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九章 月升日落,人间正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前面那章暂时还是改不过来,联系不上责编。。。

    不急不急。

    ——

    ps:各位道友中秋快乐。

    钱越的法术完全崩溃之后,整个森林便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李牧的赤火棍上有红光亮起,这光芒很微弱,只照亮李牧身周的一片地域。

    他的模样比方才还要狼狈几分,脸上满是黑灰,脚下的鞋子少了一只,衣服上有多处破损。

    但是李牧整个人的状态却依旧十分饱满,他的双眼明亮之极,紧紧的盯着正在地上打坐、刚刚睁开眼睛的钱越。

    钱越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脸色难看的问道:“李师弟从何处学来的飞行之术?”

    李牧并不回答,而是反问道:“这位师兄又是从何处学来的五行法术呢?”

    能够将五行之力统摄于一的法术,至少也要在修士筑基以后才可能掌握。钱越身为化凡期修士,却能够释放出如此精妙的五行法术,本身也是一件不合常理之事,是以李牧有此一问。

    并且相对于飞行之术,五行法术的掌握还要艰难几分——李牧身为二品符师,所掌握的排名低于一千的高阶灵符中,最为复杂者也不过兼具三种属性的元力而已,可见调和五行的困难。

    那种同时具有五行之力的灵符,排名至少也在一百以内,非资深的三品符师不能掌握之。

    以此类比,五行法术至少也要是筑基后期甚至金丹期的修士才能掌握,区区一介化凡顶峰便能将此术运用得如此纯熟,才显得更加的不可思议。

    钱越脸色一变,随即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淡淡笑道:“李师弟造化惊人,师兄甘拜下风,这就认输了。”

    此时钱越体内的元力还未恢复到三成,他作为倚仗的天雷子和五行法术都已用出,却还是不能对你们造成威胁,所以便果断认输了。

    尊严需要强大的实力去捍卫,如果自己实力不如人,那这毫无用处的尊严便不要也罢。黑衣鬼们最擅审时度势,见风使舵,岂会不知这个道理。

    听到此人的认输之言后,李牧心中毫无兴奋之色,也没有什么鄙弃的心思。他早已料定了此战的结果,也认准了黑衣鬼钱越的为人。

    这只是一场普通比试而已,胜者除了一枚宗门令牌以外,不会获得什么额外的荣耀,负者也不过是损失一枚令牌和一些不用多久便能补充回来的元力而已。

    钱越不想败但还是败了,他只能淡然接受这个局面;李牧想要感受一下真正的威胁却终未如愿,所以他有些遗憾,意兴阑珊,全无胜利的兴奋。

    不过,这绝非一场毫无意义的比试。因为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全程经历了这场比试的人,还有两个——

    钱越说出认输之言后,便从自己的腰间解下自己的令牌,将之交给李牧。

    李牧收起令牌,转身离去。

    钱越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李师弟可愿同我合作,在那血妖试炼中大干一场?”

    这黑衣鬼自身实力惊人,一般筑基初期修士怕都不是他的对手,而李牧刚刚又亲手打败了他。两人联手的话,怕是一般的蛮妖三重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在那血妖试炼中必大有可为。

    李牧没有转身,背对着钱越问道:“这位师兄怎知我会去血妖试炼?即便我真要去,又为何一定要与你合作呢?”

    “李师弟如此好战,竟不敢去领教一下妖族精英的战力么?我听闻李师弟在那北泉山上击败了不少妖族天才,还曾与一名妖修定下约定,要在血妖试炼上再分胜负?”

    钱越的话语声淡淡的,透露出的讯息却着实不少。

    李牧淡淡一笑,转过身来看着钱越,随口问道:“这位师兄只要顺利的进入此次大比前两百,宗门便会全力培养,助你筑基,又何必再去血妖试炼冒险呢?”

    “受人所托,要亲自去罗仙岛取一件东西——我言尽于此,李师弟可愿同我合作?”

    李牧转身,边走边说道:“师兄如此相邀,李某自无不从,到时我们再详谈吧。”

    这两人话语间都隐藏着深深的自信甚至自傲,浑不把要进入血妖试炼的条件——大比前三十放在眼里。而且两人明明刚刚大打了一场,转眼又能和和气气的商量合作之事,这是气度使然还是利益所驱呢?

    修行之人,恐怕比天底下最精明的商人还要奸猾几分。

    ……

    白天。

    某不知名的小山之上。

    刘先远站在一块向外伸出的巨石之上,在他脚下,依旧踩着那柄大得惊人的阔剑。

    这巨石凌空而出,下方数十丈,是莽莽的森林树海。

    数十丈的高度,并不足以摔死一个化凡期修士。

    刘先远向下仔细的看了半晌,又轻轻踢了一脚那阔剑后,自言自语般的轻哼了一声。

    随即他弯下腰,动作轻柔的将那巨剑拾起,横向负与腰间,大步朝远处走去。

    在他所去的方向不远处,耸立着一片连绵的山脉,那些山峰每一座都有数百丈高,高者甚至超过了三千丈。

    群山巍峨,无言肃立,仿佛在呼唤着他。

    ……

    沧澜江边。

    郭红茗一声红衣,手中红绫舞动,犹如红莲怒放般,将她对面的敌人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女子所用红绫不知是何品阶的法器,威力之大,竟散发着类似于四品法术的元力波动。而她脸上的神色轻松之极,一丝元力消耗过剧的样子都没有。

    不知不觉间,这女子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化凡顶峰修士,并且在同阶之中,也属翘楚之辈了。

    数十息后,郭红茗对面的那名剑修防守不及,被她的红绫重重的击中腰间,身体被打到数丈高空后,又直直落下。

    过得数息时间后,那弟子才勉强借助佩剑从地上站起,十分不甘的俯首认输。

    郭红茗脸上一片寒霜,神色淡淡的接过他的宗门令牌后,飘然而去。

    ……

    薛楚才手中有黑焰腾烧,轻描淡写的将眼前对手的长剑拍到一旁,并且顺手扼住了此人的咽喉。

    他的动作十分之快,那名弟子一剑刺出后,根本反应不过来,便被薛楚才单手擎在了半空中,丝毫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