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分道扬镳(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子?”李长青闻言错愕不已,自他修为初成至今已历二十余载,却是首次被人唤做小子。他并不气恼,只觉有些奇怪。他自幼得逢奇遇,由异人传授秘法要诀,后便辛苦修持,也幸自己天资不错,二十五岁那年便已炼气有成。道家之功法中正平和,最具养生之效,他修为与日俱增下,容貌之改变也渐放缓,是以而今他虽已近天命之年,形貌却未改变多少,旁人看来,仍是个二十余岁的青年道士。

    他心下也大是疑惑,不知自己为何来到这里。他努力回想前世之怪异事,企望寻到一丝线索,苦思良久,仍是毫无所获。他前世生活虽有离奇,却也简单。四岁那年,玩耍时碰到个服饰奇艺的道士,他的奇遇也自此始。那道士望着他呆立良久,不住长吁短叹,忽然伸手向他头顶一抚,他便觉脑中多了些东西。他回想脑中之物,内容却似本书,有字有画,并无名称。他大感有趣,正待询问,却发现那道士已不见了。他初时只觉有趣,后来渐渐感其不凡,便按之而行,终于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那法诀果真神妙非凡,自己按之修持,渐也有了仙神之能。二十五岁那年,他炼气有成,渐觉在这世俗红尘中于修行不利,便决意彻底抛却凡俗琐事,专心求道。也许他天资绝好,又或许其果真悟性非凡,又只历了二十余载寒暑,便又能更进一步。那部法诀虽妙,却有一点令其不解,便是练到高深处需经一劫数。他不知劫数所指何事,只是每日精研道藏,静修身心,期望能于度过劫数有所助益。

    听见杨过所言,洪七望诧异非常,不由向西毒望去。他二人均为当世绝顶高手,为争得第一,彼此相斗了数十年。如今又共同经历了这番由生到死、又由死转生的过程,二人间往日的仇怨也尽去了。欧阳锋见北丐目光投来,也是摇了摇头,面上满露疑惑之色。二人眉头大皱,实不知这道士是何许人也。此话若是旁人所言,他二人自是不信的。可若是杨过,却不由他们不信。洪七公与杨过相处虽只几日,却觉杨过极有信义,不可能在此事上无端哄骗自己。欧阳锋头脑刚刚清晰,对疯癫时候却也并非一无所知,杨过多年来对他有如亲父般,他那会没有丝毫感觉?杨过哄骗他人,却断不可能骗他。只是此事着离奇,实叫人难以相信,这世上竟真有能有呼风唤雨、起死回生之人?

    洪七公望向那道人,见他一身青色道袍,约只二十五六岁,身形不胖不瘦。周身并无异状,不似练武之人,细细打量下去,竟隐有出尘之气,真宛如个得道高人一般,心下也信了几分。他心中暗道:“古话曾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前我定是不信的。这道人如此不凡,便是当年的王重阳也有所不如罢?”望了望欧阳锋,二人均有此感。他哈哈一笑,道:“小兄弟真乃神人也,竟真的把我老叫化从阎王那拉了回来。我老叫化孤身一人,原也没甚么遗憾,只是每想到与天下美食再也无缘,便觉甚是可惜。我洪七从未对他人说过半个谢字,今日却要破例,谢小兄弟能让我再多吃几年美食了。却不知小兄弟怎样称呼?”李长青微一摆手,笑道:“我姓李,俗家名字却已忘了,只个道号‘长青’,你便唤我李长青罢。想这红尘世界何等之大,你我能此时此刻在此地相遇恰是命运使然,我只是做了举手之劳而已,你们不用道谢。”洪七公听他此言,哈哈大笑,朗声道:“这样也好。虽说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但李小兄弟既救了我,原本不能就此算了。”他望着那道士,又笑道:“只是李小兄弟能使出这般手段,想必我和老毒物的武功你是看不上的。我老叫化身上没钱,也不是官儿,连丐帮也早交予蓉儿,便是想送,也没甚么好送的了。”虽说人之生死全由天定,祸福之事不可尽测,但他们二人俱是当世绝顶高手,自己寿命终了时那会没有丝毫感应?那道士虽如此说,他却不信这手段于那道士而言真有这般轻松。似这等起死回生之术,便是于他也不简单罢?洪七公听那道士略显粗重的喘息,心下暗道。

    杨过见北丐与西毒二人由死转生,不由狂喜。他自幼便没有父亲,母亲也很早便因病而去。他每见旁人一见团聚,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