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可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婚姻又是什么样子的,在她以为一切都很简单的时候,发现那不过就是一场欺骗跟阴谋。

    高中那时对袁徒的感情纵然悲剧收场,可是那留在心里的悸动如影随行,这辈子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她想,可能她只能爱一个人。

    即使袁徒给她的这段感情很模糊,模糊到她被那些表面给迷惑了,不看他的所有,不看他的过去,紧靠着十年前的记忆就以为那就是全部。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十年前耀眼的少爷,他如今平凡不已,她靠着那点悸动以为得到了一直想得到的东西,而实际幸福跟她只是擦肩而过。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也没有这么丢人,她以为十年前那种狼狈的感觉再也不会出现了,可是从袁徒出现之后她却屡屡发生。

    回到酒店空荡荡地,一个人都没有,花出去的钱被狼狈笼罩着,父母呆坐在新娘房里,父亲一脸愁容,母亲一脸泪痕。

    伴娘于惠的脸很黑,比她的皮肤还黑。

    小喜一行人安抚着母亲,她推开门的时候,所有人看向她,她的狼狈一览无疑。

    “戴圣。”于惠从沙发上站起来,小心地看着她,她看了看所有人,提着裙子走进去,面无表情。

    “你的鞋子?”小喜看到她赤着脚。

    林素站起来,抱住戴圣,低泣,“都怪妈,都怪我,戴圣,妈对不起你。”

    “对不起的人该是我才对,当初是我怂恿戴圣嫁给他的。”戴贵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袁徒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他是石油大亨的儿子,不仅如此,他就是因为做了那么龌龊的事情才会被赶出袁家的,而且他居然还结过婚。”

    “爸,你怎么会知道?”她慌乱地跑出去,仅仅只是因为孩子的事情,可是父母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才对。

    小喜搭着戴圣的肩膀,低声道,“是我说的,你没有回来,袁徒他先回来,被他的前妻拉走了,戴圣,对不起。”

    前妻?!她压根就没见到那个女人,陈元说袁徒的父亲带了一个女人过来,看来就是他的前妻。

    心口一阵发疼,她咬紧牙根,“那么那个叫施雪的人呢?”

    “不知道,当时一片混乱,阿姨晕倒之后,大家着急着将她抬进来,等再出去,酒店已经空了。”

    走的人大多都是戴贵的亲朋好友,还有她们戴家云县的亲戚,还有她的同事同学,这场笑话闹得真够大。

    幸好她不是名人,不然明天她就会是头条新闻,可是她想错了,第二天她不止上了头条新闻,她的所有一切都被人扒了出来。

    报道很尖锐。

    石油大亨袁启鹏跨市找儿子,儿子手段高超,找个普通新娘引起父亲的注意,这段父子之战,究竟父亲赢了还是儿子赢了呢。

    长长的标题分成两行,醒目而明显,一下子就吸引人的眼球,就连只看娱乐新闻的观众都会翻看两眼。

    新闻内容更尖锐。

    扒出了袁徒的前妻,那个美丽的小提琴手,翻出了袁启鹏美丽无双的34岁小妻子,她曾是中英两国之间的外交官。

    为了婚姻放弃了政界之路。

    最后才扒到戴圣,一个普通到不能普通的女人,一个在贸易公司当小主管的s市的寄存者,还有她那可怜的老实的父亲,那间让人皱着眉头的小厂房。

    提到袁徒前妻的同时也会提到戴圣,每一行里,有袁徒的前妻,那个曾在维也纳音乐城被称为中国女神的女人同时也会提到戴圣,人家有光环加身,背景不凡,相比之下,戴圣只不过就是一块不起眼地泥土。

    翻不起浪,若没有那个叫元蒂娜的女人,新闻一定不会提到戴圣,他们会在写到她出场那里很快就收笔。

    幸好有元蒂娜,让他们还能继续写,写这两个人的差距,写她们没有可比的地方,句句犀利,笔笔讽刺。

    最重要是新郎被元蒂娜带走了。

    戴圣这个不过只踏入半天豪门的灰姑娘挺可怜的,也挺无辜的,可是最无耻的就是想嫁入豪门。

    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看到这份报纸,还是被父亲藏起来的报纸,她才知道,袁徒是这么不得了的少爷,十年了,他那身世早就上了无数个台阶了,她怎么还能指望他跟十年前一样,还能期待他说的那点谎言。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他的前妻这么厉害,这么了不起,他还说等了她十年,那些想起来就咬牙切齿的谎言。

    这世间,最可怕地不过就是身份的差距,那根本就不是她能踏入的世界。

    “大圣。”林素心疼地抽掉戴圣抓在手里半天没动的报纸,“嗯?”戴圣看向林素,眼睛无神。

    “别想太多,这种新闻很快就过去了。”林素搂住女儿的肩膀,轻轻地说道,戴圣点点头,眼角又不由自主地扫向那份仿佛说着天书的新闻。

    “收拾一下,等你爸回来了吃饭。”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起,刺耳不已,林素以为是戴贵回来了,起身去开门,一拉开门是戴贵厂里的部门主管萧峰,他焦急地说,“老板被一个姓袁的带走了!”

    “姓袁?!”林素愣了愣。

    戴圣挤到门口,“是不是袁启鹏?!”她最快反应过来,那天匆匆的一眼,就可以看出袁启鹏是个厉害的人。

    “好像是,新闻今天有报道。”萧峰说到后面,声音小了点,兴许是看到被记者快写死的戴圣。

    “他有没有说什么?!”戴圣的脑袋突突作响。

    “说了,说让你们到这个酒店去!”萧峰把一个地址拿给戴圣,戴圣看了一眼,转身拿了外套就出门。

    林素紧跟在后面,戴圣转身制止她,“妈,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呆在家里!”

    “不行,我不放心。”林素泪水满眶,她拉住女儿的手,“就算有事我们也要一家人在一起。”

    “妈,你放心,我们都不会有事的。”戴圣拍拍林素的手,“他,袁徒欠我的还多着,他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这件事情最后是非黑白,都是袁徒自导自演,她何其无辜,他要是敢让她家里人出事,她一定不会放过袁徒的。

    “戴圣。”

    “老板娘,我跟戴圣去吧,你在家里等着就好。”萧峰上前劝道,林素才放了手,咽哽道,“我在家里等你们,你一定要把你爸带回来。”

    “嗯。”

    说罢戴圣转身按电梯,萧峰跟在后面,萧峰开了一辆黄色的面包车,“车还算干净,你别介意。”他拉开车门,腼腆地说道。

    戴圣嗯了一声,弯腰上了副驾驶。

    面包车摇摇晃晃地走路,外头夜色颇深,不见半丝月光,她心里七上八下,可是又只能强装镇定。

    在凌迟般的时间流失间,车子停在袁启鹏指定的酒店,戴圣套上薄薄的外套,看着灯光闪烁地酒店招牌,仰着头朝酒店里走去。

    如赴战场般壮烈。

    三楼走廊灯火明亮,3006号房在电梯右手边,萧峰怕那房间有危险的事情,他走快两步,挡在戴圣的前面,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速度跟等着他们一样。

    门开了,双方都愣了,戴圣从萧峰的肩膀看到那个今天在报纸上一张小头像的女人元蒂娜,元蒂娜带着得体的笑容。

    晃得戴圣一个眼花,抬不起脚。

    萧峰似乎也被眼前的美丽女人慑到,半天没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元蒂娜的脸,元蒂娜的脸很精致,小而不长,瘦而小尖,下巴线条干净,很是美丽。

    “你来了。”她的声音很好听,越过萧峰的肩膀明显是对她说的。

    萧峰这才反应过来,想要让路已经被戴圣推开,元蒂娜为戴圣让位,戴圣目不斜视地越过她,走了进去。

    萧峰脚抬了抬想进,一只细白莲藕似的手臂拦住他,“麻烦你在外面等一下,我们很快就谈好。”

    萧峰只能焦急地看了眼看不见的屋里,退后两步,眼神在元蒂娜脸上转了一圈,门板在他面前关起,关起里面的场景。

    戴圣进了门,一眼就看到戴贵,还有袁启鹏,他们正坐在沙发的东西边,戴贵脸色还行,听到动静齐齐看向戴圣。

    戴圣走到戴圣身边,“爸,你没事吧?”

    戴贵摇摇头,“没事。”看戴贵脸色如常,戴圣悬着的心才放下,她紧挨着戴贵坐下,而对面的袁启鹏一直在打量她。

    直到元蒂娜给四个人上了茶水,袁启鹏才收回视线,慈爱地拍拍沙发,示意元蒂娜坐下。

    元蒂娜也不客气,就坐他身边,这样一来,看起来像两对父女。

    “你们找我跟女儿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袁启鹏看了一眼元蒂娜,元蒂娜带着笑容拿过旁边放着的黑色包包,从里面抽了一张支票出来。

    放到透明的桌子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