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尚未圆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医院VIP病房的阳台上,正凭栏远望的陆明月听女仆说“少爷来了”,立马呆住了——少爷?

    还不等她想清楚,就走进来一名年轻的英俊男子,一手插在裤兜,一手拿着一束鲜花,神态悠闲地将花放在床头,笑嘻嘻问道:“美女,好些没有?”

    陆明月看着这名男子,屏住了呼吸,心头砰砰直跳,不知所措。

    这幅花痴的样子让谢少云吃了一惊,虽然自己帅得天神共愤,但陆明月又不是第一次见自己,犯得着这么花痴么?

    谢少云笑嘻嘻地抬了抬下巴:“咳咳,美女,没见过帅哥啊?”

    “你是相公?”陆明月醒了醒神,忽略了谢少云的话,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相公?

    管家米叔汇报时说过,陆明月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不一样?谢少云挑了挑浓黑的眉毛,面容颇为正经:“相公?嗯,不错,这个称呼我喜欢!那个,为夫自然就是相公了!”

    “哦……”

    陆明月重重出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前世,她是世家贵族长房嫡女,刚刚及笄,便出了意外,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这里国度,成了他们口中的“少夫人”,仔细想来,自己当时是绝无半分生还的希望,现在还能活着,显然是话本和戏文里的“借尸还魂”。

    在最初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奇怪的国度时,她震惊、恐惧,祈祷、哀求上天将她送回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彻底失去了希望,恐惧以及求生的本能让她最大限度地控制了自己的语言行为,并暗中观察学习其他人的言行举止,琢磨身边一切器具,观看病床对面的电视机,学会了开电视机、开水龙头、冲马桶、刷牙和一些简单的礼仪、对话。

    这几天,管家米叔和仆人们都称呼她为“少夫人”,多次提到“少爷”如何如何,她暗自琢磨这个少爷就应当是相公了。现在谢少云亲口承认,那么面前此人就是相公,而自己既然是少夫人,自然就是正室。

    男人是女人的天,她要活下去,必须牢牢守住现在这个“少夫人”的身份。作为少夫人,要做些什么呢?脑海中想起母亲和父亲相处的画面来,一般父亲回来后,母亲会亲自斟茶。于是在靠窗的圆桌上倒了一杯茶,陆明月双手端至谢少云:“相公,请用茶。”

    请用茶?

    谢少云更惊讶了,低头看去,只看到陆明月飞快垂下的双眸。

    昨天奶奶给他打电话,要他将陆明月接到半山别墅去静养,陆明月的父亲陆成杰也同意这个意见。命令难违,所以他只好今天来医院看看陆明月到底治愈了多少,然后按照奶奶的指示将陆明月接到半山别墅去。

    谢少云本来对这场联姻兴致缺缺,前几天在车祸现场救下她也纯属偶然。现在想想,前段时间听说她不想和自己结婚所以逃婚了,难道现在逃婚不成,就故装不认识自己?

    且看看,她接下来要干什么。

    这样想着,谢少云翘着二郎腿坐到了椅子里,将陆明月多看了几眼。

    在谢少云颇具玩味的目光中,陆明月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也感觉得到谢少云的目光,所以红了脸,一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