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9.番外12春宵一刻值千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什么叫我占你便宜。

    我亲你的时候你也亲到我了好吗?

    咱们这是互相占对方的便宜。

    我都还没有说什么。

    你就别唧唧歪歪了。

    知道我的嘴多贵吗?

    还有啊,下次记住了。</

    p>

    接吻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

    傻瓜。”

    冯唐儿嗔目结舌的看着陈政阮。

    她这是…被调.戏了之后又被狠狠的嫌弃了吗?

    她怎么有种遇人不淑的感觉呢?

    这家伙还敢不敢更无耻一点?

    看他这样样子,绝对是个恋爱的老手了。

    不行不行,她要小心的防着他点才行。

    冯唐儿一向是个行动派。

    想到就要做到。

    所以吃完晚饭在陈政阮回了房间后。

    她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那般。

    用一把锁头把陈政阮给锁在房间里了。

    陈政阮在房间里怒喝道:“冯唐儿,你锁我两次,不想活了不成。”

    冯唐儿得瑟的倚在门边,手中转着钥匙玩着笑着。

    “没办法啊,跟一个没事儿就亲人玩儿的老男人在一起。

    我必须要做好自我保护工作才行。

    万一你半夜跳出来欺负我。

    我不是完蛋了?

    吭,陈总,***一刻值千金,你也早点睡啊。”

    冯唐儿说完坏坏的一笑转身出了院落洗漱,回房间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可是,半夜的时候,她总觉得身上有些酥酥痒痒的感觉。

    耳边还不时有气息吹过。

    她正睡的香着呢,美梦就这么被打扰了。

    她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人。

    那人还在对她…上下起手?

    因为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她的胸前正有一双手在乱捏。

    她尖叫着坐起身,一把按开墙上的开关。

    苍天啊。

    谁能告诉他,陈政阮是怎么跑出来的?

    他居然光着上半身在亲她?

    而她的衣服扣子是什么时候…解开的?

    她再次尖叫着将衣服往一起一拢抱怀就往墙角退去。

    “陈陈陈…陈政阮你疯了啊。”

    “我怎么就疯了呢?”陈政阮这才坐起身,不疾不徐的看向她。

    “你…你…你你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哟,怎么半晚上不见,都成结巴了。”

    冯唐儿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呼吸。

    “你少跟我扯皮,我问你是怎么出来的。

    你在干嘛呢。

    你这是…这是对我做什么啊。”

    “我现在就回答你的两个问题。

    第一,我是从窗子里跳到院子里,然后进了客厅后光明正大的进了你房间的。

    你没锁门。

    第二,本来呢我是没有想过要对你怎么样的。

    可是你小人之心的偏要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

    既然我都已经被你冤枉了。

    那如果我不把这名义坐实的话。

    是不是显得我的确太没男人该有的胆量了?

    另外呢,我也的确需要向你证明一下。

    我不老,就算我真的老了,也是宝刀未老。

    还有,从来没有人敢锁过我,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锁。

    我的忍耐性是有限的。

    今天这点算是对你的小小惩罚。”

    “你…你混蛋陈政阮。”冯唐儿急的都有些想哭了。

    “你这是在毁别人的清白。”

    “大不了我对你负责就是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结婚这种事儿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只是缺一个人而已。”

    “我才不要嫁给你呢。”冯唐儿背过身去赶忙把衣服扣子系好。

    “我告诉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再有下次的话。

    你就赶紧从给我家里给我滚出去。

    我不收留你了。”

    陈政阮一抬手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她身子不稳,刚好歪进了他的怀里。

    “你干嘛。”她的嗓音非常的尖锐。

    刺的他耳朵都痛了。

    “别叫,我是要告诉你。

    这也是你最后一次锁我。

    再有下次,我就顺理成章的要了你。

    到时候我还不负责,听到了没有?”

    冯唐儿脸红的都找不到一点粉嫩之外的颜色了。

    “问你话呢,听到了没有。”

    “听,听到了。”

    好吧,这个男人她是真的惹不起。

    躲着总行了吧。

    “拿出来。”陈政阮将手摊开在她面前。

    “什么啊。”<

    /p>

    “钥匙。”

    “哦。”冯唐儿连忙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钥匙。

    可都掏到底了都没有摸到钥匙在哪里。

    “咦,我明明放到裤子口袋里了啊。”

    她说着就要下床去院子里找:“难道洗脸的时候掉到洗手间里了吗?”

    可还没等下到床边。

    陈政阮已经长手一勾将她按倒在床上,抬手将灯熄灭了。

    “啊…”

    “不准再叫了,睡觉。”陈政阮喝了一声。

    “难不成还要让我等你找到钥匙不成。

    困了,安静。”

    陈政阮什么也没有做。

    只是在搂着她躺着而已。

    可是,她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某处硬硬的在顶着她的身体。

    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生理反应。

    这点事情她还是懂的。

    如果真要说不懂的闺女,那就真是白痴了。

    可是,这样被枪顶着睡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感觉自己一个不老实,就随时可能被毙掉啊。

    好痛苦。

    她在心中无限的哀哉。

    这是不是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再通俗点说的话,这就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样睡了一晚上的结果是。

    前半夜失眠,后半夜落枕。

    早上爬起来后脸上多了黑眼圈。

    脖子一歪就疼。

    这种滋味那真是相当的不好受。

    更气人的是。

    陈政阮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一大早爬起来洗完脸就坐在餐桌前等着吃现成的。

    手里拨拉着手机看新闻。

    冯唐儿心想,这个老东西。

    昨晚的仇,现在报。

    所以,她给他煎的鸡蛋里多放了一勺盐。

    还在他的牛奶中多加了两勺的糖。

    在他的烤火腿里撒了些辣椒。

    既然不能在心灵上折磨他。

    那就在身体上摧残他。

    她觉得自己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可是,她真的忘了有个成语就叫做做贼心虚。

    早餐端上了桌子以后。

    她自己先慌里慌张的目光不知道该往那里放了。

    在陈政阮看来,她这绝对是因为昨晚而害羞了。

    而她自己却觉得好焦躁。

    他每吃一口,她都觉得好紧张。

    直到早餐吃完了,陈政阮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一样。

    这下她倒觉得有些浑身不舒服了。

    “那个…今天的早餐…”

    终于,她有些忍不住了。

    “恩?怎么了?”

    “哦,没事。”她摇了摇头,看他没事儿人似的,她好着急啊。

    “今天的早餐味道不错,适合我的口味。

    以后就按照这口味的做就可以了。

    以前你做的都太淡了。”

    Duang,duang,duang。

    她怎么有种被人从头到脚泼了凉水的感觉?

    这到底是谁报复谁啊。

    陈政阮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觉得很挫败。

    昨天晚上身体上的罪白遭了。

    今天早上心灵上的紧张也白受了。

    气死人了。

    滴里滴。

    桌上,陈政阮的手机亮了一下。

    她翘头看了一眼喊道:“陈政阮,你手机响了。”

    可是话音才落,她就被自己看到的吓了一跳。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偷看。

    只是那么瞄了一眼。

    屏幕上的短信提示是这样的。

    “阮总,今天的会议请您务必一定要到,我们期待您的光临。”

    阮总?阮?

    据她所知,总裁才姓阮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