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回还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邵萱萱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一大滩鲜红的血迹。

    面前的男人不过十七八岁,长长的头发披散着,相貌俊朗,赤(hx)裸着上半身仰躺在被褥之间,胸口的匕首几乎连根没入——而她的手,正牢牢地握在匕首柄上,白如葱玉的指节上全是血渍。

    杀人了!

    她居然杀人了!

    邵萱萱吓得面如土色,松开匕首就要爬起来——这么一爬,她才发现自己另外的手和胳膊都被绳子绑在床柱上,身上的衣服也古里古怪的,颜色鲜红,样式跟电视剧里的戏服一样又宽又大,最重要的是居然没有穿裤子!

    内裤外裤,一条都没有,稍微一动就露出一大截白嫩的大腿!

    她只是加班累了趴桌上打了个盹而已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是说她其实是在做梦,春(和谐)梦?!这个春(和谐)梦实在也太有创意了!

    邵萱萱狠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痛得差点尖叫出声,然后又在不远处的地上看到了条被割成条状的红布裤子,撕成好几片的疑似内衣裤的东西,以及黑布的靴子、银色的软甲、银色的头盔……

    邵萱萱觉得那些东西原来应该是穿在自己身上的,因为这位明显还穿着裤子,与裤子同色的外袍也都完完整整地躺在床沿那。

    既然不是做梦,附近又没有摄像头,难道是……穿越了?

    邵萱萱眨巴眼睛,一般穿越不都只要装失忆就好的么?不都还都有叽叽喳喳喜欢喊“小姐(格格/公主)您终于醒了!”的丫鬟充当导游介绍时代背景的吗?

    再高级一点,不都能自带个什么系统、继承一下身体记忆什么的?

    邵萱萱满脑子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小说,面前的尸体却提醒着她现实的残酷。她似乎确实穿到别人的身体里来了,手腕上的胎记都不见了,但是……既没有导游小丫鬟也没有天降什么系统导航过来给她。

    她穿成了一个杀人犯,还是被人绑在床上,连条裤子都没穿的杀人犯!

    她要穿个什么纱衣啊、襦裙啊,还能联想一下自己是不堪侮辱的社会底层妇女甚至是被强取豪夺的好闺女拼死顽抗,杀死了有钱人家的变态大少爷。

    但看看自己身上和地上,怎么看也像是那种侍卫的装备——所以,她是穿越成了那种女扮男装的……女侍卫?女刺客?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被杀的这个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常人家怎么可能把人绑成这样还不给裤子穿?

    连侍卫(刺客)都要搞到床(和谐)上去,那得饥(和谐)渴成什么样了,怪不得丢命!

    邵萱萱闭上眼睛对他拜了几拜,小心翼翼地把匕首从他胸口抽了出来。刀刃在肌肉中抽动的感觉实在是太太可怕了,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匕首尖彻底离开他胸膛的瞬间,大量的鲜血汩汩流出,邵萱萱咬紧了牙关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死得多惨,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千万要找对人啊!我就是借这把凶器割一下绳子逃生,跟你的死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求放过求忘记,多谢多谢了!

    她把匕首在被褥上擦了两下,小心翼翼地割断手上的绳子,正要去割脚上的,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邵萱萱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割绳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脚步声到了门口,就停住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叫道:“殿下吩咐了不许人打扰,你们还敢乱闯,不要命了吗?”另一个声音道:“外面有刺客闯入,我们也是担心太子殿下安危,吴公公一直阻拦,跑了刺客,伤了殿下,你担待的起吗?”

    刺客,真是刺客?!

    邵萱萱听他们唱大戏似的,你一声我一声的飚嗓子,哆哆嗦嗦地割断剩下的绳子,连滚带爬地躲进了床底下。

    外面的人说这里有“太子殿下”,难道这里是皇宫?

    果然是穿越了!

    那她怎可能出得去?!

    穿越的人要是死了,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去,还就客死异乡了?

    邵萱萱缩在黑漆漆的床底下,使劲裹紧袍子,越想越是心凉——都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也是绝望到了极点,突然就有点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把那个变态的裤子剥下来穿上。

    穿着裤子死,和光屁股死,意义还是有点不同的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