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终篇(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洛基火化那天她没去,而是颇有锻炼精神地一级级台阶爬上宏基楼顶。

    陈衡说得不错,她放纵自己的爱欲,过分爱慕了一个人。

    站在天台的时候,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想得很周到。

    给桑桑寄了一套菜谱,够她研究几年;给紫婷买了几条新裙子,她出来可以试试;哥哥的扳指和打火机,她留给了明邗哥;自己那套房子,她送给了燕宁。

    她还去看了诸葛成,和瘫在床上的他告了别;又去见了刘宗的母亲,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最后去了郊区别墅,把姜楚乔提出的现金都给了苏阿姨。

    苏阿姨直摇头:“小哥哥之前已经留下好多钱了。我们两个老婆子,到死也花不完那么多。”

    林轻不知道说什么:“给伯母买片儿吧。”

    早上她给爸爸煎了个荷包蛋,没有哥哥给她煎的好。

    哥哥做的总是最好的。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爸爸,可是想到金静的那句话,她又觉得如果自己不在了,爸爸就能好好找个女人,天天给他煎蛋,这也不错。

    她给自己想好了借口。

    哦对了,还有王小黑。

    王小黑啊……王小黑那混蛋还欠老子一条胳膊!

    算了,欠着吧。

    碰着手里傻了吧唧的仙人掌,在纵身一跃前她又犹豫了。

    当年她把仙人掌塞进哥哥手里时,他嘴上是很嫌弃的:“啧,这东西还没根黄瓜有用。”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多少黄瓜烂掉了,仙人掌却活得好好的。

    她脱下鞋子和外套,在墙根下搭了个小帐篷,把手里的东西放进去。

    回身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个事:“哥哥,我是不是该给你带几包纸尿裤?”想了想摇头,“忘了你连肾都捐掉了。”

    想一想又是摇头:“也不知道它们还能不能用。”

    这时身后传来“哐”的一声踹门声,她的胳膊被人拉住。

    林轻一回头,莫名其妙:“于子文?”

    已经不是黄毛的黄毛瞪了她一眼:“你有毛病啊?敌人还没上高地你就要投降。”

    林轻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个毛:“你来干什么?”

    “我姐看了新闻,说你这几天肯定想不开要寻死觅活,果然。”

    林轻糊涂:“你姐?你姐不应该叫你推我一把?”

    于子文差点呸她一脸:“你以为谁都和你似的?我姐说她当年对不起你,被你整了就整了,她现在在日本混得也不比之前差,人生那么长,没啥过不去的坎儿。”

    林轻又看他一眼:“喂,黄毛,我利用你整你姐了,你不应该报复我么?”

    于子文又差点呸她一脸:“我一个男人,被你个小姑娘骗了,不好好反省自己蠢,还叽叽歪歪要报仇?我丢不丢人啊我。”

    林轻“哦”了一声,反手“咔咔”卸了他两条胳膊,指了指墙根的仙人掌:“那啥,帮我养着,能养几年算几年吧,谢了。”

    “林轻!你给我回来!别丢人,你跳了我看不起你啊!”

    于子文在身后哇啦哇啦,林轻觉得这事儿得赶快做,不知道一会儿又出什么幺蛾子。

    幺蛾子果然是无处不在的。

    捏她的人手劲儿很大,他身后张超正在给于子文接胳膊。

    林轻抬头,觉得那张长着泪痣的脸上,神情有点悲伤。

    她被逗笑了:“王小黑,你还真是无处不在……”

    然后她被打晕了。

    ----------------------------------------------------------

    林轻梦见一件很多很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她也就五六岁,家里还没那么有钱。有一次他爸带她去交易所,扔下几个硬币让她自己玩。

    玩着玩着,她就把硬币玩嘴里了,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她老爹立刻反应过来,从她背后用两手快速向上向内方向连续挤压,五六下以后,硬币“叮当”掉在地上。

    当时他老爹松一口气,隐约好像说了这么一句话:“吓死你爹了,差点因为一块钱丢了个女儿。”末了补充一句,“几块钱都不换啊!”

    林轻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王信宏坐在床边,拉着她一只手,指尖轻轻挠着她手心。

    林轻恢复点知觉,躺在床上不说话。

    她不说话,更别指望另一个会说话。安静了很久很久,他转身出去。

    王公子端着餐盘进来时,林轻刚捏碎了床头的水杯,正在用玻璃碎片抹脖子。

    她觉得割手腕这事儿成功率低不说,还娘儿们,死都死得没面子。

    十分钟后,熟悉的画面再现,她的两只手被铐在床上。

    也许是知道她不会吃饭,他直接拿了没有针头的注射器,抽一管粥,捏住她下巴,把粥直接往她喉咙里打。

    林轻就这样被囚禁了。

    所有的尖利武器都被撤走,连水杯都换成了塑胶的。

    三天内,他逼她吃饭,逼她洗澡,甚至逼她排泄。曾经碰一下别人都要擦手的王公子,每天围着一个寻死觅活的人,在呕吐物和排泄物中打转。

    到了晚上,他就松了手铐,从背后抱着她睡。只要林轻有一点动作,他会立刻醒来,开灯把她瞧上一个遍。

    连林轻都看不下去了:“王小黑,你这是在挑战自我呢?看自己能承受多恶心的事儿?”她抖了抖细细的金属链,“你到底是为什么对我这么不依不挠的?难不成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他坐在床边不说话,默默绣花。

    林轻放软声音,和他商量:“小黑,我是不是你亲妹妹我不知道,但他也算你亲弟弟。他自己一个人,器官都没了,呆在黑咕隆咚的地方,你忍心么?”

    他放下手里的小狗儿花样,转身走进浴室。

    林轻在后面喊:“行!你有种!你有种给老子擦一辈子尿!我还不信了!”

    浴室里的水声响了很久,他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有些潮,白皙的皮肤被水汽熏得泛红。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目光在四面墙上晃了个遍,才默默走过来,开始解林轻的扣子。

    林轻扭着身子去躲:“我洗过澡了!你一个大男人天天给女人洗澡,算什么事?”

    他抿了唇,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给她脱衣服,目光毫无遮拦地落在她□□的胸口。

    之前他也会给她换衣,但大多是别过脸去摸索着来,却不曾像今天这么大胆。

    林轻咽下口水:“你要干什么?”

    他仍沉默,慢慢将她的睡衣睡裤都褪去,站直了身子,单手去松领子。

    衣服一件件落地,这个男人的身体颀长健美,皮肤有一丝因长年包裹导致的苍白。

    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颗刚被从山巅挖出来的人参,第一次见光。

    林轻闭眼不看他。

    过了不知多久,有人慢慢分开她的双腿,温热的身体覆了上来,他动作生涩地抚-摸她。

    林轻扔闭着眼,死了一般。

    和主人温软的性子不同,在下头抵着她的那个又烫又硬,略急迫地蹭着,就是找不到入口。

    林轻轻蔑地表示嘲笑。

    他终于进去的时候,两个人都是疼得一震,却谁也没出一声。

    林轻忽然就想起那天在医院外头,那个人把按住,不怀好意地说:“你没经验,和他做,哼,能疼到你哭。”

    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疼我乐意,哭我也乐意。”

    他还说了什么?

    “想吃宵夜了也给哥哥电话。”

    哥哥,你说得对,是好疼,疼到我想哭。

    哥哥,我不想吃宵夜,我想你,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书上说,自闭症患者大多喜欢重复单一动作。

    比如说现在。

    林轻记不得自己被他机械地深深浅浅多少次,只知道到了最后,连疼都麻木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