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八章 婚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  吃晚饭时,薛荆没敢露面,霍芷有模有样的帮着传话:“二叔怕挨骂,所以不来吃饭了,吩咐我若是有好吃的。挑几样给他送过去。”

    霍灵璧把她抱到膝上:“芷姐儿乖。别理你二叔,饿死他算了!”霍达坐在一旁捂着嘴吃吃的笑,霍灵璧不由蹙眉:“笑什么。你若是不听话,我打断你的腿!”

    霍达一本正经道:“我才不会让母亲这么操心呢,母亲现在给我说亲事都行,反正我不挑。母亲喜欢谁,我就喜欢谁。”

    薛子桢笑了。颇为欣慰,她虽然没有女儿,但霍达却跟女儿一样贴心,从小到大也没怎么淘气。一直都是乖乖听话,先前跟着薛荆一起念书习武,后来实在不喜欢习武。就荒废了,一心一意只读书。原本薛丹臣也要让他下场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考个功名出来,结果他只考中了秀才,打那以后就屡次落第,如今虽然也读书,倒也不是为了科举,还特地给自己取了个别号,叫落第秀才,素日招揽了一群书生或是吟诗作画或是讲文论道,日子过得极其悠闲。

    薛子桢也真不图他有多大出息,遂对他很是纵容宠爱,只要要银子,没有不给的,反正她也没有女儿,用不着给女儿攒嫁妆,将来这些东西都是两个儿子的,但十个手指头有长短,她还是偏向霍达的,所以早早的用体己钱给他置办了几个铺子,也不用他过问,每个月月底只拿红利即可。

    对此薛荆很羡慕,但却不嫉妒,相比母亲给弟弟的私产,他从外祖父那里得来的好东西更多,而且都是他有而弟弟没有的,所以每次霍达因为这事不好意思的时候,他只会更不好意思,只拍着胸脯说自己有钱,时不时的也拿出银子来贴补弟弟,薛丹臣见他们兄弟友爱,并没有因为一点家产就争得头破血流,自然十分欣慰,索性把给霍达准备的那一份就先搁下了。

    腊月二十,霍周和杜氏夫妻俩终于到了京城,薛荆和霍达亲自去城门口迎接,薛子桢和霍灵璧则在家里等候,霍芷打从早上起床就十分激动,特地换上了她最喜欢的那套衣裙,生怕父亲母亲不喜欢自己似得,一会从屋里从到院门口看看,一会又跑回来,依偎在薛子桢怀里发呆。

    快到中午的时候,丫头跑进来通禀,说霍周和杜氏已经进门了,薛子桢笑着安抚了霍芷,让她乖乖坐在一旁等着,不多时,霍周和杜氏进来了,身后跟着奶娘抱着两个孩子。

    五年没见了,霍周的身形越发高大,面部的线条也更加硬朗,偏偏他也不爱笑,看上去就很凶似的,他旁边站着的杜氏变化也大,虽然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可那温和里也带了一丝坚毅,可见,在边关的这五年,着实是很磨练人的。

    两个人给霍灵璧和薛子桢磕了头,又叫奶娘抱着两个孩子磕头,薛子桢笑道:“这是在西北出生的?”

    霍周笑道:“是,一个叫霍芩,四岁,一个叫霍葙,两岁。”

    薛子桢早就知道了,霍周在家信里提到过,两个人在西北又生了两个孩子,而且都是儿子,只是他们没回来,自然也就没机会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如今一瞧,两个孩子都有着霍家人的典型容貌,小小年纪便长得十分俊秀。

    薛子桢让人拿出了两个匣子:“这是见面礼,从洗三礼到满月酒,百日礼,周岁,一次性给补上。”奶娘上前代为接下,退到了两边去,薛子桢正想让霍芷拜见父亲母亲呢,杜氏已经望着孩子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霍芷反倒害怕了,打从她记事起,就没见过爹娘,素日最亲的就是祖父祖母和两个叔叔,虽然平日里想着爹娘,但如今一见面,差距还是很大的,不由瑟缩了一下,往薛子桢怀里躲。

    杜氏看在眼里,哭的越发厉害,薛子桢也哄着霍芷道:“这是爹娘啊,快去给爹娘请安问好。”

    看着女儿,霍周的脸上也柔和了不少,朝这个小姑娘伸出了手:“芷儿,快让父亲抱一抱。”

    霍芷警惕的看着他,一步三挪的挪了过去,被霍周一把抱在了怀里,登时惊叫一声,但也不那么害怕了,觉得父亲的怀抱比祖父的更加结实可靠,不由咯咯笑了起来。

    霍周道:“这些年来母亲照顾芷儿,让您费心了。”

    薛子桢笑道:“这孩子听话的很,也没费什么心思,也幸好有这个孩子在我身边,也能宽宽我的心,只是和你们骨肉分离,心里只怕想念的紧,如今还不熟悉,等过阵子就好了。”

    杜氏看霍芷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手投足都很有规矩,足见被照顾的很好,就是她自己照料,也未必能这样上心,遂含着眼泪又给薛子桢磕了三个头:“多谢母亲照顾芷儿,我心里实在是感激。”

    薛子桢亲自把她扶了起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么说就太外道了,芷儿养在我身边,也给我解闷儿,可不是图你这句感激。”

    霍周和杜氏回来,晚上免不了接风洗尘,又是一番热闹,但宴席过后,霍周却到了霍灵璧的书房说话:“这次回来,我想留在京城。”

    霍灵璧有些诧异:“当初走的时候,不是说要常驻边关么?”霍周道:“我一个人自然是没问题,但我不能让杜氏和孩子也跟着在那儿吃苦,还有芷儿,杜氏每次想起来就要大哭一场,我也不忍心让她们母女分离,索性回到京城,建功立业的事在哪儿都是一样做的。”

    霍灵璧就笑了:“当时让你别走,你非不听,如今又要回来,既如此,等过了年再说,找个合适的位置把你安插进去就是了,将来如何,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霍周点点头,忽然发现霍灵璧的两鬓也有了些许白发,不由大为震惊,在他的印象里,父亲总是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但对他却很凶,经常性的忽视他,他也不求他的关注,遂父子关系一直很冷淡,在霍周心里,他更多地是把这个父亲当成目标,当成对手,如今突然发现这个在他印象里一直强势的男人也已经老了,心中的震撼可不是一星半点。(未完待续)R466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