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6.根本没有爱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沫焉看着她。“你以前倔强去哪里了?”

    “倔强?”

    沉世雪望着星空。“我以前很倔强吗?”

    沫焉猛的一皱眉。“你怎么了?”

    “自从这次醒了之后,我觉得我以前的记忆有些模糊。有些事情根本想不起来。”

    “走吧。回去休息吧,今天不早了。”沫焉拉着她坐起来背她回去。

    沉世雪满足的趴在他的身上。“有你在真好。”

    沫焉简单的嗯了声另有所思。“睡吧。”沫焉推开门把温柔的把她放到*上。沉世雪拉住他的衣衫问。“别走,这里好黑,我好怕。”

    沫焉叹了口气坐在她*边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这里是玉山老头的仙境,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好好休息吧。”

    “不,不要,你别走,陪我。”她的手拉上他胸口的衣衫慢慢用力,让他慢慢俯下身来,鲜红色的眸子里倒影出她的脸庞,沉世雪着迷的伸出手抚摸着他的侧脸。“你的眼睛真美。唔…恩。”沫焉低头府上她的唇,翻身到*上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来了一个火热而*的深吻。

    “世雪,起*了。世雪!”天刚刚翻白,沫焉就开始拍沉世雪的脸让她起*。

    沉世雪一条腿缠在他身上,搂紧他的腰。“恩!~~再让我睡一会嘛!反正还早。”

    沫焉睡袍领口打开被折腾的十分凌乱,他深喘两口气,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猛吸住她的唇瓣,舌头伸出去疯狂搅拌。“啊。恩。你干嘛啊…”沉世雪被吻的缺氧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沫焉的邪笑。“这样的交*方式也不错!”

    “你!”沉世雪怒瞪他。“起来。”

    “你还睡不睡了?”

    “不睡了,不睡了。我马上起。”

    “嗯哼。”沫焉一翻身从*上跳了下去,凌乱的睡袍松垮的搭在他的肩上,沉世雪从侧面看到他白细的脖,高凸起的锁骨,瓷器一般的胸膛,线条分明的肌肉一直往下看去,一块块的腹肌,线条分明的人鱼线,啊…好想摸摸什么手感…吞了吞口水,沉世雪脸红的犯花痴中。

    沫焉回头看了她一眼。“看不起?”

    “起!马上起!”沉世雪立马从*上坐起来,沫焉背对着他脱去睡袍开始换衣服,…这场面也太…刺激了吧..沉世雪差点一口口水把自己给噎死!捂着胸膛直咳嗽。“咳咳咳。”沫焉脱去睡袍她才发现下面还跳裤子,真是的,吓她一跳。

    “怎么了?”沫焉转过头问。

    “没…咳咳,没事。”沉世雪捂着嘴巴猛摇头,自从认识瑰美人和袁尚后…她的思想就慢慢开始腐化了。真想找个肤色金黄的人压沫焉,沉世雪越想咳嗽的越着急。沫焉半罗着朝她走过来帮她拍背。“到底怎么了?你偷吃东西了?”

    “咳咳,没咳咳有咳咳。我没事,你先穿衣服吧。”沉世雪害羞的捂着脸往后退。

    她越退沫焉越是靠近的她。“啊。”脚下一绊,她整个人倒在了*上…沫焉俯身下去邪魅的盯着她。“你…脸红成这样,是在想什么事情?”

    “咳…我能想什么事情,真是,你以为我是你啊。快起来啦,修炼的时间又耽误了。”

    “没事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本王不是答应过你要给你端茶送水吗?今日本王就伺候一次怎样?”沫焉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她的发丝放到嘴边轻吻说道。

    “你…你要怎么伺候我?”他的热气洒在她脖子上,沉世雪扭着脖子来回躲避,刚扭开脖子,脖子就被一个湿软温热的印上来回啃,全身变得没有力气酥麻起来。“啊。沫焉。”沉世雪推开他。

    “伺候你…更衣洗浴好不好?”沫焉挨着她耳朵低声说道。

    “不…不用了…。”

    “怎么不用呢?说出去的话怎么能收回来呢?”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不要舔耳朵好痒,啊。”好烫,沉世雪急促的喘着气,感觉全身要着火了一样的烫。

    沫焉撤开点距离。“你还真是会挑。。逗人啊。”

    沉世雪立马转过身去缩成一团。

    沫焉勾起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来看到沉世雪咬着下唇脸蛋潮红,双眸湿润的模样喉结动了动。压低声音说道。“真想把你拆入腹中狠狠的吃掉。”

    听完这句话沉世雪浑身一紧。“我现在不想嫁给你了。”

    “为什么?”

    “因为…因为。”沉世雪右手抓紧*单。“因为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折腾死在*上的!”沉世雪鼓足力气大声喊到!

    “噗。哈哈哈。啊哈哈哈。”沫焉躺在*上哈哈大笑。

    “喂你笑什么!混蛋!”沉世雪羞红的脸坐起来冲他喊道。

    “嫁给本王是你的幸福。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啊哈哈哈。”

    “混蛋!你再笑把你扔出去!”沉世雪身上去推沫焉,沫焉来回躲。

    “不笑了不笑了。你快点起来我们去修炼吧,都快中午了。”

    “哼。”就这样沉世雪闹了一天的别扭。

    到了晚上,沫焉从地上坐起来望着天色。“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走。”

    “去哪里?”

    “封妖塔。”

    “又去哪里,不行的,我现在只出来个龙上半身,下半身还钻不出来呢!”

    “人逼到一种境界就会激发出无限的潜力。不逼你你是不会做出来的。”

    “等,为什么我们非要晚上去啊!”

    “因为去封妖塔的入口只有晚上才能开启。”

    “沫焉!我不要去。求你了,不要去。”沉世雪逼急了一口要在沫焉手上,沫焉吃痛的松开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沫焉沉下气来问。

    沉世雪皱了皱眉。“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什么时候?对啊,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沫焉一愣!“你…不记得了?”

    沉世雪点了点头。“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

    “那兔缘和荷乐你还记得吗?”

    “那是谁?你以前的*啊?”沉世雪俏皮问道。

    沫焉四周的温度顿时迅速的下降,伸出食指中指点在沉世雪眉间。发现她脑海里的记忆很混乱很混乱,支离破碎,而过去的记忆一片空白。并且都能感觉到,沉世雪的记忆带在一点点的随着时间而流失,如果再这样下去…沫焉出了一身冷汗。“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记忆在流失?”

    “啊?”

    “今天不去封妖塔了,跟本王来。”沫焉拉着她的手来到玉山老头青玉打造的屋子外面敲门。“玉山老头。玉山老头。”

    过了会玉山老头揉着眼睛打开门。“这么晚了什么事?”

    沫焉把沉世雪拖到玉山老头面前。“你自己看。”

    “恩?”玉山把剑指指在她的眉心,过了一会变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你的记忆正在被吞噬!”

    沉世雪冷汗留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特别容易疲乏,而且胃口也不太好。”

    玉山老头一惊。“你有喜了?”

    沉世雪脸一红,沫焉脸色一怒。“我们还没有同*呢!”

    “怎么肯能,老夫明明就见…。”

    “恩?”沫焉冰冷的恩了一声,双眸立马闪着嗜血的杀意,玉山老头连忙展开笑脸。

    “明明看你们关系那么好,还以为,嘿嘿。”

    “别闹了,快看看她怎么了?”

    “恩,额咳。”玉山老头咳嗽了声,如换脸一样迅速变化出一张严肃的脸。“老夫觉得是和她的灵魂有关。世雪你最近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不舒服?总感觉好黑,我这次醒来以后很怕黑。”

    “还有呢?”

    沉世雪低下头认真想了想。“做梦总是梦见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

    “啧,你的魂魄和身体不合在体内做斗争,中了失魂术!”

    “那怎么办?”

    玉山老头摇摇头。“这真的无能为了,谁也可不能帮到你,只能靠你自己的意志。如果你斗不过那个你,那么那个你就代替你完全占据你的身体活下去。而真正带记忆的你会永远沉睡。”

    “呵,上天还真不眷恋我,刚找回魂魄就又的和魂魄做斗争。”

    “哎,毕竟你体内的灵魂是个孤魂,他没有了记忆当然会吞噬你的记忆然后去寻找他的记忆。”玉山老头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如果你再看到她就和她谈谈,看看能不能说服她。”

    “恩。”

    “别太担心,虽然是孤魂但是她拥有非常强大的能力,只要你驾驭的了她就能拥有她强大的威力。”

    “咦?真的吗?”

    玉山老头摸摸胡子点点头。“是的。到时候你会变的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