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三三回 古墓玲珑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个少年,肩并肩,站在护城的围墙前,眺望着前方一漠无际的黄沙。 ≥ ≤

    “恒河,你的身体完全好了。”声音难掩喜悦。木蔚来突而将目光注视着身旁的恒河。恒河的侧脸清秀而轮廓分明,比起山河更秀美。风,把他的头吹得舞逸。

    犹记得,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恒河,不久前,还要坐在轮椅上。而此时的恒河,不但气韵平和,而且说话中气十足。除了眼睛里有些日积月累的疲意之外,他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过往那种病态。

    木蔚来心里非常感激为恒河治病的白童子。可是,白童子也不在了……

    “嗯……”恒河回眸,凝视着木蔚来,轻叹,“倒是你,脸色不太好。这里风大,不如我们下去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

    “恒河,你有没有听说过玲珑璧?”木蔚来突然声音变得紧张,他的脸色,比起刚才,又苍白了许多。

    “玲珑璧?”恒河非常震愕!

    “只有找到玲珑璧,才有可能消灭邪玄魔。这是叶神在梦中告诉我的。叶神还说,玲珑璧就在圣罗城。”

    “蔚来,你也知道玲珑璧和叶神?”恒河更加惊愕。

    圣罗城,是绿耶国的王都。能掌握如此神秘的圣宝信息的,非绿耶国皇室莫属。自知时日无多,木蔚来在争分夺秒地打听着玲珑璧的下落。看到恒河的反应,木蔚来知道恒河必定知道玲珑璧的存在!脸上不由得绽放出一丝喜悦,正想进一步跟恒河说明这当中的紧要关系。这时,一直被两人冷漠在一旁的龙女,却哇哇地大哭起来。

    无论龙女杀退半魔人是如何的神威,她毕竟是一个几日大的小孩而已!小孩子都是率直的,她见木蔚来不搭理她,不高兴就哭了。她自出世以来,就不喜欢木蔚来以外的人抱她。所以那时,其他人一抱她,她就哭。还没学会人语的时候,除了哭声和笑声,就再不知如何表达心中所想。但现在不同了,龙女可以说出心里任何她想说的话。但是,自从她说出那番心底话后,她所依恋的人,反而对她冷漠了,没有了以前那种不设防的全心全意被呵护的感觉。

    但是,小孩的哭声,总是特别容易打动人心。特别是那此失去了至亲的还在悲伤中的人。

    果然,龙女的哭声很有效。木蔚来蹲下来,张开双臂将龙女揽入怀,内疚而怜惜地说:“不要哭了……好不好……”用手轻轻拍了拍龙女的小小背。

    被木蔚来抱着,龙女心里一阵激荡,好像幸福得甜到心里去。这个温暖的怀抱,她是多么的依恋和向往。

    “你很讨厌我吗?”龙女呜咽着声音问。

    木蔚来紧紧地拥抱着龙女。这个本应在襁褓中,享受大人的呵护,过着无忧无虑的婴孩,因为自己,还没出世就丧失父母的关爱,而卷入了人魔的血战之中……想到这里,他内心的责愧就更加沉重了。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尽快找到玲珑璧,将邪玄魔消灭!

    “怎么会……傻丫头!你想那里去了?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到不得了!我心里想,如果我能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儿的话,是多幸福的事!”

    “女儿……”龙女的心往下沉。她才不想当木蔚来的女儿!看得自己得尽快摆脱这孩童之身!否则,自己在心爱的人的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

    “为什么我消灭半魔人你不但不高兴,反而悲伤了?”龙女泪眼汪汪地问。没错,当木蔚来看到城外半魔的残肢时,他的眼神流露出来的,只是沉重的哀痛和悲伤。

    刚才强行运功跃上城墙,又动了真气挥舞黑曜宝剑,木蔚来突然觉得气血翻腾,一阵玄晕。就在这种难受的感觉即将击败他的意识时,他又紧咬着牙关,令自己保持清醒。

    感觉到木蔚来拥着自己的双臂又挽紧了一圈,龙女听到木蔚来在自己耳边,温柔而凄惋地轻声说,“龙女,我知道你吸收半魔人的生命力,是为了帮我续命。请你不要再为我杀戳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为我牺牲。每一个生命的流逝,都会令我悲痛不已!而且,你知道,这样做……是没用的!我已经没救了……我不想在临死前,看到你为了我而双手沾满血腥……看到你这样,我很难过。”

    “我……”

    龙女弱小的声音,被那番话深深地颤痛了。明明,她只是一心想着救他,为什么反令他难过了……

    “为什么你就非死不可?其实人的死活,我不管!我只你活着!我只要你!”龙女突然再次哭闹起来。

    “龙女,我对生死并不在乎。我现在,最渴望看到的,是你快乐的笑容……无论多累多痛……只要看到你的笑容,我就觉得世界充满了希望……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的笑容,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你的笑容,比我的生命更重要!这句话,龙女永远都不会忘记!

    原来,自己的地位,在他心里是那么重要?龙女喜出望外。虽然现在他对自己的情感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那种,但起码,他是爱自己的。只要日久相处,只要自己长大了,他一定不会再把自己当成孩子看般。

    龙女马上收住了哭,自内心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成如沐春风的花朵。樱桃小嘴两侧,两个浅浅的酒窝,似乎也镶嵌上明媚的阳光,使得周围的空气欢欣无比。

    一旁的恒河看了,脸上虽然挂着善意的微笑,可心里却有点毛。蔚来啊,你哄小孩的手法,怎的如此暖昧呢?恒河总觉得,那个叫做龙女的小孩,已经义无反顾的爱上木蔚来了。而木蔚来,却总以父女的关系来回避着。他不可否认他这个知己朋友的确魅力四射,技惊四座,就连孩童的心也轻易俘获。可是,那个龙女,横看竖看都不知正常小孩……难道,守护南方的龙神,都是这么特别吗?

    龙女,还完全沉浸在那种温馨而凄淡的幸福中,却突觉木蔚来的身躯完全靠压在自己身上。突然,木蔚来就侧着头枕在龙女肩膀。一种温热的液体,滴在龙女背上,渗透过她身上那层灵气所化的黑纱薄衣。

    “蔚来!”

    “蔚来……”

    恒河和龙女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惊唤。当恒河将木蔚来从龙女身上分开时,那个身躯,就虚弱无力地任人摆布。一丝鲜红的血,延着他的嘴角缓缓地渗流着,就像幽深的森林的忧伤小溪。

    “为什么会这样?”恒河愤怒地质问。明明,刚才木蔚来还好端端的。不对,木蔚来从一开始,脸色就不太对劲。

    龙女仿佛没听到恒河的声音。她仍沉迷在那个只有她和木蔚来的世界里。从恒河怀中硬把木蔚来的身体拉回来,坐在地上,双手挽着他。嘴角依然笑得像鲜花般的动人,而眼泪却像断线的珍珠。

    无论往这个身体注入多少生命力,总像泥牛入海般,转瞬就被消耗得无影无踪。正如他所说的,这样做没有用。她还是救不了他!她只能看着他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最后彻底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

    “蔚来他,受了很重的伤,已经没法治了……”龙女在呜咽地哭泣着。

    连神龙都无法治愈的伤?到底是什么人造成的?

    恒河没有问。眼神一沉,缓缓道:“龙女,带蔚来去圣罗城。我想现在,只有玲珑璧能救得了他。”

    就像一米阳光,投射到黑暗的空间里。龙女蓦然抬,黑珍珠般的眼眸里,闪烁着怜动的泪光。

    从孔雀城至圣罗城,马车要走上一日。但如果是神龙的话,也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可到达。龙女变成黑龙,乘载抱着木蔚来的国王恒河,在地上万民的惊呼声中,像闪电一样,向圣罗城塔利亚皇宫翔飞。本来跟着恒河一起来的津柯,却被抛下了。于是津柯骑着快马,拼命地在后面追赶。

    骤降皇宫,引起轰动。大家都没有看过国王的神色有如此紧张和凝重的时候。更何况,此时的国王怀中,还抱着晕迷不醒的人。那个人脸色苍白,眼帘紧闭着,无力的手臂垂着,但依然不能掩盖绝世惊艳的容颜。而那种虚弱游丝的病态,却给人一种美得不可方物的感觉。

    所有人只是静静地低下头,眼底下瞟到一身紫衣皇袍的恒河,像风一般从身边经过。而恒河身后,还紧跟着一个个黑衣小女童。

    绕过皇宫正殿,走过玉栏长廊,穿越宫廷花园,又走入一片幽深树林。环境变得越来越幽静偏僻。恒河手中虽抱着木蔚来,但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子,他不但没显出半点的倦容,反而步履轻盈,仿如怀中无物。龙女觉得奇怪!由木蔚来与恒河的短短对话中,龙女隐约觉得,这恒河应是先天患有隐疾,才令木蔚来如此挂念担忧。而眼下所见,这恒河的体力早就越了正常人。恒河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灵气。所经之处,只要有植物的地方,那些生命就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向恒河打招呼。仿佛在欢迎主人回来一样。比如,那小草会弯弯地点头,含苞待放的花会突然绽放,叶子在翩翩飞舞。

    龙女把疑虑都藏在心里。

    小树林的尽头,出现一片清幽的墓冢。这墓穴,有数十米高,以筑土的形式。只有一道阶梯通往墓顶。

    恒河抱着木蔚来延着阶梯一级一级往上豋。

    这阶梯,青砖白灰所砌,还未抹平,凹凸不平的,看上去就像琴键一般。青绿的苔痕像地毯一般柔湿地铺在阶梯上。令人踏在阶梯上,有种滑溜溜的感觉。

    很难想象,在侈奢的皇宫里,有如此不经修葺的墓冢。可是,从一踏入这片奇特的空间起,龙女就觉得,这里有一股祥和而清新的灵气,在缓缓地流动着。而且越往墓顶上走,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到了墓顶,几十方的平坛上,只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没有任何文字。甚至久历风雨,石碑上长出几数裂纹。石碑空荡荡地屹立在暖暖的细风中,既荒凉又沧桑。然而,这里却纯净得没有一丝凡俗的杂气,反而神圣得令人心静神宁。无文石碑,充满着神秘的色彩。

    龙女正在惊讶着这片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之地,恒河已经抱着木蔚来行前石碑前。

    “绿耶国恒河携友求见,恳请叶神开启往通圣地之门。”

    “隆”的一声,恒河脚前的两块石板突然往开边移开,露出一道通往地上的阶梯。

    “龙女,你在外面等。”恒河用声音制止了跟过来的龙女,没有回头地,抱着木蔚来踏入了地入石阶。恒河语气,是命令式的不容违背。

    其实,龙女是要硬闯入去,以恒河的能力,是不可能阻止。但龙女竟然听了恒河的话,止步不前。或许,是这里神圣的气氛,令龙女肃然起敬,不敢妄动;又或许,因为恒河说了,只有玲珑璧才能救木蔚来!现在,龙女相信,玲珑璧,一定就在墓冢之下。而现在,只有相信恒河,才有可能尽快将木蔚来身上的伤治好!

    在恒河进入秘道不久,石板又自动合上。仿佛里面的神秘空间,并不欢迎外人的随便闯入。

    昏迷中,木蔚来感到被一股和暖的气流的包裹着。这种力量,并不能减轻身体的不适,却能将数日来崩紧了的心神舒缓了不少。这种力量,正在昨夜在苗独家里,把他唤醒的力量之一。

    意识正在慢慢恢复。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抱着,正步向那个气流传出来的方向。有种清新的草药的味道从那个人身上散出来。这种味道,非常熟悉。

    木蔚来缓缓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黑暗一片。

    “醒了?觉得怎样?”

    突然听到一个喜悦的声音。木蔚来认得,这是恒河。但是,恒河没有停下步伐,继续稳步向前。

    这里非常黑暗,只有微弱的光线从远方投射而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