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唐鹤(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想到这个秘密,唐鹤依然心神不安。

    一定意义而言,他现在是男身女心。更为准确的说,真正的唐鹤早已不在人世,存在于这具弱小肉体里的,是桃代李僵的金丹修士唐糖。

    作为天元大陆仙宗掌门的幺女,唐糖根本想不到自己会陨落在一个下等王朝,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由天之骄女变为一介废柴,更想不到自己会以唐鹤的身份活下去。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三年前——明珠王朝传来上古遗址的消息说起。

    当年因为动了夺宝的心思,在父亲那里偷得令牌后,唐糖打开了宗门的传送法阵,带着装有全部身家的储物戒,满怀着对上古遗址的憧憬,一鼓作气的跳进了法阵中。

    在踏入明珠王朝后,唐糖发现,他们外来客全都上了当,所谓的上古遗址,埋伏着众多的魔修,她被一位元婴期的魔头生擒,而那魔头正是天魔老人。

    至于为什么夺舍......唐鹤脑海里又浮现了当年那个满身伤疤的少年,他发疯似的呼唤着自己的灵识,他说:“我知道你要夺走我的身体,你拿去吧。”

    ......

    “唐二?唐二?”

    伴随着贺青松的呼唤,唐鹤有些迷蒙的回了神,见迎面便是铁骨扇,他手疾眼快的捏住了何青松的手腕,撇了撇嘴,歪着脑袋答贺青松话:“病秧子,小爷才不要你送。”

    贺青松皱了皱眉,很明显的因为唐鹤的称呼而不悦,所以,铁骨扇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敲上了唐鹤的脑袋。

    揉了揉被打红的脑门儿,唐鹤心里不免吐槽贺青松假正经,但还是站直了身子油嘴滑舌的跟贺青松打哈哈:“病秧子,你在药宗好好赚钱,好好炼药,等小爷带着天魔老人攻陷上元门,我们来个紫禁之巅,江湖论剑。”

    “不用论了,自然是你最贱。”贺青松颇没好气,铁骨扇一展,扇面在阳光下亮晶晶,晃得人有些眼晕,他又坚持先前的提议道:“我跟你说的,你考虑考虑。”

    唐鹤眸中闪过一点波澜,假装没听见后话,胡搅蛮缠的嚷道:“得,你看不起小爷是吧,小爷现在就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别过!我...”

    “唐二!”清音俊朗。

    唐鹤刚抬出去的脚,又霎时收了回去,鼓着圆眼睛,做鬼脸的仰脸看贺青松:“叫小爷作甚?”

    贺青松见他挤眉弄眼,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摇着铁骨扇将一物扔给了他。

    落入手心的是一枚月饼,水晶皮儿,奶沙馅儿。

    “昨日是中秋,你喝醉了没吃,今日吃了也是一样。”贺青松慢条斯理。

    唐鹤捏着月饼,闻了闻味道,故意摆出一脸惊诧的表情,满脸狐疑的围着贺青松打转。他咬了口月饼,心里很是满足,毕竟他从前还是唐糖的时候,可是甜食不离手,尤其钟爱牛奶糖。这冰皮儿月饼,奶香盈口不甜腻,皮薄软劲不黏牙。是顶好吃的月饼。

    “怎么昨儿该吃月饼的时候不让我吃,今天...啧啧,中秋节都过了。”将最后一口月饼皮儿塞进了嘴里,唐鹤舔了舔手指头,得了嘴闲,咂着舌,贱兮兮的调侃贺青松。

    “你这小子!”贺青松清俊的脸皮上飘了一点薄红,他咳嗽了一声,作势要抬起铁骨扇。

    唐鹤撇了撇嘴,极为配合的做出了求饶的动作,贺青松停顿了一下,虽然铁骨扇还是落到了唐鹤脑门儿,但并未用力,只是轻轻,点了一下。

    唐鹤见没挨打,立正了身子,嘴巴又开启了毒舌模式:“原来,你昨儿过来,是为了给我送月饼?我以为你是来炫耀你被药宗那老头给收了呢?”

    看着唐鹤小人得志的模样,铁骨扇啪的一声展出,贺青松负手而立,如画的眉眼间,眸光宛若天上星。

    朱唇轻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