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荒野小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忽必烈立于帐前,极目四望,但见漫天白雪之中,营帐遍布。营前兵士正在操练,声威震天、杀气凌然。他缓步于营寨之中,对行礼之人也不回应,他望着眼前铁骑,面上并无丝毫喜色。他喃喃道:“这李长青是何来历?招贤馆之异人虽然难寻,不过是些许攻城助力罢了。此等治世之才,可遇而不可求,如此错过,岂不可惜?”

    天上忽然下起雪来,乌云遮日,黑猪渡河,郊外蒙蒙,田鸡阁阁。四周黑压压一片,仿若入夜一般。漫天雪花飘飘洒洒,地上人迹,立时便即淹没。北风呼啸,卷起地上积雪,随风飞舞。李长青负手而立,天上雪花飘落,到他身上却未化尽,他一身青衣,此时早已覆上一层雪白,他也浑然未觉。

    他遥望北方,自语道:“我此般做法,不知是对是错!”莫说他深明宋史,他只一路行来,也已明了天下大势。蒙古虽乃外族,但此时势力强盛、不可一世,正是合该兴盛之时。此时南宋上京已失、官家偏居临安,实力早已不复当年。对蒙之战虽有胜场,但不足一层,却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乃修道之人,红尘幻灭原本不应过于挂怀,但他深知蒙古生性残暴,治下汉民更是牛马不如,大元王朝何等强盛,却不过百年岁月,虽因其是外族,不得人心,但更多的只怕是因此罢!他虽不愿插手王朝更替之事,但天下百姓俱都处于水深火热、苦不堪言之境也实非他所愿。他那一番言语,便是希望忽必烈能幡然悔悟,明了蒙汉之事。他虽知可能性微乎其微,却也聊胜于无。并非他不愿杀他,只是此刻忽必烈尚未崭露头角,便是其兄蒙哥也未曾即位,杀他又有何用?蒙古兵民万千,难道要都杀了?唐有开元、贞观盛世,文名远扬,大小国家无不拜服,其人口却不过隋末三四,钱粮更是远远不及,何也?兴亡百姓苦,自古便是如此了罢?

    李长青内息一吐,身上积雪便即震落。他摇了摇头,终又重新上路。他知杨过等人向东而去,终会到达绝情谷,绝情谷内情花虽毒,他却并未放在心上。杨过与龙女情意甚坚,他也不忍二人分离,是以他才会告知龙女消息,让杨过去寻。唯一之事,便是他的杀父之仇了。大帐内多有不便,李长青并未多加解释,此事也只得下次再说了。心中叹息,只待自己事了,与他再会便了。

    他昼夜奔驰,不觉间已来到豫州境。豫州又称中原,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自三皇五帝至秦汉以后,其国都基本都处于中原。正如《史记》云:“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间,故嵩高为中岳,而四岳各如其方。”昔者曹操、秦王李世民、也多是占领中原之后,人马内富足、钱粮不缺,才能逐鹿天下。北宋定都开封,又以洛阳为西京、以商丘为南京,一时间中原之富,天下无二。因金乱之祸,北宋灭亡。而金又早被蒙古所灭,故此中原之富,早已是往日云烟了。

    李长青一路行来,但见田地荒芜、杂草丛生,虽不时见有村舍,却大都田舍空空,不见一人,一副破败景象。李长青望着满地枯草,叹息道:“我虽久闻蒙古残暴,却大都是耳闻。今日虽未亲见蒙古屠戮之象,但这本是沃野千里、土地肥沃之所,本应是农者有其田,耕者有其屋,如今却变得这般破败,还需要说些甚么?”。他虽知蒙古兴盛乃是大势,见了这般景象,心中也颇为不喜。

    李长青驻足而立,遥望远方村落,心中略感凄然。此时已然入夜,四下却连犬吠鸡鸣也未曾闻。他虽修道久矣,却并未达无情之境,见昔日村落破败至斯,多因战火,心中不由对蒙古更是痛恨。他略一迟疑,便向那村落而去。那村落位于他西南,正是他必经之地。虽已入夜,长天之上却有明月高悬,四下并不甚黑。李长青借着月色,虽不如白日,却也能看清道路,行路却是无碍。

    他正行见,遥见前方隐有火光,不由深感奇怪,便加速行去。

    他身形甚快,片刻间便来到村前。这村不大,不过十余户人家,虽未见人影,却隐隐听见有人叫喊吆喝,夹杂着女子哭泣声。李长青心中一惊,向声音传来处急速奔去。他穿过村落,来到村尾。这村落房屋都甚为简陋破败,一阵大风吹过,整个房屋便“嚓嚓”作响,显然久无人迹。这虽是处村落,不过是几处农家聚集,结伴耕田劳作,比一户人家幽居荒野强些罢了。

    李长青望着那处茅草房子,饶是他心性绝佳,此刻却也心头微怒。他大喝道:“你们住手,还不快滚!”在他不远处,却是三名大汉,他们装饰怪异、容貌与汉人也远远不同,显然都是蒙古人。此地周围并无人烟,却不知他们为何到了此处。三人围着一人,似是个女子。三人口中骂咧不止,动作更是粗鲁,正对着那女子上下其手。那女子虽死命反抗,但一娇弱妇人,如何能敌得过三个壮汉?片刻间便被制住,口中不住痛哭。

    那三人见有人来,顿时颇为不喜,纷纷喝道:“哪来的小子?快滚,莫坏了大爷好事。”他们虽然口中骂咧,动作却是未停,只听“呲啦”,他妇人衣衫便被撕下一大片。他们见李长青年纪轻轻,又一身书生打扮,料来没有甚么,但他三人此时都不愿停下手中之事,便口出恶言,要他自动离去。

    他们满口凶恶,李长青不通蒙语,又如何听得明白?李长青见他们非但未停手,反而变本加厉,不由更是愤怒。他弯腰捡起地上石子,屈指连弹,便都横飞出去,直跌出数丈外,人事不知了。他一向涵养颇深,这次却是含怒而发,手段何等凌厉,正中他们要害,眼望是不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