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高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月没迎出来,就证明她此刻定然不在紫微宫里,近来兰若口中的局势甚是微妙,皇后这边一直没出问题,秦关和舞月的关注点就从内功转移到了朝堂之上,近些时日来一直在紫微宫外的地方奔波着,倒是甚少再如刚入宫时那般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也不知是对她终于放下心来的,还是只觉得她现在不是最紧要的那个,所以暂时放松了些警惕罢了。

    正巧有宫娥端着新洗好的茶盏路过,朝周盈行了一礼,周盈便招呼她上前来,问她道:“这个秋千是谁搭起来的。”

    宫娥立即眉开眼笑道:“是陛下临走时吩咐下来的,特意不让同帝姬说,只是为了让帝姬能高兴一下。”

    原来是宇文阐的心思。

    周盈松了一口气。

    宇文阐从登基以来一直对紫微宫颇为厚待,如今离宫祭祀前竟还能想着给她制造点惊喜,周盈觉得有些感动。

    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的情商很高,而周盈一直觉得情商高对于帝王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虽说君王治天下靠得是谋略和气度,但有情商的帝王通常可以将有谋略之人拢在身边为自己所用,能集贤能于周围自然而然体现的就是一种君王的气度。自然,情商太高也不是一件好事,譬如他爹宇文赟同志,日日缠绵美人榻,熟识各种风流手段,也着实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宇文阐生于帝王家又继承了皇位,于许多人眼中他似乎是幸运的,但这一切幸运发生时他又太小,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等到可以独当一面时,天下却已经不姓了宇文。

    幸运与不幸,有时就像是人的左右手一样,相生相存,如掰手腕一般的反复博弈着,这才有了命运无常这样的说法。

    周盈不知不觉坐上了秋千,足尖微微用力将自己荡起来,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夹杂着春日花草的烂漫香气,她悠闲的荡在秋千上,思索着别人的命运,回首自己时,却又不免在风中留下一串深深叹息。

    入夜,万籁俱静。

    宫室中的光亮一点接着一点熄灭,紫微宫也是如此,然而月光皎洁下,于偏殿中对坐的二人却是格外的清醒。

    喝茶是掩饰人心中挣扎情绪最好的法子,然而现下更深露重,自然没有人为他们素手添茶,所以便更需要坦诚相待。

    隔了许久周盈才下定了决心开口:“你有没有法子,帮我将一个人送出宫外去,这个人并非是宫中可有可无的宫人,相反,她不仅有名姓还有封号,若是突然失踪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你若有门路,咱们再往下论,若是不成,就只当今夜我没来过。”

    “你说得那个人,可是青城帝姬?”

    周盈的头猛得抬起来,有些惊愕的看着一案相隔气定神闲的男子,隔了片刻,她的眼神中微微透出了几分凌厉:“是谁同你说过什么了?”

    兰若依旧是淡淡的笑,没有应声,而周盈却从他的笑中读出了几分笃定,愈发觉得不安。

    “你若是求我办事,远不必这样麻烦,只管将要做什么说了便是,若我做不成,自然会直接回绝,若是能做成,你只需记得又欠了我一次便是。”

    周盈不由想起上次拜托他查探锦云衣阁中内鬼之事时就欠下的那个人情,时至今日兰若一直没有提让她兑现之事,眼下他这般悠然,俨然同上次答应下她之请求时一模一样,周盈心中喜忧参半,一时极为复杂。

    兰若只靠几句话就说动了如犟驴一般的宇文赟将她困在了紫微宫中,不论是他刻意为之还是计划之中,周盈对他的手腕都已经有了领教,但眼下她担心的不是他会用什么法子将一个身有婚约的帝姬堂而皇之送出宫去,而是担心事成之后她要还得究竟是一份怎样的人情。

    “你想要什么?”周盈察觉到自己的底气依然没有刚开始那般稳,却还是不能不硬着头皮问他:“先告诉我你需要我做什么,倘若是强人所难,恐怕恕我不能从命。”

    兰若微微的笑:“我以为你会为了她们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周盈沉默片刻,低声道:“你想错了,我没有那么高尚。”

    “哦?”兰若玩味一笑,不紧不慢道:“其实我能将一个青城帝姬送出宫外去,就能将千金帝姬也一并送走,你不适合宫中的生活,何必不求我将你也一并送出去?”

    周盈有些不悦:“你明明知晓这其中缘由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