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5|125.王妃猝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离宫时天色微暗,似是要下雨,马车上敏姐儿睡着了,一旁乔衍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妹妹,谢满月看笑了,“睡一会儿。”

    乔衍彦捱到了谢满月的怀里,嘟囔道,“我再看一会儿。”

    说着还要再多看几眼,没过多久乔衍彦就在谢满月怀里睡着了,谷雨拉起帘子朝着外面看了眼,“下雨了。”

    这时看出去,青石板的路上已经撒了一片的湿漉,淅淅沥沥的小雨打落下来,空气里泛着一股泥味的清新。

    平稳前行的马车路过巷子口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谷雨推开门询问,车夫和李江跳下马车查看,车尾那儿不知何时多了个起伏的坑,还是浅泥填着,路过时看不分明,车轮刚好卡在那儿。

    谷雨下马车帮着一块儿推,敏姐儿醒了,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看到娘亲后又朝着谢满月这儿靠,兄妹俩一起挨在谢满月的怀里。

    就在李江他们把马车推上来时,巷子内突然闯出了七八个黑衣人,马受了惊吓发出一声尖啸,谢满月抱牢孩子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李江当即拔刀冲到了马车旁,“什么人!”

    为首的两个黑衣人互看了一眼后其中三个朝着李江冲过来,其余的一面看着还有一个车夫,一面逼近马车。

    打斗声在傍晚的时辰里显得很突兀,即便是这儿不是闹事,附近也有人瞧见,黑衣人直接放弃了和李江纠缠,朝着马车冲过来,车夫和其中一个打斗在了一块儿,另外一个黑衣人快速的拉到了马车的缰绳。

    也就是一刹那,谢满月在车内整个身子朝后倾倒,怀里的两个孩子都醒了,紧接着马车就朝着前面奔去,谷雨被撞倒在地晕了过去。

    见目的达到,黑衣人不再恋战,扔下了受了伤的李江和车夫,朝着马车奔去,半响的功夫这些人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界中。

    车夫只是受了轻伤,他跑过来搀扶伤的不轻的李江,李江示意他把谷雨抬过来,“别管我们,你即刻去通知王爷。”

    ......

    颠簸的马车跑的很快,谢满月知道出事了,一路过去从平坦的路到颠簸中间都没有停留,这意味着不是从城门离开,如果是要杀人也不必这么麻烦的把马车带走了,谢满月心里飞快的闪过这些念头,瞧瞧拉开帘子看了眼,两侧有马车跟着,已经出城了。

    两个孩子都醒了,马车跑的太颠簸,两个孩子坐的都不舒服,敏姐儿迷迷糊糊喊着娘,乔衍彦也想站起来掀开帘子看,谢满月把他拉了回来抱在怀里,低声哄道,“等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说话,知不知道。”

    看娘亲神情凝重,乔衍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还小心翼翼的拉住了妹妹的手,敏姐儿懵懵懂懂的,觉得马车坐着太难受了,要谢满月抱着她,搂着她的脖子含糊,“爹爹。”

    “爹爹很快回来找我们。”谢满月摸了摸她的头,朝着窗户那儿看了一眼,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他们。

    马车不知道跑了多久,谢满月听到外面的雨声有点大,此时天已经黑了,还下着雨,外面除了车轮和马蹄声之外没有别的动静。

    等到那一声呵斥马停下来的叫声,谢满月的心跟着提了提,抱紧两个孩子在怀里,警惕的看着门口。

    马车门拉开的和缓,似乎是外面也在商量事情,那几个黑衣人也没有强行要拉谢满月下来,而是打开门后在外看着她,“定王妃请。”

    是山坡。

    谢满月第一眼看出去就是远望的山林,雨势小了些,她抱着孩子到了门边,看等着的黑衣人,客气道,“马车后箱子里有伞,孩子年幼,淋不得雨,还请帮忙打一下伞。”

    其中一个从马车后面拿出了两把伞,谢满月自己抱着敏姐儿先下马车,继而拉着儿子,没有松开他的手,帮着他跳下马车。

    这时看的更清楚了,远远的那边是高高耸立的石柱,夜色里的雕纹是看不清晰了,但是谢满月知道这是哪里,这儿是兆京城外东坡里的皇陵。

    这一片都是皇陵,谢满月所在的位置是皇陵正中以南,山坡过去一小片平地,再往前就是山林,下坡的整片树林,如今瞧不大清晰。

    谢满月跟着黑衣人,青石板铺起来的路,看起来像是建了没几年,入夜风冷,谢满月牵紧了儿子,朝着那儿的小陵墓走去。

    小陵墓没有刻碑,不知为何,上面干干净净的像是未安葬的陵墓,可墓碑旁供奉过的痕迹又显示这儿已经下葬,乔洐彦看见这样的情形有些怕,身子靠近谢满月挨着,又谨记着娘亲的吩咐不能说话,小脸蛋紧凝着。

    黑衣人把人带到之后站在一旁就不说话了,谢满月打伞看着,雨势伴随着冷风忽大忽小,半响,小陵墓后面出现了几抹身影,看到来人是谁,谢满月神情一紧。

    身后丫鬟打着伞,严悠芳看到谢满月时神情还有些恍然,又定定的看了她怀里的敏姐儿好一会儿,说话又轻又柔,“陪着陪着就忘了,让你们久等了。”

    “你让人带我们来此处做什么。”谢满月看严悠芳就像是看一个疯子,她那神态,根本不像是在注意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请你们来做客啊。”严悠芳笑了,“九嫂,外头多冷,下来坐会儿。”

    谢满月心里头一阵怪异,那几个黑衣人听了晋王妃的话之后朝着谢满月走过来,她若不动他们就押她过去。

    ——————————————————

    顺着小台阶往下,小陵墓下又是另一番光景,到底是费了大工程而造,墓室还分了三边,台阶下去是前厅,再过去才是正室,两侧还有耳房,就是依照着一个小别院的格局而造,走入正室,正中间就是晋王世子的棺木。

    地上放满了孩子喜欢玩的东西,木马,玩偶,木雕的剑,还有一人高的秋千,靠着墙那一侧有床,棺木旁边还放着另外一个开了棺的棺木,而严悠芳的脸色越发的透着古怪。

    她走到棺木旁,伸手轻轻摸了摸冰冷的棺木,眼神柔和宠溺,“墩儿,娘亲也有好些日子没来看你了,再过几个时辰就是你的周年,这一年你在这儿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

    严悠芳说完了之后转身看谢满月,”九嫂,你不过来看看么,说起来你也有很久没有看到墩儿了,他就比敏姐儿大了一个多月,如今,应该有这么高了。”严悠芳做了个手势,比敏姐儿高了一点点。

    谢满月瞧出了她的不对劲,为免触怒她,谢满月只笑了笑,”如此晚了,也该休息了。”

    ”九嫂说的对。”严悠芳的神情又定在了敏姐儿身上,眼神诡怪极了,”那敏姐儿也该睡了,不如就留在这儿休息,陪着你衍璟哥哥可好。”

    谢满月神情一凛,严悠芳全然没有在意谢满月的反应,哄孩子似的看着敏姐儿,”敏姐儿,你可愿意留在这儿陪着衍璟哥哥,这儿什么都有,玩的吃的,还能睡的舒服,你给你衍璟哥哥作伴,好不好。”

    敏姐儿害怕的抱住谢满月的脖子,扭头不看严悠芳,严悠芳温柔的神情开始崩裂,她直直的看着谢满月,”你为什么不愿意,你留下来和衍璟作伴。”

    严悠芳的行为直接把敏姐儿吓哭了,谢满月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抬头看严悠芳,”很晚了,这时辰还没回去,王爷该出来寻人了。”

    ”你放心,定王爷找不到这儿,九嫂你也不必紧张,我们衍璟一定能和敏姐儿好好相处,你看这儿,什么都有,两个孩子在这里一点都不会无聊,你若是想她了,还能经常过来看看。”严悠芳指了指空着的棺木,声音轻了很多,”我都准备好了,这次绝不会让孩子一个人寂寞。”

    谢满月就算是理智再多此时也没法控制住了,晋王妃简直就是疯子。

    谢满月直接转身朝着台阶那儿走去,黑衣人当即拦住了她不再让她往上走半步,身后传来严悠芳的声音,”九嫂,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不肯让敏姐儿留下来,我儿在这里一个人可怜的呆着一年了,他还这么小,你怎么忍心呢。”

    ”那你就忍心害别人。”谢满月抱紧敏姐儿转头看她,”你这么做可想过后果。”

    严悠芳对她的话置若枉然,爱怜的看向棺木,”后果就是我的孩子从今以后不会在寂寞了,他从出生开始就过的这么辛苦,死后怎么能继续孤寂,你的孩子,克死了我的孩子,如今让她作陪又悠何妨。”

    ”我看是你自己克死了他。”谢满月冷冷开口。

    严悠芳阴冷着神情,”你说什么。”

    ”明知怀有身孕不宜大动静,三月还未到你就要入宫,多人伺候着那你好好呆着便是,别人走到哪儿你便也要去哪儿,将要临盆还入宫,赏花那日,难道你真的是舒坦?”谢满月不动声色把儿子护在身旁,”明知孩子身子赢弱,你还几番抱着他入宫,大雪天你竟都不担心孩子生病,然生了病还怀疑别人心思不轨,到底是谁害了他?”

    ”你胡说!”严悠芳一瞬激动,”你胡说,我怎么会害我的孩子,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他好好活下去,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你如此轻易得来的两个孩子,根本不会懂我的辛苦!”

    “你若不是害他,明知他身子不好,为何还要难为入宫。”谢满月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