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2 虚幻操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嘿,小子,怕了?”潜伏在巫龛身边的是一个胖子,这胖子说话气喘吁吁的模样,借且清洌的月光可以看到他的那双小眼睛都快眯到眼眶里。≧

    巫龛自然认识这个胖子,这胖子叫做黄鸣,也是一名红甲重骑兵,而且跟巫龛的关系还算不错,毕竟这胖子跟巫龛在性格上颇有一点相似,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胖子,以安全为第一位。

    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语,巫龛虽然从来不向外界表露自己贪生怕死的性格,但留住自己的性命那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因为当一个重骑兵,每个月能够领到十枚的金币,他才不想将脑袋拐到裤腰带上生活呢。

    “怕?我怕哈!”巫龛心里虽然怕得要死,在嘴里却不能够流露出任何软弱的话语。

    “嘿嘿,得了吧,咱们谁不了解谁啊。”胖子黄鸣继续低声说道:“一会呢,乾家的重骑兵就会开到这里!秦大公子绝对会先给予他们三波滚木雷石的攻击,接着便会指挥悬崖下的黑甲骑兵做第一次的冲击,然后便是我们红蓝黄三甲骑兵的冲锋。最后,秦源会带着那一百名紫甲骑兵从天而降,杀那乾家重骑兵一个片甲不留。”

    “嗯?”巫龛微微点头,“胖子,你好像对秦公子的战术很了解啊!”

    “那是自然。”胖子黄鸣臭屁地道:“你要知道我跟随秦公子已经很多年的时间了。他的几种战术我都了如指掌的。”

    “那你怎么没有当指挥官,混了那么多年,还是一个红甲重骑兵,丢不丢人!”巫龛挖苦地道。

    “你懂个啥子!”胖子白了巫龛一眼说道:“能力越大,所冒的风险也就越大,要知道即使成为一名骑士队长,那可是需要率先杀敌的,而我这点源力的水准,冲一百次能死一百零一次,我才不会傻逼呵呵地送死呢,哈哈!”

    “你够无耻!”巫龛咧了咧嘴。

    “你跟我是一种人,嘿嘿,咱们半斤八两。”黄鸣笑眯眯地说道:“喂,一会战斗打响,你跟着我就可以了!凭藉着我这么多年战场求生的经验,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同时也不会被秦公子跟那几个骑士队长现你跟我没有全力一战。”

    这的确是巫龛需要的东西,他微微点了点头。

    胖子黄鸣尽可能地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一会红黄蓝三甲冲击的时候,我们红甲重骑兵会第一个绕下山去,冲锋陷阵,到时候你跟我骑着战马以最快的度冲锋,记住一定要选择最为坎坷的道路,跟丛林密布的地方催马奔跑。”

    “为啥?”巫龛问道。

    “这都不明白吗?”胖子黄鸣瞪了巫龛一眼说道:“嘿嘿,只要我们的战马受伤,那么就会落到大队人马之后,到时候红甲骑兵,黄甲骑兵,蓝甲骑兵跟隐藏在灌木丛中的黑甲骑兵已经跟乾家的重骑兵打得激烈了,并且秦公子也会率领紫甲骑兵从天而降,我们牵着受伤的战马,慢慢地向战场靠近,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估计已经结束了,到时候,找到几具尸体用他们的鲜血擦一擦自己脸跟身体,悄悄地混回骑士中间,谁能够注意我们啊。”

    “……”巫龛一脸鄙视地望着胖子,不过这方法到真是不错啊,他的嘴角也不仅露出一丝微笑。

    一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

    悬崖峭壁中间的那一条长长的甬道中,传来一阵马蹄声,随着这马蹄的响起,巫龛跟胖子黄鸣都紧张起来,心怦怦地跳个不停,而端坐在纯白战马上的秦源,微微地伸出一只手,一只雪白的鸽子出现在他的手臂上,秦源从鸽子的脚上取下一张信纸,翻看了一遍后,将纸条藏在怀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那鸽子是一种战报信鸽,是由前方探查军情的斥候放出来的,秦源从信中了解到了乾家这只重骑兵的所有情况,一千重骑兵,三百轻骑,跟二百步兵,带队的便是乾家的长子乾诚。

    果然要来了!

    秦源暗暗地想着,从乾家的卧底中,秦家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乾家的少主乾诚会带领一匹战队从这条双赤悬崖中,秘密绕到秦家的后防线上,在那里对秦家展开骚扰性的攻势,只要这个攻势一打响,那么乾家的家主乾元会亲率十万大军,分兵三路攻击秦家的门户之城——秦要城!

    秦要城是秦家的咽喉,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现在的秦源也不必担心秦要城会失守,毕竟现在的秦要城已经拥有十二万秦家军士的守护,同时还有三万伏兵隐藏在秦要城外的一片山林之中。

    可以说秦要城万无一失。

    而他此次带领五百重骑兵的要任务就是活捉乾诚,只要将乾家的少主给抓住,那么便可以拿他作为要挟,秦源的耳边听到一阵的马蹄声,忍不住有一点兴奋起来。

    他沉着旗,随时号施令。

    双赤悬崖的羊肠小道前方,借着月光可以看清楚,有五十匹轻骑向前探路。

    这五十匹无疑只是开路的先锋,秦源自然不会难为他们,就让他们顺利地通过。

    在五十匹轻骑兵顺利通过兵,又有一百五十名轻骑兵缓缓而来,秦源同样没有出任何攻击的手势,他在耐心地等待,真正需要歼灭的是那一千名重骑兵。

    而一千名重骑兵中,一定会有乾家少主的身影。

    第二波轻骑兵再一次顺利地通过,在通过后,这一百五十名轻骑兵又重新绕了回来,紧接着第三波轻骑兵出现,跟第二波轻骑兵汇合在一起,缓缓地向前行进,仿佛在等侯身后的重骑部队。

    这些轻骑兵的确训练有素,即使端坐在战马之上,行进的步伐也错落有秩,只出一种“嗒嗒”的马蹄声,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持着战刀,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随着轻骑兵开出了匝道,二百名步兵缓缓进入到匝道中。

    这次秦源同样选择放行。

    二百名步兵也顺利地通过匝道,而就在两百名步兵顺利通过之后,在他们的身后一阵硝烟滚滚,一组重骑步出沉重的马蹄声,迅地向匝道冲来,扬起一阵的灰尘。

    “公子,他们来了。”陪在秦源身边的是一名相貌非常英俊的年轻骑兵。

    这个年轻骑兵巫龛跟黄鸣都不认识,是第一次出现在重骑兵战队里的新兵,不过从他跟秦源交谈中,巫龛跟黄鸣确认这年轻的骑兵跟秦源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不。”秦源低低地道:“他们还没有来!我太了解乾家少主乾诚的作战方略了!三波轻骑兵开道,试探双赤峰的悬崖上有没有伏兵,二百步兵再次确认!之后他会让五十名重甲骑士拖着树木,伪装成大队马通行的假相,万一我们这个时候攻击,他先前顺利通过的三百轻骑兵跟二百步兵,会迅地占领匝道的出口,封锁那里,同时他会率领大队的重骑以包围之势,将我们聚歼!呵呵,他乾诚如果遇到别人,或者还能够得逞,但他遇到的是我。”

    年轻骑兵点了点头。

    正如秦源猜测的一样,的确只有五十名重骑兵向前奔驰,后面拖着一大堆的树木枝条,并且出非常大的响声,但过了一会儿就安寂下来。

    为的一名重骑兵,将队伍停了下来,同时将手里的一面蓝色战旗交到另一中重骑兵的手里说道:“禀告少主,这里没有埋伏,可以顺利通过!”

    “是。”那重骑兵接过战旗,掉转了马头,迅向后面奔去,不大一会儿的工夫,浩浩荡荡的一波重骑军士缓缓来到匝道中,为道的人身穿一件白色的战甲,手持着一把长剑,一脸的清秀,扫视着悬崖上空,嘴里出一声冷笑,“秦家的人竟然愚蠢到这种地步,这么险要的地方竟然没有人埋伏,唉,看来秦家定然要被我们乾家所灭。”

    说到这里那人挥舞了一下手里的长剑,给予了一个全前行的指令。

    秦源听到那人的声音,心里充满了的不屑,暗想,也没不知道是谁愚蠢,他的手已经缓缓抬起战旗,待看到乾诚的重骑兵大队行进到匝道正中央,跟五十名重骑兵汇聚到一起的时候,秦源迅地挥舞了一下战旗。

    “攻击!”一声长啸从秦源的嘴里出来。

    巫龛,胖子黄鸣知道战斗已经打响了,他们费力地推动着滚木雷石向悬崖下砸去,密集的滚木雷石迅地从悬崖下滚落,连续冲撞着乾家的重骑兵。

    滚木上镶嵌着锋利的铁枪,滚落的冲击力,撞击到一匹全副武装的战甲,顿时将那战马撞倒在地,铁枪刺破战甲,直接将那战马击杀,而随之而下的雷石,狠狠地砸到那重甲骑士的身上,饶是重甲骑士如何的勇猛,在冷不防的情况下被雷石砸中,也连续地喷血。

    一阵阵战马的悲鸣声响起。

    一声又一声重甲骑士的惨叫声,回荡在匝道里。

    乾诚骑着战马,额头已经沁出冷汗,他挥舞着自己的战剑,歇斯底里地道:“撤,给我撤!”

    “想撤,哪有那么容易!”秦源骑着纯白战马,出现在左侧悬崖的边缘,冷漠地望着一脸慌乱的乾诚,喝道:“乾诚小儿,我不生擒你,不再姓秦!杀!”

    秦源一声号令,巫龛黄鸣等红甲骑兵,迅地退到身后,翻身上马,绕道向山下奔腾而去,蓝甲骑兵随即补上空缺,将第二波滚木雷石推下,紧接着蓝甲骑兵退后,又端坐在战马上跟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