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赴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万籁俱静,皓月当空。

    周盈异常清醒的从床榻上翻身起来,从妆奁盒中翻出一根丝带来将长发简单绑成一束,垂在身后,月白色的长裙趁着没有一丝一毫装饰的乌发,显得格外的清简。

    等她蹑手蹑脚的出了寝殿,走过花圃看到已经等在墙角下的兰若时,登时就生出了几分后悔。

    他竟然也是一身月白色,碧玉簪子挽发,如出一辙的简单扮相,就好像两人刻意穿了情侣装出来晃荡一样。

    等到了梨花林子,周盈的心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专注的抬头看头上覆盖的层层白雪,身后便能触到那柔软清凉的花瓣,四周都是清甜的香气,她忍不住深深吸了几口气,觉得心里舒爽了许多。

    今夜有月光相伴,但只靠月光,想要在这盘根错节的林子中走上一走,也着实是一件难事。

    周盈脚下被绊了一下,眼疾手快扶住一侧树干才险险没摔倒,但却没抑制住脱口而出的那一声惊呼。

    吓出了她一身的冷汗,忙伸手拽了一旁的兰若,一起躲在了几棵扭曲在一起的梨树身后。

    梨花林紧挨着云阳宫,若是有守夜的宫人听见了方才那一声寻出来,只怕是要糟糕了。

    “躲在这里做什么,你看见什么了?”

    “我怕云阳宫的人听到那声动静寻出来。”

    兰若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云阳宫?难道你不知道云阳宫已经是一座空置的宫殿么?”

    周盈还真是刚刚知道,不由瞪大了眼看他:“怎么回事,原来云阳宫里不是住着元美人么?”

    看来她是真的不知晓,也不知在她身边的那些人平日里究竟在告诉她一些什么讯息。

    不过关于云阳宫和元美人,确实是与她入宫来的目的无甚关系的。不相告之也的确情有可原。

    “元美人的父亲日前被从牢中放出来,准备为其封官加爵,只是还没拟好官职罢了,便先封了元美人为贵妃。”

    周盈闻言惊愕不已,元美人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才几日的功夫,就从一届小美人位列宫中四妃。不知要羡煞多少还在苦熬的宫妃们。

    只是她为了救父亲才委屈自己承宠于皇帝。不知这样的荣宠又能维持到几时,待到宠眷消退,她是不是也会同那些色衰爱弛的宫妃们沦落成一样的命运。

    其实一入宫门。就注定了要将一生都埋葬在这里,她那么聪明的女子,应当早就看透了这其中的道理。

    周盈突然发现,兰若就像是每日都送的报纸一样。不打开来看倒也无妨,一旦打开来。铺天盖地的信息量着实让她觉得惊诧不已。

    他知道的,似乎比舞月和秦关都多,而比起前面的两人,兰若明显坦诚得多。

    舞月觉得没有必要所以不说。他觉得无伤大雅所以以实告知,周盈夹在中间,两边都不是什么十足的可信之人。但却又可以听之一二,了解了解宫中的局势已经演变到了什么地步。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周盈寻了一块光洁的石头坐下,看着满目梨花随口问他:“宇文赟的头风,如今可是大好了?”

    兰若依着一棵梨树的树干而立,淡淡道:“已经痊愈了。”

    周盈“哦”了一声,“你这样大的功劳,论功行赏必然会封个风光官职,说不定还会在长安城中赐一座大宅子给你以作嘉奖。”

    到时候他就是不愿意也得搬出去,宫里毕竟有宫里的规矩,宇文赟可以看在治病的份上对他格外开恩,但如今病好了,开恩的理由就不存在了,搬出禁宫也是实属必然。

    兰若抿唇笑笑:“你就这么希望我走?我若走了,恐怕就没有人会告诉你许多消息了。”

    周盈刚刚有些窃喜的神情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当真慢慢的散去,思考着他话中的意思,她竟然有几分严肃起来。

    倘若宇文赟一直不解她的禁足,离开了兰若,她就真的与紫微宫外的世界割裂开来了。

    秦关和舞月会将得来的消息最先传递给郑恒,由他决断之后再酌情要不要告诉给她,那样一来她在宫中的处境就变得很被动,一举一动都受到牵制,岂不是真的成了独孤夫人手中一枚乖乖的棋子?

    “任人宰割”四个字从周盈脑中一闪而过,她一个机灵,才发现自己有些冒冷汗了。

    她虽然很不喜欢同兰若共处一个屋檐下,但不能否认兰若的存在的确有着各种各样的好处,单拿他通晓消息一道来说,若是独孤夫人瞒着她悄悄做了什么对她无利之举,舞月和秦关必然会守口如瓶让她永远被蒙在鼓里,而兰若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