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4|124.当年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谢满月一愣,病了的是皇上,宫中并没有传来消息说太后娘娘有恙,怎么忽然说不行了,“谁传的话?”

    夏堇低声道,“是永福宫里的人。”

    皇后宫中派出来的消息总不会有假,再者,太后娘娘不行了这种话怎么能胡诌,谢满月当下换了衣服入宫,来不及小憩,吩咐何妈照顾好两个孩子,带着谷雨匆匆上了马车。

    意外的不止是谢满月而已,还有随即被召入宫的赵王妃他们,临着元宵灯会的日子,大街小巷中挂满了漂亮的红灯笼,和宫中那凝重的气氛完全是两样。

    谢满月入宫之后就被等候的人带到了延寿宫,她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谢满月站到了赵王妃身侧,两个人对看了眼,皆是疑惑,谁都不曾听闻太后娘娘不好了,这消息来的也太突然。

    低声中似乎还有人啜泣,大伙儿脸色都不是很好,皇后娘娘坐在那儿显着倦容,皇上旧病犯了,加上风寒症,年纪大的人最忌讳接连二三的病,容易垮了身子。

    “瞒的可真够牢的。”后头秦王妃小声嘀咕了一句,她旁边的人轻拉了她一下,这声音熄下去后,那边内屋的门终于开了,走出来太后娘娘身边时常伺候的老嬷嬷。

    众人抬头看去,内屋瞧不分明,皇后起身走了过去,老嬷嬷低声说了几句,皇后娘娘神情有异,只是一闪而过,随即转头朝着屋子里的人看了一眼,跟着老嬷嬷走进了内屋。

    门很快阖上,皇后一进去外面就没这么安静了,赵王妃转头看谢满月,压低了声音,“遇哥儿他们可好了?”

    谢满月点点头,“好了,烧退了。”

    “也不知是什么年岁什么日子,都混一块儿乱了。”赵王妃叹了一口气,“老娘娘这边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谢满月不语,如今眼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事,众人心里头提着,这么多人被召见入宫,也不知是要召见还是只留着侍疾。

    ......

    好半响过去内屋才有动静,皇后出来了,眼眶红红的,大家看着心头一惊,谁都没有说话,太子妃起身把皇后扶了过来,门阖上后又是好半响,等的人心里都快是一团乱了门又再度开了,召见了淑妃和贤妃进去。

    过程太漫长,谢满月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眼看着外头已经天黑,她连着几日没休息,坐在那儿头点着也快要睡着。

    屋子里点了灯,安静中有宫女入内送了些吃的,终于有味道盖过了檀香,像是冲淡掉了那一股压抑,别说不想吃,其实很多人都饿了。

    谢满月困顿大于饥饿,随着人一个一个被叫进去,有些事也渐渐明朗,这像极了是在交代后事。

    天全黑时,屋外一阵动静,太子来了,众人起身,太子直接走进了屋内,留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出来后太子妃带着孩子进去了片刻。

    谁也不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叫这么多人进去,屋子里太安静了,谢满月努力张了张眼,恍惚间听见有人叫她,猛地抬头,内屋门口老嬷嬷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谢满月即刻清醒了,起身到了内屋门口,老嬷嬷给她开了门,谢满月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了内屋。

    ——————————————————————

    屋子里点着太后娘娘最喜欢的熏香,夹杂着淡淡的药味,里面侍奉着两个宫女,其中一个带着她绕过了屏风,偌大的床榻上,太后是靠在一个老嬷嬷的怀里,半阖着眼睛,听到有脚步,缓缓睁开眼看她。

    饶是病容,那一双眼眸还是清澈的很,谢满月恭敬的跪在了床榻边上,“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她许久,“听说小九和两个孩子都病了。”

    “多谢太后娘娘关心,如今已经好了。”谢满月微抬了抬头,撞入了太后苍白的脸色里,半月前才入宫,当时太后娘娘的气色还很不错,忽然就...

    又是沉默了一阵,耳畔传来了太后娘娘的轻语,“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方昭仪的事。”

    谢满月一愣,没能反应过来太后娘娘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当初不是警告她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查的不能查,怎么如今又。

    太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哀家不让你查,你暗地里也没断过。”

    谢满月跪着的膝盖松了松,对她而言这是重要的事,她可以糊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的活着,可她不愿意丈夫身后永远背负这件事。

    “先祖皇帝年轻的时候曾盛宠过一个妃子,宠爱到了险些把整个大周搭进去的程度,那妃子生了两个儿子一女,恃宠而骄,嚣张跋扈,外出的排场比皇后还要大,她的两个儿子刚出生就封了王,先祖皇帝还为她修了行宫,甚至在皇陵里给了她同寝安葬的权利,她要什么就给什么,这样的宠爱程度无人能及。”

    先祖皇帝都是上百年前的事了,别说谢满月,就算是谢老夫人那一辈都不可能知道。

    谢满月安静的听着,太后眯了眯眼,也是在回想,“后来,皇后所生的几个孩子,一双儿女被害,宫中和那妃子所出的孩子差不多年纪的,死的死,伤的伤,她只手遮天,最后看上的,不是先祖皇帝身旁的后位,而是皇位。”

    这么久远的事都是记载在宗卷里的,当年是闹的沸沸扬扬,如今却是无人提及,一个女人,被宠的无法无天,最后哪里会只惦记皇后的位置,她要的是自己的儿子当皇帝。

    “其实这些是能被阻止的,但先祖皇帝宠爱,她所出的几个孩子迟迟没有搬出宫,也没有前去封地,直到太子大婚一年后,太子妃被害,一尸两命惨死,当时的先祖皇帝这才有些意识。”

    ......

    故事有些长,太后娘娘断断续续的讲了很久,谢满月听到的最后结果是宫中许多的皇子都死在了这个宠妃的手下,先祖皇帝一再袒护,最后太子也被害死了,宠妃的儿子将来登上皇位,那是显而易见的事。

    “你可是何为妖妃,搅乱后宫,为祸朝堂,先祖皇帝的身子垮了之后,三天昏迷两天醒的,那半年,整个皇宫都是乌烟瘴气,直到镇守在外的七王爷回来,带兵强攻入宫,把这个妖妃斩杀于刀下。”太后娘娘长叹了一口气,谢满月听的愣愣的,后宫之人所剩无几又是什么概念。

    “最后七王爷在冷宫中找到了年仅三岁的皇幼子,那是幸存下来唯一的孩子,七王爷拥立他为新皇,他就是皇上的曾祖父。”

    更多的形容太后无力和谢满月形容,当年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先祖皇帝独宠的后果,险些把这大周都给葬送了,要不是还有个打入冷宫偷生出来的孩子,这大周早就改朝换代了。

    “祖训在上,凡是登基为皇的,再有出现此等异状,不能成帝君,废其皇位。”太后忽然太高了音量神情严肃的和谢满月说了这一句话,谢满月心中一瘆,只觉得从脚底蔓延上了一股寒意,瞬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你是否还要问哀家,为什么当年方昭仪会下毒害岚妃。”太后说罢,转头看着谢满月,那眼眸更是清澄了几分。

    谢满月双手冰凉,抓住了衣袖,“岚妃她,未必是那样的人啊。”

    “当年那宠妃,在初初受宠之时也是温柔可人,体贴善良。”太后轻点着几句话,“如若不然,为帝皇者,难不成都是瞎的,如此好哄骗?”

    所以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皇家血淋淋的祖训就是后世登基为皇的子孙后代,再有出现这样罔顾独宠的情况出现,这皇帝也没的当了,直接废帝,因为骨子里是这样的秉性,杀了这个宠妃,难保不会宠第二个,第三个,就如昏庸就是昏庸,把他扔书堆里难道他就不昏庸了?

    可到了当今皇上这儿,太后怎么可能眼见着自己儿子被废,她看着岚妃,眼睛里另外一幅画面就能看到百年前的情形,尤其是当十皇子出生时,皇上那似笑言的一段话,十儿最像朕,今后也一定能像朕一样。

    当时太子殿下才八岁而已,这个年纪,将来发生什么事都是说不定的。

    “你真以为岚妃扶持方昭仪,生下九皇子是好心,不过是要看似能分宠的,然你以为,方昭仪就真的是从心底里把岚妃当好姐妹,不过是攀着往上走的高枝罢了。”

    谢满月心里头堵着一口酸,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她抬头看太后,“便是如此,她就更不会有意要害岚妃。”

    “那是哀家的主意。”太后没有避让她的眼神,从容的说了这么几个字。

    谢满月一愣,忽然太后猛咳了起来,身后的老嬷嬷忙给她舒背,又有人端水过来,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歇下来。

    谢满月看着她的精神逐渐湮灭下去,不知道该说什么。

    “瑾瑜早晚都是那个在瑾昊前面挡枪挡刀的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糕点里的毒是哀家让人下的,方昭仪也是哀家逼死的。”一句话细若游丝的从太后口中说出来,谢满月心头一凉,看着她疲倦的样子,不知为何,她也跟着头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