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8|番外二:云卷云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向南不是云岩镇的人,云岩镇上的人也不知道他打哪里来,只是在九月一个大雨过后的清晨,看到他拉着小毛驴,后面拖着一个小板车进了云岩镇。

    小板车上坐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姑娘,生的是粉雕玉琢,比人家官家小姐生的还要好看。

    看起来也不像是家世很好,有人瞧见他们去了官府,没过几天云岩镇上就在传,有人买下了镇外西口村山上的一块地。

    而余下的日子里,人们常能看到那个外乡人到镇子里来添置家具找人运送上山,此时人们才知道,买下山上那块地的人就是半个月前进镇子的父女俩。

    而此时的山上,辟出来的上下坡平地里已经种满了大大小小的桃树,苏向南特地选了这片地方,原来就有不少桃树,花了几十两银子买下来,每年再交点地赋就行了。

    “爹爹,什么时候可以吃桃子。”小木屋里走出来小姑娘,穿着粉粉嫩嫩的小花裙,小跑着到了苏向南身旁,苏向南一把抱起她,轻勾了勾她的鼻子,笑道,“原来的这些,养个两年差不多了,新种下的得三年。”

    “好久啊。”苏合香鼓着小脸,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眼睛张的大大的,有些犹豫,“爹爹,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娘亲了。”

    苏向南微微一怔,抬手轻轻摸了摸女儿的脸,“你喜不喜欢这儿。”

    苏合香用力的点点头,“喜欢。”

    “这是你娘的心愿。”苏向南看一片儿还未长成的桃树林,“你娘还在世的时候就希望能带着你,住在这样一片林子里,每年酿点酒。”

    年幼的苏合香还懵懵懂懂的,知道的并不多,她知道爹爹是个酿酒师傅,娘品酒很厉害,半年前娘亲病逝,爹爹就带着娘亲的骨灰和自己一路云游,最后来到了这里,说要在这儿建一片桃花林。

    苏向南带着女儿把妻子的骨灰埋在了屋后的桃花林里,没有立碑,按着妻子的愿望,要和这桃花林融在一起。

    第二年的时候云岩镇上有几家酒楼的掌柜知道了苏向南的身份,他是个酿酒师傅,偶尔下山来会卖给他们几坛酒,数量不多,客人喝过了都赞不绝口,渐渐地积累了一些小名气。

    而苏向南鲜少带着女儿下山,他教她读书写字,教她琴棋书画,这个酿酒师傅甚至还会教女儿针线活。

    ......

    初见云殊是在苏合香五岁生日的那一年,阳春三月,山上的旧桃树第二年开花,在爹爹的身旁,苏合香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小乞丐一样的男孩子。

    苏合香记住的不是他破破烂烂的衣服,而是他一双清澈澄眸,带着一些警惕和好奇,又显了几分拘谨。

    苏向南是在送酒时看到了这个孩子,当时他正在酒楼旁的巷子里被两个年长一些的乞丐训斥,浑身脏兮兮的靠在那儿,神情执著的很。

    他从酒楼里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兴趣就是有了眼缘,苏向南看他小心翼翼把找来的馒头藏到怀里时心中就生出了要带他回去的念头,于是他花了三十两银子从那个乞丐贩头头处把他买了下来。

    苏向南还打听了他的身份,只知道他是跟随逃难而来的人,到云岩镇的时候就已经是孤身一人,被那乞丐救下,跟着行乞,话也不多,讨的钱倒是比别人多,因为生的一副好皮囊,也因此常常受那些年长乞丐的欺负。

    苏向南告诉女儿,这是他新收的小徒弟。

    ......

    “合香,带他去洗洗。”苏向南因为买了个徒弟回来耽搁了时间,这会儿得赶紧给女儿去烧面蒸米糕,招手让女儿照顾他,转身就进了屋子。

    苏合香走上前仰头看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哥哥,咧嘴给了他一抹璀璨的笑,伸手去牵他的手,声音软软柔柔的,“你跟我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脏兮兮黑漆漆的,和她白皙的小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当他要挣脱,她那好听的声音又传过来了,“不知道爹爹有没有给你准备衣服,我先带你去洗洗。”

    脑海里最近的记忆都是混乱不堪,一张一张凶狠的脸,还有流浪那些日子苦难和亲人逝去的悲伤,如今眼前的人更像是美妙平宁梦境般的存在,亲和的令他舍不得松手,想要更亲近一些,才觉得更真实一些。

    他不由自主的跟上了她的脚步,由她牵着,走到了主屋旁的小屋门口,这儿放着几个大水缸,里面是清早苏向南抬来的水,苏合香冲着屋子里喊,“爹爹,水准备好了没。”

    屋内传来苏向南的声音,“好了,就在屋里。”

    苏合香冲着他甜甜一笑,“来,先洗澡。”

    ————————————————

    七岁大的孩子要在五岁大的孩子面前脱衣服,他害羞的很,苏合香却主动的过来帮他把外套给脱了,捡来的衣服穿了已经好几个月,袖子都没了半个,看起来狼狈又滑稽,苏合香转身去替他找洗澡的胰子时他已经自己脱了衣服,跳进小木桶里了,脏兮兮的脸颊泛着不易见的红。

    “咦,你这么快呢。”苏合香看他已经浸到水里了,撩起袖子踮起脚要帮他擦洗,他赶紧从她手里拿过了布巾和胰子,声音低低的,“我自己来。”

    苏合香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云殊。”

    “真好听,我叫合香,我去给你准备衣服。”

    看着那一抹小俏影出去,云殊羞的连耳根子都红了,远远的听到外屋那儿时不时传来的说话声,云殊又把身子往水里沉了几分,直到水蔓过鼻子难以呼吸时他才确定,这真的不是梦。

    ......

    苏合香抱着衣服进来,云殊湿漉漉着头发不敢看她,她笑着把内衬的衣服摆在木桶旁的凳子上,“是爹爹的衣服,改动了一下暂时穿着,等明日下山帮你买几身回来。”

    木桶相较于苏合香来说高了一点,她垫脚拿起另外的布巾抬手往他脸上擦了擦,擦到一半愣了愣,云殊以为她是觉得自己太脏了,下一刻,苏合香转头向门口喊了声,“爹爹。”

    苏向南身上裹着一件衣服满是面粉跑了进来,“怎么了。”

    “爹爹你捡到宝了。”苏合香笑眯眯的看着他,此时洗干净的云殊,清秀的小脸看起来比苏合香还要漂亮。

    没了脏兮兮的尘土,遮不住他的脸红,苏向南看着也乐了,“对,捡到宝了。”

    苏合香转头看云殊,见他红透着脸,伸手在水里晃了一下,有些疑惑,“不热啊。”

    “我...我自己来。”云殊背过身去,苏合香还疑惑呢,苏向南过来抱起她,乐呵呵的出去了。

    ————————————————————

    午饭很丰富,桃花林下摆了矮桌子,苏向南端着蒸熟的米糕出来,苏合香高兴的直拍手。

    用煮熟的桃花汁浸润过的米泛着粉色,米糕的香气勾的云殊垂涎不已,他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这样安稳的吃到一顿饭,还没回神,眼前就已经摆了一块苏合香给他盛的米糕。

    抬起头,苏向南又端了长寿面出来,还有一瓮煲好的鸡汤,最后是一小坛酒摆在桌子上,掀开上面的荷花叶,冲着云殊示意,“小子,要不要来一杯。”

    自己酿的米酒,喝起来醇厚,后劲也不大,云殊面前的碗里倒了半碗,底下还飘着一些米,各种各样的香气,他恍惚着又觉得有些不真实。

    “今后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亲人。”苏向南拿起碗和他碰了一下,云殊愣愣的端起来喝了一口,耳畔是苏合香轻灵的笑声,抬眼还有簌簌落下的桃花,此景美不胜收。

    ......

    三天后苏向南就让云殊跟着自己学习酿酒,这一年的桃花虽然好看,但还达不到酿造桃花酒的标准,云殊除了和合香一起念书习字外,还要跟着苏向南下山采买东西,如此一晃便是三年,云殊十岁了。

    把最后一坛桃花酒放到酒窖里,云殊从地窖走上来,门口这儿,合香满是笑靥的看着他,抵上了帕子给他擦汗,撒娇求他,“云殊哥哥,你带我出去走走嘛。”

    “半个月前不是带你下山过,师傅说了,这些日子你要好好呆在这里。”云殊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合香撅嘴看他,神情里都是不乐意。

    “不山下,就出去看看好不好。”合香抽着气看他,小手揪着他的衣角,云殊再也拒绝不出口,无奈的看着她,“就一会儿?”

    合香笑颜顿开,“就一会儿!”

    看着她欢快的走上山坡回屋子,云殊还在后头小心的跟着护着,时不时劝,“慢点儿。”

    来到这儿半年后师傅才告诉他,小师妹的身体并不如看起来的好,因为师娘身子不好的缘故,小师妹娘胎里带来的病一直看不好,容易生病,不能劳累。

    所以师傅都不让小师妹下山去,而是把大多的东西都教给了他。

    早熟的云殊明白师傅的用意,他也心甘情愿照顾小师妹一辈子,只要是能看的到她,他的世界里都如三月尽放的桃花一样,明媚不可方物。

    ......

    合香换了衣服出来,苏向南要等到傍晚才回来,她缠着云殊带她出去走走。

    四月天的山上春光明媚,鸟叫声清脆,还有淡淡的青草芬芳四溢着,合香穿着一身翠色的裹裙,外面罩着明黄色的对襟袄,走的急了,小脸红彤彤着笑地十分开心。

    “云殊哥哥,你说,山下的人现在都在做什么呢。”合香坐在石块上,手托腮看着远处隐隐约约可见的村落屋子,眼神憧憬,“她们应该时常能进镇子去看看,我也想吃糖人。”

    云殊在她身边坐下,笑着替她拨去头发上沾到的叶子,“还想吃什么。”

    “糖葫芦!”合香眼眸一亮,不一会儿又淡了下去,嘴角微翘着,“上次爹爹给我带的葱饼也很好吃。”

    “还有呢。”云殊温柔的看着她,合香歪着头想了想,伸出手一个一个默数起来想吃的东西,说到后面,嘴馋着肚子饿。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要回去看看,爹和娘以前住的地方。”合香看向远处,远远的是山脉,是平地,就是看不到他们来时的路。

    云殊顺着她的视线,“以前的家在哪里。”

    合香摇摇头,“我不记得了,不过要是到了那儿,我一定能想起来。”

    云殊看她期许的神情,双手一捏,暗暗发誓,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带着她回去找。

    傍晚,苏向南回来之前云殊就带着合香回去了,站在过道的山洞前,合香抬头看藤草蔓延的石壁,抬手指了指,“云殊哥哥,这儿凿几个字,你说好不好。”

    “凿什么字。”

    合香想了想,清澈的眼眸转着,心中霍然有了主意,转头看云殊,“叫桃花庵如何。”

    她那明亮的眼眸撞入自己的眼底,云殊不由的跟着她笑了起来,“好,就叫桃花庵。”

    合香默念了几遍,“那我去写字,让爹爹来凿。”

    ......

    回了屋后合香就开始研墨,站在桌子边提笔写了好几回,看着都不甚满意,瞧云殊进来了,眼眸一动,“云殊哥哥你来写,我替你研墨。”

    说着把身侧的位置让给他,拿起墨棒在砚台上磨了起来。

    习字三年,云殊的笔力比合香遒劲多了,还添着一抹傲气,犹如他的为人,合香在旁看着惊叹,“爹爹说你悟性极高,果然是真的,我学的比你久都还不及你五分。”

    “你的琴棋书画我也不及你五分。”云殊笑着放下笔,合香宝贝似的把宣纸挪到一侧放着,走到窗台边上站定,看着窗外落了一半桃花的树林,扭头看他,柳叶眉宇弯弯,笑靥如斯。

    云殊心念一动,“师妹别动,我替你作幅画。”

    而这一画,便是数年。

    ————————————————————

    合香十二岁的那个冬天,桃花庵里发生了好几件事,地窖里漏了雪,陈年的桃花酒被埋了一半,还有爹爹的忽然病逝。

    一场风寒引起,病了半月后苏向南就撒手人寰了,快的令人措手不及,怎么都没有想到素日里病都不生一场的人会这样离开人世。

    这一年雪还是依旧的大,到了十二月中已经没法下山去了,所有白事要用的东西都是云殊一人上下山带回来的,而桃花庵中,漫山遍野看着尽是白茫茫一片,桃花林里雪厚厚的缀在枝头,无风的天里,天寒地冻。

    苏向南的心愿是将来能够和妻子葬在一起,焚化后将他放入坛子中和妻子的一起埋在桃花树下,十二月二十三这天,大雪纷飞,合香坐在屋檐下,抱着双膝,眼眶红红的看着不远处搭建起来的木台子,中间放着的是苏向南,四周柴火堆放。

    云殊回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心里满是心疼,举着火把的手一颤,最后视线落在了师傅身上,低垂下手,点燃了倒在树枝上的火油。

    簌簌的雪无法浇熄着大火,只是落下融化在了火光中,合香低下头去不看,直到脚边传来踩雪的声音,一双宽大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终于克制不住悲伤,合香扑在了他的怀里嘤嘤的哭着,云殊怕她着凉,小心的抱着她回了屋子,替她换下湿漉漉的鞋,拿着绞干的热毛巾给她擦眼泪,许诺,“别伤心,往后我会替师傅好好照顾你。”

    合香抬头看他,通红着眼眶哽咽,“那你会像爹爹一样离开我吗?”

    云殊心疼的抱着她,“不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

    这一年,云殊十四岁,已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早早的清楚了自己要什么,将来要承担的是什么,也谨记着师傅交代过的话,照顾保护好师妹。

    融雪之后他们把苏向南的骨灰埋在了屋后的桃树下,那儿曾埋着合香娘亲的骨灰,合香有些怔怔的看着土被填上,最终还是捧起泥土洒在了云殊填好的地方,声音轻轻的,“爹爹是不是觉得养大了我就能安心的去见娘亲了。”

    “师傅肯定是舍不得你的。”云殊拉着她回来,打了水,悉心的帮她洗手,洗干净了捧过泥沙的手,“他在这世上最担心的人也是你。”

    “我记事的时候就觉得爹爹和娘亲是这世上最恩爱的夫妻,但是娘亲去世之后,爹爹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合香嗫嗫着,“其实,好几次我看到爹爹喝醉后叫娘亲名字的样子,他是不想让我看到他想念娘亲的模样,如果没有我,也许当年爹爹就会跟着娘亲去了。”

    “你是师傅和师娘留在这世上最好的礼物。”云殊低头看她,合香抬起头看他,张开双手忽然环抱住了他。

    云殊的身子一僵,心头涌起万般情愫。

    耳畔传来她轻轻的声音,如一抹清隽的丝,缓缓勾入了他的心中,“云殊,我就只剩下你了,你千万不要离开我。”

    回答她的是越来越紧的拥抱,他怎么会离开她呢,余下的日子他只想为她而活着啊。

    ————————————————————

    两个人要为苏向南守孝,可两个人不能都留在山上,总要有人时常下山采买,每年还要酿造桃花酒带下山去卖。

    第二年入秋时,云殊在云岩镇上的丰收节中认识了祁玥。

    这个身手也不错的小姑娘帮他打跑了前来惹事的混混,一把软剑使的得心应手,就连她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都比寻常人家带出来的厉害。

    初始他还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是祁大将军的独女,只知道她酒量不错,还帮了自己保住了今年带出来卖的桃花酒。

    而合香见到她时,则是在云殊回来后的没多久,那个偷偷跟着云殊回来,躲在桃花树后的小妹妹。

    人的缘分就是如此,那一年祁玥十二岁,刚刚跟着祁将军从毫安回来没多久,在将军府里待不习惯,又不爱应酬那些事,三天两头在兆京城附近的镇子跑,机缘巧合之下就遇到了云殊。

    而祁玥见到合香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可人的姐姐,比她见过的女子都要漂亮,比宫中的妃子气质都要好,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祁玥都只能是愣愣的盯着她看了,怎么都挪不开眼去,而每每这时,她的表情总能逗乐他们。

    祁玥找到了一个喜欢的地方,时常往桃花庵跑,而对合香和云殊来说,祁玥是这么多年来他们深接触的第一个人,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欢乐。

    每次过来祁玥都会带很多外面的东西,合香喜欢什么她就给她找什么,祁玥没有兄弟姐妹,早就把他们当做了哥哥姐姐,祁老爹有好的赏赐她也往这儿送,兆京城中布庄出了什么新布料她也往这儿送,而合香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妹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