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2.颜暖只要没有慕泽深,就会幸福快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慕先生,那位小姐现在已经没事了,还好送医及时,要是再过半个小时可就没救了,现在有两个权威的老医生在给她缝合。”

    再过半个小时,就来不及了。

    幸好崾!

    幸好。

    慕泽深从来没有这样的庆幸过,哪怕当年慕家夺权成功,他也没有尝到这一刻的这种庆幸。

    仿佛是在命悬一刻之后,大难不死的庆幸。

    这个比喻又有些不准确。

    慕泽深想,要是他的性命被威胁了,他也绝对不会尝到现在这种绝望而又无力的感觉。

    极度的自我厌恶躏。

    “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她的手以后还能正常使用吗?”慕珂急切的问。

    咬得那样伤,恐怕是已经伤到里头了。

    “这……”院长犹豫了一下,看到慕泽深骇人的表情,有些心颤,但仍是战战兢兢的照实报告,“断的是静脉血管,神经组织挫伤,缝合血管后可能有一段时间患侧使不上力,要好好保养一段时间。大概要一两年才能痊愈。”

    慕泽深听了,脚步不稳的踉跄了两步,背靠在墙壁上,靠着墙,慢慢滑落蹲下。

    院长冷汗涔涔的看着慕泽深失态的模样,大气都不敢喘,小心谨慎的站在走廊的一角。

    慕珂走到慕泽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泽深。

    慕泽深蹲在走廊拐角的窗下,外边是一片灿烂的阳光,里面却是白惨惨的光亮,反映出冰凉的青光。

    他背靠着医院的墙壁,那透骨的寒意仿佛浸透了肌肉和血管,甚至冻住了他的血液和心跳。

    他听到慕珂淡淡的声音:“爸爸,你放了她吧,喜欢一个人,不是要看她幸福快乐,平平安安吗?”

    “……幸福快乐,平平安安。”慕泽深苦笑着,木然地慢慢重复了一遍,“我要是放她走,她就真的能幸福快乐,平平安安吗?”

    慕珂也跟着苦笑了起来:“爸爸,这个我不敢保证,但是我看过她在欧晟钰的身边,她在他身边和在您身边是不一样的。颜暖在您身边,她绝对是不幸福不快乐,也……不会平安的。”

    慕珂说完这些话,屏住了呼吸。她这样对爸爸说话,已经是大逆不道了。整个南城,除了颜暖和言家的人,恐怕她是第一个这样对爸爸说话的。

    她说这话,已经做了承受爸爸怒火的准备了。

    慕泽深却没有生气,甚至没有一点儿表现,他站起身,目光森冷的盯着慕珂,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笑了一下,说:“等她醒过来,你告诉她,就说我答应了,她自由了。以后她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永远不会有一个叫慕泽深的人出现……干涉她。”

    慕珂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想追问爸爸是什么意思,却见慕泽深转过身,大步往楼梯那边走去。

    “爸爸。”慕珂追了上去,刚追了两步,突然就顿住了步伐。

    她看到慕泽深高高仰起头,似乎竭力压抑着什么,过了几秒钟忽然把头一低,用手用力捂住眼睛。

    “……爸爸。”慕珂喃喃着道,却还是站在原地,担忧的望着慕泽深大步走下楼梯,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身影。

    **

    到底牙齿比不上刀子,颜暖的手腕只断了静脉,动脉和肌腱基本无损。

    神经组织受伤倒是不轻,手术后应该有一段时间手腕发麻无明显触觉,最多要保养一两年才能痊愈。

    她身体太虚弱,手术后睡了好几天都没醒。

    慕泽深天天过来,只坐在床头悲伤的看着她。

    他拿起一条繁复花纹的红色幸运绳,小心翼翼地戴在她的手腕上。

    那条红色的绳子,是他偷偷网购了编手绳的绳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网络上的教程,编了整整一个晚上编出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扔了,被佣人在打扫的时候捡到了。

    经常摸摸她包裹着厚厚绷带的手。

    他触碰那只手的动作小心翼翼得让人心里难受,就仿佛那手是什么脆弱易碎的稀世珍宝一般,稍微摸得重一点就坏了,再也补不回来了。

    几天后颜暖醒了,慕泽深反而避开了。

    一天趁慕泽深不在的时候慕珂过来看她,跟她说慕泽深答应要让她离开的事情,颜暖只沉默了一会儿,说:“好。”

    随即,她朝着慕珂笑了起来。

    那个笑容很浅很淡,却仿佛,压抑了许久一般,就像太阳冲破了厚厚的乌云云层,那么一瞬间,光芒四射。

    整个人瞬间就精神起来。

    但眼底的笑意,却又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情绪。

    慕珂看她的样子,脸色苍白得一点人气都没有,脖颈到锁骨都削瘦得突出了起来。

    她恍惚记起前几次见到颜暖的时候,

    她虽然也削瘦,

    但是眼神和笑容都极其有神,看上去恬淡安静,一看就是生活十分优越从容,能够优雅生活着的人,哪像现在这样被折腾得不成人形?

    慕珂迟疑良久,才问:“颜暖,你……恨爸爸吗?”

    颜暖摇摇头。

    慕珂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惊问:“你不恨他?难道你……”

    后面的话慕珂没有问完全,颜暖也没有追问,只是看着窗户外面的明媚的阳光,鼻尖呼吸着自由的气息。

    脸上是十分动人的神彩。

    颜暖刚从昏迷中醒来的那段时间,每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在睡眠。她从精神到身体都太虚弱了,需要大量的睡眠时间让身体一点点恢复。

    慕珂把白彩儿叫过来照顾颜暖,白彩儿来医院的时候糊里糊涂,一推开病房的门,看到颜暖那苍白无力的样子,整个人都骇呆了。

    才多久没见,颜暖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整个人脸色惨白如纸,消瘦得就像脱了形。

    她现在虽然还是颜暖的助理,但是也开始接一些小角色在电视上露脸,有时还兼拍些广告。

    慕珂通知她说这段时间不用做颜暖的助理,只是,再见,颜暖却成了这副模样。

    “颜暖。”白彩儿的声音带着哭腔,“你还好吧。”

    千言万语,只能问出这一句话,她来时慕珂就警告过了,只照顾颜暖,其他的事情少问。

    “还不错。”颜暖微微笑着,眉目清浅。

    两个人无话,静默了一会,颜暖才又轻轻地开口问:“你最近,见过晟钰吗?”语气有些发虚。

    “晟钰?哦……二少啊。”白彩儿点点头,声音有些虚,“在片场看过一次,他……他也挺好的。”只是旁边人前人后的都跟着一个小女生。

    白彩儿不知道颜暖问二少什么,难道是之前报纸上爆出来的二少的绯闻。

    可是这说不通啊。

    颜暖难道没有自己联系二少?

    “那个,颜暖?”白彩儿小心翼翼地问,“你问二少的情况,你自己都没有联系他吗?”

    颜暖的脸上出现一瞬间的呆滞,仿佛有些茫然,很快,那种茫然一转而逝,又被她招牌的浅淡微笑所代替,她说:“我之前有些事情,没有办法联系他。”

    似乎是因为想到了欧晟钰,颜暖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心生出了由衷的期盼:“不过,很快就能见到了。”

    满心满意的期待,让她的眉眼立刻就带上了动人的神彩,让人移不开目光。

    连声音里的温柔似乎都软得如春水一般。

    门口的男人沉默地听着里面传来的少女清浅的声音。

    心痛得几近窒息。

    慕珂说:她跟欧晟钰在一起是否会幸福,这个没有办法保证,但是如果和爸爸在一起,她一定不会幸福快乐,平平安安的。

    原来,竟然真的是这样。

    颜暖的世界没有他慕泽深,便是幸福快乐,平平安安。

    慕泽深背靠着墙壁,一时之间,高大的身躯似乎瑟缩了一下,慕珂站在一边,有种错觉。

    仿佛慕泽深已经站不住了,下一秒,随时都可能轰然倒地。

    “爸爸,颜暖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她的手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只需要慢慢调养就可以了。”慕珂抿了抿唇,低声对慕泽深说。

    她是在提醒,颜暖就要出院了,他也不用每天每天都偷偷摸摸过来了。

    慕泽深冷峻的脸上慢慢呈现出说不出什么表情的复杂神色,过了半响,才听到他慢慢地“哦”了一个单音。

    又过了一会儿,慕泽深才有缓慢地开口:“你还是继续呆在她身边,她的手,该怎么调理,你要去学习起来,别出了差错。”

    “是,爸爸。”

    慕泽深有些疲倦地捏了捏眉心,医院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下巴是青紫的胡渣,一双眼睛,是浓重的黑眼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