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话 残酷真相(正文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57话残酷真相(正文完结)

    我半摸着自己的肚子,想来我之前有月事的时候才会疼成这个样子,没想到现在怀了孕还会这般疼。难不成玲珑是一个骗子?

    容华眼疾手快,我半瘫倒在他臂弯,他口中喃喃问了什么我听不太清,我记得自己一直在重复着:“玲珑是个骗子……”

    容华眨了眨眼睛,另一只手随手扇了扇空气中弥漫的烟土味道,随即轻轻地笑了起来,扶着我让我好不容易站起身,轻轻抚了抚我的脑袋,“傻啊你。”

    那口吻,仿佛一个认识了很久的兄弟在面对一个孩子不懂世事的犯错之后,带了三分宠溺,三分宽容在原谅。

    ……然后,我便一头扎进了容华的怀里。

    他突然瞪大眼睛,蓦然大叫起来,“来人!!快来人!!”

    本来站在一旁看着事态发展很不在他们意料之中的军士听到声音赶忙冲了出来。

    我醒的时候发现所在的是一个温暖的房间,容华悄悄地坐在我的一旁,手里捏着我的手腕,愣愣地看着我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我看到,他长长的眼睫在烛光中投下一片暗影。若不是容华,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的手腕已经瘦的没了脂肪,想必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竟然这么短时间未见我已经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好可笑啊。

    房间忽然打开,扫进一些冷风,张硕走进屋来,由早就候在一旁的小厮接过了药箱。

    我看,已经是黄昏了,来不及了吧,若是皇家规制没那么的繁琐沈丛宣想必已经行了最后的大礼……

    “我……”我看着容华,问他:“阿宣同那冒牌货成了礼没?你有没有在最后关头阻止他们啊,告诉他们那个人是假的,是假的啊!”

    容华只是看着我,没说一个字,我看他耷拉下来的表情心里已然凉了半截。

    然后他缓缓开口,“我没说。”

    “你……”

    哎。

    我心里面只剩下三个字。

    空。余。恨。

    据说张硕是被容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暗卫赶忙从皇宫抓进府来的。

    “没事,有我在呢。”容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看着张硕走到了我的床边,看了看我的脸色,赶忙细细地替我诊脉。

    容华让了张硕位置,只是默默地起身站在一边,我偏着头看他,他的神色也很是难看,我明了,之前容华也是会一点医术的,他也看出来了吧,我这命快要到阎王殿附近了。

    张硕细细地把了脉,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吩咐容华的小少年们替我好好熬好药,我想,今天应该是很漫长的一天了吧。

    我在容华的搀扶下起了身,将衣兜里面塞着的药房给了张硕。

    我笑着对他说道:“臭老头,好久不见你都没怎么变化嘛,这是神女老人给我备着的,您看看,现在还用得上不?”

    张硕接过了药房看了看,便放在了一旁。

    “你……你有孕,三月后便再也吃不得了。”

    容华大惊,忙颤抖着后退了一步:“您说什么?!”

    我伸出右手抓着容华的裙摆,好死不死挤出了一个微笑,“对啊,我有孕了,还不知道是谁的。”

    看着张硕复杂的表情,我也给了他一个微笑,“春兰爷爷,我记得你说过的是吧,下一次定是你来出诊喜脉的时候,你看,你好厉害呀,果真诊了出来……”

    “你这丫头,不听人劝!朽木不可雕也!”张硕甩了衣袖就气愤的站了起来。

    我嘟嘴发牢骚:“喂,我可是都没有嫌弃你是个庸医啊,春兰她爷爷啊,你现在是在对我生个什么气呢,你再这样我下次讲小人书的时候,要把金瓶什么梅的给你孙女儿读了哦。”

    张硕只当我在和他耍嘴皮子,同容华耳语了几句,我看他们两个的面色都不大好。

    宫里突然来了人,宣张硕进宫,他同那来接人的侍卫聊了几句,便赶忙跟着那宫人离了房间。

    “他……怎么样?”略带迟疑,我终于忍不住开口。

    “很好,阿四你不必挂念。”容华倒了杯热茶放在我手中,我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冰凉,不仅仅是没了血色。“你怎么突然之间回来了?”

    “听容华的意思是说我不该回来还是在说我不应该这么早跑回来?”

    他叹了一口气:“你有身孕,玲珑不该让你冒这么大的险。”

    “先生可是知道,我若是不冒险可能就出不了北周了。”

    “你——听说了吧。”

    “你什么意思?”我蓦地抬头。“我听说了什么?”

    “阿四,你很聪明的。想必事到如今北周太后将一切都告知了你吧。”容华幽幽叹气,俯下头做忧愁状。“又或者……玲珑将一切都告诉了你。”

    我内心“扑通”一下被他吓着了。

    “你们同那玲珑早就是一伙的?!”

    “起先不是,后来他自北周传来书信,我们两方才结了盟。”

    我问:“什么时候?”

    他答:“知晓太后暗中有计划复仇,找人冒充你出嫁的时候,他以你为要挟,派人传信通知了我们。”

    “阿宣呢?他也知道?!”不放心地,我又问。

    “是。”他点点头。

    “那……阿宣没事吧。”

    “没事。”容华说。

    我这才放下心来。

    “容华,我同你相识这么久,曾经视你如哥哥,我接下来问你的,请你一定要如实回答,但是,就算你不如实回答,我也并没有办法,事到如今,我只想求一个真相而已。”

    容华皱着眉,看着我话说的心凉了半截,已经快要气若游丝,他轻轻的点点头,“好,你说。”

    我望着外面残阳如血,略微思索了一下,本来自己是不愿意相信的事实,现在却是变成了最后的一丝好奇心。

    “沈丛宣真的接了顾宛阳进宫?还有,今天他明明知道那个人不是真正的长歌,他还是娶了?”

    “对,没错。”

    “他要娶顾宛阳么?”

    “没错,长歌,你要知道,就算不是顾宛阳,他今后也会有很多大臣之女,外戚之女,甚至是各国各部落的公主进到这皇宫里面来……你要理解,我虽然心疼你,但是,我跟看重大局。”

    “我不用理解,也不准备理解。”

    我将一旁的药方放进自己衣兜里面,“你对他了解多少,四清之祸你可是知道的吧。”

    容华接过我手中的药碗,“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我心一沉,“我听别人说,说那沈丛宣应了太皇太后的请求以四清山几千条命换了南魏一半皇权,而且他早知道我的身世不告诉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