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助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骗窃利、大骗窃国。

    小骗:兵法有云“兵不厌诈”是为骗,善于骗者,立于不败。战国张仪破坏六国合众;三国诸葛亮空城计;唐将张巡‘草人借箭’;皆为小骗。

    大骗:古语‘窃国者诸侯’是为骗。春秋齐国公子小白利用‘假死’骗术麻痹对手公子纠,夺得齐国君位;商周姜太公‘直钩钓鱼’骗取文王好奇和信任,最终帮助文王父子推翻商纣;皆为大骗。

    小骗和大骗在本质上并无区别,皆利用骗术达到获利目的,不同点在于获利多寡。‘骗者’‘骗术’本无正邪之分,但运用者最终目的有正邪之别。

    以行骗为职业,以骗术为手段,以获得为目的,专门损人利己,是为邪!社会冠以‘骗子’之名,人人弃之!

    ……

    太阳升起时,天空中薄雾弥漫。一声清脆啭啼,宛如天乐奏响。雾霭散开,天空划过一只飞鸟,在它的翅膀下,是一片阳光沐浴的崭新世界。

    七月

    魔都

    炎夏已至。

    蒸笼一般的城市中,一辆辆汽车犹如鱼儿一般,自由的穿行着,为路旁的行人掀起一阵阵热浪。街道上,两个人正乘风破浪,展开激烈追逐。

    常言‘生命在于运动’,可大夏天的在室外狂奔,无疑是很傻帽的行为。

    封休精神正常,甚至比很多人都要聪慧。他如此狂奔追逐前方的男子,只因为那家伙是扒手,刚才在二路公交车上遇到的。

    激烈追逐十分钟后,封休最终将扒手堵在胡同里。

    “呵...呵…”胡同中,扒手弯腰手扶膝盖,上气不接下气,语气无比哀怨道:“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拼命么?我偷的又不是你的钱包!”

    封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摊开右手:“钱包拿来吧。”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夹杂着丝丝高高在上的清冷,让人难以抗拒。

    扒手哀怨的看了眼封休,随即不情愿的丢出刚偷来的钱包。

    封休没有弯腰拾起钱包,反而将钱包踩在脚下,饶有兴致的望着扒手,唇畔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怎么?准备趁我弯腰捡钱包的空档转身溜走?”

    闻言,扒手嘴角抽搐两下。他真就这么打算的,无奈被对识破了。

    屡试不爽的脱困计策失败后,他只得拿出最后手段:“嘿嘿,这里可是无人来往的胡同,你真以为我没有准备?告诉你,别瞎管闲事,小心引火烧身!”

    恶狠狠的语气加上手里比划的弹簧刀,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可封休却无动于衷,反而兴趣盎然的望着扒手:“哦?你怎么看出来我不是便衣警察,而是管闲事的?”他本想假扮警察吓唬扒手,没想到被识破了。

    扒手调整呼吸,直起腰,傲然道:“警察可不是你这幅做派!

    警察追嫌犯进入僻静胡同前,多少会为安全担心,进而犹豫片刻。可你没有!你是一头扎进来的!

    另外,警察抓扒手时,会先亮明身份,然后直接抓人,不会在此之前刻意询问赃物。可是你没有主动亮明身,更没有急着抓我,反而关心起赃物。

    如此两点就可以断言,你是管闲事的,而非便衣警察!”

    听闻这段有理有据的分析,封休眉宇间浮现懊悔、赞赏等复杂神色。

    他是职业骗子,江湖人称‘枭骗’。在学艺和行骗阶段,他曾扮演过很多职业,包括警察。可万万没想到,此刻居然被小小的扒手看穿了伪装!

    当然,他刚回国不久,不熟悉国内警察的办案风格,演的不像,也是主要原因。这也是他需要改进和提高的地方。

    既然伪装失败,也无需绕圈子,有些话明说的好。

    封休嘴角犁着淡淡的笑意,露出洁白牙齿:“认识下,我叫‘枭骗’。”

    枭骗?

    如此怪异的单词组合显然不是名字,而更像…外号!

    可听闻这句简单自我介绍,扒手张大嘴巴,就像上了岸的鲶鱼,近乎窒息的问道:“枭骗?你就是魔都枭骗?骗王,枭骗?”

    不怪扒手如此震惊,实在是枭骗这个名字太有震撼力,近乎神话!

    传闻,枭骗此人是魔都新崛起的骗子。出道便将成名数十年的魔都骗王‘驼爷’斩于马下,随后短短两个月更将魔都大小骗子收拾个遍,再无敌手。

    此时此刻,枭骗已成为魔都无可争议的骗王,一时无两。

    而不论是江湖大佬驼爷还是其他前辈,谁都不知道枭骗的真实身份,甚至无法就枭骗的面容达成共识。如此更加增添了枭骗这个新骗王的神秘色彩。

    如今,枭骗在魔都江湖圈中已成为神话——问鼎骗王宝座!

    冷不丁的,这般传奇人物出现在眼前,也难怪扒手如此震惊。

    “枭骗?”扒手心神微微平复后,强烈质疑道:“你真是枭骗?”

    江湖传闻:枭骗的容貌难以确认,模棱两可,可眼前这人却并非如此。

    阳光照射下,他光洁白皙的脸庞分外明显,精致的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幽冷迷人的色泽。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那帅气的脸添加了一丝邪魅性感。

    不仅如此,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也无比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

    清隽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玩世不恭。但在那些帅气与放荡不羁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如此醒目的容貌和气质,跟传闻中含糊不清的概念相去甚远。扒手强烈质疑,也在情理之中。

    封休没正面回答扒手,因为这个问题不好解释:“口说无凭,你跟做点事就知道我是不是枭骗了。”

    “跟你做事?”扒手更加震惊,传闻枭骗历来是单打独斗,从未有过搭档,突兀的喊他跟随做事,实在匪夷所思:“为什么选我?我只是个扒手!”

    封休却有自己的理由:“你虽然是个扒手,但却是个特殊的扒手。至少我从未见过有如此良好心理素质的扒手。而良好心里素质,是我这行最看重的。”

    扒手点头认同,因为很少有扒手事情败落后,能像他这般神情自若。

    可扒手还是有疑惑,因为他从枭骗的语气中听出了话外之音:“您打算收我为徒?”大佬收徒并不意外,江湖前辈‘驼爷’就有数十名风光无限的门徒。

    迎着扒手质疑、期盼、忐忑的复杂目光,封休点了点头:“不错,我打算培养几个帮手帮我处理点琐事,毕竟成名后不能事事躬亲。怎么,你不愿意?”

    扒手急忙回话:“愿意!怎么会不愿意!能成为骗王的徒弟,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徒弟这就给您磕头拜师!”

    扒手说完,屈膝就跪。

    他也想好了,如此机遇真是百年难得一遇,错过了以后哭都找不着调。而如果眼前这人是假的,大不了就当跪死人,以后少不了报复他。

    但封休没让扒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