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北地风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时理宗即位,年号淳祐。≧   距蒙古亡金,已近十年了。

    南宋疆域,东到东海,最西边至雅安一带的邛崃山。西南以金沙江与大理相隔,北部隔秦岭、淮河,与蒙古遥遥对峙。李长青一路走过,见宋地治下,虽也略有**之事,但更多的是军民一心,同仇敌忾。连年征伐,使得更多百姓沦为乞丐,却是更激起了百姓抵抗鞑子之心。宋境内,谈起鞑子,更是人人对其咬牙切词,恨不能食之而后快。

    北地气候,向来与南方大异。胡天八月即飞雪,并非虚言。更何况此时早已冬至,北方多地,更早已是积雪盈尺了。

    北方某地,十几人踏着积雪、迤逦而行。这队人行走间看似随意,却不住有人来回奔波,传递消息。他们形形色色,俱都穿着厚厚的棉衣,作蒙古装束,却都说着汉语,看似极为怪异。

    两人向前方一阵张望,又四处看了看,

    一行人,尽捡着偏僻之处,避着风雪,慢慢前行。这队人虽是同行,却三五成群,各自为阵,显然是临时拼凑而来。队尾处,两人独立而行。那看似年轻的一人,约只十五六岁,身形有些消瘦,虽戴个毡帽,脸上却已给冻的通红。他将手上那口大刀别在腰间。他个子不高,那刀鞘隐隐有些着地。他将一双早已冻的通红的手放到嘴旁,用力的哈了几口气,方小声道:“张叔叔,咱们这次出来,会不会碰上……?”那张姓大汉向前方望了望,方低声道:“不要乱说,要是让那人听到了,小心你的苦头。”他又笑道:“你小子也总算知道苦了吧?叫你不好好在家练功,偏要来受这份罪。这次回去,看你还偷不偷懒?”那少年满面羞愧,却仍强撑着道:“我……这有甚么!”他话未说完,却已四下望了几望。

    那张姓大汉低头沉思片刻,方道:“此处虽已深入蒙古所占之地,但咱们走的这些地方,向来人迹罕至,我多次走也没甚么,这次想来也应该无碍。”那少年略放下了心,神色黯然道:“这一路上,都是别人照顾,要不然我早就……等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好好练功,再不要拖累别人了。”那大汉笑道:“你能用心练功,回去后你爹妈也不会再责怪你偷跑出来了。”那张姓大汉又向队伍之中扫了一眼,目光落在队伍中间处一个俊朗书生身上,道:“你好歹也学过几年武艺,看人家,一个文弱书生,随我们行了这么久,仍神情自若,面无惧色,这点连我也是佩服的。你若能有人家那一分镇定,那你的武功恐怕早就有成了。”

    那少年脸色一红,道:“李大哥虽然不会武功,但想也是饱读诗书的,想来考个秀才不在话下,哪是我能比的?”那大汉摇了摇头道:“你也不用气馁,我虽也认同这点他这一点,但在此时此地,饱读诗书有个屁用?还不是要靠手中家伙来说话?”少年还待强辩,一时却也不知要说些甚么。

    那队伍前方一人,穿着灰色皮袄,身形比旁人更显高大。他当先而行,身后有三五人紧紧相随,其余众人都落于其后,目光中更隐隐对其流露敬畏之意。他向身后张望了一眼,似是觉的队伍过于松散了,一声呼喝,众人都是心下一惊。他喝声虽低,却含有内力,显然其武功不弱。队尾二人对这喝声也觉清晰可闻,不由更是骇异,二人不敢再多言,当下便用心赶路。

    那人向队伍间一阵张望,脸上尽是嘲讽之意。他目光最后落在队伍中一人身上,却眉头大皱。那人作书生打扮,看似文文弱弱,丝毫不会武功,那一身青衣,却不甚厚。那书生并未与他人同行,一路走来,面不红,气不喘,面上更无丝毫担忧之色。以自己体质,到此时都已是微微气喘,那书生却还能胜过自己?若说他武功高强,为何并无丝毫表象?若不会武功,怎会有如此胆识?

    他虽觉警惕,但料他年纪甚轻,自己也不怕他。他朝那书生扬了扬手,笑道:“小兄弟,过来些,我一个人无聊,咱们说会儿话。”

    那书生诧异道:“我?”他虽觉奇怪,也未多作迟疑,当下便快行几步,向那前方大汉处赶去。

    那大汉取下皮帽,抖了抖上面落雪,朝他笑道:“我姓王,排行第五,人称五爷,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那书生身上也满是落雪,他却并不在意。他道:“在下姓李,名长青,字清幽。”

    那大汉哈哈笑道:“我便看不惯你们读书人那一套,又是名啊又是字的,像我王五,叫起来多方便?”

    李长青道:“姓名是父母授予,字却是自己所起,乃是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