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墨宝出生,各种的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墨瑾钰,如果我生下来的是墨曦尧,你不准讨厌他!”

    担架被抬了进去,墨瑾钰一路紧紧的跟随着姚月雅,手支撑着她,给她勇气和力量,走进医院,电梯,直到手术室。

    担架被换成了手术床,几名护士推着床走进了手术室。

    看着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那一声响,他的心突然就咯噔了一下。

    然后开始狂乱的跳动着,仿佛要跳出他的心口来一样。

    墨瑾钰突然变得暴躁不安,他很害怕,对于未来的事,他第一次有了这么恐慌的感觉。

    自己的老婆被推进了手术室,就像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去上断头台一般,就像是把他的心给挖走了一样,心顿时空落落的。

    他恨不得冲上去,把姚月雅给抢回来!

    紧闭着的手术门,亮起灯,此时时间过得异常的漫长,只不过十分钟的样子,墨瑾钰却觉得度日如年。

    顾如柳、韩颖等人也随之赶了过来,一向都注重外表的几个女人,现在却显得有些凌乱,丝毫不顾及形象。

    最为激动的恐怕就是顾如柳,她那双带着一些皱纹的手,紧紧的抓着墨瑾钰,丹凤眼里满是惊慌:

    “怎么回事?怎么才离开,月牙儿就要生了?”

    墨瑾钰现在就是只濒临爆发的野兽,抿着唇一言不发,将顾如柳的手拉开,执着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仿佛这样他能够靠的姚月雅更近。

    恐怕现在的墨瑾钰是怪她们的,本来他准备暂时先放下工作,好好照顾姚月雅,却被几人劝回去公司,说有她们照顾,放心就好。

    虽然墨瑾钰仍旧是有些不放心,但想着自己一个男人,肯定没有她们懂,便也就放下了心思。

    就算她们把他赶出房间,让他和姚月雅分房睡,他也能够谅解。

    可是今天这个情况,却让他无法释怀。

    姚月雅还有一个礼拜就要预产期,她们竟然还能够就留下一个李蕴再家,若是姚月雅在呼救的时候,李蕴并没有听到,那是不是就没有人管她了?

    一想到这一点,墨瑾钰就忍不住想要发脾气,但看在都是长辈的份上,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能一言不发。

    看着墨瑾钰的模样,顾如柳有些讪讪的收回手,她也知道这一点是她们做得不对,谁能够想到,那么碰巧大家都要出去做事。

    更巧的是,姚月雅刚好在这个时候生产。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坐在了一旁,现在每个人的心情都异常的紧张,手指都微微弯曲着,有些泛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仿佛渡过了几百年一般。

    被推进手术室里的姚月雅,此时惨白着一张脸。

    即使是在这么疼痛的情况下,她仍旧是颤着嗓音选择了顺产。

    医生说她的子宫颈才开了三指半,需要开到十指,姚月雅深呼吸着,疼痛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她不敢大声喊叫,这对待会儿生孩子没有什么好处,需要保留体力。

    终于,听到医生说可以了。

    姚月雅睁大眼睛,听医生的话,把双腿张到最大,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因为宫缩越来越频繁,疼痛时间加长,她痛的快要晕过去,大口的喘着气,深呼吸。

    就算前世已经经历过这样的疼痛,却仍旧是痛的几乎窒息的地步。

    随着医生不断打气的声音,她的力气却是渐渐的消失,眼瞳开始涣散。

    真的好痛,好累,感觉全身似乎都没有力气了,就想着这么睡过去。

    这时——

    “啊,在努力吸气呼气,看到孩子的头了!”

    听到这句话,姚月雅原本差点闭上的眼,立马挣了开来,就像是溺水者得救一般,为了孩子她不能睡!

    姚月雅声嘶力竭的喊叫着,一边不停的深呼吸,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她的额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鼻翼一张一翕,急促的喘息着,嗓音早以沙哑,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手臂上青筋暴起。

    她在里面痛苦不堪,外边的墨瑾钰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进入手术室,已经五个多小时。

    本就害怕恐惧的墨瑾钰,突然就像是被惹怒了的狮子,上前一脚踹向手术室,狂吼道:

    “我要拆了这里!我老婆都进去五个多小时了!你们这帮没用的医生!我要杀了你们!”

    很难想象,她已经在里面承受这样的痛苦五个多小时,墨瑾钰的心开始抽疼,整个人苍白的,就像是被抽光了全身的血液。

    整个楼层都能够听到墨瑾钰的怒吼声。

    说着话,墨瑾钰突然抢过罗兮的包,他知道里面放了枪,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受理智,心里全然都是姚月雅那张苍白的容颜,和那一声声的痛叫。

    墨寒心下一惊,立马上前一抬手格开了枪,用上巧劲一个翻转夺了下来。

    疯狂的墨瑾钰被墨言和杨凌制服,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丝毫的理智。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郑开艳和安宇枫也赶了过来,一看到这个混乱的模样,有些啧啧惊奇。

    郑开艳穿着平底鞋,一身清爽休闲的运动装,携着一旁清俊的安宇枫一同走来,她的眼瞳黑亮黑亮的,即使是一个快要三十岁的人,但她仍旧是保持着那份纯真和逗比。

    她走上前,有点慌忙的问道:“怎么样,月雅进去多久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不其然。

    正在发癫的墨瑾钰,一听到姚月雅的名字,整个人都开始挣脱了起来,力气大到两个人都无法制服。

    用力的推开两个人,墨瑾钰冲到手术室前,不停的踢着手术室的门,用力的拍打着。

    “老婆!老婆!你听不听得到我的声音!”

    看到墨瑾钰这完全跟平时不一样的模样,郑开艳有些瞠目结舌,这是个什么鬼?

    这还是以前那个冷静淡然的墨瑾钰么?这明明就是个暴躁狂!

    郑开艳翻了个白眼,索性拿着包冲上去,劈头盖脸的就朝暴怒的墨瑾钰给砸了下去:

    “墨瑾钰,你烦不烦,能不能像个男人,月雅在里面好好的生孩子,你哭爹喊娘个毛啊!”

    墨瑾钰抬起头来看向她,双眼猩红,野兽般吓人:“你他妈的别惹我!”

    郑开艳秀气的眉毛微微上挑,竟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恩,就保持这个模样,帅的很野性。”

    “……”

    众人默。

    一向来头脑简单的郑开艳,扭着小蛮腰,身姿款款的朝座位上走去,漫不经心的问着话:

    “对了,月雅在里面生了多久了?”

    李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墨瑾钰,声音轻轻的回道:

    “快六个小时了。”

    “……!”

    只见原本还淡然的郑开艳,瞬间瞪大了眼睛,转回身子,冲到手术室门前,一脚踢向大门,满脸怒气,嘴里骂骂咧咧:

    “我草泥马!你们这帮庸医!我要拆了医院!”

    “……”

    墨瑾钰默然的看了一眼暴怒的郑开艳,眉头有些抽搐,原来还是在劝自己的,结果现在倒快比自己还激动了。

    不过多了一个同盟,也不是什么坏处,近六个小时,一想到姚月雅在里面痛了那么久,他就心疼的不行,他用力的踢着手术室的门,高铝合金的门发出沉重的闷响,郑开艳也跟墨瑾钰一样,两人用力的踢着门。

    这个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里都是一阵心烦。

    安宇枫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娇妻,走上前一把拉过她,冷声道:

    “行了开艳,别给我捣乱,本来这里就已经够烦够乱的了!”

    早知道就不带郑开艳来了,带来了也只是添乱的。

    在这时候,产房的门一下子开了,墨瑾钰和郑开艳都是一个趔趄,安宇枫连忙扶了郑开艳一把。

    产床推了出来,墨瑾钰风度全无的扑了上去。

    姚月雅全身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惨白,一头长卷发略显凌乱,湿哒哒的挂在身上,全身就跟被水淋过了一样。

    “孕妇很坚强,虽然是头一次生,但在里面一直都没有哭闹,全程都很冷静的听从我们说的话,生的很顺利。”女医生颇为欣慰的朝家属们说着话。

    看着这样的姚月雅,墨瑾钰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颤颤的喊着她的名字。

    听到他的声音,姚月雅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墨瑾钰的那一刹那,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抓着他的手,声音有些歉疚:

    “老公,是曦尧……”

    在看到姚月雅掉下眼泪的那一刻,墨瑾钰的鼻头一酸,“吧嗒”一滴眼泪掉到了她的脸上,顺着她的泪,融合在一起,滑落至发间。

    墨瑾钰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安慰道:

    “男孩好,可以保护妹妹。”

    一阵疲倦感袭来,姚月雅看着他哭泣的容颜,虚弱的说道:“还有,真的好痛哦……”

    满意的看到墨瑾钰更为难看的容颜,姚月雅才放心的昏睡过去。

    她在里面痛了那么久,她给他生孩子,承受着如此大的痛楚,怎么说也得让他更心疼一些。

    **

    VIP病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天色都已经变得漆黑,闪烁着星星点点,一阵清新的栀子花香弥漫。

    姚月雅慢慢的醒转过来,睁开那双漆黑的眼瞳,脸色还是有点苍白,近乎透明,毕竟今天大出血了,身下的疼痛已经好受很多,看来这就是顺产的好处,虽然当时疼的厉害,但好过剖腹产后疼一个礼拜。

    她突然想要看看墨曦尧,从他出生到现在,她只来得及看上一眼,而且还是皱巴巴,红通通的,带着血。

    于是。

    她虚弱的喊了一声自己的丈夫:“瑾钰……”

    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应她。

    他走了?

    一想到墨瑾钰走了,全然不顾她刚刚生产的身子,她又气又委屈。

    想要立马爬起来,可这身子差得很,根本起不来。

    “老婆,你醒了?”

    刚刚从外边回来的墨瑾钰,推开房门看到的便是姚月雅泫然欲泣的模样,立马心疼的大步走了进去。

    一看到让自己生气的人来了,姚月雅的气就上来了,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有了孩子,就不要老婆了!”

    听到这句话,墨瑾钰有些哭笑不得,他只不过是出去借用了一下厨房,给她做了点鸡汤,对身子好,却被误认为了自己丢下她,倒是委屈的很。

    想着,墨瑾钰抬起手中的保温壶,柔柔道:“我是去煮鸡汤了。”

    姚月雅瞥了一眼,好吧,原谅他了。

    不过——

    “妈妈她们呢?”

    墨瑾钰将病床上的饭桌抬起,把保温壶放在上面,到床尾处调高姚月雅的床位。

    做完后,又上前将保温壶打开,拿出里面的小碗和勺子,小心翼翼的撇开了一些油星,盛好后递给她:

    “小心烫,估摸着妈她们应该是刚去看墨宝了。”

    他出去前的时候,病房里还都是人,现在看来估计是都去墨宝那了,待会儿应该就会抱回来了。

    “恩?”姚月雅抓住了话里的重点,有些紧张的问道,“怎么,墨宝身体有问题还是?不应该是跟我在一起的么?”

    健康的孩子都是跟母亲在一起的,除非早产的或是体重身体都不是很好的,需要放进保温箱里,所以姚月雅有了这一问。

    墨瑾钰瞪了一眼她,有些好气又好笑:“你刚生产没有奶水,护士抱着孩子去喂食了,妈她们估计是出去把他抱回来。”

    “……”

    姚月雅有些委屈,就算是出去抱回来,也不必所有人都去吧。

    说曹操,曹操到。

    大老远就能听到顾如柳她们的欢声笑语,和孩子清脆啼亮的哭声。

    姚月雅猛然抬头,往门边看去,顾如柳抱着墨宝走了进来,李蕴韩颖她们正满脸笑容的逗弄着他。

    不过墨宝一点都不给面子,对于他们的挑逗,他一脸嫌弃的表情,和张着嘴没有牙齿在那哭泣的小可怜模样。

    “醒了啊?”顾如柳看到姚月雅在那喝鸡汤,温柔的询问了一声。

    姚月雅随意的应了一声,眼睛的视线却半点不离墨曦尧,看着那小小的,几乎两只手就能够圈住的身子,她的心瞬间软化了,漆黑的眼珠子亮亮的:“外婆,给我抱抱。”

    知道姚月雅是母性泛滥了,不过这也正常,有了孩子真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顾如柳将怀里还在哇哇大哭的墨宝小心的交到姚月雅的手里,很神奇的是,当墨宝被姚月雅抱住的那一刹那,他停止了哭泣。

    乌溜溜的眼珠子好奇的看着姚月雅,然后笑了起来,那一刻,姚月雅几乎想要落泪,这是她的儿子,是她跟墨瑾钰的儿子!

    不过。

    可能是孩子的天性,在姚月雅的肚子里呆久了,闻到了妈妈的味道,小脑袋就一个劲的往姚月雅丰满的胸脯蹭,一看到这个样子,墨瑾钰的脸瞬间黑了。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一直不喜欢儿子的原因。

    特别是这个臭小子的眼神,让他特别不喜欢!

    墨曦尧长得很漂亮,像一般的婴儿刚出生的时候都皱巴巴的,就像只猴子。

    然,墨曦尧在被护士带去洗完澡,清清爽爽的换上柔软的婴儿服后,就像是完成了一次蜕变一般。

    原来的小猴子模样,瞬间变得漂亮了起来,惹得大家都抱了不肯放手。

    小小的,软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滴溜溜的眼珠子灵巧的转动着,一看以后就是个聪明的主。

    只不过。

    墨瑾钰觉得他跟他一定是不对盘的,因为他生出来就是跟他抢媳妇的!

    墨曦尧长得跟墨瑾钰比较相像,眉毛眼睛和鼻梁都像极了他,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墨瑾钰,只有下巴和嘴巴跟姚月雅相像,却结合了父母的所有优点。

    长大了之后一定是个妖孽,比他爸爸差不到哪里去。

    看着墨曦尧好像对姚月雅那丰满之处越来越有了兴致,墨瑾钰的脸已然阴沉沉的就像着外边的夜色,他一把把墨宝从姚月雅的怀里‘拎’了出来,咳咳,当然动作还是很温柔的。

    看到姚月雅诧异的目光,墨瑾钰冷着脸道:

    “你身子还虚,这臭小子重的很。”

    说到底其实就是看到,墨宝在蹭着属于他的东西,他老大不高兴了。

    这么多人都看着,谁能够不清楚墨瑾钰心里那点小九九呢,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还真是爱到了极点。

    看来墨家人都净得真传,就像墨寒一样,从小就对着墨瑾钰有一种别样的‘仇视’。

    那时候的墨瑾钰一直都不明白,现在为人父之后,多少有点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想法。

    和儿子互动的正高兴的姚月雅,得到这么个回答,看着周围顾如柳她们不怀好意的笑容,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原本还惨白的肌肤,染上了樱花的粉红,娇嫩欲滴,看的墨瑾钰的喉头一紧,眼神暗的几乎深不见底。

    一开始得到万千宠爱和注视的墨曦尧,现在突然就被人冷落,自然有些不开心了。

    只见他,小嘴一撇,四条小小的肢体,开始反抗了起来,哭声也随之而来,震耳欲聋。

    听到哭声,姚月雅的心一提,立马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墨宝怎么哭了?是不是饿了?”

    墨瑾钰的眉头挑了挑,白瓷般的肌肤,配上那极致美艳的红唇,勾勒出摄魂夺魄的容颜,他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墨曦尧,眼瞳泛着冷光对向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墨瑾钰气质骇人,墨曦尧一看到那道冷光,瞬间就停止了哭泣,瘪着小嘴看向他——自己所谓的父亲。

    恐怕也只有墨瑾钰,才会对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用上威胁吧。

    不过墨瑾钰可不管这些,他认为只要管用就成。

    哭声停止,姚月雅自然也就松了一口气。

    顾如柳等人待了一会儿,也就都回去了,本来李蕴是想要留下来的,但被墨瑾钰一个劲的催促着回去休息,说他在不会有事的。

    鉴于墨瑾钰一直以来的良好表现,李蕴也就放下了心,反正到时候有事情打她电话就好,一日三餐都会送过来,墨瑾钰照顾人她是知道的,比自己照顾还要来的细致。

    想着,便也跟着杨凌一同回了家。

    此时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姚月雅现在在坐月子,所以不能吹风,也不能洗头,不能碰冷水等等,禁忌颇多,不过这难不倒墨瑾钰,因为早在好几年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叫那什么来着,对了,未雨绸缪。

    看吧,现在派上用场了。

    婴儿终究是婴儿,睁着眼睛醒了一会儿,抱去护士那喂过食后,便已经呼呼大睡了。

    终归是自己的儿子,墨瑾钰怎么可能真的不喜欢呢。

    看着怀里这么小的墨曦尧,身体软软的,小小的眼睛闭着,肌肤吹弹可破,粉嫩的很,小小的唇微微的嘟着,这模样煞是可爱。

    看着看着,他原本妖孽的容颜,不经意的就带上了一抹笑意,温柔的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暖阳之下一般,墨曦尧就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珍宝,当然他还得努力造个懒懒出来。

    一想到女儿,墨瑾钰的眼瞳就深了几分,望不见底,就好像是一个黑洞一般。

    他还需要加把劲!

    低下头,侧颜的弧度完美,他轻声的朝着入梦的墨曦尧道:

    “好哥哥,可千万要送个妹妹来,知道了没?”

    “……”很显然入睡的墨曦尧根本听不到墨瑾钰的话,就算听到了,他也不明白。

    抱回孩子到病房,姚月雅已经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了。

    闻着淡淡的栀子花香,灯光略显明显,照着她那白净的面庞,洒下一片圣洁的光辉。

    他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放进婴儿床上,给他盖上被子,转头看了一眼也睡着了的姚月雅,心下是一片宁静,幸福的感觉让他的整个细胞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

    最爱的人,还有属于他们的孩子,心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他上前替姚月雅盖了盖被子,细细的看着她的模样,精致的五官,黑绒毛般的睫毛,微微翘起,如玉的鼻梁,显得精雕细琢,象牙色的肌肤,配上樱花色的唇,让他渐渐红了眼。

    在黑夜里,他的呼吸声渐渐的急促起来,原本静谧的气氛里,唯有他的呼吸声显得粗重。

    仅仅只是看着她入睡的模样,他都能够有反应,这让墨瑾钰有些自嘲。

    闭了闭眼睛,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夜依旧很漫长,窗外微风阵阵,带着舒爽的感觉席卷。

    **

    姚月雅掩下眼帘,对于闫旭的喜欢她真的承受不起,于是直接道:“闫旭,我想让闫家取消和李家的联姻。”

    “你说什么!”还陷入美好的想象中的闫旭,在听到姚月雅的话时一脸震惊,原来她打电话来只是为了跟自己取消婚约!

    闫旭突然觉得胸口剧痛,左手抚上疼痛的心,这里恐怕是早已经痛的支离破碎了……

    “我说,我想让闫家取消与李家的联姻。”

    ……

    “我,不,可,能,嫁,给,你!”姚月雅一字一顿,语调清晰的说道。

    闫旭不复伤痛的模样,这次的他眼里带着疯狂,嗜血的桃花眼紧盯着姚月雅道:“我的答案上次我也说的很清楚,我绝对不可能会放弃这次跟你的联姻,也只有我闫旭才配得到你,我对你势在必得!”

    ……

    猩红色的宫廷式窗帘被风吹动。

    久久坐起在床上,身上的汗水渐渐凉透,闫旭怔忪的望着窗外夜空中的星星,梦里的年少时光,真实的如同只隔着一个呵气的距离。

    这一些片段每晚都会在他的梦中出现。

    梦中的人是姚月雅。

    梦里她的狠心绝情,梦里她说要取消婚约。

    头部开始剧烈的疼痛,只要一想到她,闫旭的头就疼得厉害,这一些只不过一闪而过的片段,至今为止他还是记不起她。

    但他能够记得她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不同于现在亚麻色的长卷发。

    她的长发异常的乌黑,仿佛是黑色亮丽光泽的绸缎,透着薄薄的香气,仿若是栀子花初绽时的芬芳。她的长发垂直到腰部,走动的时候会随着步伐摆动着,每当在梦中看到她的长发,他都会觉得美得晃了他的眼,他多想要将这一刻永远的留下来!

    但是。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侧过头看向窗外的夜色,闫旭慢慢的回忆起梦境,方才梦中的那一头长发他竟然渐渐的模糊了。

    闭了闭眼,脑海中出现的是她和墨瑾钰低头窃窃私语的图像,深深的刺痛着他的眼,也不在是黑色的长发,她早就已经不是自己梦中的那个人。

    可是。

    他却无法忘记,就算他忘记了,可他的心仍旧是记得她。

    闫旭的唇角有了冰冷的线条。

    猩红色的宫廷式窗帘在夜风中微扬。

    窗外的星光被映的染上了隐隐的血色,窗前的荼蘼花在绚烂开过之后,早已只剩下绿色的叶子在风中簌簌摇曳。

    荼蘼,在盛夏时才会开花,虽不能跟百花相争,却一枝独秀,孤傲清丽。

    它象征着爱情的终结,代表着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繁盛之后留下的也许是一片颓败,又或许是归于平淡,最后的美丽总是动人心魄。

    荼靡的寂寞,是所有花中,最持久、最深厚、也是最独特的。

    就如同是他。

    握起手指,闫旭的视线落在窗外那些浓绿摇曳的叶片上,心脏紧紧的缩起。

    一切的一切,如果都可以重新来过的话。

    是不是他也会幸福,能够得到她的爱。

    窗外的月光依旧皎洁,只盼望停留在荼蘼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

    若是能够回到盛夏的那一年,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夜色宁静。

    深邃的夜空中有洒满的星光,一点一点,或明亮或皎洁。

    闫旭下了床,再这样初秋的夜晚,吹来的风已经有了微微的凉意,闫旭慢慢的走在这幽静的花园里。

    闫宅里此时已然败落一般,闫明仍旧住在医院,闫芊芊没有找回来,而他的父母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