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04.0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德蒙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尤里西斯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了,恰巧唐泰斯临死前说出自己的心上人是世界第一美人,恰巧这个“世界第一美人”的定义就落在了尤里西斯身上,恰巧在爱德蒙寻找任务目标时尤里西斯就出现了,恰巧他还是个符合爱德蒙口味的王子,恰巧他拥有着和妹妹完全迥异的月光般的长发和完全符合契约神性的灰眸……除了命运,没有什么能解释这样一连串的巧合,而契约之神恰恰就就为数不多的能操控命运的人,这让爱德蒙怎能不怀疑?

    即使能猜到这背后一直有着修斯塔尔的影子,爱德蒙也不会因为这个而丝毫感到不快。恶魔是跳出了命运的存在,修斯塔尔操控的又不是他的命运,反而为他送来了尤里西斯这样省事又合他口味的伴侣……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白白得了巨大的好处还怨天尤人?

    只不过他既然猜到了这一重,也就不可能放过从修斯塔尔身上压榨利益的好机会了。修斯塔尔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等于亲手将把柄送到了他的手里。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这丝毫也不妨碍爱德蒙去利用这个敲诈契约之神。

    他气定神闲地站在神座旁边,叹了口气,语调却十分轻快:“太多的巧合这样撞在一起,不是会让人感觉很奇怪吗?我很喜欢尤里西斯,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让自己的婚姻被别人操控着……当然,我能明白你和光神作对的心态,你想要借着尤里西斯去插手光神一系的神职,我是能完全理解的。但是,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把手伸到我身上来嘛……”

    他信口开河地给修斯塔尔安了一个足够冠冕堂皇的目的,银发的神祇眉心隐隐跳动了几下,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你到底想要什么?”

    爱德蒙伸出了手,十分无赖地笑道:“……既然你有着这样深奥又远大的目的,不如先把律令之神和晨曦之神的神格给我如何?”

    爱德蒙没有对尤里西斯说谎,他的确知道晨曦之神的沉睡之地在哪儿,因为刚好,晨曦之神就是他怂恿着一帮契约神系的大小神祇不顾神战规则地围殴而死的。作为光神座下数得着的强悍神祇,即使无奈陨落,晨曦之神也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神格。他的神格中铭刻着自己对晨曦法则的理解,并残存了一部分自我意识。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从那份神格中衍化生成一名新的神祇,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而律令之神则是曾经跟随在修斯塔尔身边数万年、后来又被修斯塔尔亲自斩杀的属神。他在契约神系中的地位并不比晨曦之神在光神系中的地位要低,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死在了修斯塔尔手下,成长为能够媲美本源神的神祇也只是早晚的事。

    修斯塔尔既然安排了尤里西斯,就一定保留了这两份神格作为后手。但作为能够司掌命运的神祇,修斯塔尔偏偏有个十分不良的习惯——如果不是实在火烧眉毛的事,他总喜欢把事情一拖再拖、拖到已经火烧眉毛了为止,才会十分高效地把事情处理完毕。比如说爱德蒙就记得,他在刚出生的数百年里是没有穿过衣服的,直到某天偷偷溜出宫殿看到了元素之神座下的一名童神……在他【删除】又羞又恼【/删除】的强烈抗议【删除】和不停哭闹下【/删除】,修斯塔尔才从柜子里翻出了数百年前准备好的足够爱德蒙一口气穿到老死的几百箱衣服……

    ……总而言之,在面对修斯塔尔的时候,与其等着他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把好处要过来。不然的话,等修斯塔尔都觉得火烧眉毛了,爱德蒙的小命估计也就丢得差不多了。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爱德蒙选在了自己认为最恰当的时机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即将面对整个深渊,在这种时候,当然是手里的筹码越多越好了。

    修斯塔尔沉默片刻,忽然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长大了,爱德蒙。原本我应该为此感到欣慰,但事实上,我现在只感觉到了后悔……”

    爱德蒙也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没良心,但他是绝不会把自己的过错放在心上的。他讪笑着看向修斯塔尔:“后悔什么?”

    修斯塔尔冷笑一声,一字一顿地道:“当初在你还是颗蛋的时候,为什么我居然没把你打碎了做蛋花汤喝!!”

    -

    爱德蒙鼻青脸肿地回到了新位面。出于某种利益最大化的心态,他并没有试图消除身上的伤痕,反而用魔法保持了原效果。但是这种样子被人看到终究有点挂不住,爱德蒙还是条年轻爱面子的龙,所以他没有现身人前,而是趁尤里西斯落单的时候偷偷摸|摸地凑了过去。

    爱德蒙消失的这两天,尤里西斯正满腹辛酸地教育着自家妹妹。小时候乖巧可爱、再见时柔弱又漂亮的妹妹,只不过是和他分别了半个月,就变成了敢拿着骷髅的大|腿骨对着鲨鱼喊打喊杀的凶悍少女,浑身上下一点公主风范都不剩,活像是一名从小在船上长大的女海盗……

    为了父亲的荣耀,为了母亲的遗愿,尤里西斯怎么也无法坐视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严厉地禁止了海黛的疯跑行为,对她耳提面命地教导了一番,每天除了洗澡睡觉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海黛,就怕她再做出什么不合身份的事情来……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贵族的名号,最起码地,海黛也得成为一名淑女啊!

    然而海黛被严格要求和教育很久了,被莉莉丝发掘出自由的天性以后,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礼法的拘束,对魔法反倒热情高涨。无论尤里西斯说什么,她都会乖乖点头,但是一转身又会把尤里西斯的话抛在脑后,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

    不过是短短两天时间,尤里西斯就愁得头发都要白了。妹妹进入了叛逆期,这让哥哥怎么办!

    因为恼怒于妹妹的不良变化,感觉到爱德蒙的气息时,尤里西斯并没有打算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这一打算在见到爱德蒙的那一瞬就破功了。明明受伤的是爱德蒙,他的脸色却变得精彩起来:“……谁打了你?”

    爱德蒙不由得感动起来。他脉脉含情地看着尤里西斯,轻柔地道:“不用管他,我的王子。我知道你是如此地爱我,但是许久不见,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增进一下伴侣之间的感情么?”

    尤里西斯的脸色古怪起来,盯着他的脸看:“……不,我只是想向那位可敬的英雄寄一封感谢信而已……另外,就算我可能对你有过什么感情……但是不得不说,对着你现在这张脸,我已经倒尽了胃口。”

    爱德蒙:“……”

    看来他的确是应该和尤里西斯好好“交流”交流了。

    -

    虽然因为某种原因,爱德蒙暂时不能恢复自己的契约身体,但他还是随时可以从这具身体内脱离,使用回自己原来的身体的。

    爱德蒙身体力行地告诉了尤里西斯这一点。一番亲切深入的交流以后,心理上已经渐渐消弭了抵触的尤里西斯餍足地趴在了爱德蒙怀中,平复自己的喘息。

    爱德蒙抚摸着他的长发,享受着轻柔冰凉、带着某种奇异质感的发丝从指间滑落的感觉。他理了理思路,把自己从契约之神那里拿到了两块神格的事情告诉了尤里西斯。而尤里西斯却显然没有怎么听。他的目光正定在爱德蒙的面容上,几乎称得上惊叹地盯着他的脸庞。

    爱德蒙不由得止住了话头,微微挑眉。从契约那头传来的情绪波动让他有些吃惊,因为尤里西斯还从来没有对着他产生过这样的情绪……几近于痴迷的情绪。

    这不是因为契约而产生的,而是尤里西斯自我的想法,所以爱德蒙才能感受得这样清晰。如果换在其他场合,也许爱德蒙已经用这件事戏弄起了尤里西斯,然而现在,此时此刻,恋爱智商几近为零的爱德蒙居然电光火石般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而是垂下了眼眸,表情堪称温柔地注视着尤里西斯的眼睛。

    在他与尤里西斯对视的那一瞬间,尤里西斯的脸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泛起了绯红。洁白无瑕得近乎晶莹的皮肤上迅速蔓延起红晕,从眉梢眼角直到脖颈下被衬衫掩盖的阴影,甚至连唇动。

    如果换做其他时候,爱德蒙一定不会介意趁此机会更进一步……然而在这一刻,他居然鬼使神差地忍住了心里的悸动,只是盯着尤里西斯的眼睛,食指挑起一缕长发,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声音低沉暧昧,勾得胸腔震颤。尤里西斯目光茫然了片刻,又忽然回过神来。他挪开了目光,神思不属地道:“看……看你好看不行吗!我……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的真实面孔,竟然是这个样子。”

    爱德蒙之前使用的契约身体是属于唐泰斯的相貌,虽然因为灵魂力量的影响,那副长相和他本人有两三成的相似,但是说到俊美的程度,肯定是不及爱德蒙本身的。他拥有着深渊最古怪也是最优秀的基因,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邪恶的魅力。那种近乎魔性的俊美曾经让无数高喊着宁死不屈的王子心甘情愿地追到深渊,从来没见识过人可以这么长的尤里西斯又怎么抵挡得了这种魅力?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喜欢用实力——爱德蒙常常觉得,自己真是整个瑞恩最低调的二世祖了。

    爱德蒙半是自得半是惋惜地笑了起来。但是顾及到心里忽然掠过的那丝诡异的情绪,他有意地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笑声。尤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