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5|125.王妃猝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满月提醒她,“你不记得他为何生病,若不是接连几次入宫,孩子年幼经不得受寒。”

    谢满月话音未落就被严悠芳打断了,“你胡说!”

    “你细想一下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说,自欺欺人。”

    严悠芳腥红了双眼看着谢满月,半响她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想借故来拖延时间,九嫂,别做梦了。来人啊,把小郡主抱过来。”

    黑衣人靠近谢满月要抢她怀里的敏姐儿,谢满月闪了身子怒斥,“你疯了!”

    严悠芳见黑衣人对谢满月客客气气周旋良久都还没有把人抱过来,抬高了音量下令,“把小郡主带过来。”

    谢满月手里还牵着乔衍彦,就算是她再好的身手也敌不过几个黑衣人,为首的把敏姐儿从她怀里抢过去,谢满月紧跟而上,“把孩子还给我。”

    严悠芳快一步从黑衣人手中接过了敏姐儿,敏姐儿挣扎着不肯让她抱,吓的大哭。

    “悠芳,你把孩子放下。”谢满月大喊,“你这么做墩儿泉下有知也不会安稳的。”

    “他会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严悠芳低下头去哄敏姐儿,“哭什么,乖,和哥哥永远呆在一块儿不好么,这样你以后也不会寂寞了,你娘再也不必担心你今后会生病,也不必担心你长不大,孩子,活在这世上这么辛苦,你们两个就一起作伴可好。”

    “哥哥,哥哥,娘。”敏姐儿哭的声嘶力竭,严悠芳笑着,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对,哥哥,你很快就能看到哥哥了。”

    严悠芳说着把敏姐儿放在了空棺材内,谢满月急疯了,抬脚狠踹了一下身前阻拦的人,从他手下飞快越过后冲到了棺材边上,伸手把敏姐儿从里面抱了出来。

    敏姐儿哭的上期不接下气,搂着谢满月的脖子大哭喊着娘,乔衍彦恶狠狠瞪着那几个黑衣人,“坏人,走开!”

    “还愣着做什么,快把人抱过来。”严悠方气的浑身发抖,一群废物,“准备封棺。”

    谢满月飞快看了一眼小棺木,不等黑衣人过来抓她抬脚直接跨进了棺木中,只能容纳两个孩子的棺木怎么容纳的下谢满月,她这一站,别说封棺,就算是要合在一起都不可能。

    严悠芳却好似是没有看到这一切,等封棺抬过来之后只瞥了谢满月一眼,“九嫂要陪着孩子也可以,有衍儿陪着九哥也不会寂寞了,这样也好。”

    “我若死了,王爷定会搅的这皇陵不安稳,你的儿子生前被你这个当娘的折腾,死后还是逃不开。”谢满月身后的黑衣人要压着她跪下,谢满月抱紧了敏姐儿,乔衍彦站在棺材外那黑衣人倒是没有伤害他。

    “这是晋王爷的儿子,他敢,这里是皇陵。”

    谢满月见她动作慢了一步,神情一闪,“怎么不敢,你别忘了王爷是带兵的人,晋王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要区他性命又有何难,到时候别说这陵墓,就是你这晋王府也留不下去。”

    “笑话,你的这番话等你做到了再说吧,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就连你也封在里面,还不快动手!”

    强行要谢满月跪下也盖不了棺,严悠芳准备的就是小棺木,当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敏姐儿依附自己儿子,所以不能做的大,如今谢满月站在里面,黑衣人总不能折断了她的身子塞进去,除非她死了,否则这棺木绝不可能合上。

    “一群废物。”严悠芳直接从黑衣人手中抢过了刀要亲自了解谢满月,她笑的癫狂,“我杀了你!”

    谢满月一手抱着敏姐儿侧身,后头棺木太狭窄,她只能蹲了身子避过,看严悠芳已是完全听不进去的神态,在躲过她再一记后跨出了棺木朝着台阶那儿冲去。

    台阶口守着两个黑衣人,严悠芳紧追过来,那神态,像是料定了她走不了,目光直直的看着谢满月怀里的敏姐儿,双手握着刀,微微发颤。

    “阎王殿下面,你造了多少孽,你儿子就要替你受多少罪。”谢满月瞥见了她握着刀子的力道,脑海转的飞快,这时辰即便是料想不到她们在皇陵也该找过来了,李江绝不会放着马车就这么离开,只要再拖上一会儿。

    “你胡说八道!”严悠芳恨恨的瞪着她,“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我的话都不听了,把小郡主抱过来。”

    谢满月紧紧的抱着敏姐儿,哼笑,“难不成这一年来,你就没在梦中梦到过墩哥儿过的不好,要孩子替你去承受自己造的孽,你这当娘的,哪里算得上疼他。”

    谢满月哪里知道晋王妃有没有梦到过晋王世子,只不过看到晋王妃脸上那一瞬闪过的苦楚就知道自己押对了,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后面是半脚高的台阶,“你不在人世间替他多积些功德,偏要往他身上添罪孽。”

    严悠芳的手不住的颤抖,她不止一次梦到儿子哭的眼睛冒血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只是想到这一岔,她看谢满月的眼神愈加阴狠,“你说再多今日也不可能活着出去。”

    再和她说后果已然没有用,谢满月心知儿子暂时不会有危险,抱紧着敏姐儿再往后退了一步,猫着身子从两个黑衣人中间朝着台阶上冲去。

    黑衣人没有料想到定王妃的身手这么好,急忙追了上去,严悠芳紧跟,等外头的人把谢满月拦住,她阴沉着脸举刀朝着谢满月走过去。

    ......

    子时将过,天空中还飘着小雨,周遭寒冷,风吹吹停停,山林里的深夜时不时的有奇怪的声音,谢满月怕孩子着凉,伸手挡了挡迎风吹过来的雨丝,面前严悠芳越靠越近,直到谢满月站在了陵墓的墓碑前。

    当时是因为太后殡天的缘故,小小年纪的晋王世子病逝,一是怕冲撞了太后娘娘,二是孩子实在是年纪小,刻的重了怕冲煞孩子,所以这墓碑一直空到了现在尚未镌刻。

    严悠芳怨恨定王妃,也怨恨定王爷,这一份怨恨,从很早以前赐婚时就开始了,她是捡了谢侯府嫡小姐不要的,她也被赐婚,可她却没得选,只能欣然接受,开心备亲,做她的晋王妃,被皇上爱屋及乌也看好了几分。

    可凭什么,谢满月的一切都比她来得好,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被认祖归宗,骨子里还不是村妇的样子,凭什么抗旨不尊还能活着,凭什么她能安安逸逸的做王妃。

    所有的这些她都可以不去想,人各有命,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她所有的希望,凭什么她生下了一双儿女而自己的儿子却已经在这地方冷冰冰的躺了一年。

    所以要陪葬。

    “既然不愿意留在下面,在墩儿的碑前也可以。”严悠芳一道直接劈过来,劈的是谢满月肩膀的位置,谢满月避无可避,眼看着就要受伤,远处一支箭飞驰而来,只听见铁器碰撞的清脆响声,箭击在了刀柄上,严悠芳的手一斜,刀子偏离直接崴在了墓碑上,刻下了很深的一道印记,而那箭,在墓碑的左上角直接射下了石头一角,伴随着溅开来的碎石,落在了墓碑后的挡壁上。

    一看墓碑被撞掉了一个缺口,严悠芳甚至是来不及去想自己的手是否有被震荡疼,把这些全部迁怒在了谢满月的身上,呵令他们把谢满月拿捏主要去抢她怀里的孩子,那一处飞来两支箭直接把严悠芳和谢满月阻隔开来,也仅仅是差了那么一点距离而已,严悠芳就要中箭。

    严悠芳也是受了惊吓,直接瘫在了那儿,谢满月转头看向那边,匆匆赶过来为首的就是乔瑾瑜,后面还有车轮轱辘声,侍卫推着晋王爷跟在后面。

    乔瑾瑜得知禀报后即刻就派人找了,李江跟了一段路后跟丢了,大概的知道方向,在前往皇陵途中遇到了晋王府的人。

    起先是不知道陵墓里发生了什么,贸然闯入了不知是什么后果,乔瑾瑜打算要让人从陵墓后头打穿了到后室时,谢满月抱着孩子逃了出来,再来的,就是那一支箭的警告。

    ————————————————————

    看到乔瑾瑜来了,谢满月撑在那儿的心终于了放了下来,第一反应就是找儿子,严悠芳靠在墓碑那儿好一会儿,乔瑾昊走近她都没有很大的反应。

    谢满月把儿子抱在怀里后转头去看,正好瞥见了晋王爷漠视的神情,他看着晋王妃,眼神太过于冷淡,甚至于还有些厌恶。

    乔瑾瑜把她揽在怀里,轻轻擦了擦她脸上的雨水,“没事了。”

    谢满月都不知道该恨还是同情,晋王妃就这么靠在那儿,雨水打湿了头发都没人上前替她打伞,而晋王爷就在她旁边。

    谢满月不能理解她病态的要把自己的孩子封棺起来给晋王世子陪葬,却知道晋王世子的死对晋王妃的打击有多大,真是可悲又可恨。

    “十弟会处理好的。”乔瑾瑜把衍彦抱起来,小家伙经历这么一回还知道反过来安慰谢满月,抬手轻轻摸了摸谢满月的脸,谢满月点了点头不再看墓碑那儿,转身跟着乔瑾瑜走向马车。

    她不知道丈夫和晋王爷之前商量的结果是什么,在她上马车前,她听到了背后晋王妃撕心裂肺的哭声。

    那哭声好似要把这山野都给震碎,拥堵了一年的情绪,晋王妃直接哭晕了过去。

    ......

    第二天,谢满月却听到了晋王妃猝死的消息。

    玉京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