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1章 番外天台快递的诞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盖吴并不是个鲁莽的人,相反,他隐忍又有决断,所以当贺穆兰进了南山,生死不知,花家人人心惶惶之时,盖吴并没有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而是告诉花父花母他要回乡。

    在那个时候回乡,很容易被人看做懦弱无能,或是胆小怕事,但好在陈节和那罗浑等人都理解盖吴是什么性格的人,当知道盖吴想要做什么时,不由得露出担忧的神色。

    “重建天台军不是三两天就能做到的,你现在回杏城……”

    “只有天台军被重建了,世人才能知道花木兰不仅仅是一介寒门而已。我们卢水胡人向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她又是我师父,她既然无权无势,那我就有权有势给天下人看看,让人知道师父不是那么好动的!”

    盖吴心中隐藏的偏激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二。

    “路那罗回去了,先前分田,卢水胡人也回去了大半,我重新召集族人,也不准备做什么,只要打出天台军的旗号就够了。”

    “你……”陈节叹了口气,“你保重。”

    “三面天台旗已回,这不是天意吗?”

    盖吴大笑着和众人依依惜别:“我去了!让师父等我!”

    半个月后。

    ‘等个屁啊!’

    从南山悠然回府养病的贺穆兰,当听到那罗浑的转述之后,心头只冒出这一句话。

    这种“儿大不随娘”的淡淡忧伤是怎么回事?这种“我师父被人欺负了我要去找回场子”的心态……

    让贺穆兰突然生出了一种自己是唐僧的感觉。

    “这是要回花果山水帘洞扯大旗吗?”

    贺穆兰忍不住自言自语。

    “什么花果山水帘洞?”

    陈节听到贺穆兰的自言自语,忍不住好奇出声。

    “没什么,一个猴子的故事罢了……”

    ***

    话说盖吴一回到杏城,立刻受到了英雄一般的对待。

    在盖吴没有去平城之前,卢水胡人过着颠沛潦倒,甚至是坑蒙拐骗的生活。他们以前也有着很强的荣誉,跟随着盖天台征战各国,强敌无不闻风丧胆,结果弄到后来,连世代居住的杏城都差点保不住。

    可盖吴跟随花木兰之后,卢水胡人终于又一次被世人所承认,卢水胡的雇军跟着花木兰平休屠之乱,又生擒了造反的羌人首领之子,让魏帝对卢水胡人产生了信任,甚至在秦州为卢水胡人分田、借牛、给女人桑田和麻田负责制造,一下子就摆脱了那些贫穷的日子。

    虽然还有很多卢水胡的中老年人怀念昔日快意恩仇的日子,但对于年轻的卢水胡人来说,过去那种贫穷的日子他们已经过够了,虽然种田辛苦,但老天总是会奖励勤快的人好的收成的,与其去追求那种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不如踏踏实实在家务农。

    将卢水胡人的生活带入稳定的,就是魏国的陛下和盖吴的师父花木兰,盖吴又是盖天台的儿子,在北凉闯下了“小天台王”名声的年轻人,自然是一回到杏城就得到了大家的追捧。

    然而,当盖吴对卢水胡人们说出自己要重建天台军时,还是有许多人对此产生了疑虑,甚至出现质疑。

    “又要重建天台军?要打仗吗?”一个年轻的卢水胡人满脸惊惧之色,“现在整个中原都是魏国人的,还要打哪里?难道要帮刘宋打?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我们种的是魏国的地!”

    “是啊,盖吴,你可不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一个中年的汉子吧唧吧唧嘴,搓着手掌不安地说道:“再说,现在也没什么好路子走了,谁雇佣我们呢?”

    盖吴不想和他们解释自己是为了给花木兰“仗势”而重建天台军的,只略微提了下魏国对北凉商道未来的规划,接着对族人们打气说道:“耕种固然好,但有多少人乐于种田呢?握惯刀剑的手,再去握犁头,真的就能安居乐业吗?我卢水胡有那么多武艺不凡的男儿,都去种田,先不说可有这么多田可种,待时日一久,谁还记得卢水胡人的光荣?”

    “你想重建天台军?”

    “是,三面天台旗已回,这是天意。我卢水胡人通晓诸地语言,最适合保护沿途商队,尤其是前往北凉的商队,再也没有比我们更合适的人选。我曾亲自走过北凉,对沿路环境十分熟悉,加上两地通商我们也可借此获利,得到的收获可能超过雇主的佣金……”

    盖吴自从跟袁放学会了“以利动人”之后,原本木讷的言谈也渐渐能打动人了。

    许多老人还记得当年盖天台带着他们从姑臧和敦煌而返,带着一车又一车的美酒和财宝,那些挥金如土的日子,似乎就在昨日……

    “好,我们跟着你干了!首先要做什么?”

    早就不甘心种田的天台军老人们立刻兴奋了起来。

    “先打出我们的旗号!”

    盖吴挥臂一呼。

    “新的天台军,得有新的旗帜!”

    “咦?我们的旗帜不是一直没有花吗?”

    其实是因为卢水胡人大多不识字,绣了也白绣。

    “现在必须要有,我们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们天台军的旗号!”

    就像虎威旗一展,敌人顿时闻风散胆一般!

    “那用啥啊?”

    憨厚的卢水胡汉子好奇地看着盖吴。

    “我早准备好了!”

    盖吴从手边抽出一个纸包,振臂张开旗帜。

    唰!

    白色的天台旗在空中烈烈飞舞,露出当中一个鲜红的标记。

    可怜那卢水胡的老人当场就红了脸,张口结舌地呐呐道:“这……这个?用这个不太好吧?”

    作孽哟!老天台王会哭的吧?

    这都叫什么事!

    “这可是按照我师父的磐石剑缩小制的!看,我还照着师父的磐石剑雕了一个!”一说到自己的“艺术”,盖吴顿时大有热情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木雕来。“瞧!像不像?”

    磐石剑是把巨剑,又钝头钝脑,但它散发着古朴之气,端是只看剑身就知道不是凡兵,然而变成木雕之时……

    呵呵,你懂得。

    “像!像!那旗上的标志和首领你雕的木雕是一样的咧!就是绣你这面旗子的绣娘也能答应?”

    小媳妇怎么能受得了这个!

    “你怎么知道!”

    盖吴瞪大了眼睛。

    “我找了十几家,有些一看我的木雕就把我赶出去了,还有绣娘直接抄棍子打我的,就这个,还是我找了一个老绣娘绣的,她年纪大了,又过的穷苦,什么活儿都接……”

    他有些纳闷地看了看手中的木雕。

    “为什么不接我的活儿呢?难道怕绣旗号惹事?”

    扯旗子的又不是将军,不是聚众作乱的贼人,就是呼啸山林的匪患,有些人不敢绣也是正常。

    一群小年轻听到盖吴和卢水胡老人的议论,伸过头来一看旗帜,顿时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您说花将军用的磐石是这个样子?”

    想象下手握这种剑的花将军一剑将敌人捅了个透心凉……

    这画面太美,根本不敢想象好嘛?

    敌人是羞愧而死的吧?

    “正是如此!重剑无双,所以才有磐石之名。”

    盖吴将新旗子展开,递于身边的年轻人。

    “去,在外面立一根旗杆,将它挂上!从此它就是我们的……”

    “首领,不要啊首领!”

    “天啊!我还没有娶妻呢首领!”

    “嗷嗷嗷嗷嗷!我不要进天台军,真的!我不进我不进啊!你别拉我,我阿母会打断我的腿的啊啊啊啊!”

    “……我们卢水胡人果然就是学问太差,是不是要找个先生来教一教?”盖吴摇着头看着鬼哭狼嚎着跑出去的卢水胡族人,费解地摸了摸手中圆润(?)无比的剑型(?)木雕。

    “一个个,都缺乏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师父……”他摸着小木雕喃喃自语:“我一定会名动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花木兰之名……”

    ***

    “阿嚏!”

    已经从平城出发的贺穆兰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花将军是不是得了风寒?”郑宗关心地看了看一身薄衫的贺穆兰。“虽说已经回暖,但春寒料峭,你穿这么少……”

    “瞎担心什么,火长在黑山时,哪怕寒冬之时也不过是一件夹袄而已。”狄叶飞淡淡地秀着“交情”,“别说今年春天这么暖了。”

    “我这是关心!”

    “你是瞎操心!”

    贺穆兰见这两人又掐起来了,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角,扭头问那罗浑:“你去打探的消息如何?为何盖吴聚集起这么多人?”

    那罗浑脸色古怪地回报:

    “杂胡们会来杏城,是因为盖吴准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