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二章:化龙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师傅态度坚决,周长青只能应允,便下去写告示去了。[燃^文^书库][]=乐=文=小说w.lxs520.com

    这时,云扬拿出此前在太素门王子登府邸中临摹的那卷图册,呈到婆婆身前,道:

    “云扬对这幅图卷上所示的地方不明,还请婆婆指点。”

    穆婆婆接过图卷,看完后,道:

    “这上面的地方我也未见过,不过,它与古籍中描述的那个地方有些相似,或许它便是青冥。”

    青冥者,乃穹霄也,但云扬知道这里的青冥肯定不是穹霄,而是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他从来没听说过,便问婆婆道:

    “那是什么地方。”

    穆婆婆道:

    “禁忌之地。”

    原来,那青冥与天葬山脉,仙家境地同列,乃最神秘,最诡异,最古老的地方,亦为十死无生之地,独立于北原极地的尽头,其大而无所至极,平日里不可见,亦无人可将它寻出。

    听完,云扬不由一阵怅然,少顷便平复下去,向穆婆婆印证这数个月以来所学到的本事。

    再说东坊街之主周长青下去后便写好了告示,便让弟子高邈将其贴在了坊市外。

    一时,响应者无数,千千万万坊市,竟有九成与元家,诛天教断绝交际来往,拒向两教提供原料,与矿石。

    众人这么做,自然是因为穆婆婆在东坊街的声威极高,她既然出言了,谁能不遵从。

    未过多久,元家,诛天教都收到了消息,大怒,道:

    “他东坊街算什么,竟敢与我教作对。”

    当然,这只是气话了,若单单只是东坊街,自然无法与两个无上道统抗衡。

    但东坊街乃有穆婉清坐镇,在这个人面前,谁敢放肆。

    遂遣门人带着珍宝去北原与那里的势力交谈,希望可以达成长期协议。

    未久,遣出去的人归来,俱说北原势力开出的条件。

    听后,怒不可遏,大骂好久方止。

    原来,那北原的势力也得到东坊街与两教断交的消息,知道两教如今被东坊街掐断原料和矿石供给,如今两教求到他们这来了,怎能不趁此机会狮子大开口。

    再说两教如何能接受北原那些势力开出的条件,遂一面遣人再去与北原的势力交谈,一面派人去东坊街求见穆婉清,欲重修两教与东坊街的关系。

    两教的人到了东坊街,未能见到穆婉清,只见到其坐下第五弟子,相谈数旬,谈不拢托,甩袖而去。

    回报给教中,俱怒,只能等北原那边的消息了,一日后,遣去北原的人归来,道:事已谈妥。

    两教怒火方熄,遂拿出珍宝,材料,利器,宝丹,遣人去北原换矿石与原料。

    再说云扬回到东坊街后,每日向婆婆学习旁门绝学,至第九日,穆婆婆对其道:

    “你的领悟能力是我教过的弟子中最强的,想必我这些日所交给你的绝学,你都已经领悟透彻,你如今所欠的便是一个实践的机会,你五师兄将要去蛮荒山岭主事开矿,你便也随他一起去吧。”

    云扬遂辞了穆婆婆,与长青赌坊中找到五师兄,一起去蛮荒山岭去了。

    蛮荒山岭,乃东洲与南岭的交界,因这里俱是险地,俱是崇山峻岭而得名。

    云扬随五师兄来到蛮荒山岭后,便对五师兄告辞,自己朝深处去了。

    直到远离东洲大教的矿区汇集处,渺无人踪的清暇之地才停下来。

    伫立在密林中,一遍又一遍地挥展着一身所学。

    云扬深知自己所修习的道与法都十分斑杂,此前大多时间里都在悟道,悟法,然而真正练习这些经法的时间却并没有多少。

    如此,也导致云扬根本无法展现出这些至强经法的伟力,否则,上次与封驭道同境一战也不会那么艰难。

    自身所修习的湮灭仙经,镇仙曲,太初奥义,时空奥义,哪一样不位列道与法的究极地位。

    反观那封驭道,他所施展的法术中,哪有一种能与之相比,然而,当初也仅仅是以微弱的优势胜过此人。

    便是因为自己尚没有将这些经法练到真正融会贯通,没能掌握它们的精髓。

    云扬在此地修炼了七日,随后便继续向深处去了。

    他素闻蛮荒山岭深处有着无穷险境与大凶之地,欲进那些地方一闯。

    说来蛮荒山岭是东洲与南岭的交界,其实蛮荒山岭十分辽阔,方圆跨幅六百万里。

    如此来看,云扬如今所在的地方其实只是蛮荒山岭的边际罢了。

    边缘之地,算不得凶险,至于那深处,就完全不同了,那里的凶险,无法揣测,说是步步杀机,也不为过了。

    而那蛮荒山岭的中心,则是没多少人能够了解了,因为能够进入其中还活着出来的人本就不多。

    沿路前行,的确遇到不少突发的危机,但这边缘地带的险况,以云扬的实力还能够应对。

    直到第五日,走进一片密林时,眼中的场景忽然变化,前方哪还有之前的密林,而此刻自己却是站在一片沼泽上。

    且那沼泽中传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云扬向下方拉去,云扬惊觉,御空而上,方才摆脱了那片沼泽的力量。

    随后,云扬开启造化灵眼朝那沼泽下看去,当洞彻那片沼泽的面目后,不由觉得后背发凉。

    原来,那片沼泽乃秽物淤积之地,恶毒无比,任何东西被其侵蚀,必将全身腐朽,化作烂泥。

    云扬朝前飞去,欲离开这个地方,然而,过了好久竟不见边际。

    云扬以造化灵眼看去,却见这个地方的景象重重叠叠,但没有一条通往外面的路。

    云扬推演了一番,毫无结果,遂施展《奇门术》,对这个地方进行改天换地。

    一时,山河倒转,旁路俱分,从中延伸出一条通向远方的路,云扬御空飞去,未久,果然走出。

    忽而,一阵击掌声自前方传来。

    看去,遂见一群年轻男女走来。

    观其样貌,与寻常人尽不相同,或魁梧入如山,或小巧玲珑,不着衣裳,而裹兽皮。

    见云扬看来,那走在前方的男子拱了拱手,朗声道:

    “在下乌摩,不知兄台是。”

    云扬便通了姓名。

    乌摩道:

    “此前听到这边有动静,便领着他们过来了,我们其实刚来。”

    这样说,自是为了解释之前云扬被困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并非是他们设的局。

    云扬当然也清楚,之前他所遇到的乃是天然的险地。

    “看来兄台也是来这蛮荒山脉深处历练的,不如与我们同行如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