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2|1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魔域的建筑一向以黑红两色为主格调,然而在魔都中心,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格外显突兀。宫殿以白、金两色为主格调,周身置满朵朵祥云。那是魔君滕亦的宫殿,相传他的爱妻是一个神族。为了讨爱妻欢心,才把宫殿改成了这个样子。

    魔域的统治结构采用的是一王三君,一个魔王三个魔君。自上次神魔大战后,魔王陛下已有几百年没出现在魔域了,一直由三位魔君打理。还好是和平年代,要不然肯定发生暴-乱了。

    黑夜降临,魔域整个布上一层星火,魁丽极了。然而,那一座宫殿通火亮丽,如同白日光一般。宫殿里两根巨大的铁索躺在廊道上,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响声。床榻上,两个身影相互交错,一个大汗淋漓,一个一潭死水。

    滕亦抚上他的脸,一遍一遍,充满了爱恋。缪兹离开神殿后,曾无数次哀求滕亦放他离开,乃至发毒誓保证:事情过后他一定会回到魔域,心甘情愿嫁给他,一辈子不再踏出魔域一步。然而,滕亦对他的信任,早在小时候就被耗光了。他不相信缪兹会回来,正如他当年的离开。

    他给缪兹系上了铁链,这一关就是几百年。即使这样,缪兹还是会每日哀求。直到他感不到白落生命迹象,才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滕亦捏住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唾液相缠,不断在他身上索取、驰翔……

    大概是今天的兴致欠佳,滕亦突地停了动作,“他有那么重要?他死了,你也准备不活了吗?”

    空荡的宫殿不断回荡,仿若自语般。死寂的眼神还像往常一样,没有一丝波动。

    “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你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冷静。”滕亦笑了笑,“米修复活了,你说他会不会也复活了?”

    “你…说…什么?”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溢出。或许是太久没说话,或是不敢置信,听起来结结巴巴。

    “好,我再说一遍。米修复活了,还把重伤的陛下送回了魔域。”滕亦轻轻吻了吻他,“似乎是米修亲自去沃泽深渊解除陛下的封印。你应该比我清楚,他跟陛下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你说他这么做,会不会那个人的命令?除了那个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那个本事让米修去救陛下。”

    “米…修,人呢?”缪兹握住他的手,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长久的沉默,似乎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滕亦激动地回握他的手,“你想见他?”

    缪兹点点头,“有话…问他。”

    “好,我答应让你们见面。”滕亦放柔语调,“缪兹,我等了你许多年了。我想真正的要你一次,可以给我吗?”

    缪兹垂下眸子,低头含住他的下身……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期盼的米修早已不是当年的米修,过着与他没有什么差异的生活……

    米修送路兮回魔宫后,他与白落的生计就成了大问题。他们两人一则身无分文,二则黑户、找不到活干,就差饿死在街头了。白落在心里不止一次唾弃弈君的抠门,他们帮路兮解除封印、将他的重伤治个七分好,哪一件不是值得夸耀的大事?

    不仅如此,他们还把人送了回来。都这样尽心尽力的服务了,特么居然不给他们赏钱!!要知道,在魔域黑户是比奴隶还要低等的存在。别说干活有钱,给口饭吃就不错了。

    白落去打过一次工,饭倒是没沾口,一顿毒打倒是有。他这具身体也是弱鸡,要不是米修及时出收,恐怕被当场活活打死了。此后,米修再也不让他去打工。

    他曾经指望过米修,但后来想想还是放弃了。在魔域崇尚实力为尊,米修的黑魔法是很厉害,只要他肯效忠王室,立马能从黑户跳到贵族。何奈魔域是路兮的地盘,他与路兮的关系有多错呢?两人用眼神交流都能熏出一股炸药味,还说效忠?这不是笑话吗?

    现在他打工的路绝了,他与米修估计只能等死了。然而,当天晚上米修就带回了一大笔钱。他有些好奇,米修看样子不像是会藏钱的人,怎么说有钱了就有钱了?米修很爽快告诉他,从弈君那里拿来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