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8|番外二:云卷云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祁玥时常会讲毫安的事给他们听,外面有什么新鲜事,得知合香自小身子骨不好,还带了不少珍贵的药过来,自己新学了剑法都不忘记打给他们看,那段日子,是合香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

    ......

    认识祁玥的第二年,深秋的一天,祁玥匆匆上山,两个丫鬟还抬着一个偌大的箱子。

    合香好笑的看着她,给她们倒了水,面前一口漆黑的大箱子,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这是打算装多少酒回去呢。”

    “你看!”

    祁玥掀开箱子,里面满满一箱子放着的都是红绸布,合香看愣了,“这是要做什么。”

    祁玥蹦蹦跳跳到了她身旁,凑进她的耳朵轻轻说了几句,合香脸红了,“他真的这么说?”

    “那还有假。”祁玥把一段段的红绸都拿出来,用来挂帐子的,扎花球的,做嫁衣的,“我跑了好几家呢,都买齐了,我问过奶娘了,可以先把嫁衣做了,等明年开春孝期一过就可以开始准备,到时候啊我再帮你们添置。”

    合香红着脸看她指挥两个丫鬟把东西抬进屋子,拉住了祁玥,“阿玥,这事儿不急。”

    “喏,我就是媒婆啦,到时候我替你们合婚书。”祁玥挤了挤眼,闹的合香脸颊通红,嗔了她一眼还想说什么,门口那儿一道黑影,云殊回来了。

    祁玥轻呼了声带着丫鬟跑了出去,还不忘记要酒,“不用你们帮忙,我自己去酒窖里拿了酒回去。”

    合香无奈的看着云殊,“这丫头,莽莽撞撞的。”

    云殊走了过来,看摆在那儿都没阖上盖的箱子,“这是阿玥带来的?”

    不问还好,一问合香又有些羞意,“嗯,阿玥她胡闹。”

    “是我让她帮忙买回来的,怎么会是胡闹。”云殊见她低头不好意思,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语气轻轻的,带着暖意,“女子家的这些我并不懂,阿玥在外走动的多,她总能挑准你的喜好,我本不想让你劳累,但你说过今后的嫁衣一定是要亲手缝制,权衡之下还是及早买回来,省的你到时赶着累。”

    合香缩了缩手,声音细若蚊吟“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要娶你,很多年前就已经这么想了。”云殊的话坦诚的让她羞涩,羞涩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云殊顺势把她抱在怀里,清楚她的脾气,“师傅吩咐我好好照顾你,若是将来你有喜欢的人了就要让你安安心心出嫁,我想了想,再没有把你留在我身边更能照顾好你的办法了。”

    合香不出声。

    云殊低头瞥见她颤动的睫毛,笑了,“明年开春就把屋子修缮一下,再多建一件屋子出来,等师傅的孝期过了,就让阿玥替我来提亲,你说好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呢,嫁给他不也是她的心愿。

    ————————————————————

    这个冬天很热闹,祁玥陆陆续续的送了很多东西上山,开春融雪后云殊就在屋子旁又修了一间屋子出来,苏向南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了这个徒弟,云殊也不负所望,能给他的女儿带来安稳的生活。

    三月时合香出了孝期,祁玥就按着奶娘说的,准备了提亲的礼,还特地选定了日子到了桃花庵,美名要替云殊提亲。

    合过了八字后就定下了日子,婚书送到了桃花庵,金秋九月,祁玥还让祁老爹帮忙,早早把这婚事又送去了官府那儿登记。

    一个自己还没嫁过人的小丫头,做起这些事儿来倒是有模有样,祁玥问遍了祁将军府上下,把这事儿办的妥妥当当,到了九月,他们成亲了。

    他们比任何夫妻都要来的熟悉,也从未有过争吵,相处的恩爱亲密,每次祁玥来了看到都会嚷着不能再看了。

    这应该是要开开心心幸福快乐在一起的日子,两年后的二月,因为一次下山,从此打破了桃花庵的平宁。

    云殊在云岩镇上遇见了出游的云珠公主。

    ......

    善良的云殊和合香不会想到这是一场灾祸的开始,他们当时也没想到事情的最后会那样,所以并没有和祁玥提起。

    而一次一次云殊的冷淡的拒绝,终于激怒了这个受尽万千宠爱,要什么有什么的大公主,心甘情愿得不到的,那就用抢的,只要是能留在她身边的又有何妨。

    不能预想的歹毒计谋。

    和虎寨的土匪联合,用洗劫村子做掩盖,最终洗劫了桃花庵,重伤了云殊,企图借此带走他。

    云殊在被捅伤之际亲眼看着合香被三个土匪拖进了屋子内,他无能为力流着鲜血都想要往前爬着去阻止,头被土匪重重的敲了几下,昏迷之际他耳朵里都是妻子的声音,他没有保护好她,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这一切比千刀万剐了他还要难受。

    而屋子内的合香几近绝望,她心系着屋子外重伤已经昏死过去的丈夫,当她听到屋外土匪说人死了的时候,不再挣扎,神情死寂一般。

    只是没等三个土匪继续做什么,外头忽然有了嘈杂的声音,官兵来了。

    三个土匪商量过后其中一个当机立断带着她从窗户边上逃走,直接上了山,本来三个土匪商量好的由其中一个带走她后再集合,但这个土匪为了独享合香,带着她上山之后躲进了一个山洞中,这一躲就是三天。

    也许是高度紧张,洞外时不时远近有官兵搜索的声音传来,这个土匪并没对她做什么,而她被绑的死死的,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连自尽都不能。

    三天后外面没了搜索,土匪带着她往山里走,合香并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感觉越来越深的山,第二天的时候,这个土匪终于忍不住对她动了手。

    当簪子插入到那土匪脖子的时候,合香的眼前是那土匪难以置信的眼神,被他死死扼住脖子的手也松了,合香用力把簪子一拔出,温热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土匪捂住喷血的位置并没有多挣扎几下,他瞪大着眼睛看着合香,最后压在了她的身上,再不会动弹。

    合香用力的推开了他,颤抖着手把被扯开的外套穿起来,几度都抓不稳带子。

    转头看躺在那儿死不瞑目的土匪,合香都忘了哭,爬了三回才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跌跌撞撞的朝着水源的方向走去。

    她杀了人了,脸上还有血迹,衣襟上沾着刚刚土匪脖子上流下的血,哆嗦着双手把脸上的血迹清洗干净,看着清澈水面下的自己,合香轻轻的理了头发,把那簪子洗干净,重新戴了回去。

    起身后她朝着山顶的方向走去,到了山顶她跌坐在了石块边上,往左是小径,往右是悬崖。

    她呆呆的看着远山,这些天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噩梦。

    阳光有些刺眼,合香抬手遮住光线,终于回了神,可眼神早就是死寂,再往前就是悬崖,爹和娘死了,如今云殊也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家团聚。

    实在是走不动了,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合香抓住一旁,努力的撑起身子时,忽然腹下一阵抽疼,加上饥渴交迫,眼前一黑再也没了意识。

    ——————————————————————

    合香被迁移进山的人所救,醒来时已经在这个寨子里,救她的是一个老妇人。

    因为官府的清查,许多寨子都往山里迁移,合香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大木山内,而寨子里的赤脚大夫告诉她,她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合香躲在屋子里大哭了一场,第二天时,她决定活下来,把孩子生下。

    因为悲伤过去的缘由,合香怀孩子十分的辛苦,救了她的妇人倒是照顾的她贴心,可每每遇到妇人的儿子,接触到他的眼神,合香总有些惧怕,她把一支簪子给了妇人作为报酬,不愿意过多的劳烦与他们。

    那么多年呆在桃花庵里,合香本性善良,也不识人性的险恶。

    十月怀胎有惊无险生下孩子之后,她却遭遇到了进山后的第一次险恶,那妇人为了断她的念头,想让她安心嫁给自己儿子,竟起了心思,要把她刚出生的女儿溺死。

    此时她生下孩子不过三日,合香在邻居一个小姑娘的帮助下连夜逃出了寨子,她还不敢停留,她要不断的走,以防他们追出来。

    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天将要黎明,合香背靠在树上看着怀里的孩子,她出奇的乖巧,生的像自己多一些,那眼眸却像极了云殊,虽然她身子不好,这孩子却十分的健康。

    “你爹爹若是还在世,看到你他一定会很开心,他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合香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颊,怀里的孩子睁大着眼眸看她,就是这样的眼神,合香便是再累,都有坚持下去的动力,她都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她和云殊的孩子,他们之间在这世上唯一的牵绊。

    “要是阿玥知道了你,肯定要高兴的跳起来了。”合香笑了,随即这笑意又暗淡了下去,“娘没有用,没办法回到桃花庵。”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年爹要带着她和娘亲的骨灰离开那个地方,那个爹和娘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

    是因为爹爹他根本没有办法面对满是娘亲记忆的家,到哪里都是和娘亲有关的事物。

    ......

    她就这样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辗转,收留的她的看中她的样貌,而她离开的缘由也是因为别人的逼迫和威胁,她也不觉得日子有多苦,云殊的死是她这辈子遇见最坏的事情,所以之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比那件事更坏。

    她的身子骨越来越差,云灵四岁那年,她本想从第三个寨子离开,半途被追过来的人抓住,他不是想把自己抓回寨子里去,反而是起了心思,想要带着她去别的寨子,拉扯之中,合香被人所救。

    那是她落脚的最后一个寨子,比她之前呆过的还要小一些,救她的人叫铁山,带着她们母女来到了这寨子里,并未像之前那些人一样,而是帮她找了大夫,又和寨主申请后替她建了简单的屋舍,让她在这个寨子里安家落户了下来。

    女儿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懂事,陈年旧疾下来,她的身子骨大不如前,每月的汤药都不少。

    铁山待她们母女很好,他的心意她也很清楚,但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接受另外一个人做自己的丈夫,她和铁山做了个约定,等云灵长大了就送她离开大木山,她就跟着铁山。

    而实际上,她是想要在女儿离开之后便可以安心的去陪云殊。

    ————————————————————

    日子仿佛也就这样过去了,直到那个报着阿玥名字的人出现,生的一双眼眸和记忆中的阿玥一样古灵精怪,她告诉自己,阿玥在当年桃花庵遭洗劫后没多久就意外遇难而亡,而云殊还活着。

    一重悲伤一重惊喜压下来,合香看着眼前自称是祁玥好朋友的定王妃,心中隐隐切切着觉得亲近,最后把她带回了家。

    时隔七八年离开大木山,是合香从未想过的,她更没有想过云殊还活着,也不会料到他所经历的那些。

    当定王妃问及这些事的时候,她回想过去,似乎是记得云殊有提起过这么一个人,“相公提起过几回关于大公主的事,不过也就见了几次面,也没发生什么事,相公与我都不甚在意。”

    看着定王妃神情里的悔恨和懊恼,合香有些疑惑,“这件事,和大公主有什么关系。”

    “若是我那时早点知道就不会发生那些事了。”定王妃轻轻的嗫了一句,再抬头看她的时候,慢慢的把这些年来她查到的是告诉了她。

    和定王妃相处的越久,合香就越觉得熟悉,这个出生和阿玥一样尊贵的女子对她和云殊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和阿玥一样喜欢亲近自己,眼神,动作,那么的相似。

    合香甚至觉得,眼前叫满月的定王妃也许就是阿玥。

    ......

    时隔九年再见到云殊,是在皇宫中,见到云殊进来的第一眼她的眼泪就难以遏制的淌了下来,她不是计较他失忆了,也不是在计较他做了驸马,她是在高兴他还活着,还活的好好的。

    当云殊转过头看她时,记忆里就有什么破茧而出,炸开了一般奋勇而至,脑海中日日夜夜在梦中呼唤过自己名字的人儿终于有了清晰的模样,就是眼前的人。

    尽管还没想起所有的事,他却因为她哭泣而心痛,因为她消瘦而难过,因为她望着自己欣慰又想念的神情而觉得喜悦,再多的药都没有办法扼住这些对她的想念,只要是见到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慢慢记起。

    他们在桃花庵里的生活,他见到她的第一面,相拥而依偎的画面,还有他重伤后眼睁睁看着她被拉进屋子的那一幕。

    大殿之上,仿佛只有他们而已。

    云殊并不是不善言辞的人,只是他所有的温柔和体贴都给了合香,对于大公主,即便是失忆了都无法施予温柔,这么多年过去,大公主甚至都没有在他的屋子里留宿过。

    与大公主而言,这一场仗打的没有半点胜的可能性。

    最终在定王爷和定王妃的帮助下,他们得以团聚,离开了兆京。

    出了城门口在小河畔和定王爷他们道别,合香看了定王妃好几眼,最后轻轻的抱着她,“不管你是谁,你和阿玥一样喜欢桃花酒,等我们安定之后若是酿了酒,一定托人给你送来。”

    怀里的人轻轻颤了颤,合香松开了她,“谢谢你。”

    由云殊扶着上了马车,云灵还掀开帘子往外看,时不时回头看爹和娘,脸上的笑意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她也有爹爹,她的爹爹还活着,他们一家团聚了,从此以后娘再也不会夜里一个人偷偷的哭,娘的身子也会慢慢好起来。

    合香依偎在他怀里,这是见面后第一次能如此简单的拥抱,他们等了九年,依旧是熟悉。

    “那定王妃,和阿玥好像。”合香轻声开口。

    云殊也有和她一样的疑惑,总觉得定王妃让他熟悉,第一次在桃树林里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而后一次一次的见面都让他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有人会无条件的这么帮人,云殊很清楚他们这么做后面临的是什么,趁着大公主晕过去没法阻拦之际直接送他们离开,之后就要面对大公主的怒意和皇家的责罚,在这世上,也许真的只有那个傻丫头才会这么帮他们。

    “那就把她当成阿玥,她也认了祁将军为干亲,也是在替阿玥尽孝。”云殊对那些天道轮回的时并没有这么执着,是便是了,不是便不是,人的缘分如此,他宁可相信那就是阿玥,就不必去想那么多的猜测。

    合香点点头,抬头看他,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没有提及这些年来的经历和过往,把这重逢当成是老天给予的恩赐,合香环抱住他,“我们要去哪儿。”

    云殊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轻叹着,“你以前不是说过,到了你爹娘当初生活过的地方你就会记起来,我们就去那儿。”

    “太久了,我怕记不得。”

    “大川南北,总能找到的,只要是有你们,在哪儿都一样。”云殊亲了亲她的头发,柔声,“倘若真的找不到,有一天走得累了,寻一处住下来,我们在屋前种上一大片的桃花林,教云灵酿酒,适当的时候,再回桃花庵把师傅和师娘的骨灰带回去。”

    “好。”合香点点头,耳畔传来女儿惊呼声,两个人相视一笑,牵紧着手。

    ————————————————————————

    一年后他们找到了当年苏向南和妻子住过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小的村落,找到的时候恰好是开春三月,漫山遍野都是桃花。

    这是位处于山谷中的一个小村落,村口的大门牌上挂着桃花村三个字,合香当时年幼,娘亲去世的时候她才两岁多,根本不记得,而当走进村子时,记忆里有些碎片隐隐开始浮现。

    苏向南和妻子的房屋在桃花村内的山坡上,多年没有人住,屋舍还保存的完好,多亏了山坡下一户人家每月上山的打扫,当年苏向南离开的时候,给了这户人家一笔银子,托他们打理屋舍。

    村子里满是桃花,会酿桃花酒的并不多,像苏向南这么好手艺的更是寥寥无几,得知合香是苏向南的女儿,村子里的人都很欢迎他们回来。

    累了两日把屋舍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云殊正在院子里修剪桃树,合香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是几个古旧的木雕人偶。

    “这是以前爹爹哄我时给我雕刻的。”合香递给他看,“都已经旧了。”

    “回家了。”云殊把她揽在怀里,抬头,院子门口云灵手里拿着一簇刚摘的桃花跑了进来。

    合香笑了,“嗯,回家了。”

    漫山遍野的桃花,犹如回到了桃花庵,又似回到了小时候,芬芳飘香,酒意弄人。(www..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