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一家三口,秀恩爱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下去了,现在墨宝还在,做这些事情不好,等到晚上他在讨些利息好了。

    离开姚月雅的身子,墨瑾钰去衣架上拿过外套,朝着姚月雅温柔道:

    “那就去逛逛吧,随便去超市买些东西。”

    一瞬间墨瑾钰就已经离开,这速度倒是让姚月雅有些瞠目结舌,不过在听到他的话后,立马就点了点头,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去逛街。

    要知道已经很久没出去了,再不出去就要发霉了!

    墨瑾钰自然的将保温箱拿在自己的手里,牵着姚月雅的手走了出去、

    正在外边工作的小王,看到墨瑾钰走出来,立马站了起来。

    墨瑾钰随意的吩咐道:“接下来今天的行程给我取消掉,闫氏那边派过去的人,一有消息就要通知我,我现在下班,OK么?”

    “好的,墨少。”

    墨瑾钰满意的点了点头,牵着姚月雅走了出去,走至另一边的电梯,这是他专属的电梯,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坐,这个电梯直通停车场。

    到了地下一楼,并不如同上边的光亮,停车场显得暗了许多,墨瑾钰小心的牵着姚月雅的手,停车场很大,两边摆放着形形色色的车辆,就如同是一个车站一般。

    而且这边的车子价值都不菲,没有个几十万几百万是买不下来的。

    能在这里停车的说明都是风桦的员工,而一名小小的员工能够买得起这样价值的车子,足以证明风桦的实力,现在多少知名品牌的大学生挤破了脑袋都想要进入风桦、

    托关系的,托人送礼的,比比皆是,不过风桦只接受有才能的人,不接受废物。

    这自然也是对风桦的负责,若是有些人鱼目混珠的混进来,只会影响公司里的风气。

    在风桦,只要你有能力,不管你是大学生研究生毕业,甚至你可以是初中生小学生毕业,只要你的能力达到风桦要求的,那么你就能够进入风桦,年薪高,分红也很是丰硕。

    不过墨瑾钰也不是傻得,明文规定,能力的强弱决定你拿多少的工资。

    反言之,能力越高你的工资也就能够越高,一切都只靠你自己。

    这样一家工资能够进入的话,就表示是对自己的肯定,所以应聘者也是多到离谱。

    姚月雅开来的车,被六夜开回了墨家,此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上了墨瑾钰的车。

    墨瑾钰倒着车,轻轻松松的开出了停车场。

    一边开着车,墨瑾钰一边用余光看着一身清爽,粉黛不施的姚月雅,她此时正抱着墨宝,两母子互动着。

    谁会猜到这么一个清纯靓丽的女人,竟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呢?

    姚月雅生产后气色红润,又一直被墨瑾钰养得极好。

    并不像别的孕妇,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反而多了一丝成熟女人的韵味。

    一颦一笑,介乎于清纯与妩媚之间,是年轻女孩,所学不来的风韵。

    两人准备先逛超市,墨瑾钰开着车,开的很稳,要知道这车上还有个小宝贝呢,姚月雅抱着孩子也累,若是还开的不稳,受罪的只会是他的亲亲老婆。

    车子开到了大型的超市门口,超市总共有五层,里面的设计更是错综复杂,一楼是吃,例如肯德基、奶茶店等等之类,二楼则是穿,男装女装比比皆是,还有婴儿用品,包包之类的,三楼是化妆,各种牌子的化妆品,还有保养品,四楼是超市,各色各样的零食、生活用品都在这边,五楼则是买菜的地方,还有水果。

    这家超市是她和墨瑾钰经常来的,差不多一个礼拜来一次,本来都可以让佣人购置,但是她们觉得两个人来偶尔逛逛,更显得温馨

    看似平淡如水的生活,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惊心动魄,仅有夫妻俩的无限眷恋。

    如此两人,便是一生。

    走进超市里,她们直接上了四楼,直奔超市。

    两人的出现无疑引起一番热潮,女方有着一头利落清爽的长卷发,此时正被高高的绑起,就好像是那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一般,细细看去,却惊艳了一世芳华,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就好似泛着淡淡的光泽,她漆黑的眼瞳有着流光反转,此时正带着笑意侧头看向一旁的男子,将目光放在男子身上,那一刹那,

    几乎无法呼吸,仿佛要窒息的地步,那一张脸就如同是鬼斧神工一般的雕刻,女子抬头微侧看着他,而他则是低着头,温柔的听她说着话,妖孽一般的容颜,就像是冬日的暖阳。

    她们还抱着一个孩子,是一个颇为粉雕玉琢的孩子,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跟男子极为想象,但仔细看却能够发现,孩子的嘴和女子那微微翘起的模样,简直重合。

    这样完美的一家三口,无不令人震撼,再也无法收回那目光,毫不吝啬的赞叹。

    这般醒目的组合,非常惹眼。

    她们走在架子高的陈列品旁,姚月雅将墨宝放在购物车上,瞬间就轻松了不少,本来墨瑾钰想要抱,奈何这小家伙一点都不给面子,一碰他,他就要哭,抓着姚月雅的衣服就不肯放手,墨瑾钰也只能作罢。

    “要不要买点牛奶?”姚月雅眉眼泛着笑意,声音显得轻轻柔柔的。

    “买吧,顺便买点奶粉。”墨瑾钰的声音显得低沉迷人。

    当然他的想法就是,早一点让墨曦尧戒掉母乳,快点适应奶粉的味道。

    听到墨瑾钰的话,姚月雅抬头,嗔了他一眼,很显然她是这么的了解他,只要说一句话,便能知道他的心思是怎么想的。

    也不管他,姚月雅推着手里的购物车,进入奶粉区域,细心的看着每一个牌子,和对孩子的影响大小,她也想着早点戒了吧,听说孩子不能总是吃母乳,等到一年,她就给他断了,现在先了解一下,买点回家,到时候自己不在,孩子也能有的吃。

    她低着头拿过一个奶粉罐,仔细的看着。

    叶华清抿着嘴唇,显得有点冷冽,此时他的身边正是娇小甜美的林诗诗,两人的气场显然不对劲,都是各顾各的,之所以两人会在一起,则是因为叶老爷子。

    纵使叶华清在不喜欢叶老爷子的所作所为,但好歹他也是他的爷爷,这一回直接打电话到医院给他,说他快不行了,再不回来见他,就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这一说出来,惹得叶华清只能回去,

    回去了以后又被叶老爷子逼着跟林诗诗一道出来,说是想要吃点零食,真是把他当傻的,这么大年纪还吃零食,分明就是想要给他们两个人制造机会。

    不过好在林诗诗对叶华清无感,同样叶华清也厌恶林诗诗,顺了叶老爷子的意,但一出来则是谁也不理谁。

    两人虽然是走在一道,但距离却是隔得可以在站下一个人。

    林诗诗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意,就像是精致的布娃娃一般,随意的一撇,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芭比娃娃一般的眼瞳闪过一丝阴冷。

    走在前边的叶华清,感觉到身边的人消失在一旁,有些不耐烦的皱起眉,他一点都不想要跟林诗诗多说半句废话,只盼望着随意的扔点东西结完账,回到叶宅给叶老爷子,然后在装病回医院。

    现在林诗诗的举动,显然令叶华清有些不满,纯粹的给自己招惹麻烦,转过身子,看到的是林诗诗满脸戾气,心下一咯噔,往旁边看去,眼瞳有些无疑是的睁大,是姚月雅。

    还有墨瑾钰。

    以及他们的孩子……

    叶华清的心瞬间跌落到谷底,纵使早就知道了她生了孩子,但亲眼见到的那一刻,仍旧是痛到无法窒息,就像是巨大的浪花拍打在石头上,翻滚腾涌。

    叶华清垂眸,声音显得低低的,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林诗诗,走吧。”

    林诗诗收回视线,转向叶华清,甜美的笑容扬起,带着淡淡的讽刺:“你不想去打个招呼吗?也许……”

    “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波澜不兴的语调,仿佛真的没有什么。

    既然幸福,他何必要去打扰,在叶华清的世界里,她的幸福向来是最重要的。

    听到叶华清的话,林诗诗看了他良久,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精致的五官,那漆黑的眼瞳,就像是地狱的黑暗一般,她的声音甜美依旧:

    “可是我不幸福啊……”

    她不幸福,只要看到姚月雅幸福,她就无法幸福。

    只要一想到,她为墨瑾钰生了孩子,她的心就无法停止住恨意,她做了那么多,难道终究无法抵挡住她们的爱情么?

    林逸尘告诉她,这是她的命。

    不,她不相信,她林诗诗从来不相信有什么命运之说!

    叶华清猛地看向她,那眼神冰冷如同冰川,刺骨寒冷,他的声音更是带着威胁:

    “你最好有点分寸,我们叶家能够将你捧上天,自然也能够将你摧毁到尸骨无存。”

    挑选好奶粉的姚月雅,不知为何,猛然往前边看去,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人,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心总是觉得好像前边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般,心下一动,往前走去,走出奶粉区域,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收获。

    无奈的笑笑,可能生完孩子精神太过于紧绷,出现了幻觉一般。

    身后的墨瑾钰身材修长,清瘦雅俊,看到姚月雅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回来,挑了挑眉,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看你这么急的跑过去,是有什么事情么?”

    她挽上他的手,摇了摇头,抬头望向他,微笑:“走吧。”

    不疑有他,墨瑾钰也低头微笑,两人往前台处走去。

    在这超市工作的员工,大多熟悉姚月雅和墨瑾钰。

    因为她们两人经常会带着孩子一道来这逛超市,倒是温馨的很,两人那种相视而笑的感觉,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恐怕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

    啧啧,前台的员工看了看姚月雅,不由叹息一声,这才叫名正言顺的人生赢家。

    一个妖孽的老公,一个可爱的儿子,等到以后就是两个男人照顾她一人,怎么能够不幸福呢。

    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同人不同命啊。

    买好东西,墨瑾钰拿出卡结账,携着姚月雅和购物车离开超市。

    她们不知道的是,有两个人一直在远处注视着,只不过一个是眼神阴冷,一个是心酸却带着欣慰。

    出了超市,两人不打算开车,从车里拿出保温箱,这超市的附近就有着几家牌子店,先去逛逛看,顺便去看看能不能给墨曦尧专门制作几件衣服。

    姚月雅靠在墨瑾钰的怀里,手里拿着保温箱,而墨瑾钰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家三口在和煦的阳光底下,悠然散步。

    柳树成荫,湖泊涟漪,空气又清新。

    在这般优美的环境之下,散个步,晒个太阳,吹吹风,对孩子,对大人,都有益处。

    墨宝在墨瑾钰的怀里显得特别的不安分,咿咿呀呀的一个劲往姚月雅的怀里凑,却发现力量过于悬殊。

    索性,小嘴一撇,大哭了起来。

    他其实也就是饿了。

    一双滴溜溜的黑珠子沁着泪水,哀怨的看着姚月雅。

    他要妈妈,要咪咪!

    刚刚莲藕手摸着墨瑾钰的胸膛,墨宝委屈的发现根本没有妈妈的柔软,是硬邦邦的!

    他要喝奶奶,喝奶奶!

    墨曦尧这么一哭,惹得姚月雅原本惬意的心里,瞬间转换为紧张,做了一段时间的妈妈,一看就知道自己儿子这是饿了。

    手忙脚乱的从保温箱里拿出奶瓶,里面是原汁原味的母乳,动作轻柔的放进墨宝的小嘴里。

    孩子的天性,一闻到奶香味,便知道这是自己的食物,两只小手都用上,放在奶瓶上,一个劲的吸吮着。

    那模样,倒是可爱的很,嘴巴一鼓一鼓的,黑色的眼瞳黑白分明,他直直的盯着那还没到嘴里的奶。

    因为墨宝喝奶,没有办法只有停下脚步来,墨瑾钰抱着软香的儿子,笑骂道:

    “就你个臭小子多事,整天的就知道吃奶的,难怪你越来越胖!”

    喝着奶的墨宝,好像听得懂话似得,移开盯着奶瓶的眼珠子,瞥了一眼墨瑾钰。

    那眼神貌似再说:我喜欢,管的着么你!

    喝了一大半,墨宝总算是喝的差不多了,移开奶嘴,打了个奶嗝儿,恹恹的躺在墨瑾钰的怀里,颇为安静。

    应该是吃的累了,有点困了。

    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可爱的模样,嘟着小嘴眯着眼睛,堪堪睡去的模样,融化了姚月雅的那颗爱子之心。

    她拿出手机,难得的自拍,将摄像头对准自己,然后化开了一抹笑颜,一旁的墨瑾钰很自觉地摆出一个姿势——抱着孩子,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姚月雅,而墨宝则是呼呼大睡。

    ‘咔擦’一声,记录下了完美的一刻。

    或许大多数的父母都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有了娃娃,就会迫不及待的炫耀,姚月雅自然也是如此。

    看了看照片,直接传上了朋友圈,下边写着:

    “人生的幸福十有*,而我的幸福便是拥有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男人。”

    难得的炫幸福,这图片刚一发出去,下边的评论就跟炸了似得。

    郑开艳:“啊啊啊,我家小墨宝好卡哇伊,睡着了还是这么的有魅力,好喜欢~”

    西门情:“楼上的色阿姨,请擦擦你的口水,滴到楼下来了你知道么!”

    郑开艳:“我是姐姐!”

    西门情:“色阿姨!”

    郑开艳:“我要打死你个小逗比!我是姐姐!”

    西门情:“我去找安宇枫,你晚上等死吧!”

    郑开艳:“哼,我家大宝贝才不会欺负我呢!”

    安宇枫:“郑开艳,晚上回来我们商讨下造人大业。”

    郑开艳:“……”

    西门情:“哈哈哈。”

    苏墨:“情儿,快点过来喂奶,你儿子又在哭着喊妈妈了。”

    罗兮:“你们这样没节操,你们家里人知道么?”

    梁涵柔:“现在知道了。”

    韩颖:“我儿媳妇好美!我儿子好帅!我孙子好可爱!鉴定完毕,遁走~”

    墨言:“抓住,虎摸一番,大嫂也很美。”

    罗兮:“虎摸?!晚上不准进房!”

    墨寒:“二弟,晚上来训练场一趟。”

    墨言:“……我什么都没有说过,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所以我什么也不知道,遁走~”

    看着评论,姚月雅都能乐上半天,这样的幸福简单的让人无法言语。

    关掉朋友圈,姚月雅楼上墨瑾钰的肩膀,朝着前边走去。

    一路上引来无数路人的侧目,这个一家三口太过于惹眼。

    初秋的季节,原本绿油油是树叶,此时已然泛上了淡淡的黄色,微风袭来,有些微凉,树叶被风垂落,在空中无力挣扎着盘旋了几下,随后静静的飘向泥土中,回归它的本真。

    有人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也有人说微笑的男人最有魅力,但此时此景,大家的心头都涌上了一个答案,抱着孩子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

    低头、转身、浅笑等等。

    身上散发着的是初为人父的喜悦,抱着孩子的墨瑾钰,那感觉根本太过于震撼,帅的人神共愤!

    去牌子店逛了几圈,都没有逛到喜欢的,

    看着纠结的小女人,墨瑾钰大手一挥,直接抄起她开车回家。

    至于衣服什么的,离满月酒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墨瑾钰准备直接找巴黎的设计师设计,保证那天让他的儿子帅帅的亮相。

    这样的日子幸福,又简单。

    只不过刚刚姚月雅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约她明天见面。

    是叶华清。

    这件事墨瑾钰知道后,沉默了半晌,后面才松口答应。

    他和叶华清,在京城里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就算他那个爷爷有点问题,但叶华清这个人总的来说,是令他欣赏的。

    既然他约姚月雅见面,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同意。

    也是时候有个了断了。

    所以,姚月雅跟叶华清见个面可以,他并不介意。

    但!

    也仅仅是见个面而已。

    早上,八点半。

    平时,这个时间,墨瑾钰早就已经出门,开车回去公司上班了。

    今日,他却特别磨蹭,抱着墨曦尧,一直瞅着姚月雅看。

    “墨瑾钰,你还不去上班吗?”姚月雅坐在梳妆台前打理着自己的妆容,提醒着还在逗女儿的男人。

    虽然姚月雅是公司总裁,不存在迟到一说。

    但是,公司早上都要开例会,他突然缺席,不太好吧?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让我走吗?”墨瑾钰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顺便,把墨曦尧抱得更紧了一些,这是下意识的行为,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介意的。

    姚月雅放下手里的梳子,转头望向墨瑾钰。

    漆黑的眼瞳,配着冰肌似雪的肌肤,两种极致的颜色,加上宝石红般的唇色,美得妖娆,惹人心动,此时她正朝着墨瑾钰浅浅的笑着。

    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一清早阴阳怪气的原因。

    墨瑾钰看到姚月雅美丽的容颜,呼吸一滞,随即更恼火了起来,

    不就是见个面么,有必要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么,又不是见不得人。

    其实这完全就是墨瑾钰的错觉,姚月雅只不过是把头发放下来罢了,结果看在他的眼里却变成了打扮自己。

    姚月雅拿起衣架上挂着的深蓝色领带。

    一边给墨瑾钰系上,一边温柔地道:“等一会儿见完面,我过来风桦找你,陪你吃饭好不好?”

    闻言,墨瑾钰纠结的俊眉,稍稍松缓了一点。

    这还差不多,刚刚燃起的怒火,瞬间就没了,对于姚月雅只要稍稍放低姿态,他就立即心软。

    所以每当姚月雅一对他温柔,他就什么原则,都可以抛弃、舍掉。

    是否爱的太深?也许。

    “别跟他见太久。”墨瑾钰闷闷道,大手,缠上姚月雅的小手,眼神恋恋不舍。

    他怕在这样待下去,他就不想要让她去了,他毕竟还是一个男人,就算知道叶华清有分寸,对待姚月雅也不像闫旭那样,可是这心里多多少少总有一些不舒服。

    看着姚月雅,他将她搂入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

    “你放心啦,不会太久的。”姚月雅抿唇一笑,对于墨瑾钰的小孩子脾气有些无奈,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她在墨瑾钰有些不爽的俊脸上,吻了几下。

    凝望着那张妖孽至极的脸,姚月雅觉得有些好笑:

    “好了啦,开心一点,我又不是去私奔,放心,娃都生了我还能跑到哪里去,不是说好了么,天涯海角都随你去,这辈子我们是纠缠定了。”

    姚月雅那几个蜻蜓点水的轻吻,让墨瑾钰的心情逐渐好转,他漆黑的眼瞳深深的望着她,仿佛要将她久久的印入脑海中,再也无法离开。

    他眉宇一抬,神采飞扬,煞是俊美,他深深的埋在姚月雅的颈脖间,闻着独属于他的清香,闷闷的道:

    “待会儿一定要过来看我知道么?墨宝我让妈妈帮忙带了,今天我们过二人世界。”

    “知道了。”姚月雅有些拿他没办法,只能附和。

    还二人世界,不是天天在过么,昨天晚上那个缠人的劲,难道是假的!

    不过现在在说些什么也只会惹恼他,还不如顺着他的意,反正就谈一会儿,应该用不着很多时间。

    听到姚月雅的回应,墨瑾钰才算是放下心来,待一会儿一定要好好的讨福利!

    姚月雅好不容易,总算是安抚好墨瑾钰的心情,送他出门上班。

    墨宝现在在韩颖那,她也乐的清净,有个孩子虽然是多了点乐趣,不过有时候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有些顾虑。

    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裤装穿上,走到镜子前,反射出来的她里面是洁白柔软的白色T恤,外穿一件廓形挺立的黑色小西装,整个人英姿飒爽,却又显得明眸皓齿,一头长发及腰,亚麻色的卷发披散而下,更是平添一丝性感。

    她的唇色如同上好的红酒一般红艳,带着年轮的韵味,冰肌玉肤映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如深夜闪着波漪的潭水,与当初跟墨瑾钰在一起的时候,差不多,并无多大改变。

    可实际上,岁月在指间流泻,已经恍惚过了好几年了。

    姚月雅从没想过,她会和墨瑾钰,一直携手走到今天。

    甚至,连孩子都有了,当初的他们并不知道,有时候缘分真的很奇妙。

    若不是那无意之间的敲错门,或许他们并不会那么的顺利。

    在她有些愣神的时候,电话如约响起,她拿过手机,是叶华清打来的电话。

    她按下接听键。

    叶华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带着一些阳光的气息,仿佛仍旧是几年前那阳光的大男孩,丝毫没有改变。

    在姚月雅的面前,他就像是从来没有长大过一般,一如既往的会跟她说一些很兴奋的话题,听着他的声音,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青春荏苒的年纪。

    姚月雅唇角含着笑意,时而回应着。

    那边说:“我已经到了,你慢慢来,路上有些挤,小心开车,我这边不要紧的。”

    她微笑,声音平淡:“其实你不用这么早去的。”

    听出她话语中的疏离,叶华清仍旧是微笑:“反正我也没事。”

    其实,他只不过是习惯了等待。

    每一个日日夜夜里,他早就习惯了等待的滋味。

    良久。

    他听到她说:

    “好,一会见。”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的课多,到了近期末更忙了,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