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7.去看热闹去【19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庄主哥哥之命,迎各位客人入庄。”

    他说罢,目光落在安阳煜一行人身上,面上笑容更浓,上前去,抱拳行礼,对安阳煜说道:

    “这位便是云雪门上官门主吧。”

    原来,安阳煜对外,已经恢复了父姓,称上官煜。

    话音落,马车里立刻传来了清脆的童声:

    “错了错了,门主是我娘,爹是副门主。”

    “好儿子啊!”

    又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来,颇为得意。众人的表情皆楞于脸上,喝茶的,茶被梗在喉中,说话的,话只吐了一半。何样的女子,这样蔑视夫道?

    安阳煜却已经面不改色地抱了拳,沉声说道:

    “请欧阳公子带路。”

    “各位贵客请。”

    欧阳元甄毕竟也是久居江湖的人物,面上迅速了镇定,转身引着大家往山路上走去。

    飞剑山庄建于岭南山上,一路上只见风景壮美,流水潺潺。

    庄主欧阳元修有三兄弟,元宗为老二,这欧阳元甄是老三,老大欧阳元明并不习武,便在庄中管理一些家事。

    欧阳元修成名一战,是在幽梦谷,大战幽梦谷主蝴蝶儿,蝴蝶儿是江湖中有名的女妖精,专吸取青年男子精气,然后以其骨髓入药,武功霸道毒辣,丝毫不逊于当年的聆音宫主。从早晨打到深夜,欧阳元修终于

    将其擒下,交于了官府,从此名震江湖。

    他要迎娶的,是现任武林盟主苏治彦的爱女苏婉仪。江湖之中,人人都在称颂这段感觉,是珠联壁合,天作之美。

    这回请来的宾客,也都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而安阳煜一行人,除了偶尔应应欧阳元甄的话,从不和其他人搭话,在外人看来,不免有些傲气,又见不惯他们弄了这么辆招摇的马车,财大气粗的模样,初见的好奇心便渐被不服和不满代替,所以大家都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行了三个时辰,飞剑山庄便隐隐在云雾中露出那高高的红墙来。

    这才是真正的如入仙境,脚下青葱,头上青碧,白云似乎就在指尖。云雪裳也下了马车,牵着儿子,慢慢行走于青草之中。

    众人只闻其声,这时才看清她的模样。云发高盘,一枚青玉镶宝石的钗插在发间,流苏坠下,随着她的动作,轻柔摆动。白色的裙裾层层叠叠,七彩绦带系于腰间,挽了蝴蝶结,又坠了七彩的琉璃铃铛佩,每走一步,都有清脆如乐的声音响起。

    若说此是仙山,她便是仙女,她所牵的粉砌的小人儿,便是仙童。

    不过,此仙童似乎并不满意被人盯着看,回过头,不满地扫了一眼盯着他娘看的人,大声说道:

    “你们不许看我娘,我娘是我爹的。”

    “好儿子啊!”

    安阳煜负手走在二人之后,听闻此言,不由得感叹起来。

    众人皆吐血晕倒……

    山庄之门已开,不过,还是一一验证了众人的请柬,才放各人进去。当安阳煜把那封打满补丁的请柬递上时,欧阳元甄的脸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安阳煜瞟了一眼众人都崭新的请柬,再看了看欧阳元甄手里自己的那封,不由得握拳挡了唇,想编排一句小儿戏闹之类的谎言之时,只听得里面有人大呼起来:

    “二庄主,出事了,二庄主!”

    “放肆,何事这样惊慌?”

    欧阳元甄低声斥责道。

    “禀二庄主,后院,后院……”

    仆人结结巴巴地说着,脸色青白难看到了极点。欧阳元甄脸色一沉,立刻转身对安阳煜一抱拳,急匆匆地说道:

    “上官门主里面请,在下先去处理一下家事。”

    “请。”

    安阳煜回了个礼,目送着他急步离开。

    周围有人忍不住议论起来:

    “出什么事了?不知欧阳元修有否前去迎亲?”

    “按规矩是要去迎亲,可是据说他并未前去呢!”

    有人又接过话来,各式的猜测都有。

    “各位客人,这边请。”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上前来,朗声说着,打断了大家的议论。

    几个仆人收好了请柬,开始过来引着大家往庄内走去。飞剑山庄有六进院子,每一进的院中,都塑了一柄飞剑,造型奇特,远远看去,真像一把剑飞于空中。

    “上官门主,夫人,四位长老,几位住在这里。”

    仆人引着安阳煜几人到了一个悬有“飞鸿踏雪”牌匾的小院前。安阳煜四向看了看,左边是“飞文染翰”,右边是“飞阁流丹”,分别住的是苍山派和合欢派来的使者,苍山派的是一个大胡子健硕的高个儿,合欢派来的是一个一等一的妖娆大美人,见安阳煜看她,她立刻妩媚一笑。

    “娘,你看爹,又看美人。”

    小狐狸仰起头,毫不客气地开始挑拔离间。

    安阳煜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小狐狸的后脑勺,对那位合欢美人点头示意,然后领着众人进了院子。

    晚餐是送进各人院子吃的,夜晚安安静静。

    最后一缕光被夜幕收走之后,安阳煜和云雪裳的身影出现在后山的小道之上。手牵手,慢慢走着。

    不知不觉,在一起六年多了。

    别的夫妻会不会像他们一样,经历这样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山顶的夜,温度还是要低很多,风吹来,云雪裳连打了几个喷嚏。

    “冷吗?回去吧。”

    安阳煜解下了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云雪裳掏出绢帕撸了鼻子,觉得脏了,便将帕子往地上一丢。安阳煜曲指,弹了一枚小小的火弹在上面,小小的火苗儿帘起,帕子便燃了起来。

    “我们真浪费。”

    云雪裳仰头看着他,笑起来。

    安阳煜只是宠溺一笑,把她揽进了怀里。就是喜欢看她开心地笑,只要她笑着,他便觉得得到了世间最好的一切。

    “哪里的山都一样,也没啥好瞧的,回吧。”

    又走了一段路,云雪裳打了个哈欠,不过是吃多了,出来散散步,免得积食。侧脸往飞剑山庄看去,月影摇摇中,六柄飞剑穿影而立,六进院子就像六只耄耋的巨兽,懒懒地趴在地上,每一盏屋里,都亮着灯,院中悬满了大红的灯笼。

    明天,就是新妇进门的日子了。

    “其实哈,安狐狸,我们那时拜堂应该不算。”

    云雪裳突然幽幽开口了,安阳煜心里一凛,这些年来,她时不时来个秋后算帐,折腾得他是惨不堪言,一心悔着当初不应该去那样戏弄欺负她,如今翻了天,她彻底掌控了主动地位,还有那臭小子,明里是帮他,可是暗地里不知道给他娘出了多少馊主意。

    “那个,肚子怎么有些不舒服,想是山里的水喝不习惯,我们快回去吧。”

    他立刻加快了脚步,企图岔开话题。

    云雪裳快活地笑了起来,瞧他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她今天真的一点也没有想欺负他的意思,只是有些惋惜当时的岁月,没有过得更好一些。

    扑过去,手脚并用爬上了他的背,让他背着自己往山庄里面走。

    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融成一团,紧贴着安阳煜的脚,一点一点往前晃去。

    第二日。

    卯时就听到山半腰里隐约有锣鼓声传来。众人起了床,梳洗一新。云雪裳今日特地穿了件暗色的衣裙,也未施脂粉,只攒银钗,今儿主角是新娘子,可不能抢了风头。

    安阳煜和小狐狸可不客气,一人一身白锦衣,腰间佩着美玉,发间戴着金镶玉的宝冠,袖口和领口都绣了金色祥云……金色不能用?呸,让南金王来抓他们吧!安阳煜和小狐狸站在铜镜前面,满意地点点头,一前一后往外面走去。

    臭美!

    云雪裳好笑地低骂了一句,跟在了父子的后面。敦料,外面风雷闪电四大和尚,也穿得像是自己要去相亲一般,现在,倒弄得云雪裳一个人像女仆人了……

    几人一出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便落在了他们身上。而安阳煜等人也突然发现了一件事,这婚礼的现场,喜庆虽喜庆,可是那佣人看着大家的眼神却像是在防贼,个个腰间的都捆得*的,似乎是藏着暗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出事了?

    出事了!

    安阳煜心里迅速下了结论,这些人应该都是飞剑山庄里的护院,而非真正的仆人。看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复杂的目光看过安阳煜一行人之后,便又各自寒喧去了。

    吉时即近,山门打开,众人走出院外,看向了那由远及近的一行人。一匹枣红俊马引头,大红喜袍,英朗不凡的人正是欧阳元修。

    他确实是迎亲去了!阳光照在他俊朗的脸上,年轻有为,又娶得美娇娘,脸上不免有些骄傲神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