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糟糕的婚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戴圣拎着裙子一路跑,那张信纸上写着是施雪在她的牛奶里放了大量的山楂,都是施雪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会流掉。

    可是她刚刚却看到袁徒跟施雪有说有笑,就连袁徒的兄弟都认识施雪,她明明对袁徒不安好心。

    小喜的话在她脑海里转,一层浪一层浪地炸开,十年可以改变多少东西,多少情感,袁徒之前对她是那样的厌恶,他说过,这辈子最恶心的女人就是你,没有例外。

    而她是冲昏了头才会认为袁徒是曾经喜欢过她的,就做了那么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将她给感动了。

    她觉得自己很傻。

    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渐渐感觉到奇怪,尤其是当新娘拎着白色的婚纱越过长廊,挤进人群里,精致的妆容被泪水洗刷得满脸都是。

    纷纷议论起来,“新娘怎么了?”“这大喜的日子哭了?”接着他们看到新郎追着过来,议论声愈发地大了。

    这时酒店的正门,几个中年男人刚刚走进来,他们当中有几个是时常出现在新闻报道上的,走在前面的灰白色头发的男人更是刚刚合并了石油集团的袁启鹏,戴圣一头栽向袁启鹏身上。

    她愣愣地抬眼,袁启鹏顺着她身上的装扮打量了好一会,半响才问,“你是新娘?戴圣?”

    “我,我我是……”这么近的注视,眼前的男人有股无形的压迫感,她一哆嗦就回答了。

    袁启鹏的眼睛眯起,“我的孙子就是你打掉的?怀了我儿子的孩子却不想要?你是不是觉得我儿子现在这么穷,养不起孩子?”

    戴圣蒙住了,眼前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你什么意思?你儿子是谁?”

    “噢,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袁徒的爸爸,我叫袁启鹏。”从人群中挤过来的袁徒跟戴圣的三姑六姨均呆站在原地。

    尤其是戴圣的二姑,她转头看向袁徒,不可置信地指着他,“你有父亲的,你为什么要骗我们说你丧父?”

    “就是啊,新郎官丧父听起来多难听啊,脸面都丢尽了。”二姨尖着嗓音符合着。

    “戴圣,你听我解释。”袁徒顾不得戴圣家的亲戚,也来不及去想袁启鹏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满眼只有戴圣。

    戴圣低着头,甩开袁徒的手,“你别跟着我。”她心情很乱,袁徒的父亲一见面就说她堕了那个孩子,明明她是被害的。

    推开他们,戴圣埋头走了出去,那一身婚纱搭在身上,如破碎的娃娃,袁徒焦急地跟上去,被袁启鹏抓住手。

    他大力地甩开,眼眸盯着袁启鹏,“我是不会回去的,你死心吧。”

    袁启鹏被儿子眼里的恨意刺得倒退了两步,苍老的身躯微动,“袁家需要你,我也需要你,你要是跟我回家,我不跟你计较你找了个害死孙子的女人。”

    “闭嘴!”袁徒眼眸里一片冰冷,他推开袁启鹏,朝门口那抹身影追去,而酒店的门口,聚集了无数的宾客,大家都面面相视,新郎跟新娘跑了,这场婚礼意味着夭折了,林素跟戴贵赶来,得知情况之后,林素直接晕倒在戴贵的怀里,一下子酒店里乱成一锅粥。

    戴圣家的三姑六婆七嘴八舌地跟袁启鹏讨伐袁徒的可恶,袁启鹏被这些人烦得十分丢脸,还带着几个商业上的好友过来给儿子撑场呢,结果儿子跟新娘这一走就没有回来,再加上戴圣的这堆三姑六婆让他的脸丢到爪哇国去了。

    整个婚礼成了一场笑话。

    的士司机已经问过戴圣多次,要去哪里了,戴圣依然呆呆地看着窗外,手揣着裙摆揣得紧紧的。

    这兴许就是她的惩罚。

    好好的陈元不跟,偏要跟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并且还自以为是以为袁徒很爱她,故作有个性地跟袁徒在一起。

    或许袁徒把她的感情当做一场笑话,指不定在心里偷偷地嘲笑她这么没脑这么愚蠢,想到这些她就要崩溃。

    “小姐,你到底要去哪里?”的士准备靠边停车,戴圣看到身后追上来的的士,急忙说,“别,你带我到流沙街。”

    司机无奈地调转车头,朝反方向的流沙街开去,而就在这调转期间,跟另外一辆绿的檫肩而过。

    袁徒在那辆车里焦急地谈头,却依然眼睁睁看着戴圣的的士跟他拉远了距离,不停地重播戴圣的号码,但是依然关机,他焦急得很。

    手机突然响起,他快速地拿起来,“戴圣!”

    然,那头并不是戴圣,而是私家侦探,他说,林亿找到了,袁徒一边紧盯着前面的的士一边吼道,“让林亿听电话!”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那头,袁徒朝他吼道,“你离职前是谁让你做牛奶,谁让你在里面放大量的山楂片?!”

    怯生生的男孩听到这声吼声,屏住呼吸,哆哆嗦嗦地说,“是是一个男人,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他让我放的,说放完了给我三千块。”

    白色衬衫的男人?

    袁徒敛起眉头,“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我,我我不知道。”怯生生的男孩在那头结巴道。

    “说!”袁徒冷着嗓音道,寒冰似的语气让男孩倒吸一口气,快速地嚷道,“好好像是叫陈元!”

    此时前头的士停下了,一身新娘妆的戴圣从车里出来,袁徒拉开门也急忙下车,追上戴圣的身影。

    就在快要靠近戴圣了,一辆黑色的奥迪从流沙山庄开出来,稳稳停在戴圣旁边,远远的,袁徒从摇下的车窗看到陈元的脸。

    他咬紧牙,一脸寒冰,大步走过去,拉开驾驶位的车门,将驾驶位上的男人拽下来。

    等的士到了流沙街她才反应过来,这里有流沙山庄,陈元住的地方,一切都有那么巧,等她从的士里出来,还没站稳,陈元的奥迪就开出来,摇下车窗,看到陈元那张脸的那一刻,压抑住的痛苦从心底溢出来,让她对着陈元的脸傻傻地流泪。

    她在陈元焦急地喊声中,恍惚地上了他的副驾驶,结果车门还没关上,一路跟着她的袁徒就出现将陈元从车里拽出来。

    戴圣下车,陈元跟袁徒已经打起来了,在马路上,你一拳我一拳,比起袁徒黑道九段,陈元简直就是白斩鸡,他只有挨打的份,可是他依然不示弱,逮到机会就会回击,流沙山庄的门口一时聚集了不少人。

    “别打了别打了!”她冲上去拉住他们两个,可是一下子就被他们撞开了,她急得慌,不停地喊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流沙山庄的保安跑过来,三两下就将陈元拉住,因为他们拉不住袁徒,只能先拉住陈元这个被挨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

    这实在是一场混战。

    袁徒擦着脸上的血,一把揽住捂住嘴巴的戴圣,“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我的气,我不该隐瞒你的。”

    戴圣使劲地挣脱他,“袁徒你要不再放开我,我就咬舌自尽!”

    袁徒本以为戴圣只不过是闹个别扭,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抱着她的手僵住,肌肉一瞬间绷紧,“老婆。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呵。我们的孩子是施雪害死的,你还跟她合作公司?”她还有太多事情想知道,可是她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什么?”袁徒敛起眉头,眼眸扫向被保安扶住勉强站稳的陈元,“老婆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是陈元下的山楂。”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