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9.番外12春宵一刻值千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下了楼,冯唐儿才知道陈政阮的话是什么意思。

    的确,没有人敢去问陈政阮,他跟她是什么关系。

    但大家都敢问她。

    比如现在,她才刚进办公室,就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问她。

    “糖儿,你跟陈经理真的是恋人关系吗。躏”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经理平时也这么严肃吗。”

    “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凶吗?”

    …

    这一个个的问题简直就是五花八门。

    她心想,大家为什么对这事儿真么感兴趣?

    现在她真的没法回答大家。

    再说,就算她有办法回答也回答不了。

    因为问题太多,她不知道该先回答谁的。

    还是葛室长及时出现救了他一命。

    他出来喝道:“都胡闹什么。

    这一下午,光看你们闹腾了。

    都想不想干了,不相干递辞职报告啊。

    我都准了。

    你们的职位有的是人挤破头想进来呢。

    别以为离了你们过不了啊。

    还有啊,冯唐儿,你注意点。

    你今天给科室里惹了这么大的事儿。

    再有下次的话。

    我管你是谁女朋友呢,就直接扣分了。

    听见了没有。”

    “是,葛室长,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

    “赶紧干活。”葛室长说完冷着一张脸进了办公室。

    顿时,办公室再次恢复了安静。

    大家又老老实实的干活去了。

    冯唐儿回了座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她这算不算是逃过一劫呢?

    今天下班后办公室真是格外的热闹。

    葛室长离开后,冯唐儿再次被围了起来。

    之前的问题又全都重复了一遍。

    岑小青冷哼一声拿起包包。

    “真是长了见识了。

    不过是找了个陈经理就这么大惊小怪。

    以后如果我嫁给了总裁,你们可别说我认识你们。”

    岑小青说完扬长而去。

    温亚楠抱怀厌恶的道:“这个女人公主病真是不轻啊。

    总裁面儿还没有见着呢。

    就天天搞的跟自己已经是总裁夫人似的。

    拽的二五八万的。”

    “可不是吗,我就看不上这样的女人。

    真是各种讨人厌。

    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就来我们科室了。”

    说话的人正是今天下午帮冯唐儿解过围的周知。

    周知说完回过头道:“糖儿,快跟我们说说吧。

    你跟陈经理到底什么情况呀。

    你要急死我们呀。”

    冯唐儿心想,今天她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的话。

    恐怕是没法从这里走出去了。

    她想了想道:“其实,我跟陈经理是朋友。

    他现在因为一些原因住在我的那套老宅里。

    也算是我家的租客。

    当然啦,我没有收他的房租。

    陈经理可能觉得挺对不住我的。

    所以今天才帮我解了围。

    不然你们想想,陈经理那种人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种平凡的女人呢。

    再说了,就算陈经理看得上我。

    我还不见得看得上他呢。

    我们就适合做打打闹闹一起玩儿的朋友而已。”

    “啊?这样啊?”温亚楠觉得有些可惜的叹口气:“还以为有什么好玩儿的八卦呢。”

    周知也一脸惋惜的道:“可不是吗。

    不过糖儿,你可真厉害,居然能跟陈经理打打闹闹。

    我看到他都紧张呢。”

    “我也是呢。”温亚楠笑着推了推周知。

    两人默契的呵呵笑了起来。

    “其实陈经理就是毛病多点而已。

    他人心眼挺好的。”

    “你真是他朋友吗?

    你不知道他在商场上的称号啊。”

    周知神秘兮兮的看她。

    “什么称号?”冯唐儿摇头:“我不知道啊。”

    “企业杀手啊。”温亚楠补充。

    “什么意思。”

    “陈经理是一个收购和并购的高手。

    阮氏集团看上的公司,想要的公司。

    只要有他出手,没有买不回来的。

    而且,他一向是以最低的价格收购盈利最高的公司。

    这可是整个圈儿里出了

    名的。”

    “是吗?”她其实并不吃惊。

    因为她才刚跟他出去收购了乳宝。

    她也算是见识过他的厉害的。

    “看你好像不惊讶呀。

    陈经理还有更厉害的呢。

    他大学是在美国念的。

    那时候他自己开公司干过投行。

    他的那个投行公司现在在美国可是数一数二的龙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陈经理后来似乎从公司中抽手了。

    传闻啊,只是传闻。

    那个投行是他跟他的女朋友开的。

    他离开那间公司的原因就是他的女朋友。”

    女朋友吗?

    这个冯唐儿倒是惊讶到了。

    “那个,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问。”

    “你问啊。”周知的性格一向很是豪放。

    这会儿八卦起来更是带劲了许多。

    “陈经理以前结过婚吗?”

    “陈经理怎么可能结婚。

    他可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老光棍。

    我们还经常在背后偷偷议论呢。

    陈经理之所以这么厉害。

    估计是常年缺女人导致了内分泌失调的原因。”

    没有结婚?那他就不是吃软饭的离婚男咯。

    冯唐儿心中暗暗惊讶。

    看来她真是完全不了解这个男人呢。

    这么厉害的男人为什么偏偏要在她那个老宅子里住呢?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

    陈政阮催她下楼。

    她收拾了一下包包:“不好意思,不能跟你们继续聊了。

    我要搭陈政阮的车回家。”

    “哇塞,看看人家这关系。

    到底不一样哈。

    陈政阮。

    这名字我们可不敢直呼呢。”

    冯唐儿扬唇对周知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下楼后,陈政阮的车子就在大门正门口。

    她快跑过去上了车。

    陈政阮一踩油门,车子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陈政阮,我有个问题问你。”

    “事儿多,问吧。”

    冯唐儿撇嘴:“我就是好奇了一下好吧。

    你不是离婚男吧。”

    “当然不是。”

    “那我叫你离婚男的时候。

    你干嘛不反驳我?”

    “跟一个不懂事儿的小丫头争执有劲吗?”

    冯唐儿瞪眼,她这是直接被鄙视了吗?

    “也对,我跟老男人争执也挺没劲的。”

    她抱怀:“终究不是一个年代的人,思想不同啊。”

    “你这意思是在嘲笑…我老?”

    “难道你不老吗?你多大年纪了?”

    陈政阮一踩刹车将车子在路边停下。

    “你再说一遍,我老?”

    冯唐儿转头嘿嘿一笑:“你知道吗,老年人最大的证明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老。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把你给说冤枉了?”

    陈政阮眉心一扬,“的确冤枉了。

    所以,我必须证明一下,我不是老年人。”

    他说着长手一伸将她的头扯到他面前。

    一下子就吻住了她的唇。

    马路边,喧嚣的车声中。

    她…居然在跟一个男人接吻?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三次的吻被夺的都有些莫名其妙的。

    可也不得不承认,陈政阮的吻技太高了。

    这么长时间都不用换气的吗?

    她反正是快要被憋死了。

    她一把推开他,转头用力的呼吸。

    陈政阮扬唇坏坏一笑。

    发动车子继续上路。

    “你…你这人怎么…”

    “怎么?我证明一下我自己其实还正当壮年。

    因为老年人不会浪漫的跟女人在路边玩儿接吻游戏。

    还有,你的肺活量严重有问题。

    我看你从今天晚上开始需要练习吹气球了。

    这才多一会儿呀,你看看你这脸都憋成屎黄色了。”

    “陈政阮。”冯唐儿在车中跺脚大吼。

    “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有意无意的占我便宜。”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