴巴的目光瞧着来弘图。

    来弘图果然心软了,摸摸她的脑袋:“你这脑瓜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对这位仰望,依赖他的弱女子,内心充满了怜惜之意。

    她这些年跟着来弘图,虽然未必是最得宠的,可是却是宠爱最长久的一个,其余的美人,多有被宠过之后就消声匿迹的,又或者以各种原因留在天王后宫的,郁郁寡欢的过着日子。

    “妾满脑子想的都是天王,容不得别人伤害天王一点点!”生的这般娇媚可人,连个兵器也拿不动,发起豪言壮语来却一点也不退缩。

    来弘图立刻就被感动了。

    史采玉与卫初阳的区别就是前者一心都扑在他的身上,喜怒哀乐都围绕着他而转,后者的聪明劲儿全用在了打江山上,半点也没分到他身上。

    不是不让人失落的。

    不过这失落很快便被史采玉用温柔小意给摸平了。

    史采玉现在想明白了,她要攻击卫初阳,压根不必拿自己的短处去与卫初阳比较。

    两人若真是打起来,她必败无疑。

    她自然有她的长处,讨好奉迎男人,笼住了男人的心思,再缓缓吹些枕头风,水滴石穿,天长日久的处下去,就不信来弘图不起疑心。

    果然今日来弘图就迟疑了。

    史采玉心下暗喜。

    等到卫初阳回来的时候,来弘图第一时间接见了她,遂问起那一万人马的去向以及萧衍的意见,卫初阳表示她真的尽力了,将萧衍的话讲了。

    史采玉顿时捂唇轻笑:“卫帅这话妾倒不信,以往每次打仗,卫帅几乎都赢。而这次碰上了熟人,卫帅就……拿着天王军一万的兄弟却作人情……

    来弘图后宫妇人的宵小之举,她还从来没放在心上。不过是几句恶意诽谤,于她来说根本不能伤筋动骨,她也就懒得折腾了。

    但今次史采玉的话针对性太明显了,尤其今日来弘图不似往日维护她,卫初阳便心中一哂,面上却越发恭敬了:“当面讨要一万人马,就算是萧衍送还给天王一万人马,可是天王敢收吗?”

    来弘图一想,还真是这么个事儿啊。

    这一万人马被萧衍带走数年,就算是还回来也不是当初那些军士了。保不齐萧衍还有别的打算,比如让这一万人深入军营,会不会泄露已方的布防?

    来弘图还真没把握。

    卫初阳冷睨史采玉一眼,淡淡评价:“史姑娘不懂这些事情,还是少说两句,别影响了天王的判断。”知道自己蠢就别跑出来卖蠢了,你让围观群众我情何以堪?

    她的内心,便做如是。

    来弘图不再提史采玉吹的小风,打发她往后院去了,还特意夸奖了一番卫初阳,但对着她这么一张冰冷的,毫无男女趣致的脸,来弘图简直能够想象得出二人婚后的情形。

    恐怕夫妻对座,谈的也是公事居多。

    至于私底下的嗜好,来弘图觉得他还是寻找自己的宠妾解决比较靠谱。

    不管来弘图内心如何描绘未来,摆在眼前的难题便是三家齐聚长安城外,如何有效的压制住另外两家,便成了他目前最大的难题。

    章回之与萧衍皆做此想。

    三家僵峙,倒让长安城里的大周帝心惊肉跳,日日派了人往城楼上去瞧反贼动静,就算有个风吹草动,也觉得是敌人要攻城了。

    鲁王没想到,做个皇帝忒烦。

    从睁开眼睛开始,就有无数桩大大小小的事情等着他去裁决,又有不少争论希望他主持公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未反之时,他只以为坐上了宝座就是万事大吉,人生的大圆满,此后就是执掌天下,万人之上。

    鲁王觉得,他还是太天真了。

    可恨当初他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宫里的太妃到宫外的世子,祖孙俩以及他留在长安的所有人员齐心协力,才有了富,何,温三府孩子进宫一趟回来就暴毙,此后三家被毒杀在府邸的蠢事。

    原本不过是为了离间武贤与朝臣以及在外领兵的武将的君臣关系,哪知道最后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将这个烂摊子抢了过来,生生弄成了个烫手山芋。

    自从进了大明宫,他就没睡安稳过一天。

    鲁王深深的后悔了。

    城里守军四万,却是分布在整个长安城的城楼之上的,就连禁军都被调去守城,却也不足以应付城下这几十万人。

    而长安城内,人心惶惶,从权爵官员到寻常百姓,大家都在纷纷议论,城下的这些反贼何时会攻城。

    正因为还未开始行动,倒好似悬在头顶的一把刀,只因未曾落下来才更显可怕。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