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花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花朝醒来之后,眼前看到的就是翡玉舒的身影。

    她此刻的身子是平躺着,似乎被什么定住了,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双眼扫了个大概,也只知道眼下应该是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

    扫视完之后,她眨了眨眼睛,很平静的问道:“这是哪里?”

    翡玉舒就伫立在她的身侧,见她于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镇静,眉宇间浮现了一丝丝的诧异。他只是回道:“巫族新搭建的祭台。”

    花朝听得出他此际的语气很是冷淡,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温和有礼。她定定的看着他一会儿,像是带着些探究之色,问道:“翡公子又为何在这里?”

    她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正是在那山顶之上。当时,她好不容易才从穆彧坠崖的事件中回过神来,刚一转身就看到背后不知道何时已站了一排陌生人的身影。

    她从他们的衣着装饰上很快认出了是巫族人,心知他们这个时候找上自己定然不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双方还没有多说几句就动起了手来。

    她如今恢复了异能,即便是遇到了个中高手,要将他们打得死去活来也是丝毫不在话下,可这次来的人却偏偏是自己的克星。

    他们那场斗争打得很激烈,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终,花朝还是败了。

    于是,她就这样被抓了来。

    “九王妃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又何必再明知故问?”翡玉舒微微侧身,花朝只能看到他的半个身子,看不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略微沉吟,花朝问他:“你想怎么样?”

    翡玉舒闻言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他和巫族人合作不过是各取所需,而他的目的却是——

    “我只要花阴能够回来!”他一字一字的缓缓道出,说得认真而坚定。

    花朝听着这似掷地有声的声音,微微一怔,不是因为他毫不掩饰的目的,而是才知道,原来他对花阴已经如此执着。

    她笑了:“翡公子就这么肯定,你这样做,花阴就一定能回得来?”

    翡玉舒忽然沉默了下来,花朝看到他的眉间有了几分挣扎,心下一喜,还欲再说,他却已经明白过来,眉目舒展,语气更冷了一分:“九王妃别再白费力气了,还是好好在这里躺着吧。”

    花朝心里微微泄气,这个男人果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她挣扎了好半晌,到最后,为了能让她安静点乖乖闭上嘴,翡玉舒竟然连药都用上了。只是不知究竟是何药物,那药效却十分神速,才在她的鼻尖轻放一下,隔了一会儿,她便已经很是不甘心的无力的合上眼,昏沉睡去。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朦胧中,花朝似听到有人在叫唤自己。

    “花朝。”

    “花朝。”

    “花朝……”

    声音一次比一次大,却也听得一次比一次清晰。

    “嗯?是谁?”花朝有些迷糊,半知半觉的在心底咕隆,隐隐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顿时一个机灵,就像是有人用一盆冰水将她当头浇醒。她的意识陡然清醒了个九分:“花阴,是不是你?”

    “嗯。”听见那冷冷淡淡的声音传来,花朝心中大喜:“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当初花阴忽然消失,她不是没有怀疑,在驭兽之主未达成之前就离开,这实在不符合情理,而且她们在旧址里找到解封之法的时候也似乎太过容易了点,所以她没有理由不去想着会不会是巫族人另藏有一手。

    也因此她在回京之后便派人密密监视姬烟,并且在准备离京前一晚还特意与姬烟见了一面,最后在她的逼问之下,终于从姬烟口中得知了实情。

    那墙壁上的壁画是解封驭兽之术的关键不错,但是却也还藏有其他的作用。

    巫族,本是最有野心的家族。他们一直想要吞噬驭兽族的力量为他们所用,于是便在那壁画上下了禁制。但凡有人真的按照其上的方法,在驭兽之术解封的同时,也会将整个精神力完全禁锢。但好在她们是精分者,不然结果只会更惨。

    所以,花阴其实并没有离开,只不过是被禁锢了而已。

    而如今在得知巫族的目的后,花朝心里担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概就是描述的她们现下的处境,她们此刻就像是被定在了砧板上,想要反抗也反抗不起来。可要她们体内的力量白白便宜了巫族的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花朝静静等待花阴的回答,然后便听见她语气平稳地开了口:“若是找不出其他办法,那就只能孤注一掷了!”

    “你……想怎么做?”

    花阴忽然淡淡问道:“还记不记得我们来这个世界之前,我做过什么?”

    “当然记得。”她几乎想都不用想,答案就自动浮现在脑海里了。当初花阴为了激发她那一半沉睡中的力量,甚至连家族禁术——驭人,这种极端的法子都使用上了,以至于最后自伤自己,丢了性命。

    驭人?!

    想到这两个关键字,花朝心里一惊,猛地明白过来:“你是想……想要……”

    见她猜的没错,花阴也就直接承认了:“对!”

    她想要再次使用驭人之术,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驭的自己。

    她们现在被定住了动弹不了,东方夜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来,如今唯有靠自己想办法解决。

    而翡玉舒,或许就是她们要找的那个突破口。

    所以……

    花朝沉默着,没有做声。

    花阴见她久久未有回应,便又问:“要不要赌一把?”

    花朝心里很是矛盾。

    有关驭人的风险性,她们比谁都要清楚,这搞不好她们还会再一次一命呜呼掉。

    不可否认,如今的她是有些怕死的。不同于上个世界,这里已经有了她所在乎的人和事,她舍不得离开这里,更舍不得离开东方夜。

    因此,她才会心生犹豫。

    可是她也知道,巫族的人已经开始做法了,她们身上的力量正一点一滴的渐渐流失,这样的情况容不得她们浪费过多的时间来迟疑。

    几经挣扎下,花朝最终还是妥协了。

    “赌!”她们既然能在这个世界得以重生,想必运气也差不到哪里去。

    ……

    双睫微颤数下,躺在祭台上的人便幽幽的睁开双眼,那眸中深处闪烁着缕缕幽沉,竟隐隐显得有几分慑人的戾气。

    翡玉舒在一侧看得很仔细,丝毫未错过她面上闪现出来的任何一丝神色。他急忙俯下身去,顿时换了一脸惊喜之色:“花阴,是你回来了吗?”

    花阴想动身子却仍是动不了,脸上不由寒意更深。她冷冷地看着翡玉舒,言语讥诮道:“是,我回来了。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她这一句话几乎是字字从唇缝间挤出来的,任谁都能听得出其中的反讽意味。翡玉舒似是从来没见过她像现在这样怒意难忍过,脸上的欣喜不由瞬间僵硬:“花阴,你在生我的气?”

    “难道现在这个样子,我还不该生气吗?”她的语气更是冰冷起来。

    翡玉舒有些失落,淡淡道:“我只是想让你回来。”

    “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意愿?有没有想过我若是失去了驭兽之术会有何感受?”花阴的眼眸里满是森冷寒光。

    对她而言,没有了驭兽之术便等于鸟儿没有了翅膀一样,她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忍!

    翡玉舒哑然,花阴的言语他根本无法反驳。

    是的,那一些问题他一直都没有想过,他只是自私的想要花阴回来。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花阴能够安然回归,其他的影响便都是微不足道,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他微微垂下眼眸,身影僵硬得半晌未动后,才涩然的开了口:“花阴……对不起……”

    花阴渐渐平静下来,继而冷声问道:“那你现在还想不想帮我?”

    翡玉舒闻言复又抬头看她,问道:“怎么帮?”

    “杀了那作法之人!”花阴冷然道,漆黑的眸子里平添了一抹杀意。

    翡玉舒皱了皱眉,眼眸中带着为难,他迟疑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与巫族之人事先有过协议,我现在还不能动手。”

    “难道你还想助纣为虐?!他们这些人根本目的不纯,倘若驭兽之术真的被他们利用,那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即使你到时候想杀他们也杀不了!”花阴冷冷地说道。他们驭兽族人虽然拥有这强大的力量,但一直以来都算安分守己,从不会借用力量为祸人世。但巫族人却不一样,难保他们不会心生恶意,否则这天下必当动乱不堪。

    “我……”翡玉舒显得有些犹豫。

    花阴瞧见他眼中隐约有些松动之色,半眯着眼,简短地命令道:“翡玉舒,你看着我的眼睛!”

    翡玉舒略微愣了愣,却还是听话的将视线一转,与她对视。

    她的那双眼睛本来就十分漂亮,双目大而清透,黑白分明,眸子漆黑湛亮。翡玉舒这一看,便已是有些入了神。

    此刻,她眼中的冷厉之色已然退散,其间竟还透着一抹不同以往的眸光,像是蕴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深邃得简直要将整个人都吸进去。

    “翡玉舒,你告诉我,你愿意帮我杀掉那作法之人的是不是?”花阴低低地开口,像是不容辩驳的命令,可是,语气里却有着她从未有过的轻缓。

    翡玉舒像是受了蛊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依照她的话轻轻点了点头,“是,我愿意。”

    “很好。”花阴继续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我就原谅你!”

    她这话明显起了诱惑之意,翡玉舒听了眼眸一亮,“原谅我?”

    “对。”花阴缓缓勾起唇角,“我要你现在就杀了他,现在就去!”

    “好。”翡玉舒果然顺从的点头。花阴双眸深邃闪亮,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了些,就在翡玉舒转身的那一刻,那一抹弧度瞬间勾勒成极致的冷绝。

    此刻正在作法之人是巫族的祭司,也是翡玉舒此前在西临见过的那名中年男子。其他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祭司身上,并未关注到祭台上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自然也就还未发觉翡玉舒身上的异常。

    翡玉舒下了祭台后,便直接朝祭司的方向走去,直至快要靠近时,那在一旁的巫族族长及时的出声制止:“翡公子来此处做什么?祭司现在正在关键时刻,不宜上前打扰,你若想看,站在旁边即可。”

    翡玉舒愣了愣,面色木然,忽然间,脑海里植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那道声音只是反反复复的说着三个字——“杀了他”!

    翡玉舒乖乖应道:“是,杀了他。”

    “翡公子在说什么?”巫族巫族听得不甚清楚。

    可也不待他想清楚,翡玉舒便已付诸行动了。

    厉光一闪,那只凝聚内力的手掌蓦地便袭向祭司的后背。他这一出手,毫无防备的祭司刹那吐血倒地。

    “祭司!”

    “祭司大人!”

    巫族巫族与巫族众人纷纷惊呼。

    巫族族长最先上前,面上充斥炙人的怒气,“翡公子,你竟然杀害祭司!”

    翡玉舒被他的怒吼声惊得后退半步,原本懵懂的眼神也在瞬间转向清明,他不敢置信地低下头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祭司:“我、我……”

    他杀了祭司?

    他怎么杀了祭司?

    此刻,几乎不用细想,他心底已便有了一个确切的答案。

    花阴。

    他猛地转头望向祭台。

    然而,就在他刚刚被惊醒的同时,花阴的嘴角亦是吐出一抹鲜红。

    是反噬。

    没想到翡玉舒会这么快就清醒过来。

    其实她该觉得很庆幸,毕竟这一次没有要掉她的性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