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基于内疚和补偿的心理,皇帝难得大方地开了内库,赏赐了一大堆名贵稀罕的珠宝古玩绫罗绸缎——这可都是真真正的好东西,“不好”的都在聚宝阁换银子呢。外加白银一万两、金三千里。加上内务府备下的嫁妆,便是真正的公主出嫁也不外如是。

    这单子内务府还没到手呢,祈云已经得知了。只哼哼的笑了两声,那送信的密探便觉得一股阴恻恻的凉风吹过,整个人都想哆嗦了。

    祈云喊:“来人啊!”

    马听事,现在已经升为大管事了,对芸娘和亲一事真是忧心如焚,府里聪明点的都知道芸娘子和将军是怎么回事,现在皇帝下了这么一个旨意,将军怎么受得了?将军这些日子不言不语满脑子发呆的样子看着就叫人心惊,千万别闹出前脚出嫁后脚抢婚这种祸事来啊!他应声进来,就见祈云指着厚厚一叠名帖,“派人按照上面的名字送去,旁的不用多说,就说‘将军说要厚’。”

    马管事应是,和那密探一同退了出去,他至无人处掀开最上面的名帖,看见里面的内容便不敢多看了。

    同一时间,皇帝也收到了一份,太子亲自送来的。皇帝看到,脸都黑了,名帖上只一样事物:宣州战役北平府将军府购买粮食草药衣履鞋物、制造器械弹药费用的总清单,上面条理清楚地写明了这些物资分配给各帐各营各队伍的数量、价值——

    配合祈云那句“要厚”的说话,意思很清楚:还人情债的时候到了。芸娘从我府里出去的,你们该表示表示。至于给皇帝也来一份,意思很明显,嫌皇帝给得少呗。

    皇帝:......

    皇帝又气又恼,只觉得从来没见过祈云这样不要脸不要皮又心狠手黑的货。你说你要闹腾吧,我还能义正词严地训斥一番,你来这么不阴不阳的一下......皇帝感觉脑门痛心口痛肝痛哪儿都痛,最后将火气发在无辜的太子身上,拍台,上回“城门”一事幸存的梨花木桌几狠狠地抖了一下,再多来两下就要阵亡了——“那混账还有什么话?”

    太子犹豫地看了他一眼,最后一挺胸膛,“父皇,云姐说往年北平府的粮草亏空都是她自己补贴的,问父皇能不能一次过还清,她要把这银子给芸娘子当嫁妆。”

    皇帝:“......”

    皇帝气急败坏一拍台子,“滚。”

    皇帝最后痛心疾首地让内务府重新准备礼单,往“厚”上加,自己的赏赐再加一倍。然后他听说所有参加了宣州一战的将士,都往秋家送礼了,据说礼仪都极丰厚。

    皇帝:......

    皇帝感觉有点受不了。这手段真是忒阴险了,偏偏还说不得什么。他发现了,祈云的手段就是处处的戳你心窝,被戳了你还不能怎么样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