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2章 灭门之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左相府遭查抄,随行京卫军不过依命行事,无人懂新帝的用意,除了他自己。

    左相墨嵩,多年前以府上人丁兴旺闻名朝野,可他膝下的四位公子,历经风雨坎坷,如今竟无一人活着。

    老二老三之流,不过是纨绔子弟,只知吃喝玩乐,无用之人罢了,做不出大奸大恶之事。

    大公子墨问,韬光养晦,有过人之才,一朝入仕,官至辅政大臣,可谓位高权重。四公子墨誉,状元及第,光宗耀祖。可谁曾想,也正是这两个儿子给左相府带来了没顶灾祸。

    他们二人,一个死了也不肯叫左相安宁,另一个以他人身份复活,登上无人企及的大位,让左相在这盛京城、在这大兴朝,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不知灾祸何时临头。

    真狠哪,新帝这心肠,以皇陵之变斩杀老二老三,本该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却不肯罢黜左相,偏要让他顶着这份虚名,日复一日担惊受怕地等死。

    细细想来,似乎自那位荣昌公主下嫁左相府,便再也没有什么好事发生,如今新帝道乱党作祟,带人查抄相府,左相竟觉平常,无所谓这乱党的帽子从何而来,只等着头上的刀速速斩下,他才好得解脱。

    可显然,新帝此来并非是来寻左相的差错,新帝连瞧也不曾瞧他一眼,去的是那偏院,甚至带了懂五行阵法之人仔细研究偏院内的一草一木。

    那术士不知说了什么,新帝冷笑起来,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难怪木莲曾道左相府内有暗道,偏院奇诡,时为相府四公子的他曾利用职务之便来此试探过病秧子,只是那时时机尚不成熟,无法谋得万全之策,反而让病秧子借机离开此地,让他陷入种种困顿之中。

    追根溯源,自从病秧子娶了那位荣昌公主,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病秧子与那些年在偏院之中默默无闻的样子全然不同了。

    当初在相府中时,病秧子无人问津,哪一次不是他在为病秧子谋些营生?让他不至于缺衣少食生生饿死。可为何病秧子得势之后,反倒让他处处不快?

    是啊,那时节,不止一人怀疑过那位病驸马的身份,他会武功、机智过人,将左相墨嵩连同整个相府众人耍得团团转,连何等嚣张跋扈的墨觉、墨洵之流也不敢再去惹他。

    病秧子最有能耐的地方,是能让那位荣昌公主认命!在历经了泼妇、毒妇的名声之后,病秧子居然还有本事让荣昌公主死心塌地地爱着他,在他死后那般失魂落魄,恨不得将被诬为凶手的墨誉杀之而后快!

    一桩桩,一件件,太多太多,初时经历,因身在其中不觉什么,只道是天道不公,他生来有此悲惨运势,始终无法释怀。可过后再看,发现一切皆有因由,他所谓的天道不公、天意弄人,原来并不是什么巧合!

    若非有人捣鬼,谁来跟他解释解释,为何他才对那位公主起了心思,他的心头才漾起缱绻温柔,不过是做了个春梦,第二日却是与木莲滚在一处?成了相国府乃至整个大兴的笑柄!

    那个她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要么死,要么娶了木莲。他那时心痛如绞,宁愿赴死。任他这颗心再有妄想,也不曾真的对她做过什么,为何会有此一变?

    此后,京官之子被送出京城历练,如此大事,病秧子半点不讲兄弟情分,端着辅政大臣、一品驸马的架子,决计不肯给他挽回的余地!

    最后若非有人不肯让他离开京城,他恐怕早已半生功名随尘土,即使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一生,也不可能回到京城来。

    京官之子,堂堂状元,如此盛宠的身份,怎么便碍了旁人的眼?怕只是碍了病秧子的眼吧,在背后生生插他一刀!

    再说起那年秋猎之时,先皇同那位公主都不在京中,他利用职务之便,遣人去试探过病秧子,却被病秧子安然无恙地躲过,为此还引来了木莲的讥诮,说他胆小懦弱,不敢出头。

    那时他的确卑微孱弱,在相府之中苟延残喘,如何敢同辅政大臣兼一品驸马争执?自然是病驸马进,他退,他没任何能力自保,更别提刀剑相向。

    再后来,便是风云变幻的那一日,他到底不甘心,到底心有疑窦,越来越怀疑他默默无闻的大哥,甘坐十年冷板凳的哑巴,何时有了那等心机同智计?

    他如何能承认,哑巴终究比他技高一筹?

    所以,他听信了百里落同木莲的话,想去偏院一探病秧子的虚实,他不求能将病秧子的所有揭穿,可他至少得亲眼瞧一瞧,望见了他的真面目才肯放心!

    谁知,什么都还不曾看见,萧瑟的桃林中有一丝不为人知的异动,让他心里发慌,接着杀出失心疯似的哑巴,手中提着一柄长剑,说不出话,只追着赶着要杀了他。

    的确是追杀,他手无缚鸡之力,如何与病秧子对抗?他为了自保、真的为了自保,不甘心被一个疯子杀死,最后,那一剑如何刺入病秧子心口,病秧子如何倒地血溅三尺,他全然无知。

    那一刻,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来查病秧子的身世、查他的秘密,可是病秧子死了,不仅如此,病秧子连死也不放过他,连带着他犯下了滔天的大罪,从此再也没有办法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汲汲营营、战战兢兢的相府四公子墨誉,自此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杀人犯,被下大狱,以自尽的名声死于狱中。

    他还那么年轻,年仅十七岁,一生便已过完,墨问才十七岁,便已死了,死后仍遭人唾骂,连一座衣冠冢也没有!

    如今想来,是有人以可怕的智计,将他生生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是他吗?西秦大帝?

    那个神女二嫁,是嫁的同一人?

    他受尽屈辱,如同过街老鼠般躲躲藏藏的日子,全是拜他所赐?

    好一招金蝉脱壳!

    好一个智计无双!

    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眼睁睁看着西秦大帝逍遥自在,在遥远的西秦,与那位“神女”共结连理,生儿育女,他还派人去给他贺寿!庆祝他喜得龙子?

    或者说,那西秦大帝一早便知晓“她”是晏氏女,变着法子潜伏东兴已久,只为了趁乱将“她”抓回去,好完成那所谓的一统天下的大业?

    否则,如何会有西秦皇后一说!为何她会出现在这幅画上!

    别告诉他,西秦大帝也如他一般堪不破、放不下,才寻着替身来做慰藉?可若是如此,若西秦皇后本无古怪,杨峰、赵拓为何不说!

    百里柔为何不曾道出只言片语!他明明已警告过她,若西秦有异动,必须给他消息!

    遥远的西秦长安城,渭水之畔……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