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故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这是怎么了,从前你从来不会说这样勉强的话的,你这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你想让我相信紫微宫没事,可你自己信么?”

    宇文晴字字珠玑,敲打在周盈心上似乎还带着清脆的响声,每一声都分外清晰,她不由后背一僵,喉头打结,再也说不出话来。

    的确,这次紫微宫当真的遇上事儿了,还是大事。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宇文赟,或是有谁在暗中改变着宇文赟,促使他做出着一系列不合常理的举动,但她清楚明白:倘若宇文赟的禁令一直不撤销,她一日走不出紫微宫的大门,越歌和赋儿就会一日比一日危险。

    帝姬禁足等同于后妃入冷宫,若是她一直被困于此而不能自救,时日长了就会变成独孤夫人的一颗弃子,独孤夫人并不是缺棋子,没有了她还会有更新更有手段的人入宫接替她的使命,而作为一颗弃子,她丢掉的或许不仅仅的自由,还有可能是自己以及越歌赋儿的性命。

    狡兔死,走狗烹,斩草除根向来是保守秘密最稳妥的方法。

    紫微宫里的晚膳一向是由自己宫里的小厨单独准备的,比不得御膳房里的精致铺张,但胜在每道菜都是喜欢吃的,早膳两样粥,一甜一咸,酱菜和拌菜各三四碟,佐以豌豆黄,小汤包,绿豆糕和梅花饼,清淡宜口。午膳是六菜一汤,汤是一贯咸鲜口味,菜则是三荤三素,晚膳于午膳差不多,唯一差别就是不上主食,菜中的荤菜降为两道,粥则是软糯的白米粥。

    宇文晴初来紫微宫时有些吃不惯这样清淡简单的菜式,后来才慢慢习惯的,眼下对着面前的鱼肉荤盘,她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周盈正在安静的喝着一碗清粥,这还是用小厨剩下的米单熬的,小厨每日的食材都是由御膳房那边的王姓宫人挑新鲜的送来的,瓜果菜品都只紧着当日,唯有米面尚有些存余,却也不多,宇文赟的命令下得急,王宫人的东西还没来及送进来,宫门就被关上了,守门的宫人说以后紫微宫里的一日三餐就都交给专人来送,言下之意便是让她们死了出宫门的心。

    若说先前还存有几份幻想,眼下就是幻想彻底破灭之时。

    宇文晴有些烦躁的在正殿中走来走去,那四个指派来的女官如门神一般立在门口,安安静静的,只有在教授礼仪时才会开口,其余时间就像是哑巴一样,根本不可能从她们口中打听出什么来。

    周盈正在温习今日女官教授的课业,《女则》《女戒》她早就读过了,郑恒给她找的那个女先生讲起这两部书时可比这宫中的女官生动许多,她一贯记得快,今日不过算是温习温习,眼下她正全神贯注的照着女官给出的示例描花样子。

    虽然开了锦云衣阁,但描花样子还真是头一次,女官说明日开始就要学拿针和针法,从前看着越歌和赋儿穿针引线她只在一旁啧啧称奇,现下有免费的机会,倒不如踏踏实实的学一学试一试。

    况且这还真是个打发时日的好法子。

    描完了花样子,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宇文晴早就耐不住寂寞回寝殿去了,周盈在桌案前伸了个懒腰,将描好的花样子一叠叠放好,回寝殿去休息。

    比起宇文晴,她的确淡定的多,只因她心理清楚:紫微宫的大门能挡住帝姬和宫人,却挡不住秦关和舞月,她被困住了,但关于宫里的消息还是会源源不断的流到宫外,传入郑恒的耳中。

    眼下她暂时没有能力自救,就看郑恒有没有法子,若是他有上策,她自然乐于配合,若也是束手无策,她这边再寻方法应对也不迟。

    紧闭殿门,周盈这一觉睡得依旧安心,只是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梦里有好些熟悉又陌生的场景闪过,有时像是电影的慢镜头,有时却快得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最后她莫名其貌的骑在一匹马的背上,颠簸之中她垂头看了一眼枣红色大马在风中飞扬的鬃毛,再抬头,眼前却是一片豁然开朗,仿佛是走到了山巅之上,而后那匹马纵身一跃,带着她一同跌落入深不可见的崖底。

    耳边风声呼啸,眼前云雾缭绕,急速的坠落之中想要睁开眼睛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她费力的将眼睛睁开,却在那浓浓的团云之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卢修远!

    周盈顿觉头皮一阵发麻,云雾中那张俊秀如神祇的脸却是微微一笑,薄唇张合间有声音穿透云层落入她耳中,如同在耳边诉说一般清晰。

    “我等了你许多年……留下来陪我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