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4.1|家|发|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沂换好衣服,阿菲眼睛都直了:“太太,你这么穿……还真像个女强人啊。”

    叶沂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西装套裙,长发利索地挽起,淡妆略微有点凌厉。她皱眉:“是不是太凶了?”

    “凶点好!”阿菲连声说,“毕竟是去季氏,深入敌后,凶点不容易被欺负!”

    叶沂面无表情地盯着阿菲,直到她脸色发白:“太太,你现在真是有点吓人……”

    叶沂“扑哧”笑了出来,低头拉住阿菲的手:“放心吧,我好歹也是学商科的,又这么吓人,不会被欺负的。”

    阿菲抚着心口:“太太,这么看着您,觉得和先生越来越像了。”

    叶沂扭回头去看镜子。镜子里的人冷冷回望着她。那女人眼珠幽黑,眼神平静、冷清淡漠。

    叶沂自己都暗暗心惊。有人说,夫妻在一起生活久了,长相也会发生细微的变化,越来越像彼此。她从前觉得这是胡扯。如果真能越长越像,似乎还是季承吃亏。

    现在看来,发生变化的或许不是样貌,而是性格,甚至神态。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季承已经化为她身体的一部分,融入骨血,不可分离。

    “咚咚咚。”有人来了。

    阿菲打开门,李恒走了进来:“律师到了,太太准备好了吗?”

    “好了。”叶沂对着镜子呼了口气,“走吧。”

    “我相信太太,先生肯定也是。”李恒望着叶沂,“没记错的话,这身套装是先生亲自为太太挑的。太太穿着它,就像先生在身边,一定会所愿得偿。”

    “这是先生挑的?”阿菲瞪大眼睛,“先生还会逛街?”

    “没错,太太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李恒的视线忽然有点遥远,“当时阿菲回老家探亲,还是我陪先生和太太去的。”

    这件事,叶沂也清楚地记得。

    ***

    盛夏已至,叶沂终于要毕业了。身边的人都愈发忙碌。狂码论文,继续读书、准备出国、申请工作,大家都像陀螺似的越转越快,唯独她无所事事。

    她能做什么呢?从前,她还能顶个假名四处打工,但和季承结婚以后,全澳门没人不知道她的身份。叶家的女儿、季承的太太,有谁敢用?而季氏和叶氏的关系,又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去哪边都会被人防备。

    她想过继续读书,但澳门实在太小了,同学的眼光和口水就能把她淹死。她还想过带着妈妈出国,可季承似乎不太支持。他已经帮了自己太多,她没脸再要求什么。

    据说,她在微博上被评为“全国最好命的十大女人”。多么讽刺,多令人唏嘘。

    这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叶沂彻底解决了论文,开始翻箱倒柜准备答辩的衣服。说起来可笑,她学的商科,还顶着两个豪门的名头,居然一身套装也找不出来。

    遇到季承前,她四处打工,只能穿t恤;遇到季承后,她四处应酬,一柜子晚礼服。唯一的正装,还是刚上大学时,妈妈买给她的礼物。

    那套衣服她只穿上让妈妈看了一次,就收进了柜子。叶沂心里清楚,除非回去向父亲低头,否则这辈子,她都没机会找到一份能穿正装的工作。

    没想到,时隔四年,这压箱底的衣服竟派上了用场。反正闲着没事做,叶沂便把它换上了身,在镜子前左照右照。很一般的平价款式,还好她瘦,看着还算利落。

    “咳。”她清了清嗓子,对着镜子鞠了一躬,露出八颗牙,向身后莫须有的大屏幕做了个展示的动作。

    季承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个标准的售楼小姐姿态。叶沂的笑容僵在半空,手掌尴尬地掉了个方向,晃了晃:“嗨,你回来了。”

    季承愣了一会儿,把拳头抵在唇边,咳了一声:“几栋?我包了。”

    叶沂一下苦了脸:“像房产中介,对吧?”

    夕阳的余光温柔,洒在季承精致的眉眼上,犹如跳跃的笑意:“有活动?”

    “论文答辩。”叶沂挠挠头,抬头看了眼时钟,“厨房估计还没做饭呢,我这就去催。”

    季承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早了,她都不适应了。

    季承一把拉住了她:“我不饿。”上下打量了片刻,他摸了摸她的头顶,“一转眼你都毕业了。长大了。”

    她为什么觉得,季承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就像看着小猪仔贴膘,暗暗准备把它下锅炖了粉条。慌张间,她信口胡扯道:“是啊是啊,你看我都长个儿了,这衣服有点小了。”

    季承直接把她的手搭进自己的臂弯里:“走,去买新的。”

    “不用不用,季承,我不是那个意思……”

    “老陈,备车。”

    一路上,她都在拼命解释:“我真不是问你要衣服的意思,你看我平时也穿不上……”

    季承头也没抬:“以后总能穿上。”

    “其实那衣服不小,我刚才乱说的。”

    “小。你想穿出去,让我被人笑话?”

    “不是!我就是觉得老拿你的东西不好……不不,我不是说你缺那个钱!你千万别误会……”她越描越黑。

    “叶沂。”季承突然抬头,沉沉看了她一眼,“你不想拿我的东西?”

    “嗯。”她如实点头,“我已经拿了好多了,再拿你也太亏了。”

    季承深黑的眸子突然冷了好几度:“不许再说这种话。”说完,便转头看向窗外,再不理她。

    生气了?叶沂缩到角落里,默默思考:到底哪句话说错了呢?

    季承好像在和她赌气。这么幼稚的行为,实在不像他的风格。可是,他跟一尊大佛似的端坐在试衣间门口,沉着脸一言不发,还能因为什么?

    叶沂噤若寒蝉,只有服务员小姐笑得花枝乱颤:“太太身材真好,气质更是没话说,上身效果连我们的模特都比下去了呢。”

    一件衣服,足够妈妈大半个月的药费,还不如去抢劫。叶沂在心里默默补充。

    刚想挑个毛病把它换下,季承却起身走了过来:“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有点……”瞧着他好转的脸色,叶沂把嘴边的“贵”字咽了下去,换成,“瘦。”

    “太太,这套衣服用了最流行的立体裁剪,并不是瘦,只是非常贴身,有收拢的效果,身材看起来才特别的好,既温婉又有气势,很适合太太。”

    确实,前~凸~后~翘,季承从过来就一直盯着她看。此刻,他漆黑的眸色愈发灼灼,在射灯的映衬下,好像某种宝石,蕴着撩人的温度。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