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7.慕泽深,我绝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慕泽深先是摸上她略微有些苍白的唇,接着,是光洁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眉,紧闭的双眸,挺直的鼻梁。

    颜暖的一张小脸,被他肆无忌惮地轻抚着崾。

    他不敢用力,好像他的力道稍微大一点,颜暖就会醒。

    一醒,这好像窃取而来一刻,也就没有了。

    小孟开着车子,驶向慕宅。

    慕泽深抬头看了一下,眉心一拧,像是在思考,过了几秒钟,他淡淡地吩咐:“掉头,去丽水小区。”

    小孟闻言,应了声“是。”

    车子极富技巧性地转了个头,往相反的方向开去。

    丽水小区是慕家投资的一处房产,楼盘已经都卖了出去,在靠近郊区的地方,交通十分便利,基础设施也很完善。

    周围的林木郁郁苍苍,空气十分的清新躏。

    所以当初卖房的时候,那里自留了一套,装修十分温馨精致,随时都可以入住。

    颜暖对慕宅心生抵触,慕泽深也就不想再把她带去那里,而是选择了这里。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丽水小区前面。

    慕泽深抱着颜暖进了小区,上楼。

    慕泽深原本要把颜暖放在主卧里,想了想,最后把她放在客房的床上。

    他打电话给林郁,朝林郁吩咐了几句。

    林郁得了慕泽深的命令,心存疑虑,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头恭恭敬敬地说:“知道了,慕先生。”

    房间里,颜暖的呼吸清浅。

    窗帘是拉着的,房间里有些昏暗。

    慕泽深就半跪在床头,漆黑到近乎有些冷漠的眼瞳,眸光沉沉地盯着颜暖。

    就像正在捕猎的野兽,充满占有欲和侵略性,盯着他可怜而又弱小的猎物。

    而猎物,完全无法逃脱。

    只是很快,慕泽深眼底的侵略性便被一种无可奈可的悲凉和温柔的神色所取代。

    他说过不再逼她的。

    那么。

    就不能再逼她。

    那种,几乎能把人逼死逼疯的恐惧,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纵然是他慕先生,也禁不起再来一次。

    只要她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就好。

    慕泽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颜暖了。自从颜暖进了医院醒过来,他就再没有看过。

    每次都只是呆着医院的走廊,不敢进病房去看她。

    颜暖醒的时候不敢。

    颜暖睡的时候也不敢,生怕她在睡梦中突然醒过来,看到他。

    就那么小心翼翼地,呆在她的身边。

    昨天她出院,他知道,不敢出现,她去找欧晟钰了,他也知道,没有理由出现。

    呵……

    现在看到她躺在自己面前,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着她。

    慕泽深拉着颜暖的手,颜暖的手十分的漂亮,纤细修长,指节分明,指尖处带着点淡淡的粉嫩。

    他拉着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然后,低下头,额头抵住颜暖的小手。

    高大伟岸的身躯做这个动作,其实看起来有些滑稽,慕泽深却全然不顾,他像是变成了一座雕像一般,保持着这个动作,许久,许久。

    “暖暖。”他的声音沙哑不已,仿佛是要哭出来一般,带着难以言喻的艰涩之感。

    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就让他几乎要崩溃。

    颜暖的睫毛在轻微的颤动,眼皮下的眼珠也在轻微的转动,慕泽深发觉了。

    他不能让暖暖看到他,免得暖暖以为他又想要对她做什么。

    这般狼狈。

    慕泽深慌乱地起身,转身就要走。

    却不想,颜暖的手忽然就抓住了他的手,力道不大,却也不小,足以让慕泽深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下一秒。

    颜暖的唇齿之间,便流泻出两个字,很轻:“晟钰。”无意识的,非常的轻。

    却如惊天响雷一般在慕泽深的耳边炸开来。

    慕泽深转过头去看颜暖,刀削一般的五官,下颚的皮肤紧绷着,牙关紧咬着,咯咯作响。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不是早就知道的吗?他早就知道的。

    暖暖满心满意都是欧家的那个小子。

    慕泽深掀起唇角笑了笑,那笑容极其的无奈和悲凉,轻轻地想要抽出自己的大手。

    颜暖却在这个时候醒了。

    入眼的先是雪白的天花板,昏暗的光线让她有些不适应,眨了眨眼睛。

    身下是柔软的大床。

    她的表情有些呆怔,又有些茫然,仿佛刚从一个巨大的梦境中惊醒,茫茫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很快,她就发现她自己的手抓住了什么东西,温热,甚至是灼热到烫人。

    她抬眸看去。

    男人淡漠冷峻的脸出现映入她的瞳。

    男人就站在床头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有半张脸融在阴影处,看不真切。

    但颜暖能够明显地感觉得到他在紧张,比紧张更深入的,是恐惧。

    慕泽深一动不动地盯着颜暖的面容,眼睛眨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了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哪怕,有可能会看到她露出厌恶他的表情。

    颜暖的红唇张了张,像了思考了很久,在辨认出眼前这个男人是谁,慢慢地而又准确地叫出他的名字说:“慕泽深!”

    平淡的叙述语气,不带一丝半点的感情。

    那张小脸上甚至都没有出现任何表情。

    慕泽深拿捏不准颜暖现在是什么想法。

    颜暖若是愿意,她从来都可以把她自己的情绪隐藏得极深。

    “嗯。”慕泽深低低地应了一声,他再次蹲下身子,双腿已经有些发麻。

    他再次半跪在颜暖的床前,尽量和颜暖平视,有些紧张地解释,声音低沉暗哑,“暖暖,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要出现出现在你面前,你昏倒了,我把你带来这里而已,我保证,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不会做!”

    他的一句话说得磕磕碰碰,“不是故意的”连连强调,生怕颜暖误会了什么。

    颜暖听了慕泽深的话,低低地笑出声,她的手还抓着慕泽深的手。

    颜暖的目光落到了自己右手腕上的幸运红绳,眉眼之间浮现出厌恶的表情,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讨厌这条红绳,还是在痛恨她自己当初没有把它解下来。

    颜暖的小手,松开了慕泽深的手。

    慕泽深顿时心里一阵失落,脸上还是淡漠到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表情。

    隐忍而又压抑。

    颜暖缩回了手,左手却伸过去去解那条红绳,动作十分的粗暴,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手腕受了伤,狠命地拉扯着。

    都是这条幸运绳,昨天晚上没有解下来,所以,才让晟钰误会了。

    都怪,这条绳子。

    慕泽深看得心惊胆战。

    连忙去阻止她的动作,慕泽深的大手捏住颜暖的小手,硬生生的阻止了她的动作:“暖暖,住手,你的手腕还伤着,要好好休养。”

    “解开!”颜暖听了慕泽深的话,倒是没有再自己解,反而把手伸到慕泽深的面前,声音浅淡,“这是慕先生您的东西,麻烦您把它解开。”

    慕泽深眯起眼睛盯着那条幸运红绳。

    繁复立体的花纹,大红的颜色十分艳丽,配着颜暖雪白的皓腕,其实十分的好看。

    他那个时候,让她带着它,心里由衷地升起一股满足的感觉。

    现在。

    她要他解开那条红绳。

    慕泽深有些慌了,就好像,如果这条幸运绳解开了,他和颜暖的最后一点联系就彻底断了。

    慕泽深甚至有些哀求地哑声说:“暖暖,你能不能留着它。”

    颜暖微微一笑,答得绝然:“不能!”

    伸在慕泽深面前得手没有丝毫的动摇。

    钻石闪耀着光芒。

    刺痛了慕泽深的眼。

    慕泽深哆哆嗦嗦颤抖着手,去解颜暖手上的红绳。

    当初是由他亲手戴上去的,现在由他亲手来解下来。

    不知道是慕泽深的手抖得厉害,还是颜暖之前的拉扯让幸运绳变了绳,慕泽深居然解了好了一会儿才解下来。

    红色的绳子静静地躺在慕泽深的手掌心,慕泽深说:“暖暖,你不戴着它,那能留着它吗?”

    他现在做什么,说什么,对着颜暖都是询问的态度,不敢再有半分强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