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坏男人遭到报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入夜。

    虚掩的房门被推开,女人站在门口,微微弯下腰,纤细的手指从领口一直摸到裤脚,将衣服、裤子上出现的褶皱抚平,这才直起身。

    她又抬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这才回过头,把不舍的目光投在男人身上:“亲爱的,人家现在还不想走嘛!”

    郁白墨的嘴角上缓缓地扬起一抹邪魅浪荡的笑,即使女人不想走惹得他极不痛快,表面上他的样子却是优雅随和并无害的。

    身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手中的红酒杯缓缓地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红酒,这才漫不经心的张开薄唇。

    他说:“宝贝,其实……你不走也行哦……”这话中没有一分真心。

    女人笑了:“亲爱的,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边说着边挪小步,往他身边走。

    郁白墨的眉毛向上扬了扬,嘴角上的浪荡弧度又微微拉长一些,眼里的光芒甚是迷人,又比嘴角上的笑容多出几分邪气来:“既然你还没玩过、瘾,那么,这个房间就让给你了!我家管家床、上的技术很不错。”

    什么?他竟然让她和管家一起?女人的脸立刻黑了半截,只感觉有一层黑压压的乌云遮住头顶,让她郁闷的差点透不过气来。

    郁白墨可以说出这番话,一定是从此以后不会再找她了,女人愤愤的瞪他一眼,和他翻了脸,“妈的,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你怎么不一跤摔死呢?”她骂完极不情愿的跨过门槛,摔门离开。

    女人一走,郁白墨就敛了笑容,眼中的光芒渐渐地沉下来,头一仰,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无法无天,潇洒随性,这就是他的生活,看似精彩,却很无趣。

    他把空酒杯放在桌上,起身,将睡衣脱下,扔到沙发上,光着身子,走进浴室。

    站在感应式花洒下淋了几分钟水,这才微微侧身,去拿香皂。

    一不小心,香皂自他手中滑出,脚踩下去,刚好踩到香皂。

    女人骂的那句话成真了,傲慢无礼的坏男人遭到报应,仰面摔到地上,香皂自他的脚掌下滑出去后,一直滑到角落里。

    这一跤摔得挺疼的,一时间他还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仰面躺在冰凉的地砖上,他闷闷的咬着牙,诅咒他,害得他摔跤的女人真讨厌,他只顾着埋怨女人的不是,却忘记了去追究真正的罪魁祸首‘香皂’的责任。

    窗外,夜色如墨,月亮隐在云层里,天幕上只有零碎的几颗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今夜,好似处处暗藏着危险。

    一条长长的绳索卡在别墅二楼的窗沿上,一抹纤瘦的黑影顺着绳索一路爬上去,从窗口潜入卧室。

    蓝璃梦手中拿着枪,警惕的向四周瞧着,寻找目标人物,柔和的灯光映入她的眸子,如水般清澈,却把灯光的柔和瞬间淹没,将柔和变成阴沉的冷漠。

    郁白墨并不在卧室中,难道是下楼了吗?

    她正准备去卧室外找他,又忽然发现浴室的玻璃门内,灯光明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