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04.0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拉克西利亚是条有分量的大鱼,而面对这样的大鱼,爱德蒙一向不会吝啬于使用有足够分量的鱼饵。他精心描绘了一副美妙的蓝图,布置好了足以干扰最多疑的恶魔的陷阱,这才在双面镜催命似的震动下,懒洋洋地趴在了空间门里。

    尤里西斯脸上带着漂亮的红晕,一头长发被整整齐齐地束在黑色的缎带里。他站在十几米外,伸手比划了一下,对准了门框上方来了个毁灭性极强的魔法。空间门轰然一声,塌了半截,空间乱流从门框的缝隙里冲了出来,又怪异地霎那收缩,地上之前没收拾干净的泥土、沙石和灌木枝叶一股脑儿地被吸了进去,填在了爱德蒙与门框中间的缝隙里。

    爱德蒙的皮肤上早已在察觉到危险的那一刹冒出了细密的白色骨鳞,对于人类而言十分危险的空间乱流没有对恶魔造成任何损害。只不过考虑到其他因素,他还是忍痛把一部分鳞片撤了回来,这具源于法则的脆弱身体顿时在飓风中刮掉了一层血肉,无数来自于异空间的物质被空间乱流携裹而来,贴着他高|ting的鼻梁滑过,在那张英俊的脸上留下了浓重的毁灭气息。

    感觉着效果差不多了,爱德蒙才转动了戒指,打开了自己的半位面,艰难地把小半个身子塞了进去。他mo出双面镜,粗暴地扔在了地上,光束还没在眼前投影成型,他便愤怒地吼了起来:“莉莉丝,你到底滚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你在第三领的小情|人榨干了你,才让你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尊贵的、可敬的、善良的领主被扔在异世?见亡灵的!你居然要我自己去做空间门!你让一条尊贵的深渊骨龙去做空间门?你还不如拿走我的所有财宝,和你的小情|人私奔算了!”

    摆好了姿势正准备出场的拉克西利亚:“……”事情好像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啊!爱德蒙现在难道不是正应该在新位面里呼风唤雨、在金山上打滚、在美人崇拜的目光中挥斥方遒么!?眼前这个满头是血、狼狈不堪、看起来一点风度也没有的人类又是谁!?

    他禁不住迟疑了一下,顿了那么一秒。而就是这么一秒的功夫,爱德蒙已经看到了双面镜投射|出来的完整影像。他顿时脸色一变,眉头皱起,声音沉了下来:“色|欲领主?为什么莉莉丝的双面镜会在你手里!”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弄清楚新位面的问题再说。拉克西利亚按捺下心底的疑惑,仔细看了爱德蒙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面双面镜,听说它关系着一些很有趣的东西而已……没想到,居然在镜子的另一头看到了我们第七领的领主大人。不知道伟大的爱德蒙二世陛下,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

    虽然自己的年龄已经是爱德蒙的两倍了,但拉克西利亚丝毫也不敢在面对爱德蒙时掉以轻心。爱德蒙刚刚回到深渊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把他当成是一个威胁;但是仅仅两百年的时间过去,爱德蒙在瑞恩闯下的名头就逼得他们不得不去正视了。

    一条稀有的深渊骨龙不算什么,一名天生的高等恶魔也不算什么,但是一个背后有着契约之神做靠山的出身深渊骨龙的高等恶魔,手里掌握的力量可就不容小觑了。更可恶的是,爱德蒙不仅背景雄厚,还擅长扮猪吃老虎。在所有领主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居然摒弃了自己的灵魂本质,在瑞恩闯下了鼎鼎恶名——傲慢、贪婪、好|色、脾气暴躁……种种头衔都被堆到了爱德蒙的脑袋上,在这些恶习上面,爱德蒙居然做得比六名领主还要出名。

    灵魂本质代表着最接近的法则力量,对恶魔而言,更是一种另类封神的手段。如果爱德蒙不是出于演技、而是出于本性才做到了这样的程度,他就无疑是触犯了领主们最为在乎的一样东西。相比之下,领主们更愿意相信爱德蒙是个狡猾的人。作为试探,他们把原本答应给爱德蒙、却始终霸占着没有腾出来的第七领真正送给了他,而如果不是爱德蒙在得到领地后就兴高采烈地进|入了沉睡,哪怕是拼着让契约之神发怒的风险,他们也要把爱德蒙给打回蛋壳里。

    而且说起来——拉克西利亚恶意地揣测着,爱德蒙一世失踪的时间可比爱德蒙的年龄要长多了,虽然还要计算怀|孕时间、孵蛋时间和破蛋日,但谁知道爱德蒙二世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爱德蒙一世是骷髅魔皇和巨龙的子嗣后代,可没听说过还有第二条深渊骨龙可以让他进行种族繁衍啊!没准这一切,都是契约之神为了入侵深渊布置的阴谋呢!

    ——和他有着同样想法的领主不在少数,甚至因为每人的性格特质,他们的想法还要更千奇百怪一点。所以虽然嘴上说着不能轻视爱德蒙,几百年下来,领主们心底早就忘了之前的警惕了。反而是爱德蒙,因为时常陷入沉睡之中,脑子里塞的记忆没有那么复杂,对自己一开始来到深渊时的目的,还记得清清楚楚。

    爱德蒙脸上阴云密布,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他冷冷地道:“我在自己的半位面里游玩,用得着你的关心吗,拉克西利亚?莉莉丝的双面镜为什么会在你手上,回答我!”

    拉克西利亚啧啧叹息,半蹲下来,充满怜悯地看着爱德蒙:“可怜的、可悲的、可爱的爱德蒙二世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权力来质问我,伟大的色|欲领主么?你的管家莉莉丝?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兴许是正在哪个骷髅的肋骨上快活呢!我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面镜子,又‘偶然地’看到了镜子对面的你而已,你有什么疑问么?你还有资格提出什么疑问么?”

    他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枚拿破仑,轻轻松松地用手指一弹,闪耀着光芒的金币便滚落在了地板上。拉克西利亚喟叹道:“多么美丽的金子啊,爱德蒙。我们都喜欢金子,可是也要有那个能耐去花才行。”

    爱德蒙神色阴沉地盯着那枚金币看了半晌,忽然间笑了起来。他轻松地道:“喂,色|欲领主,你说得没错。我们现在不要纠结金子和镜子的问题了,我给你你想要的东西,你先把我从这个该死的地方拉出来如何?”

    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饶是拉克西利亚定力惊人,此刻也不由得松了口气。爱德蒙的松口就代表他将会从其他领主的围攻下解脱出来,取而代之的则是爱德蒙成为那个真正的靶子——而作为六领主中第一个接触新位面的人,他必定会在这块蛋糕里分得最大的利益。

    他微微舒展了眉头,微笑着道:“那么,你的半位面坐标又在哪儿呢?”

    爱德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嘲弄地道:“把自己半位面的坐标交出去?你以为我是傻|子么,拉克西利亚!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后面交出去呢!?半位面是我最后的退路,万一哪天我被你们从第七领赶出来了,还指望在这儿度过余生呢,你居然要我把半位面的坐标交出来?得了吧!通向半位面的途径只有我和莉莉丝能打开,如果你想知道新位面到底在哪儿,还是先把莉莉丝找到再说吧!”

    顿了顿,他冷笑着道:“反正,她也正是在你手下的某个骷髅的肋骨上跳舞呢,不是吗?”

    ……虽然重点完全错了,但是简直会心一击!

    拉克西利亚脸绿了,下意识地挪了挪屁|股。他脸色阴沉地合上了双面镜,从地上跳了起来,骂骂咧咧地一顿魔法把摆设都毁了个遍,这才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莉莉丝呢?把她给我找过来!!”

    -

    双面镜的光芒消失,从空中跌落在了地上。爱德蒙伸手扒|开了半位面的通道,转身又返回了基督山岛。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把尤里西斯叫了过来,交头接耳地嘱咐了几句话。

    尤里西斯的脸色顿时怪异起来:“……你确定要我这么做?”

    爱德蒙浑不在意地道:“不演得逼真一点,那群狡猾的恶魔是不会相信的。”

    尤里西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拖长了声调:“哦——?所以之前在对待我的时候,你也是演得很逼真了?”

    爱德蒙:“……”

    说逼真也不行,不逼真也不行,伴侣什么的真是太磨人!

    他面不改色地亲了尤里西斯一口,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声音低沉暧|昧:“以后想要我对你更重视一点,只要直说就可以了,尤里西斯……我是不会介意你爱我爱得无法自拔的。”

    尤里西斯:“……”脸皮也太厚了吧喂!!

    巡游界石现在已经基本完工了。爱德蒙对巫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启动了岛屿上的魔法阵。海水一寸寸地下降,岛屿带着水流和砂砾浮空起来。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对着尤里西斯点了点头。

    尤里西斯站在结界之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缓缓地合拢。四周的光线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迅速地以他为中心聚拢起来。

    海水猛然卷起,如风帆般向着天空鼓荡。以基督山岛为中心的五百里内,光线从天幕斜斜洒下,却照不亮这片海洋。尤里西斯身上仿佛诞生了一个黑洞,贪婪地掠夺着一切明亮。就连巫妖们随手摆在一边照明的白骨蜡烛,也悲鸣着扭曲了身体,向着尤里西斯没去。

    成神以来,这还是尤里西斯第一次大规模地运用神力。神格结晶急遽地在精神海中旋转着,当中轰然燃起了一朵小小的金色火焰。他竭力追溯和回忆着自己所触mo|到的位面本源,睫毛微微颤动,忽然间松开双手,任那聚合的光芒向着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漆黑的空间里刹那间被点燃了星火,无数团大大小小的光球或明或暗地浮现在黑暗之中,旋转腾挪,如同微缩的星云。如果有人能站在银河系的边缘俯瞰整个宇宙,他会发现,自己所看到的景象与尤里西斯的描绘分毫不差。

    这是只有神祇才能做到的奇迹,也是唯一能够同时欺骗到深渊领主们的东西。

    尤里西斯落了下来,喘了口气,神色疲惫:“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这片星空可以持续三天,但要想让这片海域不被人发现异常,只能保证二十个小时的时间。”

    爱德蒙温存地在他额上啄吻一口,道:“足够了。”

    尤里西斯瞪了他一眼,转身又走出了结界。爱德蒙则是进|入了自己的半位面,估算了一下时间,当感到莉莉丝的气息接近半位面后,他伸脚在地上踹了踹,把一条腿踹出了位面壁障,随手又在自己身上多劈了几道伤口,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腿,做出了一副正在拔腿的样子。

    莉莉丝用爱德蒙给她的钥匙打开了空间门,恭敬地将色|欲领主请了进去。本来人越多才越保险,但拉克西利亚亲眼看到了爱德蒙的悲惨状况,内心也并不信任傲慢领主,所以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选择了自己悄悄前来。只不过,考虑到半位面的特殊性质,他谨慎地使用了投影分|身,以免爱德蒙做什么手脚。

    半位面又被某些贤者称为“小世界”,是一种自成一体、却又独立于位面范畴之外的存在。它们大多只有一个星球大小,少数甚至只有一块可怜巴巴的陆地,其成分也都不尽相同。野生的半位面是有衍化成位面的可能性的,但自从一千多年以前瑞恩大陆上的贤者们破解了半位面的构成秘密,人工制造的半位面就忽然间暴涨起来。

    爱德蒙的这块位面则是介于人工和天然之间的。几百年前他听说了一个位面的王子的美名,特地从沉睡中醒来过去抢人,不料抢亲半路上忽然看见了这块从大位面里分离开来的半位面,顿时动了念头,就在那片虚空中结合着自己领悟的法则,把半位面炼制成了自己的本命空间。

    可怜那位王子本来做好了精心的准备要诱捕恶魔,却足足苦等了二百年,骨头都化成灰了也没看到爱德蒙的影子,反而又白白赔上了一堆貌美如花的孙子和曾孙……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